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能把乔忘栖约出来,盛景淮也挺郁闷的。

    他知道江羡是在替洛星出气,可他无奈的是,洛星为什么不向自己低头呢?

    她都宁愿跟江羡求助了,跟自己低一次头又怎么样?

    盛景淮不是不知道金蕊在私底下刻意为难洛星的事,他没有出手帮忙,就是希望洛星能想到自己。

    就比如金蕊,在江羡那里受到了委屈,不就是第一时间跟自己求助吗?

    撒泼打滚也好,哭诉委屈也罢,至少她能想起自己。

    而不是现在这样,宁愿找外人也不找自己老公。

    盛景淮觉得自己这个老公当得挺失败的,特别是跟乔忘栖和江羡那对夫妻一比……

    算了,没得比。

    盛景淮抽了一整包烟之后,打算给洛星下一剂猛药。

    他找人查了那个男人的身份,打算对这男人下手。

    所以没两天,暮云泽那边就出了点事。

    盛景淮考虑到暮云泽是江羡的艺人,没有做得太过,但也足够让暮云泽形象受损的。

    因为他在片场打了剧组统筹。

    暮云泽也不是第一次打人了,以前就被曝光过,还有不少人说他是个暴力犯呢。

    面对网上的指责,暮云泽从没解释过,任由那些人抹黑。

    本来挺有才华的一个人,因为这些抹黑,位置总是不上不下的。

    洛星看到新闻,吓了一个激灵,急忙给暮云泽打去了电话问情况。

    暮云泽本就是个话不多的人,直说没事。

    洛星哪里放心,赶紧找江羡查了一下。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剧组的统筹利用艺人的名气去欺骗粉丝,不仅骗钱,还骗色。

    而被骗的这个粉丝,正是暮云泽的粉丝。

    他知道后,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气,直接把人家剧组统筹打趴下了。

    对方仗着有一点势力,就扬言要搞垮暮云泽,曝光他的恶行,让他在圈子里混不下去。

    洛星作为艺人,自然知道这种新闻对艺人的影响有多大,很有可能会让对方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江羡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管的,立马让人收集证据。

    可洛星很担心暮云泽,就亲自去剧组看了他。

    因为这次的事件,暮云泽停工两天,一直把自己关在酒店里没出过门。

    洛星连夜赶到剧组,本来是打算先去见暮云泽的,犹豫了一番后,她又折返去医院探望了那位剧组统筹。

    其实他伤得也不算严重,最多是气不过。

    洛星买了水果和营养品去看望对方,对方见是洛星,也客气起来。

    “他年轻气盛,是冲动了一些,我替他跟你道歉,希望这件事我们双方都能好好的谈一谈,没必要闹得那么僵。”洛星挑着好听的话说。

    “洛小姐,其实这事,我也是理亏的。”对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我觉得……你可以去找景瑟的盛总谈谈。”

    洛星顿了顿,仔细的思索着对方的话。

    后来便明白过来了,暮云泽这事,是盛景淮干的!

    卑鄙小人!

    怎么那么狗呢!

    洛星气得不轻,当即就给盛景淮打电话质问。

    结果电话被拉黑了!

    洛星都来不及去见暮云泽,又风风火火的赶回原京。

    一大早,洛星就出现在了景瑟娱乐。

    她表情很不好,直冲冲的就走了进去,看上去盛气凌人,都没人敢去阻拦。

    盛景淮的秘书一边拦一边退,“洛小姐,你不能进去,盛总正在开会。”

    “让开。”洛星居高临下的看向秘书。

    她模特身高,生起气来都是自带气场的,秘书哪里是她的对手,节节败退到了办公室门口。

    “洛小姐,你别为难我……”秘书做着最后的挣扎。

    洛星不耐烦的拉开了秘书,直接踹门。

    门应声打开,里面还在亲密的二人不得不分开。

    金蕊一脸欲求不满的瞪向来人。

    第二次了!

    这是第二次了!

    每次她想要勾搭盛景淮的时候,洛星就会意外的闯进来。

    金蕊都快气死了,怒气冲冲的瞪向洛星,“洛星你什么意思?不知道进门要敲门是吗?”

    洛星的目标是盛景淮,她都懒得跟金蕊计较,直接过去一把将她拧了起来就往外拖,“奶牛精麻烦你出去一趟,我有笔账要跟盛景淮算。”

    金蕊顿时就挣扎起来,“你这个没礼貌的女人,给我松开!松开!”

    可她显然不是洛星的对手,金蕊赶紧向盛景淮求救,“盛少,你看她呀,好过分的!”

    “洛星,松开她,有话好好说。”盛景淮不得不出声劝阻。

    洛星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瞪向罪魁祸首盛景淮,“好好说?我跟人到是可以好好说话,跟你这种狗没话说!你为难我也就算了,还为难我弟弟是什么意思?盛景淮你是人吗你?!”

    盛景淮顿了顿。

    弟弟?

    弟弟?!

    暮云泽?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金蕊趁机想要去抓洛星的头发,被盛景淮抬手抓住了,“松开。”

    这次他针对的人是金蕊。

    金蕊委屈的说,“她松开我就松开。”

    “我叫你松开。”

    “盛少……”

    “松开!”这次他的语气已经很不耐烦了。

    金蕊有点害怕,只能松开了洛星。

    而洛星狠狠的扯了一下,扯得金蕊差点踉跄摔在地上。

    金蕊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盛少,你看她啊,欺负人。”

    “是……挺欺负人的。”盛景淮刚说了一句,就换来了洛星的冷眼。

    金蕊以为他要帮自己说话,刚要得意呢,就听盛景淮又补充道,“不过你生气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金蕊,“???”

    在门口小心看戏的众人,“???”

    洛星被恶心得直骂,“盛景淮你是脑子有病吗?”

    “你骂人的样子也好看。”盛景淮立马说道。

    洛星,“……”

    她严重怀疑这男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金蕊反应过来后,哭得更大声了,“盛少……你看看我吧,我才是受害者啊……”

    “把嘴闭上!”盛景淮极其不耐烦的喝了一声。

    金蕊吓得一哆嗦,生生的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她最后被人劝退了,秘书甚至还贴心的给洛星和盛景淮关上了门。

    整个办公室就只剩下两人了,洛星冷着脸问道,“盛景淮你到底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停了我所有的工作,还不让我解约,现在还为难我弟,你能不能做个人?”

    “我错了。”盛景淮飞快的承认错误,都不带一丝犹豫的。

    洛星都被他给整蒙了,怎么突然就开始认错了,这不是他的作风啊。

    “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太过分了,我跟你道歉,我也愿意接受你提出的任何条件。”盛景淮能屈能伸的道。

    洛星总觉得他不安好心,“任何条件都可以?”

    盛景淮很笃定的点头,生怕她不信。

    洛星想了想说,“那好,我要跟景瑟解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