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室内,司乘不停的看着时间,最后实在忍不住拿起手机去外面阳台打电话,“你还来不来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马上就到了,急什么!”

    司乘这才松了口气,“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不用,我自己过来就行,先说好了,我来坐坐就走的,下午还有戏要拍呢。”江羡特别交代了一句。

    司乘听得一脸黑线。

    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才是财团的老板啊!

    不务正业也就算了,还拿拍戏当借口,她到底有没有搞清楚什么是正职什么是兼职啊?!

    司乘在暴走边缘疯狂徘徊。

    江羡匆匆的赶到面试的地方,急匆匆的往里面走。

    因为走得太快,还撞到了人,她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被撞到的男子大概是被她的美貌给煞到,脸颊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江羡帮着捡起文件,看到了上面的资料和详细笔记,便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裴风。”

    “嗯,不好意思撞到你了。”江羡再次道歉。

    对方只摇头说没关系,还以为她是来面试的,帮她指路,“你也是来面试的吧,记得去那边取表格填好交上去。”

    “谢谢。”江羡没否认,点了个头后才继续往会议室走。

    文允诺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江羡,要不是自己临时决定来参加面试,她都要以为江羡是故意在针对自己了。

    此刻的她担心着一件事,怕江羡认出自己来。

    她若是认出了,必然会揭穿自己论文抄袭一事,那面试的事自然就没希望了。

    所以文允诺只能尽力的回避着江羡,生怕被她看到自己。

    好在江羡并没多留意到她这边,直接往会议室走了去。

    一些人在后面窃窃私语着,“这人谁啊,都不用排队的吗?也太过分了吧。”

    “算了,忍一忍吧,毕竟人家长得漂亮。”

    “X财团的面试门槛不是号称行业内最高的吗?像她这种人是怎么拿到面试资格的,真搞不懂。”

    “指不定是靠了什么特殊关系呢?”

    文允诺听着这些议论,觉得舒服了不少,俨然忘记自己也是靠特殊关系才拿到面试资格的人。

    江羡直接敲门进了会议室,让等候面试的人都十分诧异。

    原来长得漂亮不止是受欢迎,还能得到这种特殊待遇呢?

    想一想还真是不公平。

    连文允诺身边的人都说了,“也就长得好看,一点素质都没有,不像你,长得漂亮又有素质,你好,我叫周方,交个朋友吧。”

    “你好,我叫苏云蕊。”她也做了自我介绍。

    两人聊得挺热络的,没多会儿轮到周方了,他非常自信的进入面试室。

    当他看到那个坐在一众面试官C位的女人时,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连面试官问的问题都没听清楚。

    好在他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失态的人,先前进来的人也都被她给惊讶到了。

    与其说是惊讶,到不如用惊艳来形容还更贴切一些。

    江羡无辜的看了看司乘,用眼神告诉他,“是你非要叫我来的。”

    司乘这会儿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的确是他叫江羡来的,本意是叫她来把把关的,可总能因为江羡长得太美而带来意想不到的状况。

    司乘开始头疼起来,大声提醒周方认真回答面试官的问题。

    周方的其他表现都还不错,可江羡突然问了一个非常刁钻的问题,“刚才我插队进来的时候,你是怎么看的?”

    周方一怔,随后面不改色的道,“美女本就有优先权。”

    这个回答,也算是拍了江羡的马屁,按道理她会很受用的。

    谁知江羡轻笑出声,“不好意思,你没被录用,祝你找到更好的工作,谢谢。”

    周方听到这个答案,有点不能接受,忍不住问道,“我想知道我为什么没被录用。”

    “职业不分性别,如若你的对手是位长得漂亮的女生,难道你要把权利让给对方吗?我刚才插队进来,你们肯定多有不满,但却在知道我身份后违背心意说出谦让的话,并不算诚实,所以没被录用。”江羡很大方的给了他答复。

    周方也没料到会是这么个结果,自己算是吃了个闷亏,别无他法,只能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门外,文允诺见他耷拉着头出来,猜到他没面试上,只能安慰,“没关系,你能拿到面试资格就已经很优秀了,会有更好的工作等着你的。”

    周方已经没心思理会,胡乱的应了两句就走了。

    文允诺也没闲工夫多关心他,只觉得有一点奇怪,江羡为什么还没出来?

    她进去也有十几分钟了,后续还进去了好几个面试的人,都陆陆续续出来了,为什么江羡还没出来?

    难道她面试上了?!

    如果自己和她碰上了,那就不好了。

    文允诺正担心着,就见江羡从里面出来了,拿着手机似乎在找人的样子。

    正好轮到文允诺面试了,她急忙走了进去。

    面对一众面试官,文允诺很大方的做了自我介绍,“各位面试官好,我叫苏云蕊,来自MS大学金融系。”

    司乘听到这名字只觉得耳熟,抬头一看,哟,这不是江羡的死对头文允诺么?

