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的吗?

    她还没做好准备怎么办?

    乔忘栖一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伸出双手捧着她的脸,强迫她跟自己对视之后,才认真的说道,“江小羡,我们都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你在担心什么?提亲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

    江羡嘀咕,“就是因为我们都已经是合法夫妻了,才觉得提亲没什么必要。”

    但乔忘栖却不认可她这个说法,并且语气坚定的表示,“我说过,虽然我们一步到位直接领了证,但该给你的仪式一个都不能少。”

    江羡知道自己又被这男人灌迷魂汤了,整个人都晕乎乎的,“那我是不是可以要很多彩礼啊?”

    “随便要。”

    “如果是狮子大开口呢?”

    “也不是不可以。”

    江羡都被他逗笑了,“那我可得跟我爸妈说一下,让他们狠点心多要一点。”

    “好。”乔忘栖依旧是宠溺的笑着点头。

    江羡又看了看时间,依旧觉得有点早。

    她并不知道这时间都是乔忘栖刻意往后延了延的,按照老爷子的意思,他打算回国就去江海江家提亲来着。

    用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这么好的孙媳妇,必须得先下手为强啊!

    乔忘栖当即就悟出自己先下手为强的手段是来自老爷子的真传了,不然当初也不会直接带着江羡去领证了。

    当然他还没告诉老爷子,自己已经和江羡领证的事。

    怕他一个太激动晕过去,毕竟是心脏不怎么好的老人家,得体恤一点才行啊。

    江羡杀青那天,乔忘栖特别把时间空了出来,对席年吩咐说去视察项目。

    席年已经上道了,知道他不过是借着去视察项目的由头去见夫人而已。

    可毕竟是去视察,所以到了现场,乔忘栖身边跟了不少的人。

    连这部戏的男女主角都亲自到场来见这位投资大佬了,也是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投资大佬就是江羡的男朋友!

    男主米切尔森还挺诧异的问江羡,“你怎么不早说你男朋友就是这部戏的投资人呢?这样我们拍戏的时候,就会多多照顾你了,你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就是怕你们给我特殊照顾,才没说的。”江羡笑着解释。

    米切尔森对她不禁肃然起敬。

    在这个圈子里那么多年,没少见那种仗势欺人的。

    偏偏江羡不一样,她总是认认真真的完成自己每一个动作。

    自打她成了女二号之后,在这部片子里的戏份重了很多,可拍摄时间却还是原定的那些,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而且这部戏的女二号,打斗戏是仅次于男主的,难度非常高。

    但她完成得很出色,米切尔森对她非常的钦佩,并大方的邀请她合影,还说要跟她微博互关。

    江羡笑着说,“我是个绯闻体质,你跟我拍照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人过度解读,要不,把你女朋友叫来一起拍照好了。”

    米切尔森楞了一下说,“我没女朋友啊。”

    江羡就笑。

    米切尔森顿时明白自己被看穿了,挠挠头说,“我以为我们隐瞒得很好的。”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随后米切尔森就笑嘻嘻的去叫他女朋友,也就是这部戏的女主缇娜了。

    他们之间是情侣的事,江羡也是偶然发现的。

    两人在剧组有刻意在避嫌,所以没什么人知道。

    缇娜过来的时候,笑得有点不好意思,是江羡大大方方的拉两人拍照,然后还互相P了图,才发到社交平台上。

    等米切尔森离开之后,缇娜才悄悄问江羡,“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呀?”

    “上次导演讲了一个笑话,你们笑出来的第一时间都看了对方,我就知道了。”江羡解释道。

    缇娜听了有点瞠目结舌,“你也太厉害了吧!这都能看出来!”

    “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而且我是你们俩的CP粉!”

    缇娜被她说得有点不好意思。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公开啊?”江羡好奇的问。

    缇娜叹了口气,“我们现在都处于事业高峰期,哪里敢公开恋情啊。”

    江羡倒也能理解。

    所以缇娜才很羡慕江羡,“我一直很羡慕你的勇气,大大方方的公开恋情,也能大大方方的和你男朋友出双入对,不像我们……”

    江羡安慰的抱抱她,“没事,只要你们两情相悦,总能在一起的。”

    从片场离开,江羡总看着乔忘栖傻笑,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江小羡,你要再盯着我那样笑,我可能就要违反交通规则了。”乔忘栖不得不好心的提醒她。

    “哦?怎么违反啊?”

    “比如把车子停在路边跟你来个法式热吻。”

    江羡想了想还是保持了理智,“那我不看你了,你好好开车吧。”

    “怎么?怕了?”乔忘栖笑出了声。

    江羡摇头,“才不是,我是怕隔天就被无良媒体报道说,江羡与男友不顾交通规则当街热吻。”

    这大概就是和女明星谈恋爱的弊端吧。

    ……

    本来回国的航班江羡是刻意隐瞒的,没想到还是被媒体知道了,深夜都堵在通道出口候着江羡。

    这一次乔忘栖大大方方的和她一起走出通道,当了一回护花使者。

    现场的媒体太多,还好有机场的保安控制着没有影响到其他的旅客。

    江羡不得已接受了采访。

    “江羡江羡,有传言说你攻读MS大学是因为你父亲给MS大学捐赠了教学楼,是真的吗?”

