可看着乔十一傻啦吧唧的样子,秦粤却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等乔十一疯完,江羡也准时上线了,三人一起组队开黑。

    每次江羡在,乔十一就各种浪,一秦粤为中心的浪。

    两人打情骂俏的,十分欢脱。

    江羡不干了,直接在语音里说,“不玩了不玩了。”

    “嫂子是要睡了吗?还早呢!”乔十一不明所以的问道。

    江羡没好气的道,“你们俩打情骂俏的秀恩爱,一直喂我吃狗粮,我不干了。”

    “哪有……”乔十一自己都心虚起来。

    秦粤有点不好意思,“羡姐,要不你叫上乔先生一起玩吧,乔十一说他会玩游戏的。”

    “对对对,我九哥很厉害的,你叫他和咱们一起玩吧,换你喂我们吃狗粮,我绝对没意见的!”乔十一立马附议秦粤的话。

    江羡还确实不知道乔忘栖也会玩游戏,正好他洗完澡出来,江羡就问他,“听乔十一说你游戏玩得很好?”

    “一般,而且很久没玩了。”乔忘栖走过去抱着她坐下。

    “那要不要一起玩?”江羡趁机邀请,顺带抱怨一下,“不然乔十一和秦粤一直喂我吃狗粮,太过分了。”

    “是有点过分。”乔忘栖被她逗笑,拿起手机说道,“好,我帮你报复回去,不过你们可以先开一局,我先下载游戏。”

    “好勒!”江羡立马高高兴兴的和乔十一他们一起玩游戏去了。

    乔十一还在那头兴奋的说,“我上次和九哥一起玩游戏,还是五年多前,那时候他和……”

    乔忘栖咳嗽了两声。

    乔十一这才惊醒过来,生硬的转了个弯说,“那时候我不会玩,老是坑人,是他和许荡哥哥一起带我玩的。”

    秦粤听了还说他呢,“你这说个话闪到舌头了?”

    “没有……”

    下一秒,江羡被地方的人杀了。

    她微微的叹了口气说,“哎呀,怎么打不过呢?”

    “嫂子,你刚好像没放技能啊?怎么了?”乔十一还不解的问。

    “好像是吧,我去喝口水,你们稳住。”江羡放下手机去倒水了。

    游戏里,江羡一死,对方就迅速团战冲了过来。

    等乔十一意识到情况不对想要去挽救的时候,明显来不及了,他急的哇哇大叫,“嫂子救命啊!嫂子!嫂子!”

    江羡已经复活,可却迟迟没动,乔十一和秦粤都快急哭了。

    乔忘栖想了想,还是拿起了江羡的手机,开始操控着游戏的角色去挽救颓势。

    有了他的加入,让乔十一松了口气,在灭掉对方的打野和法师之后,局面就逆转过来。

    等江羡过来的时候,他们打得正不可开交呢。

    “刚才太浪了,差点团灭,嫂子你复活了怎么也不动啊,急坏我了。”乔十一唠唠叨叨说着。

    秦粤就骂他,“你还知道你浪了啊?”

    手机上的游戏已经下载好了,江羡看乔忘栖在玩,就拿起他手机开始登入。

    游戏一进去之后,来了一大堆的邮件。

    江羡有强迫症,就把邮件清理了一下。

    这一清理,不得了。

    里面有一半的系统邮件,都是来自一个游戏ID为思旧人的游戏好友送的玫瑰道具。

    在这个游戏里,玫瑰道具是可以增加亲密度的。

    江羡快速的扫了一眼,发现亲密度还挺高的。

    她点开邮件,接收了那些玫瑰,两个账号之间的亲密度3344.

    生生世世?

    很可以!

    她清理掉所有邮件后,发现思旧人此刻就在线。

    并且马上发来了消息,“九哥……”

    九哥?

    乔忘栖的哪位弟弟妹妹?

    可她记得乔忘栖就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啊,乔十一现在这会儿正在玩呢,难不成是乔觅荷?

    “九哥,你已经好久没登陆了,我以为我等不到这一天的。”

    哟,这话……江羡否定了是乔觅荷的设想。

    而且她心里已然有了数,她没有着急回复,而是清理着账号的背包,里面的东西太多了。

    思旧人还在说这话,“九哥,你重新回到游戏,是不是说明你不生我的气了?”

    “当年我是逼不得已的,苏家都那样了,我只能出此下策了,你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

    “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你,我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好,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堂堂正正的站在你身边。”

    “没有了家世背景,我和你之间的距离太远太远了……”

    “九哥,江羡她不适合你的,虽然?她很优秀,可她的性格不适合你,乔家也不会让她进门的。”

    可能是江羡没有回应,对方以为有在认真听她说话,说得也就越来越多了。

    “最近的新闻你也看到了,乔家都被影响了,这对你来说是一种负担,希望你能及时清醒。”

    “九哥,你有在听吗?”

    江羡总算清理掉所有没有用的道具了,看到她问的这一句,就回复道,“我是江羡,还有其他要转达的吗?”

