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元山就多问了一句,“羡羡,那小姑娘,是你的助理?”

    江羡自然能明白乔元山问这话的意思,她搀着乔元山解释道,“是啊,秦粤是个聪明伶俐的女孩,没什么城府,和十一性格很像,所以他们玩得来。”

    “玩得来是一回事。”乔元山略有深意的道,“十一现在还小,可别耽误了学业。”

    “爷爷说的是。”

    ……

    文允诺收到邮件的时候,还在陪苏同恩喝酒。

    这两天,两人都过得醉生梦死。

    姐妹俩的事业和感情,都被讲下扼杀在了摇篮里。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捏住了喉咙,无力挣扎。

    手机刺目的光,让文允诺不得不拿起手机扫了一眼。

    这一扫,她立马从地上坐了起来。

    大概是反应太大,苏同恩睁开一只眼睛问她,“怎么了?”

    “我收到X财团的面试通知了。”文允诺激动的道。

    苏同恩这才想起来,她托了维克去找的关系弄到的面试通知。

    她找维克在前,被江羡揭穿在后,所以维克先去找了关系弄到了面试通知,后续维克才被江羡抓了出来。

    这份邮件对文允诺来说,就像是深渊里的一根救命稻草,她必须得死死抓紧。

    “面试日期就是明天,我不能再喝了,我得去做一下形象管理。”文允诺抹了一把脸说道,“你也别喝了,明天陪我去面试吧。”

    “……好。”苏同恩终究还是点了头。

    本来她打算明天去医院把孩子拿掉的,自己怀孕这事儿,她还没跟文允诺说。

    两人总算打起精神来了,一同去做了美容和头发,还买了衣服,适合明天去面试的衣服。

    此时国内的媒体已经在全面吹嘘江羡了,说她不仅有才华还肤白貌美,不仅出生名门还遇上了属于她的王子。

    文允诺连自己微博都不敢登了,因为不用看也知道有多少骂自己的。

    这阵子她掉了不少的粉丝,成了娱乐圈里人人都可以踩一脚的过街老鼠。

    而江羡凭借着这次的事件,赢得了不少人的喜欢,看得文允诺很是眼红。

    苏同恩直接收走她手机说,“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我就是要记住我所受到的羞辱。”文允诺咬牙切齿的道,“等我进入了X财团,等我翻了身,我一定要把这些所受过的屈辱全都讨回来!”

    苏同恩没回应她,只扫了一眼手机的页面。

    是一家媒体采访江羡传媒的报道,页面上有一张图片,是江羡办公室的图。

    苏同恩对内容很不感兴趣,到是对江羡办公室里挂着的一副字画来了兴趣。

    她特别放大图片看了一下,落款是乔元山三个字。

    乔元山居然给江羡送了字画?

    不对,不可能是乔元山送的。

    如果乔元山真送了江羡,那他肯定早就认可了江羡。

    可问题是,乔家那边一点风声都没有。

    唯一的可能是江羡故意挂的这个字画好讨乔元山欢喜。

    苏同恩又快速的扫了一下采访的内容,记者果然提到了那副字画。

    江羡的经纪人曲红叶回答说这幅字画是工作室成立的时候挂在办公室的,虽然与办公室的风格有点不太搭配,但江羡还是执意放在了办公室。

    这就更确定苏同恩的猜测了,江羡早就知道乔忘栖的身份,为了讨乔家的喜欢,特别在办公室放了乔元山的字画。

    “真是够心机的。”苏同恩骂了一句。

    文允诺没明白问了原因,苏同恩给她解释了一下。

    这让文允诺心里有了个主意,当即就拿过手机用小号在网上发布了一篇博文。

    内容大致是说江羡是个伪善的小人,为了能嫁入乔家费尽心思,半真半假的编排了很多事,把江羡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心机婊,白莲花等。

    还特别提及了江羡那个什荣誉教授的身份,都可能来得不正大光明,说MS大学有个教学楼是姓江的人捐赠的,很有可能就和江羡有关等等。

    这片博文一出,很快就引起了舆论。

    让这阵子对江羡无从下手的黑粉们,仿佛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借题发挥全网抹黑江羡。

    文允诺看着被自己挑起来的风波,很是满意,“虽然这种新闻江羡很快就能压下去,但能恶心恶心她,我也觉得解气。”

    她的这个做法,苏同恩是赞同的。

    她就是要让乔忘栖知道,江羡也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而且苏同恩多少是有些了解乔家和乔元山的,乔元山最厌恶的就是旁人的算计,江羡为了能得到乔家认可,直接蹭了乔元山的名气,绝对能让乔元山反感江羡。

    他若不喜欢江羡,江羡就没有可能真正得到乔家的认可!