    啧啧,这是什么奇妙的缘分呢?

    刚才江羡收到个信息就提前走了,走的时候特别留了个名字,裴风。

    司乘懂她的意思,这个裴风通过面试了。

    但他没想到江羡前脚刚走,文允诺后脚就进来了。

    司乘漫不经心的应付着,顺带给江羡发了个信息,“如果还没上车的话,要不要回来看个好戏?”

    江羡还在等电梯呢,就收到了司乘的信息。

    看好戏?

    连司乘都觉得是好戏,那应该很有意思了。

    江羡又折返回来,直接进入面试室。

    文允诺争在流利的回答着问题呢,没想到江羡去而复返。

    她愣住,江羡也诧异的挑了挑眉。

    所以这就是司乘所说的好戏?

    是有点意思啊。

    文允诺脸颊莫名一红,心虚得不敢去看江羡的脸,想要继续回答问题,却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从何回答。

    只见江羡漫不经心的回到先前的位置坐下后,才慢悠悠的看向文允诺,“怎么不回答了?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被江羡这么一盯着,文允诺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连脖子都跟着发红发热,回答得也更结结巴巴了,“我认为最大的金融危机是,是……”

    “这么个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我十分怀疑你的面试资格是不是正常得来的。”她质疑的话才刚说出口,一旁的一个面试官就冷汗直流的起身。

    江羡冷眸扫了过去。

    那人吓得直哆嗦,“老板,对不起,这份面试资格是我发出去的,是我的工作失误,我愿意承担责任。”

    文允诺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老……板?

    对方叫江羡老板?!

    X财团老板?!

    江羡?!

    不,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要不就是自己幻听了。

    文允诺大汗淋漓,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虚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下一刻直接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江羡看到这情况挑了挑眉,“我长得有这么吓人?都能把人吓晕?”

    司乘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忍住没有笑出声,他迅速叫人送文允诺去医院。

    文允诺是在送往医院的救护车上幽幽醒来的,身旁坐着的是司乘。

    她急着想要起身,却被司乘按了回去,“刚刚护士给你做检查了,说你是最近睡眠不规律和酗酒导致的体恤性晕厥,需要到医院挂营养液。”

    “我不去,放我下去。”文允诺想也不想就要拒绝。

    但司乘很执意,“不好意思,我必须要确认你的晕厥跟公司无关才行,这也是我的工作职责,麻烦苏小姐配合一下。”

    “我不……”文允诺试图挣扎。

    护士急忙把她按了回去,“苏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根据你的情况来看,你不只是体虚,还有吸毒引起的其他问题,得治疗才行。”

    啧,又是个大新闻。

    可惜,江羡错过了。

    文允诺放弃了挣扎,像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一样,躺在担架上,双眼空洞的看着车顶。

    她没想到自己会落魄到这个地步。

    似乎一切不好的事情都是从遇见江羡开始,是江羡,让自己一步步的进入到这个绝望的境地。

    她恨!

    恨江羡!

    恨她夺走了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切!

    名气,荣誉,以及最后一点希望。

    全都被江羡扼杀了,全都被她扼杀了!

    她不甘心啊。

    她被送到检查室的时候,文允诺总算开口,“我要见我姐。”

    “我这就联系。”司乘回答道。

    等她被送进去之后,司乘才联系了苏同恩。

    原本还在等着文允诺信息的苏同恩,怎么也没料到等到的是文允诺进医院的消息。

    ……

    江羡的戏份已经拍得差不多了,红姐已经在帮她安排国内的工作了。

    因为拍这部大片,红姐帮她推掉了不少的邀约。

    摇滚少女四月上映,上映前的半个月,她要参加全国路演和电影的宣传。

    行程很赶,工作满满。

    乔忘栖亲自过目了江羡的行程表,把其中不太顺路的三个路演去掉了。

    江羡问原因,乔忘栖的回答很让她意外,“不顺路。”

    “怎么不顺路了?”江羡没明白。

    乔忘栖给她解释了一下,“不顺我路。”

    江羡听了一脸黑线的问,“你别告诉我,你要跟着我去。”

    “也不算跟,我白天还要回原京处理公事,最多是晚上和你聚一聚罢了,有的时候还会提前到你即将要去的城市和你回合。”乔忘栖漫不经心的解释道,说得很云淡风轻的样子。

    江羡也是无奈,“你疯了,你这样会很累的!”

    “我乐意。”

    “……”

    还真叫人没办法反驳。

    她只能指着其中一个划红线的日期问,“那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哦,那个啊,是爷爷去你家提亲的日子,所以那天你要推掉所有通告回江家。”乔忘栖扫了一眼后回答了她。

    江羡,“???”

    提亲?!!!

    ——

    乔元山:这么好的孙媳妇,得先下手为强啊。

    乔忘栖:原来我先下手为强的手段是得爷爷真传啊。

    江羡:???

    三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