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瑶瑶刚坐下喝口茶,乔觅荷就来了。

    她装作是偶遇的样子,“呀,三婶婶回来了,坐了很久的飞机了吧,辛苦了,要吃点东西吗?我让厨房给你弄。”

    “不用了。”华瑶瑶揉了揉太阳穴,“坐飞机是挺累的。”

    “三叔没跟您一起回来吗?”乔觅荷给她重新倒了杯茶关心的问道。

    “他还有点公事要谈,我见完霍克夫人后就先回来了,实在是受不了那边寒冷的气候。”华瑶瑶接过乔觅荷的茶喝了一口,暖和了不少,就问道,“你怎么还没睡呢?”

    乔觅荷笑着解释,“刚参加完音乐节回来,可能有点兴奋吧,所以还没睡意。”

    华瑶瑶对她工作上的事情自然是不感兴趣的。

    但乔觅荷接下来说的话题,她就感兴趣了。

    乔觅荷看似不轻易的说道,“对了三婶婶,我今天在音乐节碰见江羡了呢,不过我没有过去打招呼,怕人多眼杂的,而且我们也没正是见过面,我怕我贸然过去打招呼不礼貌。”

    华瑶瑶最近听到江羡这名字就头疼。

    怎么说呢……

    一开始她以为乔家是不会同意的,所以并没当回事,只当是乔忘栖一时心动而已。

    少年人,总归是有这么个经历的。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乔元山居然是第一个认可江羡的!

    他都认可了,江家其他人谁还能说什么?

    华瑶瑶心里多少有点不愉快,特别是去参加太太们聚会和宴会的时候,听到那些个太太说江羡这不好那不好的,她就愈发觉得江羡配不上自己儿子了。

    所以乔觅荷说起江羡的时候,她面露不悦,“还没正式来乔家摆放,就不必打招呼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好的。”乔觅荷乖乖点头,在华瑶瑶起身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一件事,就说道,“对了三婶婶,马上就要举办乔木慈善晚宴,今年的晚宴嘉宾已经拟好了吗?我有几个朋友想要邀请的。”

    乔木慈善晚宴是乔家创办的,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

    十年前乔家老太太过世之后,乔木晚宴的事宜就交由华瑶瑶在主理。

    到今年,是她接管的第十年。

    乔木慈善晚宴对乔家来说尤为重要,华瑶瑶对这个晚宴也十分的上心,总会认认真真的去核对每一个流程和细节。

    乔觅荷有朋友要来,华瑶瑶自然是欢迎的,“你把名单和资料发给我就行。”

    “好的。”乔觅荷又乖乖点头,顿了顿,有些犹豫的问道,“那江羡……要邀请吗?”

    华瑶瑶蹙了蹙眉。

    乔觅荷解释说,“她现在跟九哥已经公开关系了,而且也是名人,理应邀请她来的。”

    “嗯。”华瑶瑶颇为不悦的点了点头,“只是她现在挺多争议的,我是担心那些太太们见了她,又要多生口舌了。”

    乔觅荷知晓她担心什么,就安慰道,“江羡是艺人,之前的风评也不太好,难免会有争议,可现在九哥就认她啊,连爷爷都认可了,总不能真的不请吧。”

    这也是华瑶瑶为难的事。

    所以乔觅荷就主动帮着分忧,“这样吧,你把她安排在靠外的位置上,免得她跟那些太太们碰上了,也能回避一些不好的议论。”

    “我心里有数。”

    华瑶瑶即使没点头,乔觅荷也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

    她心满意足的回到了潭园,心里盘算着到了

    晚宴的时候,要怎么借机讽刺一下江羡,搓一搓她的锐气,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别僭越了。

    哪怕她是江知奕的女儿,在原京这边,也只是个暴发户而已。

    为此,乔觅荷还特别请了几个平日里关系一般,但嘴巴特别厉害,又暗恋乔忘栖的朋友。

    这些个朋友,可都是原京的名媛,早就觊觎乔忘栖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而已。

    现如今她们谁也没能勾搭上乔忘栖,然而叫江羡捷足先登了,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了,自然不会放过这种能讽刺江羡的机会。

    她到要看看,到时候江羡要怎么应付。

    最好是大吵大闹,或者黑脸走人,都能叫华瑶瑶失去面子。

    华瑶瑶也就更讨厌江羡了……

    第二天一早,华瑶瑶就收到了乔觅荷发来的人员名单。

    她看了一下,都是原京的一些名媛。

    虽然有那么两个她并不喜欢,但毕竟也算有头有脸的人,还是同意了。

    吃过早饭后,华瑶瑶乘车去了太太们的下午茶。

    “华夫人来了?来来来,我们正说起你呢。”张太太热络的拉着华瑶瑶坐下。

    在这群太太们之中,华瑶瑶的地位无疑是最高的,也最受追捧。

    毕竟谁家钱最多,谁的地位最高。

    乔家在这群人之中,自然是拔尖的,所以华瑶瑶也是最受追捧的那一个。

    华瑶瑶坐下后,笑盈盈的问,“说起我什么呢?坏话吗?”

