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轮难度继续加强,十五秒,三十个数字。

    金蕊明显有点吃力了,到最后几个数字的时候,她有点犹豫,只能凭着感觉在写。

    而江羡这边,又早早的完成了答案。

    在主持人的催促下,金蕊才亮出了答题板。

    这一次金蕊错了四个,江羡又全对。

    也就是说,江羡获得了本次游戏的胜利。

    金蕊即使不甘,也只能认输。

    可她并没有老老实实的认输,而是故意问道,“很好奇江羡能挑战到第几关,大家也很好奇对不对?”

    她有点喧宾夺主,让主持人有点不高兴。

    毕竟江羡是当红艺人,而金蕊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新艺人,就敢这样叫板,的确不合适。

    江羡到是不怎么在意,说可以试试。

    随后就是江羡一个人的秀场了,她开始挑战游戏的难度。

    第四轮,第五轮,第六轮……

    到第七轮的时候,全场的人都开始惊呼了。

    “这怎么可能!”主持人拿着话筒狂喊,“这也太厉害了吧!”

    而且江羡还完成得轻轻松松的样子,简直叫人不敢置信。

    现场的观众都开始好奇江羡到底能挑战到哪一步。

    一旁的金蕊,脸色微沉,有点不舒服。

    到第九轮的时候,江羡依旧是全对。

    不过她叫停了,理由是,“我手写累了,不玩了。”

    众人,“……”

    已经很强悍了!!!

    再玩下去,在场的各位都要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

    最气人的是,江羡没有继续挑战并不是因为她挑战不了,而是她手写累了。

    就问气不气?

    气不气!

    在看金蕊,已经有点无地自容了,连笑容都很勉强。

    真怕她下一秒就哭出来。

    最后主持人说起了摇滚少女这部电影,对江羡很是认可。

    当然更让人好奇的是,她为什么会来做演员,毕竟她已经是MS大学的荣誉教授了。

    单凭这个头衔,她就能在金融圈混得风生水起。

    当然,众人不知道的是,她已经在金融圈混过了,早就风生水起了。

    江羡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我不好好演戏,就得回去继承家业啊,大家都知道的。”

    众人哈哈大笑,连主持人都不得不佩服江羡的情商之高。

    自嘲可还行。

    所以主持人顺势说道,“看来你不用回去继承家业了。”

    活动结束,江羡回到后台去卸妆,遇到了同在卸妆的金蕊。

    她看到江羡后故意冷着个脸,可能是想到刚才在台上的自讨没趣有点气不过吧,最终还是开了口说,“江羡,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

    “这话怎么说?”江羡反问。

    金蕊冷笑道,“你一开始就在针对我,故意给我难堪,后来又在台上那样秒杀我,不就是瞧不起我,想让我在观众面前丢脸吗?我都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

    “这个问题,你到是可以去问你的金主盛景淮,他能回答你。”

    金蕊脸色一紧,“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虽说在这个圈子都是各凭本事,但你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就不对了,回去告诉盛景淮,该给洛星的资源一个都不能少,不然我不介意跟景瑟抢人,他不捧,有的是人捧。”江羡丢下这句话,便起身离开了。

    金蕊怔愣了好久,才委屈的给盛景淮打电话,“盛少,我被人欺负了。”

    ……

    洛星得知江羡为自己出气,一边高兴一边又有些担心,“你这样会不会被人说你仗势欺人啊?你可是好不容易才凭借摇滚少女赚到不少的口碑,如果因为帮我,又被人黑的话,我就罪过大了。”

    “怕什么?大不了回家继承家业。”

    洛星,“……”

    好不容易冒出的愧疚感,就生生的被她这句话给憋回去了。

    “我也不知道盛景淮会怎么处理这事。”洛星叹了口气。

    江羡不得不提醒她,“你可长点心吧,好歹你现在是景瑟老板娘,拿出你老板娘的气势来成不?”

    不成,绝对不成!

    这阵子,盛景淮也是够过分的。

    不仅停掉洛星所有的工作,还故意带着金蕊在公司招摇过市。

    金蕊对外甚至还用景瑟未来老板娘自居。

    前两天洛星去公司找盛景淮理论,没见到盛景淮,反而被金蕊为难了一番。

    所以今天江羡碰到金蕊,才会故意为难。

    想起金蕊说的那些话,洛星就来气。

    她去景瑟找经纪人问这个月酬劳怎么没到账,经纪人支支吾吾的让她去找盛景淮。

    好,她又去找盛景淮。

    结果撞见金蕊和盛景淮在办公室亲昵。

    她气得转身就要走,不想被这恶心的两人污染了双眼。

    结果金蕊叫住她说,“真是没礼貌,不敲门就进来,盛少,你也不管管的吗?”

    “要我怎么管?”盛景淮戏谑的问。

    “当然是让她道歉啊。”

    “跟谁道歉?”

    金蕊扬了扬下巴,“跟我啊。”

    盛景淮看了一眼洛星,低笑起来,“你心胸宽广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晚上我有空,去我那儿?”

