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问的乔十一很心塞,端着酒杯闷闷的喝了起来。

    “你是在纠结秦粤的事吧?”

    乔十一又是一惊,“嫂,嫂子,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俩都快穿连裆裤了,还问我怎么知道。”

    乔十一讷讷的道,“哪有……”

    “十一啊,你现在这情况,跟秦粤断然是没有希望的,不如趁现在没说破,就藏在心里吧。”江羡理性的劝着他,“这个世界上,又不只是你一个人爱而不得。”

    道理乔十一都懂,可就是觉得难受。

    “你好好想想我的话,总不能因为你的自私,去误了秦粤的一生吧?”

    乔十一郑重的点了头,“我知道了,嫂子。”

    “好了,你现在跟我说,那个女人是谁?”江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又变得严肃起来。

    作为乔十一的嫂子,她不得不提个醒,“对方知不知道你的身份?”

    “她知道。”

    江羡听到这个答案,又不得不说另外一个前提,“如果她知道你的身份,那你确不确定那个孩子就是你的?”

    见乔十一有些难以启齿,江羡不得不把话说得坦白点,“十一,你在乔家长大,多多少少也见过你的那些个哥哥们的事,应该知道有很多别有用心的女人为了能进入乔家费尽心机,作为你嫂子我不得不提醒你,必须要确定那孩子是不是你的,再来谈后续问题。”

    “我不是很确定。”因为他没经历过,多以才不太确定。

    可他又觉得苏同恩没必要拿这种事情来诓骗自己,而且自己跟她认识那么多年,还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神,有这么一层滤镜在,乔十一就潜意识的把她往好的方面想,从没想过她可能会骗自己。

    江羡一听到这答案,心里多少有数了,便说道,“那她在哪里?在M国还是国内?”

    “在这边。”

    “我明天下午有空,你约她到我拍戏的附近来见个面,我帮你见一见对方,摸个底。”

    “不行。”乔十一想都没想就拒绝。

    江羡就笑着问,“怎么?还怕我吃了她不成?”

    “也不是……”乔十一支支吾吾的,“我不知道怎么说,她……其实你认识她。”

    江羡有点诧异,自己认识的女人,也认识乔十一的女人,还在M国的人……

    她脑子转得快,很快就想到一个可能,顿时惊讶的看向乔十一,“你别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苏同恩。”

    “……是。”在江羡面前,乔十一觉得自己就像个透明人一样。

    她总能看穿一切,让他无所遁形。

    也不知道是自己太蠢笨,还是江羡太聪明了。

    这种感觉,他以前只在九哥那里才会有的。

    现在好了,他多了一个克星,真想抱头痛哭。

    谈到这里,江羡心里已经有底了,她无害的笑道,“如果是其他女人,也就算了,可若是苏同恩的话,我还真的去会一会才行。”

    “嫂子……”乔十一试图解释什么。

    可江羡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约她出来,但不要告诉她我也会去。”

    见乔十一还在犹豫,江羡右手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说道,“十一,人心这个东西是很复杂的,你还小,很容易上当受骗,你放心,我不会带其他偏见的。”

    乔十一想了想,还是点了头,“好。”

    乔忘栖忙完都等了一会儿,江羡才回房间。

    他颇为吃醋的问,“你去找乔十

    一要去这么久吗?”

    “聊了点事情。”江羡被男人直接抱怀里了,下一刻,他的唇就落在了她的脖颈间。

    江羡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别……明天还要拍戏呢!”

    “我看过了,明天穿的是高领的戏服。”

    耳畔传来了男人沙哑的声音。

    江羡气得没脾气,还以为他要看自己的通告表是关心自己呢,感情是打这种主意啊!

    不过在她坚持的反对下,乔忘栖没敢太放肆,只在她脖子上种了一颗草莓。

    在男人刚要乘胜追击的时候,江羡突然说了一句,“苏同恩怀孕了。”

    乔忘栖,“???”

    下一秒他直接反驳,“绝对不是我的!”

    江羡,“……”

    她也没怀疑他啊,看把他给紧张的。

    江羡都被逗笑了,转过身去勾着他脖子说道,“真要是你的,你以为你还能这样搂着我?”

    “那莫名提她做什么?”

    “十一说,苏同恩怀孕了,还告诉他说孩子是他的。”

    乔忘栖一脸黑线,“那小子就是个傻白甜,多半是被骗了。”

    “你也这样认为对吧?”江羡弯着眼睛看着他,“看来你对这个苏同恩,还挺了解的嘛。”

    乔忘栖,“……”

    他怎么觉得后背发凉呢?

    “你看你想到哪里去了,至始至终,这个位置装的都是你。”乔忘栖抓着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信誓旦旦的道。

    虽然洛星说,男人的保证就跟狗屎一样,不值一提。

    可她还是觉得很愉悦,像是打翻了蜜罐一样,甜甜的,她说道,“所以我打算明天去会一会这苏同恩。”

    “需要我一起吗?”

