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乔忘栖,正频繁的看着手表,又无奈的看向那个正在不停试着衣服的人,“爷爷,你还要挑到什么时候啊?”

    “当然是要挑最合适的啊,这套怎么样?”乔元山比划了一下衣服问乔忘栖,“你快帮我看看啊,这套很稳重吧?”

    “嗯。”

    “可是会不会太老气了?”乔元山看了看,又开始纠结了,“还是换那套年轻一点的吧,我不能穿得太刻板了,这样会给人留下不好印象的。”

    服务员又将刚才那套显年轻一点的暗花西服给了他,乔元山重新换上之后,才照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好不仔细。

    “小九,要不就这套?”乔元山不确定的问。

    “好。”乔忘栖再次看了看时间,不得不提道,“爷爷,再耽误下去,就要错过晚饭了。”

    乔元山刚想反驳,乔忘栖好心的提醒,“羡羡会饿着的。”

    这个理由成功的说服了乔元山,他立马拍板说,“那就这套了,赶紧结账,可别耽误了我孙媳妇吃晚饭。”

    乔忘栖这才去结账,爷孙俩一起出了西服店上车回酒店。

    一路上乔元山都在说话,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小九,我穿着这样真的可以吗?会不会太浮夸了一点啊?要不我还是回去拿那套黑色的吧。”

    “不会浮夸。”乔忘栖可不想回去。

    “我是觉得羡羡是混娱乐圈的,眼光肯定很时尚,才想着穿好看点,你确定没问题吗?”乔元山再三询问。

    乔忘栖不得不再次肯定,“真的没问题,爷爷穿这个很好看。”

    “那就好那就好。”

    又过了一会儿,乔元山再次紧张的问道,“小九,你说我一会叫羡羡什么好?是直接叫羡羡呢,还是叫江羡,要不叫小羡?”

    “她父母都叫她羡羡,爷爷也叫她羡羡吧。”

    “哦,好。”乔元山点点头,“对了,我来得太急了,都忘记给准备见面礼了,要不我直接给她支票?”

    乔忘栖不禁有些头疼,“爷爷,她不缺钱,而且直接给支票,人家还以为你要她离开我呢。”

    “对哦。”乔元山反应过来,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顾自的琢磨了一会儿说,“要不我把这个送给他好了,这可是你奶奶买给我的。”

    他从口袋里取出佩戴了多年的怀表说道。

    乔忘栖眸色柔了柔,点头,“好。”

    乔忘栖本来在酒店等江羡回来一起吃完饭的,没想到突然接到乔元山的电话,说他已经到机场了,让他去接人。

    他怎么也没想到,爷爷会这么急匆匆的赶来。

    先前他猜想过,如果爷爷知晓了江羡就是lishen教授的身份,肯定会很高兴的。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爷爷会连夜转了好几趟的飞机来M国见江羡。

    老人家的身体本就经不起折腾,乔忘栖生怕出了事,赶紧去接乔元山。

    好在他状态还很好,而且很兴奋,一路上问了他很多跟江羡有关的事。

    到了半路吧,他看到西服店又嚷嚷着要去买西服,怕自己这风尘仆仆的样子给江羡留下不好的印象。

    老爷子固执,乔忘栖便顺从的带他去了西服店。

    他挑挑拣拣半天,才选了一套还算满意的衣服。

    乔忘栖以为结束了。

    没想到快到酒店了,乔元山突然说道,“对了,光是礼物怎么行,小九,你带我去买

    花呀!见女孩子是要送花的,你奶奶那时候就可喜欢我送她花了,你赶紧的,找个花店。”

    乔忘栖实在拗不过,只能又带他去了花店买花。

    这里耽误那里耽误,好不容易到了餐厅门口,乔元山又紧张的拉住乔忘栖,“小九,我头发好像有点乱了,要不,我再去做个发型吧。”

    乔忘栖不禁头疼起来,“爷爷,你别紧张,羡羡她不吃人的。”

    乔元山抱紧怀里的花束反驳道,“谁说我紧张了?!我怎么可能会紧张!你才没有紧张!”

    “是,你没有紧张,那可以进去了吗?”乔忘栖无奈的问。

    “我这不是想给人留下好印象吗!我还不是为了你小子!”乔元山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是是是,你都是为我好,那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乔元山是在找不到其他理由了,只能佯装镇定的道,“走啊,是你拖着我的。”

    乔忘栖,“……”

    乔元山抬腿走了一步后,又回头板着脸说,“你走前面。”

    无奈,乔忘栖只能走前面,让乔元山跟着自己。

    他人一出现,频频看向餐厅门口的乔十一就看到他了,立马挥手打招呼,“九哥,这里,你怎么才来啊!我们都等你好久了,要是你再晚几分钟来,就赶不上晚饭了。”

    乔十一一边搭腔一边给他拉开椅子,“对了九哥,你去哪里了啊?怎么打你电话也没人接听呢?”

    “哦,我去机场接人走得太急,忘记带手机了。”乔忘栖解释道。

    原来是没带手机,江羡便没那么生气了。

    不过他去接谁?都急到忘记带手机,也没跟她说一声?

