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挑挑眉,直勾勾的看向苏同恩。

    如果不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太恶劣,乔十一都要以为江羡是在勾引苏同恩了。

    此刻苏同恩被江羡看得心里发毛,明显没有了刚才的底气,“我知道了,你们是来羞辱我的,特别是你,江羡,你就是来落井下石的对不对?我都已经不跟你争乔忘栖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针对我?”

    “呐,别转移话题。”江羡实在不喜欢听这些废话,直接说道,“我给你个体面,你自己和乔十一解释清楚,别让他莫名其妙的喜当爹。”

    乔十一一直处于一头雾水的状态,“到底怎么回事啊?谁能告诉我一声?什么叫我喜当爹?”

    苏同恩紧张的看看乔十一,她可以肯定的是,乔十一还不清楚情况。

    可自己和维克的事,知道的人也没几个,连文允诺都不知情。

    江羡怎么可能知道?

    她不可能知道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诈自己。

    对,一定是她在使诈!

    苏同恩反应过来后,迅速冷静下来,并冷笑着道,“人都是哟尊严的,你们这样羞辱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到时候我召开记者会,宣布我怀了乔十一的孩子,我看你们乔家怎么灭这团火!”

    乔十一一听这威胁就慌了,“不要!”

    “行吧,你们姐妹俩还真是一个样,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不要这个体面,那我就让你死心好了。”江羡慢吞吞的打开手机,将一张照片点开后给苏同恩扫了一眼。

    “什么……!”苏同恩一开始看得不是很清楚,可等到下一秒反应过来后又一脸惊恐,“你那里来的?!这是假的吧!是假的吧!”

    乔十一也好奇的问,“是什么啊?”

    江羡漫不经心的道,“我这还有视频呢,你要不要看啊?”

    “你,你哪里来的?”苏同恩豁然起身,急切的问道,先前的镇定也荡然无存,全都是慌乱。

    “维克给的。”

    一听到这个名字,苏同恩整个人跌坐回椅子上,一脸灰色。

    乔十一这会儿也看到江羡手机上的照片了,那是一张床照。

    照片上的女主角,正是苏同恩。

    乔十一有点不敢置信,可江羡说了,她还有视频,说是什么维克给的……

    “到底怎么回事啊?”乔十一再次发出疑问。

    “没怎么,她那孩子不是你的,是她与情人厮混来的,维克自己都交代了。”江羡淡淡的开口,可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是对苏同恩的审判。

    她脑瓜子嗡嗡的响,怎么也想不明白江羡是怎么知道她和维克的关系的。

    毕竟他们一直很保密……

    还有,什么叫维克自己都交代了?

    他交代了什么?

    他还交代了什么?

    苏同恩脸色惨白的看向江羡,这一刻,她才感觉到害怕和恐惧。

    难怪文允诺之前跟她说江羡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让她要小心。

    现在她才知道江羡有多可怕。

    江羡微微的打量着苏同恩,仿佛洞悉了她心里的惶恐,覆下眼眸漫不经心的开口,“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和维克的关系吧?说来很巧,先前我到MS大学去办点事,碰见了维克的太太,她找不到维克就跑去学校哭闹,我见她可怜就帮了她一把,没想到就知道了你和维克的奸情,维克为了自保,只能把你们之间的事情全都交代

    了,包括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来的,他也说了。”

    此刻的苏同恩,像是失了声,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如果你不把主意打到乔十一身上来,我也不会插手这件事的,怪只怪你太贪心了,又想要利用维克,又打着乔十一的主意,你叫我这个做嫂嫂的,怎么能忍?”江羡挑起长眉,冷厉在眸底一闪而过。

    苏同恩捕捉到了这一抹冷厉,心里愈发寒冷。

    她只能用力的攥住椅子的扶手,才没让自己落荒而逃。

    乔十一总算听明白事情的原委了,他这会儿心情复杂到难以形容。

    既松了一口气,可又像是明白了什么残酷的事实。

    他看向苏同恩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感情,因为眼前这个人太陌生了。

    认识她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见识到她的真面目。

    原来平时的她,都是伪装出来的。

    乔十一扪心自问,他没有任何对不起苏同恩的,可她到头来却想坑自己。

    虽然他们之间没有男女感情只是友情,可乔十一还是被伤到了。

    “女神,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本来我还挺佩服你的,游戏玩得那么厉害,甚至成为职业选手,还进入世界排名,杀入世界排名前五里唯一一个女选手啊,多厉害的人,没想到……会是这样。”乔十一心情很失落,他苦笑着摇摇头,“我一直是用真心在对你的,甚至还因为你而骂了那些说你坏话的人,可到现在我才明白,如果我不是乔十一,我不是乔忘栖的弟弟,不是乔家的人,你可能根本就不会理会我这种人吧……”

    乔十一喃喃的道,“我以为你是真心和我做朋友的。”

    作为乔家的十一少,本来就很难交到真心的朋友。

    所以他格外珍惜和苏同恩的友情,甚至还帮她在九哥那里说了不少的好话。

    或许……她跟自己做朋友,就是为了打听九哥的消息吧。

    只是自己一直没看明白而已。

    苏同恩浑身渐冷,她没有去反驳乔十一的话,甚至在乔十一说这番话的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紧张而惶恐着。

    乔十一深吸一口气之后,直接对江羡说道,“嫂子,我们走吧。”

    江羡也觉得该说的都说了,没必要多做停留,起身就要走。

    久未开口的苏同恩突然叫住了江羡,“江羡,你真的以为你和乔忘栖能走到最后吗?”