    金蕊一听眼睛都亮了,“好啊!”

    说完她还故意秀了秀自己宽广的‘心胸’,挑衅的看向洛星。

    洛星转身就走,回到艺人休息室,本想缓一缓再去找盛景淮讲道理的,没想到金蕊推门进来了。

    洛星一看到她,就不想呆了,直接起身打算离开。

    谁知金蕊直接挡住了门,也挡住了洛星的路。

    她故意挑衅的看向洛星,语带讥诮的说道,“我现在才是盛少的新欢,你就识趣一点,别总来缠着盛少了,他已经厌倦你了。”

    谁缠着谁?

    洛星真不想跟这女人一般见识。

    可金蕊就是不识趣,非要对洛星落井下石,“盛少都说了,你的资源全都给我了,我会接替你好好完成那些工作的,当然,我也会好好照顾盛少的,你呢也死了这条心吧,毕竟我身材比你好,男人都喜欢我这一款的。”

    她这一款?

    奶牛款?

    盛景淮真他妈恶俗!

    “没准以后我就是景瑟的老板娘了,你也就归我管了,所以我劝你现在乖乖听我的话,不然等我当了老板娘,第一个为难的就是你。”金蕊慢悠悠的玩着自己的指甲,“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权衡吧,反正我要是你啊,早就消失在盛少面前了。”

    洛星真不想理会这种破事,她推开了金蕊就开门要走。

    门外偷听的人没料到门会突然打开,摔了一地。

    金蕊见状,急忙往地倒了去,哼哼唧唧的说道,“你推我做什么呀?又不是我要抢你代言的,是公司安排给我的呀,你也没必要这样针对我吧。”

    洛星,“……”

    她这是被倒打一耙了。

    那些围观了整个事件的人,权衡了一下,也都站在了金蕊那一边。

    没办法,谁叫金蕊才是盛少现在的新欢呢。

    后来盛景淮知道了这事,还要洛星给金蕊道歉。

    洛星气不过,直接提出解约的事。

    盛景淮嘲笑的道,“解约?可以啊,一切按照合同办事,你赔偿了违约金,景瑟就跟你解约。”

    洛星知道违约金很高,但也不是不能负担,实在不行就跟江羡借呗。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盛景淮这个奸诈小人在合同上动了手脚,违约金直接涨了十倍不止。

    三千万的违约金……

    气得洛星想骂人。

    后来洛星没办法,就跟江羡说了这事,当然她没提解约的事,怕江羡直接提着钱去找盛景淮解约。

    主要她跟盛景淮现在并不只是三千万违约金的事。

    她让江羡帮自己出个面,为的是让盛景淮能正面谈解约的事,而不是这种故意刁难。

    江羡也够义气,直接为难了金蕊。

    想必金蕊现在已经跟盛景淮说了吧。

    她等着盛景淮的回答。

    ……

    金蕊哭哭啼啼了好一会儿,才求着盛景淮,“盛少,你要为我做主啊,江羡她欺人太甚了。”

    “她可是个祖宗,惹不得的,你就忍忍吧。”盛景淮规劝她。

    金蕊不干了,“就算她是江知奕的女儿也不能这样羞辱人啊?她摆明是瞧不起我。”

    盛景淮都被她这说法给逗笑了,“说真的,她不止瞧不起你,她现在还瞧不起我呢。”

    “盛少……”

    盛景淮抬手打断了金蕊的话,“行了,这事你必须得忍,想办法也要忍。”

    “……”金蕊委屈得红了眼。

    可盛景淮已经不耐烦,直接拿着外套走了,气得金蕊砸了一通的东西来发泄心中的怒气。

    盛景淮在车子里抽了一支烟之后,才给乔忘栖打电话,“乔爷,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啊。”

    此时乔忘栖正和江羡在一起呢,他把手机开了免提,让江羡听了对话内容。

    江羡挑了挑眉,乔忘栖便立马说道,“不好意思啊,没空。”

    “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别不是嫂子管着你不让你出门吧!”盛景淮调侃的道。

    乔忘栖很坦白的承认,“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嫂子管得紧。”

    盛景淮,“……”

    信了你的邪了。

    乔忘栖挂了电话,抱着江羡问,“老婆对我的回答可还满意?”

    江羡勉为其难的点了个头。

    乔忘栖眼前一亮,“那是不是该有个奖励什么的。”

    江羡一阵无语。

    仿佛一到了晚上,乔忘栖就开始不做人了。

    “洛星现在这情况,我也不知该怎么帮她了,盛景淮也是,太渣了,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也跟他一样渣。”江羡质疑的看向乔忘栖。

    突然背了一口锅的乔忘栖赶紧撇清关系,“苍天可鉴,夫人要是不信我,可以去原京做个调查,我可是被传过好龙阳之好的人。”

    江羡,“……”

    “所以你跟盛景淮??”

    乔忘栖,“……我立马跟盛景淮割袍断义!”

    ——

    盛景淮:小白菜啊,地里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