    “不要。”江羡断然拒绝,“好好待在家认真工作,没你什么事。”

    “好!”乔忘栖乖乖听话。

    睡前江羡给司乘发了信息问她要的东西查到了没,没多会儿,司乘把东西都发给了江羡。

    江羡翻阅了一下,果然如自己所料。

    虽然她知道乔十一现在还处于紧绷状态,但她没有跟他说实情。

    吓唬吓唬这小子也好,权当给他个教训,免得他以后再吃亏上当。

    另一边的乔十一,在苏同恩下最后通牒的时候,约她出来当面谈。

    苏同恩自然是同意的,而且她听得出来,乔十一的情绪很低落,证明他并没怀疑到自己身上。

    乔十一按照江羡的吩咐,并未跟苏同恩说江羡也会去,让苏同恩以为自己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乔忘栖那边她是再没有机会了,有个乔十一也是好的。

    他现在还小,而且心思单纯很好控制。

    虽然他并不没有继承的资格,但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哪怕乔十一没有继承的资格,依靠着乔家和乔忘栖,也少不了他的荣华富贵。

    ……

    第二天只有上午的戏,拍完后江羡故意支开了秦粤,单独去了乔十一和苏同恩约见的咖啡厅。

    苏同恩已经到了,到是乔十一在门外徘徊着迟迟没有进去。

    苏同恩等得不耐烦了,就给他打电话。

    他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堵车了,苏同恩没怀疑,只催促他快点。

    江羡到的时候,乔十一像是看到救星一样,急忙奔了过去。

    江羡看他一

    脑门汗的紧张模样,还叮嘱他,“先擦擦汗,别那么紧张,免得自乱了阵脚。”

    “我怎么能不紧张。”乔十一心虚的道。

    “有什么好紧张的?该紧张的人是她。”

    乔十一没明白江羡这话的意思,正要追问,她却直接进了咖啡厅。

    乔十一不敢怠慢,急忙跟了进去。

    苏同恩怎么也没想到,江羡会来!

    不知为何,看到江羡,她心里便有了很不好的预感,甚至会紧张和心虚。

    她有点生气的看向乔十一,用眼神质问他。

    乔十一心虚的低下头,不敢跟她对视。

    到是江羡坐下后淡然开口说,“你不用瞪十一,是我主动要来的,他还是很保护你的。”

    苏同恩很不爽江羡说这话,抿了抿唇冷冷的道,“这是我和十一的事,你来做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插手?”

    “怎么说我也算他嫂子,和他是一家人,多少还是有点资格的。”

    “嫂子?说得好像你跟乔忘栖结婚了一样!”苏同恩嘲笑起来。

    江羡听到这嘲笑不止没有生气,反而还在笑。

    这笑,让苏同恩很不舒服。

    她又看向乔十一,乔十一心虚的说,“他们领证了……合法的。”

    苏同恩惊愕的瞪大眼睛,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说,“江小姐真是好手段,居然领了证了。”

    “跟你一比,我那也不算什么手段,顶多是仗着乔忘栖心里有我罢了。”江羡无所谓她的控诉,反而反嘲了一波。

    这嘲讽让苏同恩脸颊一红,有些故作镇定的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要有手段,哪还有你什么事。”

    “是啊,我赢就赢在乔忘栖心里有我罢了。”江羡说完,还漫不经心的抚了一下耳坠。

    那是一个很优雅的姿势,可看在对面苏同恩眼里却是在对她炫耀。

    因为在耳坠的下方,有一块不太显眼的红痕。

    作为过来人一眼就能知道那红痕代表着什么!

    江羡这是在挑衅!

    苏同恩气急站起身来说,“乔十一,既然你没诚意要谈,那就别谈了,就当我没跟你说过这件事吧,孩子我也不会留的。”

    “别……”乔十一急忙伸手拦住了她。

    苏同恩恼羞的看他,“你带她来羞辱我是什么意思?”

    “苏小姐怀着孩子,可要注意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孩子的。”江羡看似好言在劝,然后漫不经心的带出一句,“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孩子苏小姐肯定不会留的。”

    乔十一不敢置信的看向江羡,“嫂子……”

    “乔十一,你还说不是带她来羞辱我的?所以你是不打算要这个孩子是吧?”苏同恩情绪激动起来,“原来你根本就没想过尽一个当父亲的责任!”

    乔十一刚要解释,就听江羡快言快语的道,“是啊,他又不是孩子的父亲,为什么要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奇怪。”

    这话,乔十一和苏同恩都是一愣。

    随后乔十一激动的问,“嫂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苏同恩反应过来迅速辱骂起来,“江羡你血口喷人!你这是诬陷!我要告你!”

    “别激动别激动,我只不过说了个实话而已,你那么激动做什么?”江羡还好心的安抚。

    “嫂子,到底怎么回事啊?”乔十一越来越迷糊了,有点听不懂她这话的意思。

    ——

    先一更,晚上再更,还得去医院一趟,周末一直跑医院,都没来得及更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