    这个记者大概是看了前阵子微博小号的爆料吧,所以才问出这种问题。

    本以为江羡不会回答这种问题,没想到她很大方的回答道,“你们是说那栋江姓捐赠的教学楼是吧,不好意思啊,那是我捐赠的,而且是在我毕业以后捐赠的。”

    记者,“???”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入学MS大学的呢?”另一个记者机灵的问道。

    “我十六岁的时候入学的。”江羡如实答道。

    十六岁!

    十六岁就考入了MS大学!

    这也太……他妈天才了吧!

    “那你为什么会选择MS大学呢?”

    江羡想了想回答道,“当时收到了挺多学校的offer,后来去看了看,发现MS大学还可以,就选了MS大学。”

    众人,“???”

    MS大学还可以?

    这话……江羡是怎么说出口的!

    记者都被她的回答打击到了,不知道该怎么问后面的问题了,只能把目光投向乔忘栖。

    “乔先生,可管管你家女朋友吧,太打击人了,真的。”

    乔忘栖笑着揽住了江羡说,“时间很晚了,她要回去睡美容觉了,各位也请回吧。”

    语气那叫一个宠溺,听得现场的女记者都开始懊恼悔恨。

    看看人家的男朋友,再看看自己的男朋友。

    顿时不想活了。

    在回去的路上,秦粤探出头来问江羡,“羡姐,你不知道你刚

    刚那说话的语气,我都快被你笑死了,什么叫MS大学还可以啊!”

    江羡挺无辜的,“我说的都是实话啊,MS大学旁的美食街还可以,我才选的MS大学。”

    秦粤,“……”

    她怎么也来自讨没趣啊!!

    乔忘栖愉悦的扬起嘴角,愈发的喜欢江羡了。

    我老婆怎么那么可爱呢!

    秦粤实在受不了就跟乔忘栖诉苦,“乔先生,你可管管你老婆吧,她也太打击人了!”

    乔忘栖漫不经心的道,“羡羡说的都是实话,她带我去过那条美食街,确实还可以。”

    秦粤,“……”

    这夫妻俩……求求你们做个人吧!

    真的!

    太虐心了。

    回到江海的第二天,江羡就开始摇滚少女的路演了。

    十五天,十三个城市,行程特别的赶。

    因为是部小成本的电影,宣传上就得更加卖力才行。

    好在江羡的热度很高,加上贺岁言的客串,关注的人还是挺多的。

    江羡非常配合片方的宣传,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赶,没有一点怨言。

    而乔忘栖也如他之前所安排的那样,总会赶在江羡睡觉前和她会和。

    江羡不会再问他累不累了,而是在他来之前就给他准备好了吃的和热水,好让他能洗去一身的疲惫。

    有了他的陪伴,让繁忙的工作都变得轻松了不少。

    不少好友也在帮忙江羡宣传这部电影,毕竟这算是江羡第一步作为女一番参演的电影。

    江铁板们也当起了自来水,四处帮着宣传。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黑粉们的泼冷水,冷嘲热讽的说摇滚少女一定会扑街什么的。

    最近江羡的那句MS大学还可以的言论都出圈了,引发了不少人的热议。

    于是洛星帮她宣传电影的时候也用了这个语气,“《摇滚少女》还可以,大家都去看看吧,光江羡的颜,就价值回票了!”

    江羡评论,“……你个高级黑!”

    不少两人的CP粉在下面留言。

    【啊啊啊啊啊发糖了!祝两位漂亮姐姐友谊长存!】

    【水水CP我可以!】

    洛星看到这个CP名字都笑傻了,粉丝们也太有才了。

    说两人的姓氏偏旁都是三点水,所以给取了个水水CP,而且有组织有纪律的,太可爱了。

    最后三个城市的路演,是北方的城市,靠近原京。

    因为距离较近,所以没有航班,乔忘栖就开车来回的跑。

    还是借的盛景淮的车,因为他实在没时间回住处取车,正好盛景淮有空,让他直接把车送到了公司楼下。

    盛景淮对他这种行为非常不理解,要不是迫于乔忘栖的压力,他都想大声嘲笑了。

    结果江羡结束路演的那天,乔忘栖给盛景淮打电话说,“你的车子被我跑坏了。”

    每天来回六个小时的跑长途,盛景淮那身娇肉贵的豪车就扛不住了,罢工了。

    盛景淮听了心都在滴血啊,“乔爷你谈个恋爱也太费车了吧!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限量版啊!”

    江羡听了随口问了一句,“什么车啊?”

    乔忘栖说了个型号。

    于是第二天,盛景淮收到了江羡让人送来的两辆豪车。

    一辆是被乔忘栖开废的同款,还有一辆是这个牌子最新的一款限量版新车。

    盛景淮,“???”

    ——

    盛景淮:谢谢,有被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