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保安试图去阻止女人的哭闹,对方干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是个孕妇,出了事你们谁负责?”

    这阵仗当真把人给吓着了,没人敢上去拉走她。

    海主任闻讯赶来,看到现场的情况,十分头疼,“赶紧派人去把校医找来啊,联系上维克没有?”

    “没有,电话关机了……”

    “继续联系,再问问平时和他关系好的人。”海主任急忙吩咐。

    “海主任,让我试试。”江羡主动提出帮忙。

    海主任见是江羡,急忙摇头,“别别,这女人情绪不对劲,万一伤了你就不好了。”

    “没事,我是女人,我说的话可能会管用。”

    海主任想阻止的,可江羡已经向那哭闹的女人走了去。

    “维克太太,你怀孕了这样又哭又闹也不是办法,母亲的情绪会直接影响到孩子的,我们找个舒适一点的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可以嘛?”江羡温柔安抚。

    维克太太听到有人关心自己,顿时哭得更伤心了。

    在江羡耐心的安抚下,她终于肯起身,并和江羡一起去了学校的咖啡厅。

    江羡并没着急询问她有关于维克的事情,而是先安抚她的情绪。

    可能太久没被人这样关心吧,维克太太渐渐放松下来,感激的谢过江羡。

    江羡给她要了热牛奶,她喝着好受了不少,主动和江羡说了维克的事,“我知道你是lishen教授,我听维克说起过你的,教授,你帮我做个主吧,我实在是没办法了,维克现在躲着都不肯见我了,我又怀了孕,他总要给个解决办法的,哪怕是离婚也好,也不能这样继续躲着的。”

    “我知道,学校会听取你意见的。”

    “维克就是个人渣,他逼我打掉孩子,我不肯,他就开始玩失踪了,还带走了所有的钱,我现在连去医院做产检的钱都没有了。”维克太太很伤心,说道难受之处,还会不停掉眼泪,“我对他是彻底失望了,我听说他找了律师,想要和我离婚,并且一分钱也不给我,我才闹到学校来的,他这个人心都坏透了,他不仅对我不好,还在婚内出轨,还利用职务之便,给他情人的妹妹安排进了学校,对了,就是苏云蕊,你知道的,她姐姐叫苏同恩,之前跟维克有来往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可我那个时候很爱维克,就没有揭穿他,以为他会悔改,而且后来一段时间,他们之间也确实没有了联系,谁知道最近又开始往来了,而且维克还带着她到我们的家去厮混……”

    江羡看着维克太太伤心欲绝的样子,也为她感到心疼。

    她得多绝望,才能自己吞下那些委屈啊。

    她问维克太太,“那你现在是想要继续和他在一起,还是分开呢?”

    “我已经伤心够了,不想再跟这种人面兽心的人在一起,我也不想我的孩子被他这种人渣教坏,我要离婚!但我没钱没势,找不到好的律师,我会败诉的……我更害怕我保护不了我的孩子。”维克太太摸着肚子,再次红了眼眶。

    “我支持你的决定,这种婚姻没必要留念。”江羡鼓励着她,“律师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给你安排。”

    “真的吗?”

    “嗯,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保重身体,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要管,律师会处理的。”

    维克太太觉得自己真的遇上了好人,连连说着谢谢。

    送走维克太太后,江羡给司乘打了个电话,“从财团抽调一个律师给我。”

    “怎么?有事情?”司乘警觉的问,他以为是什么大事情,才需要江羡亲自开口要律师。

    “没事,小事情,帮人打个离婚官司而已。”

    “离婚官司?你离婚了?”

    江羡,“……”

    “就不能盼我点好?”江羡没好气的道。

    司乘,“……”

    好吧,多想了,他还以为机会来了呢。

    听江羡的解释后,司乘才一脸黑线的道,“这种离婚官司还需要从财团抽调吗?你随随便便找个律师给他点提示不就行了?”

    “我这不忙吗?再说了,我已经金盆洗手了。”

    司乘,“……”

    是哦,赢了人家陆景行之后,就金盆洗手了,可把你腻害得哦。

    好吧,司乘不得不承认,她是很厉害。

    当初她拿到了MS大学的名誉教授头衔后,实在觉得无聊,恰好那时候X财团遇上了一桩案子。

    M国这个地方,屁大点事都找律师解决。

    江羡就说,行吧,我去律法界玩玩。

    然后……就玩出名堂了。

    兴头上的时候,还帮一堆乱七八糟的人打了不少的官司。

    比如陈思茶那桩案子……

    后来还赢了人家原京第一大状师陆景行。

    赢完之后觉得遇不上对手了,就宣告金盆洗手了。

    最气人的是,别人说她靠才华压制人没意思,她就赌气说要靠脸吃饭。

    然后就进了娱乐圈……

    在司乘看来,江羡这人吧……

    怎么说呢……

    就不是个人,是神,下凡来随便玩玩,刷新人们三观的神。

    江羡都开了口要人了,司乘还能说不给吗?

    毕竟人家才是正儿八经的老板啊!

