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到了狗血剧情!”

    “盛景淮的父亲派人来接我,说要见我!”

    “他肯定是知道了我跟盛景淮的关系了,所以想要用钱打发我。”

    “你说我要多少钱才合适呢?”

    江羡,“……”

    没办法,江羡给她支了招,洛星心里才有了底。

    没多会儿车子驶入一家私人庄园,先前来找洛星的人又亲自带着她进了庄园。

    洛星在这里见到了传闻中的景瑟董事长,她表现还算可圈可点,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董事长好。”

    盛杰打量着眼前这女人。

    个子挺高,长得也挺好看,关键是有气质。

    难怪能吸引盛景淮的注意。

    前阵子盛景淮因为洛星跟宋家杠上后,盛杰就想见一见洛星了。

    可因为身体的原因,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洛星笔挺的站在那里,接受了来自盛老先生的打量。

    她没有露怯。

    这一点盛杰到是挺意外的,毕竟他查过了,洛星就是个小门小户出来的人,年幼就丧父丧母,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

    在他看来,洛星应该会有点胆小怕事的。

    没想到还挺能沉得住气的,盛杰有点欣赏她了。

    但这丝毫不妨碍自己今天要跟她谈的事,所以盛杰抬抬手对洛星说,“坐。”

    洛星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这两天在公司听闻了不少你跟盛景淮的传闻,我也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的人,应该知道我找你的原因吧?”盛杰直接开门见山的提到了今天找她的目的。

    “知道。”洛星坦白承认。

    盛杰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你心里也有数,两情相悦固然是好,可门当户对才是硬道理,?盛景淮以后是要接管景瑟娱乐的,他应该娶一个对他事业有帮助的人,而不是像你这样……什么都没有的女人。”

    洛星觉得这老头子还算客气,没有刻意的贬低她,只说她什么都没有。

    这一点,让她舒服了不少,所以她直勾勾的看向盛杰问,“那盛董事长是希望我离开盛景淮吗?”

    “你明白就好。”

    “可我没想离开,你也说了,我们是两情相悦。”

    盛杰眯了眯眼,“你直说吧,要多少钱。”

    洛星仿佛权衡了一下,然后伸出三根手指。

    这个反应让盛杰有点鄙夷了,到底还是为了钱啊。

    他还以为她有点不一样呢。

    “三百万是吧?可以。”盛杰说完就准备让秘书划账。

    但洛星却摇头了。

    盛杰蹙了蹙眉,“三千万?”

    他顿了顿,有点不悦,“也可以,只要你能彻底消失,不再出现在他面前。”

    洛星笑了笑,再次摇头。

    盛杰脸色一冷,“三亿?你不觉得有点狮子大开口了?”

    “不说盛家,就单单是景瑟娱乐,要拿出区区三亿也是轻而易举的事,盛景淮能力很强,短短三年就让景瑟的收益翻了十倍,我若是继续靠着他,能得到的利益可不止这三亿。”

    盛杰扬起眉,有些探究的看着洛星。

    洛星依旧淡然而从容,“原京盛家可是四大家族之首,虽比不上一骑绝尘的乔家,却也是不容小觑的,不过我也有所耳闻,四大家族表面上一派和谐,可暗地里却竞争激烈,特别是许家最近还宣布了要进军娱乐圈的新闻,这对盛家来说可是很大的威胁。”

    盛杰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醋啊?”

    这事也是她从小温那里知道的,原来那天盛景淮去酒店找了自己,结果看到她和暮云泽喝醉酒了共处一室,才误以为她给他戴了绿帽子,所以才有了金蕊的事。

    虽然洛星还是很气,但又觉得这种幼稚的事,盛景淮的确做得出来。

    “才不是……”盛景淮不想承认。

    毕竟很丢脸,他不要面子的吗?

    “还不承认呢,我都知道了。”洛星就故意针对他。

    盛景淮一气恼,直接扑过来吻了洛星。

    “你干什么……会被人看见的!”洛星抗拒着盛景淮。

    盛景淮直接按上所有的车窗,然后信誓旦旦的对洛星说道,“现在不会有人看见了,这是防偷窥车膜。”

    洛星,“……”

    他舔了舔·唇,眸底情绪炽烈。

    一张精致到极致的脸庞,轮廓近乎完美,线条明朗而凌厉,鼻梁挺直,嘴唇很薄,完全一副薄情寡义的长相。

    可偏偏那双眼睛里的炽烈,总是那样的勾人。

    洛星强迫自己扭过头去不看他,还冷哼哼的说,“我还没原谅你呢,你别以为之前欺负我的事情就过去了。”

    “还没原谅呢,那我哄你吧。”盛景淮到是不介意放低自己的姿态。

    说着又缠了上来,“想我怎么哄你?”

    洛星耳朵跟着发烫起来,毕竟车里的空间就那么大,两人靠的太近了,严重影响了她的思绪。

    她合理怀疑这男人不会哄人,只会色诱。

    ……

    《摇滚少女》的持续热映,让江羡的名气越来越大,甚至收到了很多音乐节的邀请。

    红姐帮江羡挑选了一个国内比较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sasa音乐节,举办地点就在原京。

    sasa音乐节四年才举办一次,一次一周,每次都是空前的热闹。

    不少有名气的歌手都会参加,贺岁言自然也在参加之列,只不过他是压轴出场。

    因为是同公司的,红姐和沈烨沟通之后,决定在同一天出席音乐节。

    以江羡现在的名气,主办方自然没意见。

    而乔觅荷也被邀请出席了本次的音乐节,当她看到受邀名单里有江羡的时候,就有点不悦了。

    上次的事件之后,乔觅荷低调了不少。

    好在乔忘栖没有真的为难她,可乔觅荷能感觉到乔忘栖的施压。

    比如她需要家族信托投资的时候,总是受阻,这让乔觅荷倍感压力。

    所以在看到江羡的时候,她的心情就更加浮躁了。

    “她不过就一首歌,为什么能受邀参加音乐节?肯定又是蹭了贺岁言的热度吧?”乔觅荷没好气的道。

    助理小心翼翼的道,“可能是她演的那部电影,为摇滚乐正名了,所以才被受邀出席的吧。”

    “就以戏子而已。”乔觅荷语气间全是鄙夷。

    助理是不敢说话的,默默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本次音乐节最后一天会有一些奖项办法,乔觅荷有幸入围了最佳作词人奖。

    而本次与她一起入围的,基本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特别是神秘作词人X。

    这对乔觅荷来说是殊荣,毕竟能和偶像一同入围就是对她才华的认可。

    虽然这次不一定拿奖,但乔觅荷也是很高兴的。

    唯一遗憾的是,X依旧不会参加这次的音乐节,乔觅荷依旧没机会见到偶像的真面目。

    ————

    江小羡:看来又要多个迷妹了,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