    像这种挑衅,江羡自然不会回避,而是迎面直上。

    看着她自信的神色,苏同恩只觉得刺眼,她攥着拳头说道,“别以为乔忘栖现在喜欢你,你们就能一直在一起,男人都是善变的,等过两年他就会厌倦了你。”

    “这一点苏小姐大可不必担心,毕竟我对我的魅力还是挺自信的。”江羡微微笑着,那笑容,美得惊心动魄。

    苏同恩心里一窒,逞强的道,“还有,乔家到现在也没接纳你,他们不会要一个你这样的人成为乔家媳妇的。”

    江羡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苏同恩一咬牙,彻底豁出去了,“江羡你也别装什么清高,要是乔忘栖没有出生在乔家,不是什么原京小九爷,只是个平凡人,你也不可能会和他在一起的,说到底你跟我不过是一路人罢了,看上的,都是他背后的荣华富贵而已。”

    她一股脑儿的说完,彻底的舒爽了。

    她以为江羡会慌乱,毕竟被自己戳中了内心,没办法再继续她的完美伪装。

    却不想江羡不疾不徐的拿出手机说道,“乔忘栖,你都听到了吧?她根本就没

    喜欢过你,她喜欢的只是你的荣华富贵而已!”

    下一秒,苏同恩落荒而逃。

    她怎么也没想到,江羡一直在连线乔忘栖。

    也就是说,她从头到尾说的那些话,以及自己的失控,都被乔忘栖听见了。

    这种感觉对苏同恩来说,就像是彻底扒光了她的伪装,将她最丑陋的模样都暴露在了乔忘栖面前,让她彻底的无地自容。

    乔十一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忍不住给江羡竖起个大拇指,“嫂子,你也太厉害了!都把人给吓跑了!你真跟九哥在连线啊?”

    “骗她的。”江羡收起手机散漫的道。

    乔十一,“???”

    所以……苏同恩压根就不是江羡的对手啊!

    这下,乔十一是真心的佩服江羡了。

    不,不只是佩服,是崇拜!

    他太崇拜江羡了!

    “嫂子,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女神了!唯一的女神!”乔十一信誓旦旦的道。

    江羡翻个白眼,“十一啊,你可长点心吧,差点就喜当爹了!”

    说起这个,乔十一就挺没面子的,“嫂子,女神,嫂子女神,这件事你可以不可以帮我保密啊,别告诉秦粤。”

    “怎么?还要保留一下形象?”

    乔十一双手合十的祈求着,“求求你了嫂子女神。”

    “看你表现吧,以后你要是乖一点,别给你九哥添麻烦,我就帮你保密。”江羡提出条件。

    乔十一立马保证,“我绝对不会给九哥添麻烦的!”

    “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

    江羡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回家了,秦粤今天帮我买了蛋糕呢,一会一起吃啊,庆祝一下。”

    乔十一的阴霾一扫而空,心情也就轻松起来,“是该庆祝一下,不过庆祝什么呢?”

    难道庆祝他失去友情吗?

    “你有了一个唯一的女神,难道不应该庆祝一下?”江羡好心的提醒他。

    乔十一一拍脑门,“对!庆祝我有了一个唯一的女神!必须得庆祝啊!”

    江羡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样子,这才觉得顺眼了。

    本就是个无心机单纯善良的孩子,何必祸害呢?

    保留这份难得的单纯不好吗?

    ……

    路上乔十一都订好了餐厅打算好好吃一顿的,毕竟这几天他心情不好食不知味的,人都瘦了。

    结果两人回到酒店发现乔忘栖不在,江羡给他打电话也没接。

    她估摸着是在开会或者是有什么事吧,便没继续打,而是给乔忘栖留了纸条让他回酒店后直接去餐厅找他们。

    她则和乔十一以及秦粤先去了餐厅吃点心。

    餐厅的位置很好,看夜景极佳。

    自打来了M国之后啊,她的出行都方便了很多,也不怕有狗仔和粉丝什么的。

    快到饭点的时候,乔忘栖还没消息,乔十一都有些急了,“九哥这是去哪儿了啊?怎么还没回复信息呢?”

    “再等半小时,如果他还没来,咱们就自己吃。”江羡淡淡开口。

    乔十一听了默默地为乔忘栖捏了把冷汗,悄悄的发了个消息说,“九哥,你要是再不出现就自己买搓衣板吧!”

    ——

    两更,今天就两更,明天开始恢复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