    乔十一也问了,“到底是谁啊,还需要九哥你亲自去接?”

    “在我身后呢。”乔忘栖指了指身后。

    乔十一探出头,并没看见人,就问乔忘栖,“谁啊?在哪里啊?”

    一旁的秦粤和江羡也一脸困惑的看向他。

    乔忘栖反应过来后迅速往身后看去,这会儿,他身后哪里还有什么人。

    他无奈又径直的笑了起来,对乔十一说,“十一,你跟我来一下。”

    虽然乔十一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还是按照他的吩咐起身跟他一起出了餐厅。

    餐厅门外,乔元山就躲在一个巨大花瓶的后面,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我不紧张,我没紧张,我一点都不紧张。”

    “爷爷???”乔十一看到乔元山,惊愕的叫了一声。

    大概是声音太大了,吓得乔元山捂着胸口骂道,“混账孩子!你那么大声是想吓死我啊!”

    “爷爷,你怎么来了?”乔十一一脸困惑的问。

    乔忘栖直接过去搀着乔元山一只手臂,吩咐乔十一,“你搀爷爷另外一只手臂,跟我走。”

    “干什……干什么呀你们这是挟持!我自己会走!喂……”

    乔元山被兄弟俩直接架进了餐厅。

    他要面子,赶紧让两人松开。

    人都进来了,想来也不会缩回去了,乔忘栖和乔十一松开了他。

    乔元山这才挺直了背脊,面色平静的走了过去。

    “羡羡,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爷爷乔元山。”乔忘栖过去给江羡介绍乔元山的身份。

    正在喝水的江羡听到来人的名字,差点没呛到。

    乔忘栖急忙给她拍着背,江羡站起身来,有点紧

    张的叫了一声,“乔爷爷好。”

    “好,好。”乔元山连连点头。

    乔忘栖提醒他,“爷爷,花。”

    “花,哦对,花!”乔元山急忙将手中的花递了过去,“这是小九让我买的,说女孩子喜欢。”

    乔忘栖,“???”

    江羡双手接过花束,欢喜的闻了闻,“谢谢爷爷,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乔元山怎么看怎么满意,“还站着做什么,坐呀,坐下说。”

    “爷爷你也坐。”江羡嘴甜的说道。

    乔元山就更高兴了,还夸江羡有礼貌。

    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聊什么好,后来乔忘栖提了一句金融话题,乔元山和江羡就热烈的讨论起来了。

    而他自己,时不时插上一句,手上动作不是给江羡夹菜,就是给乔元山倒水什么的。

    只有一旁的乔十一和秦粤全程懵逼。

    没办法,听不懂。

    “原来爷爷也是这么看的?当初我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就知道是一场阴谋,偏偏还有不少人看不穿这里面的套路,一头陷了进去,把家底都赔光了。”

    “是啊,很明显就是割韭菜行为,偏偏聪明的人没几个。”乔元山感叹完,又十分欣赏的赞许江羡,“还是羡羡聪明,没被套路。”

    一顿饭吃得很是愉快,到快结束的时候,乔忘栖才适时的提醒乔元山,“爷爷,你不是说有见面礼给羡羡吗?”

    “啊,对的。”乔元山急忙将怀表拿了出来递给江羡,“爷爷来得太匆忙了,都没来得及准备礼物,这个怀表陪了我几十年了,是你奶奶那时候送我的定情信物,我把它当做见面礼送给你吧,虽然不值钱,但寓意好,希望你跟小九也能情比金坚,白头偕老。”

    江羡双手接过那怀表,很是感动,“这是我收到的最有意义的礼物了,谢谢爷爷!”

    “好,好。”乔元山真是恨不得把满意两个大字都写在脸上,“羡羡,以后你要是受了欺负啊跟爷爷说,爷爷给你做主,特别是小九,他要是欺负你,你一定要跟我告状,我绝对不会绕过他的!”

    听到这番话,乔忘栖很无奈的说,“爷爷,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

    “当然是羡羡啊。”乔元山乐呵呵一笑,“羡羡是我亲的孙媳妇,怎么啦?”

    这一句代表着对江羡的认可。

    乔十一激动得差点没跳起来,“爷爷,你这是认证了嫂子的身份了?”

    “什么叫认证?她本来就是!”乔元山义正言辞的纠正乔十一的话。

    “是是是,本来就是。”乔十一被逗得哈哈大笑,“爷爷,那以后我若是找了女朋友,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也要这么快认可才行的。”

    乔元山瞪他,“那要看你找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了,歪瓜裂枣邪门歪道我可不会点头。”

    乔十一立马信誓旦旦的保证,“保证不是歪瓜裂枣邪门歪道,爷爷你可放心吧。”

    说完还不忘盯着秦粤笑。

    秦粤被他盯得心里有些发慌,急忙找了个借口,“羡姐,我还有点事就先回房了。”

    “嗯,去吧。”江羡点了头。

    乔十一听了立马说道,“我陪你去啊。”

    “谁要你陪了,你还是赶紧陪你爷爷吧。”秦粤一脸的拒绝。

    无奈乔十一脸皮厚,不依不挠的跟了去。

    两人一路争执,像是一对冤家一样,也是很有趣的画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