    不知道是她太吓人,还是她这句话的伤害力太大,对方瞬间就安静了。

    很快,头像也变成灰色。

    嘚,下线了。

    这会儿游戏结束,乔十一立马拉了乔忘栖进队。

    江羡把手机递给乔忘栖说,“你玩你自己的吧,对了,刚刚苏同恩给你发消息了,说得挺多的,我也没仔细看,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找你,你看看吧。”

    乔忘栖头都没抬淡淡的说道,“你的手机我玩着挺有手感的,我就玩这个,你玩我的。”

    江羡,“……”

    那边的乔十一突然不敢出声,觉得气氛诡异得可怕。

    苏同恩给乔忘栖发信息……

    乔十一不用想也能猜到是些什么,关键这些信息还叫江羡看了去。

    九哥今晚……会不会跪搓衣板啊?

    行,不换手机是吧。

    江羡慢吞吞的道,“对了,她还送了你很多玫瑰道具,你们现在的亲密度是3344,生生世世,很吉利呢。”

    另外两个小的,立马闻到了醋味,纷纷不敢说话了。

    乔忘栖没回应江羡,反而问了乔十一,“这个游戏最高的亲密度是多少?”

    乔十一弱弱的回答,“9999。”

    “谢谢。”

    乔十一,“???”

    这一声谢谢,听得乔十一有点毛骨悚然。

    游戏开局后,江羡就自顾自的玩。

    乔十一本以为乔忘栖回跟过去,结果他也只守在自己的线。

    两人一个上一个下的,隔着整个游戏地图里最长的距离,而且只清自己的,不参团。

    苦了乔十一了,硬是把辅助完成了打野,又要去上路帮江羡,还得去中路保护秦粤,还得赶到下路去帮一下乔忘栖,差点没累死的节奏。

    中途乔忘栖残血回了个城,他起身说去喝水,实际则是打开了电脑,一番操作后回来。

    等游戏结束之后,江羡才看到游戏界面变了。

    两人之间的亲密度变成了9999.

    江羡惊愕的看向乔忘栖,“你怎么做到的?没送玫瑰没道具,才一起玩了一局亲密度就变9999?”

    秦粤听了也跟着震惊。

    乔十一听了一阵激动,刚要解释,就听他家九哥淡淡的说,“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电脑玩得还可以,就随便更改了一下系统参数。”

    秦粤,“……”

    还有这种骚操作?!

    江羡也一阵无语,“你这根本就是作弊!”

    “你没说不让作弊。”

    江羡,“……”

    行,她今天就当一回杠精了。

    “我刚还发现,你跟思旧人用的是情侣头像呢,你是纯黑的头像,她是纯白的头像,怎么?黑白双煞啊?”

    乔忘栖又起身喝了个水。

    随后乔忘栖的头像就变成了江羡的照片。

    江羡,“……”

    乔十一忍不住给乔忘栖点赞。

    江羡继续找茬,“还有这名字,思旧人,啧啧,旧人?谁?你吗?”

    乔忘栖继续起身喝水。

    然后,江羡发现乔忘栖的游戏ID变成了我是江羡的老公!

    江羡,“???”

    乔十一内心OS,怎么办,好想笑,但不敢笑。

    “你们还留着好友呢?是还想有故事啊?”

    这次,乔忘栖都懒得起身喝水了,大概是喝够了。

    他直接拿走江羡手里的手机,飞快的点了几下就还给她,并言简意赅的说道,“删除了,所有。”

    江羡找不到刺了,就丢下手机,“不玩了,睡觉了。”

    另一边,乔十一赶紧说道,“九哥,你快快去哄哄嫂子吧。”

    “嗯,你们玩。”

    乔忘栖回到卧室,见江羡躺在床上有把自己裹被子里了,像极了一种叫缩头乌龟的动物。

    但他没说出来,怕她更生气,只过去拍了拍被子鼓起来的地方。

    结果气得江羡在被子里大骂,“拍哪儿呢!”

    “啊,拍错了吗?难怪那么软。”

    江羡,“……”

    得了便宜还卖乖!

    就没见过这么狗的男人!

    “江小羡,虽然你吃醋我很开心,但你这样憋坏自己我就会心疼了。”乔忘栖好言好语的哄着。

    “别以为你说点甜言蜜语我就会原谅你。”江羡立马不服气的反驳。

    乔忘栖失笑,“我才没有说甜言蜜语,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切。

    “原来你这么能憋呢?”乔忘栖抚摸着被子感叹道,“那要不要试一试在被子里……”

    江羡气得掀开被子做坐起来瞪他。

    “好好好,这次不试,下次试。”

    江羡气得扑过来就咬。

    谁知乔忘栖一点都不挣扎,还任由江羡咬他。

    更过分的是,他还一脸享受的说道,“原来你喜欢这种啊……”

    江羡,“……

    ……

    乔十一陪着秦粤一直玩到困之后,才退出游戏互相说了晚安。

    他刚准备睡下,就收到了苏同恩发来的信息。

    自己今晚拒绝了她,她又在乔忘栖那里受了点伤,怕是心情不好。

    乔十一点开微信看了看,是苏同恩发来的睡了吗。

    他回复,“还没有,准备睡了,女神怎么还没睡?”

    “十一……”苏同恩欲言又止。

    “女神,你是不是心情不好?要不你跟我说说吧,说出来心里或许会好受一点。”乔十一贴心的道。

    ——

    苏同恩:送上门的傻白甜不要白不要。

    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