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不止有奖状,还有生了灰的玉制全套围棋。

    那成色……一看就价值不菲。

    也就江羡随意的丢在了一边,让它自己生灰。

    墙上还挂了吉他,吉他下面是钢琴。

    虽然看上去挺干净的,但估摸着也很久没使用过了。

    乔忘栖想起她在摇滚少女里的自弹自唱,就好奇的问她,“你除了吉他,也会钢琴吗?”

    “会啊。”江羡大方的点头,“我不止会钢琴,还会小提琴大提琴,古筝也会一点。”

    “这么厉害?”

    “我还会唢呐呢。”

    乔忘栖,“……”

    他有点被呛到,“那之前网上说你没才华连乐器都不会的时候,你怎么没露一手?”

    “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给人表演才艺的人吗?”江羡傲娇的扬起小下巴,“那是另外的价钱!”

    乔忘栖都被她逗笑了,果然是他的宝藏女孩啊。

    送乔元山走的时候,江羡明显有点不舍了,因为乔忘栖也得陪乔元山回原京,也就意味着他们夫妻俩得分开两天。

    虽然之前就知道这个安排,可江羡还低落了。

    乔忘栖跟她道别的时候,脸上还有着难以言喻的喜悦。

    这叫江羡有点不满的问,“你就那么高兴吗?”

    “当然。”乔忘栖坚定点头,“因为从现在开始,我就可以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人!”

    江羡是不能理解男人这种奇怪的占有欲啦,不过她还是被他给逗笑了,就故意问他,“如果我没得到乔家的认可呢?如果爷爷不同意,你父母也不同意,你们全家都不同意呢?”

    “那可能你就要兑现你的诺言了。”

    “什么诺言?”

    乔忘栖凑近,压低了声音道,“你养我的诺言啊,如果我们全家不同意,我可能真要入赘你们家了,你就得养我了。”

    江羡终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放心,我养得起你的。”

    看着这难舍难分的两人,顾梦渔忍不住挽住了江知奕的手臂,“老公,一会儿我有个消息要宣布,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什么消息还得我做心理准备啊?”江知奕不明所以。

    但顾梦渔没有明说,只是提醒他一声,“反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等送走乔忘栖和乔元山后,江羡才悻悻的回房间,打算说一声就回房间睡觉的。

    这阵子到处跑路演,人也累得不行了,得好好休息休息才行。

    可顾梦渔却把她给叫住了,“羡羡,你过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可不可以啊?我去睡会儿。”

    “不行,就现在。”

    在江家,顾梦渔的话就是圣旨,江羡不得不返回坐在了沙发上。

    而顾梦渔就站在父女二人面前,郑重的宣布一件大事情,“首先呢,先恭喜一下江知奕先生。”

    江知奕指指自己,“恭喜我?恭喜我什么?喜嫁女儿吗?”

    江羡,“……爸,你就那么着急把我嫁出去吗?”

    “不是……我可没这么说。”江知奕赶紧否认。

    顾梦渔又对着江羡说道,“其次呢,再恭喜一下羡羡。”

    父女二人彻底被顾梦渔弄蒙圈了,江羡不得不催促,“妈,你赶紧说啊,恭喜我什么啊?”

    “就是……”顾梦渔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右手摸了摸肚子,“我又当妈妈了。”

    江羡,“???”

    江知奕楞了一下,没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江羡反应过来后猛然的推了江知奕一把,“爸!你又当爹了啊!”

    “又当爹?啥又当爹?啊。又当爹!!!”江知奕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猛然起身,惊讶的看了看顾梦渔,脑子有点转不过弯了。

    江羡急忙过去搀着顾梦渔坐下,“你什么时候怀孕的啊?怎么一直没听你说呢?多久了啊?”

    顾梦渔脸红红的,“才一个多月,我也没发现几天,就有点不好意思,都一把年纪了……”

    “你才四十五,什么叫一把年纪了啊!四十五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不过这算超高龄产妇了,得好好检查才行。”

    一旁的江知奕听到医生二字,才迅速意识到这是一件挺危险的事,急忙说道,“是得检查,必须检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真要出了什么问题,让我怎么办?”

    “哎呀,别那么紧张,我感觉还挺好的。”顾梦渔急忙安抚江知奕。

    他是真吓着了,脸色都有点白。

    顾梦渔拉着他坐下,“我真没事,你先别害怕,我会好好配合医生做检查的。”

    江羡靠着顾梦渔的手臂,有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觉,“妈,其实我一直想问,为什么当初生了我之后,就没有再生了?”

    顾梦渔看了看江知奕,江知奕这才悻悻的道,“其实当初也考虑过再要个孩子的,但你那会儿好像不喜欢弟弟妹妹,我们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什么时候不喜欢弟弟妹妹了?”江羡有点莫名。

    “就小时候有一次你从幼儿园回来,很不开心,饭也不吃,我问了半天你才说不喜欢小孩子,还说他们很烦什么的……”江知奕尽量把情况说得简单点。

    经过他这么一提,江羡到是有了一点记忆,“那是因为在幼儿园遇到个烦人精,哦,就是贺岁言,他连个毛毛虫都怕,哭得丑死了,我才说不喜欢小孩子的。”

    江知奕夫妻,“……”

    江羡看了看愣着的二人,“你们就因为这个,所以没要二胎的?”