    红姐一早神清气爽的到公司准备开会,没想到突然横生出来这么个事端。

    那个微博小号一看就是有预谋的在黑江羡,才故意杜撰出一些是非来。

    一开始她并没在意,以为是普通的黑子,找人处理了那条博文。

    没想到过没多久,这件事就上了热搜。

    原因是乔家十小姐乔觅荷点赞了营销号的那条微博,微博内容正是那条博文的截图。

    乔觅荷的点赞,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都在猜测这就是乔家的意思,也间接的坐实了江羡就是个心机婊的说法。

    “感情乔家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红姐也是无奈,只能找到乔忘栖。

    此时M国是深夜,江羡已经睡着了,乔忘栖到外面的客厅接的电话。

    听到红姐的叙述后,他直接给乔觅荷打了个电话。

    乔觅荷也没想到乔忘栖会亲自给自己打电话来,吓了一跳。

    她深知乔忘栖打这通电话来的用意是什么,而且她点赞的时候,也预想到了这个结果。

    可她没想到乔忘栖会这么快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可见其对江羡在意的程度。

    她深吸一口气之后接起了电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九哥?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有什么事吗?”

    “微博的事,解释一下。”乔忘栖冷声的道。

    明明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只是在电话里听到乔忘栖的声音而已,乔觅荷就莫名的觉得后背发凉。

    “我……我手滑了。”乔觅荷紧张的说出自己早就想好的说辞,明明演练过千百遍,可到关键时刻还是结巴了。

    电话的沉默,让乔觅荷更为紧张,“九哥,我真的是手滑了,你相信我吧。”

    “好。”乔忘栖淡漠的应了声,“我且信你一次,可能也就这一次了。”

    乔觅荷心里一紧,刚想要说什么,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她伸手摸了摸额头,一头的冷汗。

    她攥着手机喃喃的道,“应该没事了。”

    乔觅荷小时候原本很喜欢九哥的,和乔十一一样,非常的崇拜什么都很优秀的乔忘栖,甚至以他为荣。

    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她的看法。

    她开始变得害怕乔忘栖,面

    对他的时候也会特别的紧张。

    好在这一次乔忘栖并没有去追究,到是让乔觅荷松了一口气。

    可才没过多久,乔觅荷就被另一个消息给震惊了。

    在网上爆出江羡是心机婊之后,乔觅荷故意添了一把火,想借机打压一下江羡的。

    没想到过没一会儿,乔元山亲自辟谣了。

    最最让乔觅荷震惊的是,乔元山出现在了江羡的微博故事里。

    也就是说,乔元山现在在M国!

    微博视频里,乔元山正生气的训斥着那些造谣的人,“网上的传闻都是胡说八道!我家羡羡这么优秀,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年轻人要多读书,别被那些心里阴暗的人随随便便发一篇诬陷人的文章就牵着鼻子走,没一点判断力,跟个傻子似的!”

    江羡就在一旁劝,“爷爷你别生气,网上的事我都不在意的。”

    “我生气他们抹黑你!以后有我罩着你,决不允许别人随随便便诬陷你!”乔元山信誓旦旦的道,言语间都是对江羡的喜爱和维护。

    江羡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了镜头,立马问道,“乔忘栖你在拍什么呢!”

    下一秒视频就被切了,看得出来这条微博故事是乔忘栖用江羡手机偷拍的。

    但却很有力的打脸了那些诬陷江羡的人,甚至还直接打了乔觅荷的脸。

    她顿时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不甘的回到自己的微博。

    果然,已经有不少人在骂她了。

    乔觅荷憋屈的发了个道歉的微博,说自己手滑了,并违心的说自己也很喜欢江羡。

    发完这些,她就退出微博再也不想看了。

    乔觅荷知道,自己这是被乔忘栖摆了一道。

    也明白了乔忘栖刚才的那句话,最后一次相信她。

    乔觅荷想不明白,自己好歹也是他的妹妹,是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凭什么就比不上江羡一个外人了?

    最让她难以置信的是,连爷爷都站在了江羡那一边。

    想起自己从小到大那么努力,就为了得到爷爷的一个认可,可到现在爷爷也没给她过认可。

    她甚至从来没见过爷爷对自己露出过对江羡的那种笑容……

    心酸,委屈,难过,嫉妒……

    乔觅荷心里简直五味杂陈,对江羡的厌恶情绪也就越来越多了。

    ……

    文允诺到是没时间去关注网上的事,而是和苏同恩去了X财团面试的地方。

    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了,全都是行业里的佼佼者,有一些还上过电视等媒体的采访。

    可文允诺到了这里后,却只能低着头压低帽子,怕被人认出来。

    因为在场的人里,有几个MS大学的优秀学生。

    自己在MS大学的名声早就臭了,若是被他们认出来,这次的面试肯定会黄的。

    好在大家都专注着面试的事,没人注意到她。

    十点整,X财团的人到了。

    现场来面试的人都停止了交流,纷纷挺直了背脊。

    只有文允诺低着头,继续回避着。

    没多会儿面试开始,按照顺序一个个的进去面试。

    这会儿文允诺才开始关注起那些面试结束的人的表情,从他们的表情中不难看出,这次的面试挺难的。

    没几个能笑着走出面试室。

    这也给其他还没面试的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文允诺紧张得手心都开始冒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