    “华夫人哪有坏话啊,你那么好的一个人,根本找不到坏处可说好吧。”李太太乐呵呵的道,“我们在说乔木晚宴的事。”

    “晚宴的邀请函正在逐一发出,各位最近两天应该就能收到了。”华瑶瑶微笑着说道。

    一旁的孟太太好奇的问,“对了华夫人,今年还请明太太吗?”

    华瑶瑶的脸色微微有点不自在,只能借着和咖啡的动作掩饰过去。

    一旁的张太太暗中拉了一下孟太太,让她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明太太这个人,算是华瑶瑶心中的一根刺了。

    明太太的丈夫,是围棋协会的会长。

    围棋协会在原京的地位非常高,想成为协会的成员,需要经过很多层的挑选。

    乔元山便是协会的成员之一。

    都说想要见国家LD,找围棋协会比找其他人有用,足以说明协会的地位了。

    明太太的丈夫是协会会长,所以她的地位在太太圈也非常的高。

    可她是个深居简出的人,从不参与什么太太们的聚会。

    除了一些正式的宴会,她基本不会露面。

    从前乔元山的夫人还在的时候,她所举办的乔木慈善晚宴,明太太都会出席。

    可轮到华瑶瑶主办的时候,就再也没能邀请到明太太过。

    哪怕华瑶瑶每年都会准时把邀请函送去明家,明太太却始终没有来过。

    这事儿让华瑶瑶挺没面子的,她知道那些个太太们在私底下议论过这事儿,没少嘲笑。

    可无奈,她就是请不来明太太啊。

    和太太们的下午茶结束后,华瑶瑶原本打算乘车回乔家的,可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让司机送自己到明家去一趟。

    明家的住处比较幽静,远离了喧嚣的市区,在原京城边沿的地方修建了一处安静的院落。

    要不是确

    认这是明家,其他人都很难知道这里面住着的,是围棋协会会长明大师。

    华瑶瑶敲响了明家的门,没多会儿一个保姆过来开门。

    华瑶瑶礼貌的说道,“你好,我是华瑶瑶,我是来拜访明太太的。”

    “太太今天有客人在,不便见人,华夫人要不改日再来吧。”保姆也很礼貌的回答道。

    “这样啊,那我下次再来。”华瑶瑶一脸遗憾的离开。

    保姆关上门之后回到后院,叫了一声正在晒棋谱的明太太。

    明太太急忙回头,“小声些,别吵醒她了。”

    一旁的躺椅上躺着一个人,因为太阳太晃眼,便用一本棋谱挡住了脸,叫人看不清她的相貌。

    明太太翻好最后一本书之后,才擦擦手起身过去给睡着的人儿盖好毯子,这才比了个手势让保姆到一边说。

    明太太到了一遍端起水杯喝茶,保姆和她说话,“刚才华夫人来访,说是想拜访您,我说您有客人在,给婉拒了。”

    明太太喝茶的动作顿了顿,看了一眼那边还在睡觉的人,“今年乔木慈善晚宴的邀请函送来了吗?”

    “算算时间,差不多是这两天了。”保姆如实说道。

    “行,回头就给华夫人那边回个话,说我今年会出席的。”明太太盖上茶杯后放在了一旁,眯着眼颇为慈祥的看向院子里睡着的人儿。

    保姆有点不解的问,“太太,您都好些年没去那个乔木晚宴了,怎么今年又要去了呢?”

    明太太失笑道,“还不是为了那丫头。”

    保姆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躺椅上的人动了动,棋谱很快就掉了下去。

    明太太见状,急忙过去给她重新捡起来盖上,就怕她被阳光晃得不舒服。

    一旁的保姆嘀咕了一句,“太太对江小姐也太好了吧,要是叫小小姐看见了,怕是又要吃醋了。”

    明太太听了傲娇的冷哼,“等她赢了羡羡,在来跟我说吃醋的事。”

    江羡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可能躺椅太舒服,阳光太暖和了吧。

    春暖花开的日子,总容易犯困。

    她伸了个懒腰,明太太就端着杏仁羹乐呵呵的对她说,“羡羡,我特别熬的杏仁羹,你以前最喜欢吃了,尝尝?”

    “好啊,谢谢师母。”江羡接过杏仁羹满足的喝了起来,“对了师母,师父怎么还没回来啊?”

    “他是不知道你来了,要知道,早就滚回来了。”明太太调侃的道,“我故意没告诉他的。”

    明太太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大美人,而且生性泼辣。

    她的那种泼辣,是知书达礼的泼辣,明先生对她也是宠爱有加。

    夫妻俩感情一直很好,哪怕到了这把年纪,也很是有趣。

    江羡就很羡慕他们老两口的感情,甚至潜意识的希望跟乔忘栖也过上这种日子。

    “对了师母,老头子上次是哪里抽风了居然去参加密室逃脱的综艺,还没提前跟我打招呼,害的我差点穿帮。”江羡不忘跟师母告状。

    明太太乐呵的道,“那件事我知道,他呀,说你太久不回协会了,说你总不务正业,想出现在你面前给你提个醒。”

    江羡,“……”

    很像明大师的作风了。

    江羡嘀咕道,“他老人家老当益壮的,自己就能搞定协会的事宜,哪里还需要我嘛。”

    ——

    江小羡:就问屌不屌吧!

    三更,明天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