    “算是吧。”顾梦渔点了头。

    江羡顿时自觉得自己有罪了,“我还以为你们不想要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应该早点沟通沟通的。”

    “主要是那会儿医生说你早慧,性格跟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得正确引导,不然容易形成反·社会人格,所以我们才不敢要二胎的。”顾梦渔解释道。

    江羡听了这些,很是动容。

    所以父母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爱自己,只是他们从来没有说出口而已。

    江羡抱着两人,将肩膀靠在顾梦渔肩上,眼睛微酸的说道,“我很庆幸我是你们的孩子。”

    由于顾梦渔怀孕的事,江羡推掉了工作陪她去做各种检查。

    好在顾梦渔的身体康健,虽然是超高龄产妇,但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很好,也让一家人都安了心。

    不过江知奕还是特别请了专业的家庭医师在家二十四小时候着,以防万一。

    《摇滚少女》的票房一路飘红,成为本月票房黑马,让一众文艺电影热爱者看到了希望。

    江羡也因为出演这部电影而爆红跻身一线,成为当红炙手可热的女艺人。

    红姐这边每天都会接到各式各样的邀约,不过大多都被拒了。

    因为江羡不缺钱,所以不走捞钱的道路,没必要接各种消耗热度的代言和活动。

    不过片方那边携剧组人员一起参加了某卫视的当红综艺,江羡是得去参加的,毕竟她是女主角。

    让江羡没想

    到的是,她会在这个综艺碰见金蕊。

    这档综艺在国内有着很高的知名度,每次都会请很多当红艺人来参加综艺做做游戏什么的。

    金蕊是景瑟最近力捧的人,拍了两支广告有了点人气,就被公司推到这个综艺了。

    江羡看得出来,这个金蕊很会做人,在后台的时候就四处讨好人。

    又是给主人送礼说好话,又是给大导演礼貌的打招呼等等。

    到江羡这里的时候,她还甜甜的跟江羡打招呼,“羡姐好,我叫金蕊,请多多关照。”

    “我应该没有金小姐年纪大吧?叫姐是不是不合适?”江羡笑得无害,可说出口的话,却明显带着针对的意思。

    这种针对,让伪装得很完美的金蕊,有一瞬间的怔愣。

    随后迅速陪着笑道,“我只是把您当前辈,没有别的意思。”

    “嗯,我也只是拿年龄说事,也没有别的意思。”

    金蕊听出来了,江羡是在针对自己,自讨了个没趣之后,就走了,没再打扰。

    秦粤不解的问江羡,“羡姐,你跟这金蕊有矛盾吗?”

    “也不是。”江羡摇摇头。

    但她没说原因,秦粤也不便多问。

    节目录制开始,主持人热了场子后,就开始到游戏环节。

    摇滚少女是一个队的,另外一队就是金蕊所在的新秀队。

    一开始玩的都是那种比较常见的游戏,江羡时不时的参与一下。

    到后来双方比拼到了白热化,直接开始一对一的挑选对手了。

    金蕊一上来就挑了江羡,江羡挑了挑眉。

    主持人说,“江羡今晚的游戏玩得一般,金蕊你这是乘胜追击啊!”

    金蕊拿着话筒有点无辜的道,“其实我游戏玩得也不怎么好,为了不给队伍拖后腿,我只能挑一个我能赢的人做对手了。”

    这番话……有点茶啊。

    连主持人的表情都有点微妙,不过规则如此,也不好说什么。

    江羡到是无所谓,她大方的接下了金蕊的战帖,并提议道,“我们都是女孩子,就没必要玩体力游戏了,玩脑力的好了。”

    “我也正有此意!”金蕊立马说道,“玩记数字游戏好了,我从小记忆力就挺好的。”

    “可以。”江羡点了头。

    其他人也都各自挑选了对手后,比拼正式开始。

    最先比的就是江羡和金蕊这一组了,金蕊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叫了开始。

    主持人说先来一串简单的数字热热场,显示时间为三十秒,十五位数字。

    江羡和金蕊各自拿着答题板,双眸紧锁着屏幕上的数字。

    主持人计时结束,然后两人开始写下刚才的数字,准确率高的人获胜。

    金蕊很自信的写下自己记下的数字,然后抬头看向江羡,发现她早就停笔了。

    她还挺诧异的,随后双方展示答题板。

    两人都正确了,主持人挺惊讶的。

    第二轮,时间二十秒,二十个数字。

    计时开始,江羡拿着笔快速的写着数字。

    金蕊也很自信的写下了自己记忆中的数字,结束的时候再次看了一眼江羡,她又提前完成了。

    第二轮,两人也都正确了。

    金蕊开始有点惊讶了,看来这江羡有点东西啊。

    ——

    江小羡:幼儿园就玩过的游戏,真无趣。

    贺岁言:嘤嘤嘤心疼金蕊一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