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我怀孕了。”

    乔十一忽然发现自己有点听不明白这句话。

    明明就简单的六个字,分开全都认识,可合在一起,就好像不认识了。

    电话沉默了很久,苏同恩才低低的道,“那晚我们……就……”

    “不可能。”乔十一下意识的反驳,可却那么没有底气。

    那晚他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

    可他明明记得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同恩说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的。

    为什么过了一个多月,她的话就变了。

    “我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苏同恩掩面痛哭起来,“我现在很害怕,十一,你知道的,我喜欢的人是你九哥,他若是知道这件事,我和他就彻底的没希望了。”

    乔十一怔怔得说不出话来。

    他现在脑子很乱,一片混沌,脑瓜子嗡嗡的响。

    那边苏同恩还在哭,“本来我不打算告诉你的,自己偷偷去打掉的,可你当初说……说不会让任何人打掉你的孩子,就像你妈妈保护你一样,我才迟迟没有下结论,这些天一直想找你说这事,你一直躲着我,我压力很大,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乔十一生母当初怀他的时候,也险些被逼得打掉。

    是她母亲不顾威胁坚持生了下来,才有了他。

    乔十一长大之后知道这事,便下定决心也会像妈妈保护他一样保护自己的孩子。

    他是和苏同恩说过这事,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突然有了这种局面。

    “十一,我要怎么办?”苏同恩难过的问。

    “我也不知道……”乔十一整个都六神无主。

    “要不……我还是打掉吧。”苏同恩说这话的时候十分难受,还带了哭腔。

    “不要。”乔十一下意识的拒绝,“不要打掉……”

    “那怎么办呢?”苏同恩追问,“我总不能当个单亲妈妈吧?那会很辛苦的。”

    那一瞬间,乔忘栖脑子里想起了秦粤。

    半个小时之前,他们还在一起快乐的玩游戏。

    两个小时前,他还绕着广场跑步边跑便喊秦粤的名字。

    可现在,这些仿佛都成为了泡沫,随时都要消失。

    “我不知道,你让我想一想,让我想一想。”乔十一难受的呢喃着。

    苏同恩也没逼他,“好,我给你两天时间你好好想想,等你想好了再给我答复吧。”

    “对不起……”

    苏同恩无力的笑,“不要说对不起,这是意外,我们都没办法阻止的意外。”

    挂了电话,乔十一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他觉得压抑得很,头痛无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捏着他心脏一样,叫他无法呼吸。

    最后他找酒店的服务员要了酒,一个人喝了起来,喝得烂醉如泥。

    而丢下这个定时炸弹的苏同恩,却睡了一个很安稳的觉。

    甚至还有心情去安慰文允诺,“学校那边既然还没下处理结果,你就别太灰心,好好的打起精神来。”

    “没用了,学校已经在彻查这件事了,毕竟我得罪的是江羡,是lishen教授。”文允诺有气无力的道。

    “那又怎么样?”

    文允诺觉得苏同恩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

    江羡不仅仅是江羡,她背后不止有江家撑腰,就连她自己,也是赫赫有名的lishen教授。

    这些年来文允诺靠着ms大学的学生身份,在国内受到了多少的追捧,她很清楚。

    而江羡还是ms大学的名誉教授,这种荣誉,可不是别人花钱就能买到的。

    像乔家那大家族,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荣誉。

    现如今江羡不仅有江家千金的身份,还有教授的荣誉头衔,进入乔家,便是迟早的事了。

    苏同恩现在居然还在这里说那又怎么样?

    文允诺无力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很累,我先回房间了。”

    “嗯,你也别太绝望,我已经找了人帮你牵线X财团了,你还是有希望的。”苏同恩安慰道。

    “我还有希望?X财团还会要我吗?”

    “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我当初能把你弄进MS大学,现在就能把你弄进C财团。”苏同恩得意的道。

    文允诺仿佛看到了一抹希望。

    苏同恩等她回房间后,才给维克打了个电话。

    这两天维克一直在处理他和她妻子的事,苏同恩没有去打扰。

    算算时间,维克那边应该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那也该来解决她这边的事了。

    维克这两天被妻子怀孕的事情搞崩溃了,他是个丁克族,结婚的时候就说了不要孩子的,结果他太太还搞了这么个事情出来。

    苏同恩一给他打电话,他就答应出来了,因为心情实在不好。

    两人约在了一个酒店,苏同恩才刚进去,维克就抱着她亲热。

    她本来还算迎合,可等男人想更进一步的时候,她就开始制止了。

    “甜心,怎么了?”维克不解的问。

    “我怀孕了。”

    维克,“……”

    维克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噩梦,怎么到哪儿都有人告诉他她怀孕了啊!

    他崩溃的放开苏同恩,烦躁的说道,“什么意思?”