    “对了,你找人调查一下维克,查得越清楚约好。”江羡挂电话前特别交代了一句。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乔十一没来,江羡问秦粤,秦粤说打电话了,他说吃过了。

    可能是乔十一没来,秦粤也心不在焉的。

    江羡就亲自去叫乔十一。

    敲门敲半晌也没人开,但秦粤说了,他就在房间里,所以江羡直接叫来服务员开门。

    开门进去,房间里一股酒味,乔十一就烂醉如泥的躺在地毯上。

    江羡走过去踢了踢他,他才眯着眼睛看了一眼。

    见是江羡,吓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嫂子。”

    “你这干嘛呢?”江羡挥了挥面前的酒味,柳眉都蹙了起来。

    “没干嘛,就没事喝了点酒。”

    乔十一这小子,是属于那种藏不住心思的人。

    是高兴是难过都写在脸上,一眼就能看透。

    所以盛景淮就老说他是个傻白甜。

    但江羡知道他现在不愿意开口,就没为难,只说,“赶紧收拾收拾,去吃饭,大家都等着你呢。”

    “我不饿……”

    “陪我们吃。”

    乔十一苦哈哈的想求饶,但江羡没给机会,“乖一点。”

    她摸了摸乔十一的头,这个动作对乔十一来说杀伤力太大了。

    之前在御蓝湾的时候,他就这么被江羡摸过头。

    那个时候他心里就有种异样的感觉,忽视不了的感觉。

    乔十一吸吸鼻子,点了头,“好。”

    没多会儿乔十一出现在了餐厅,秦粤看他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还担心的问他,“乔十一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乔十一回避着秦粤的关心,心虚的垂下头没说话。

    江羡借口和秦粤说工作的事,转移了秦粤的注意力。

    一顿饭乔十一都没怎么吃,没精打采的。

    因为秦粤第二天一早要去取礼服,所以早早的回房间了。

    乔忘栖也还有会议要开,江羡找着机会去找了乔十一。

    她带了酒去的。

    到了乔十一房间,发现他又在喝酒。

    江羡说,“看来我还来得慢了点,你已经喝上了。”

    “嫂子……”乔十一起身,有些局促不安。

    “坐下吧,别紧张,我本来就是来陪你喝酒的。”江羡将一瓶好酒放在他面前,“不过我你能喝酒,我只能喝果汁代替。”

    “好。”

    这两天,乔十一的心理压力非常的大。

    吃不下,睡不好的,精神状态特别的差。

    怕影响到亲人朋友,又怕被亲人朋友看出来,所以才躲起来。

    结果这样躲着,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

    苏同恩每天都会问他想没想好,因为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乔十一心里很清楚,如果苏同恩真的怀孕了,这个孩子必然得要,因为他发过誓的。

    只是他对苏同恩,并没有一点男女之情。

    而且他现在心里的人是秦粤,尽管还没跟秦粤正式告白。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乱了阵脚,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这两天他也想了很多,如果孩子真的是自己的,他必然会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

    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自然也不可能让这个孩子没有父母,他可能会跟苏同恩结婚。

    哪怕没有爱,为了孩子,他也会做这个选择。

    而他最犯难的是,该如何跟秦粤说。

    该怎么错,在能降低对她的伤害。

    江羡的到来,像是给了乔十一喘息的机会。

    特别是江羡温言细语的说,“十一啊,你要有什么事你跟我说说,我保证不会跟别人说的,别憋在心里呀。”

    那一刻乔十一所有的防线都崩溃了,他红着眼说,“嫂子,我出事了……”

    “没事没事,只要没捅破天,嫂子都能帮你收场。”江羡急忙安抚,“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九哥吗?你九哥也可以帮你收场的。”

    “这件事,比捅破天还要棘手……”乔十一都有些难以启齿。

    江羡意外的挑眉,“多大的事?杀人还是放火?吸毒?”

    乔十一摇头,“都不是,不是犯法的事。”

    “那算什么捅破天。”江羡松了口气,“直接说出来,我帮你摆平了。”

    “……”乔十一看了看江羡,实在是愧疚,又低下了头。

    “难不成是搞大了别人的肚子?”江羡其实就是随口一问。

    毕竟乔十一都说了,不是犯法的事。

    而他又这么难以开口的样子,她便这么想了。

    结果乔十一一阵慌张,“你,你怎么知道?”

    江羡瞪大眼睛,“真是搞大了别人的肚子?”

    “……嗯。”乔十一垂下了头。

    “这……还真叫人意外呢。”江羡想起了维克太太。

    维克不负责,不愿意要那个孩子,她还帮着维克太太骂了维克。

    现在自己弟弟也做了这种事,这都什么事啊……

    江羡叹了口气,“十一啊,男人呢,得又责任有担当,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知道,我以前发过誓,不会扼杀我的孩子,就像我妈保护我那样,我一会保护我的孩子。”乔十一很认真的说道。

    江羡赞许的点点头,“这就对了了,那你还纠结什么呢?”

    ——

    阿璃璃:原谅我,想不到标题了。

    乔十一:???这就是你骂我的理由?后妈??

    三更,明天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