    “那天我给你打电话,听到你妻子说她怀孕了,原因是她扎了你们家的避孕套,我跟你的几次幽会也在你家,所以我也怀孕了。”苏同恩很平静的开了口。

    “所以,你直接说你要什么?”维克直白的道。

    反正他们之间就是一场交易,交易就该有交易的样子。

    “我妹妹……”

    维克以为他说给文允诺洗白,当即就拒绝,“你妹妹这次的事情我没办法帮她了,她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别说是她,就算是我,也不敢得罪lishen教授的。”

    “我知道,我并没有让你去解决学校的事。”苏同恩坐下后,慢慢的翘起腿,淡淡的道,“你之前跟我说你跟X财团的人认识,有办法帮我妹妹介绍进去?”

    “是……有认识的人。”维克稍稍放松下来,“你是打算用这个做交换?”

    “嗯,你帮我把她弄到X财团,我们之间两清。”

    维克觉得她这根本就是在要挟自己。

    可现在他就是得被要挟!

    “行!我帮你搞定这件事,以后我们两清。”维克咬牙答应了,“不过,以后你若是有生理需要,还是可以找我的,我对你的身体很满意。”

    以前跟维克厮混的时候,她总会幻想自己是在和乔忘栖幽会。

    可现在所有的都撕破脸了,听到维克这么说,她便觉得很恶心。

    连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了,就起身告辞,“记得我们的交易。”

    “那今晚……”

    苏同恩转身就走,没跟维克废话。

    她走之后,维克气恼的砸了一地的东西,心情更烦躁了。

    ……

    江羡的戏份拍了过半,状态也越来越好,有时候还能下个早班什么的。

    卸妆的时候,她想喝水,就叫了秦粤两声,秦粤好像没听见,迟迟没有把水杯递给她。

    等江羡回头看的时候,发现她拿着手机在发呆。

    “秦粤?”江羡不得不提高声音叫她。

    秦粤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问道,“怎么了羡姐?”

    “水。”

    秦粤急忙将保温杯从背包里取出来递给江羡,江羡咬着习惯喝了两口,眼睛却忍不住在打量她,“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也不是……”秦粤挠挠头,“就是这两天乔十一好像不对劲,可我问他他什么也不说。”

    “可能大姨夫来了。”

    秦粤,“……”

    “我看你啊,心全都在乔十一身上去了。”江羡将杯子盖好递给她。

    秦粤脸都红了,“哪有,我们就是朋友,羡姐你可别乱说啊。”

    江羡翻个白眼,当她三岁小孩啊,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不过鉴于秦粤害羞,她就没多说。

    晚上江羡收到了海主任发来的邮件,是关于文允诺论文时间的最终处理方案。

    如江羡所料,她被开除学籍了。

    MS大学的校风一向严谨,出了这种事又影响很大,自然会做最重的结果。

    不过叫江羡意外的是,文允诺并非是通过正规渠道考入MS大学的,而是学校董事推荐进去的。

    说好听点是推荐,难听点就是走后门靠关系进去的。

    而这个董事,叫维克。

    江羡知道这人,算是沾了他父亲的光。

    他父亲当年为MS大学做出过贡献,所以维克是继承了父亲的贡献,才得到了董事这个职位。

    没想到文允诺居然会跟维克有关系。

    江羡回复海主任说第二天下午去学校拿之前入选的论文,顺便跟几个新成员见个面。

    司乘那边都放狠话了,她人都在M国还啥事也不管的话,他也要离家出走了。

    当老板也是很憋屈的呢。

    要是司乘知道江羡此刻的想法,怕是要气死了。

    明明是她太懒,居然还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别人头上,很强了。

    第二天收工一样早,江羡便直接从片场去往学校。

    她拿到论文,也见到了新成员。

    几人开了一个小会后出来,发现有人在办公楼前大吵大闹,动静还挺大的。

    江羡对这些事情本来不感兴趣的,可她却从那些争论之中听到了几个关键词。

    什么苏云蕊,苏同恩,出轨,小三,维克……

    这是有故事啊。

    她最喜欢有故事的人了。

    江羡径直的过去看热闹。

    人群中,一个十分狼狈的女人在那里又哭又闹的,还不停的在骂,“维克你这个渣男!你躲着算什么本事!别以为你躲着就什么事都没有!我告诉你,我会把你做的那些恶心事情全都捅出来!你利用职务之便,跟苏同恩出轨,还帮着她把苏云蕊弄进了MS大学,我都是知道的!我只是忍着没有说!可你现在居然还跟她鬼混!我今天就要揭穿你的真面目!”

    苏同恩和维克出轨?

    啧啧……

    这剧情,有点刺激啊。

    前两天她还在游戏上对乔忘栖深情告白来着。

    这真是她知道的那个对乔忘栖一往情深的苏同恩吗?

    __

    江羡:好不好玩,刺不刺激?

    乔十一:嫂子救我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