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觅荷比华瑶瑶早一些到家,华瑶瑶的助理把江羡的邀请函送过来的时候,她正好帮着收下的。

    看到邀请函上的名字,她还问了助理,“为什么三婶婶把江羡的请柬收了回来?不发出去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

    “好吧,我会交给三婶婶的,你回去吧。”

    等助理离开后,乔觅荷才看着那张请柬若有所思。

    难道华瑶瑶打算不请江羡了?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不过她三婶婶这人一向很爱面子,毕竟是乔家现在的当家主母,做事处处谨慎小心,就怕落人话柄。

    按照自己对她的了解,她就算不喜欢江羡,也得请她的。

    但不排除她实在不喜欢江羡,所以不顾旁人的眼光也不打算请江羡的可能。

    如果是这样……

    乔觅荷拿着邀请函微笑起来,“江羡,你想进乔家的门,可没那么容易。”

    ……

    第二天华瑶瑶给乔忘栖发去了见面的地点。

    当乔忘栖看到餐厅名字的时候,还挺诧异的。

    素芸餐厅,这个地方,可不是华瑶瑶平时会去的地方。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笑了笑,收起手机去叫江羡,“好了没有,江小羡?”

    “再等等,马上就好。”

    房间里传来了江羡的声音。

    乔忘栖听这解释,估摸着还要一会儿,就拿出手机回复了两个邮件。

    江羡这才姗姗来迟,有点别扭的扯了扯裙子问,“还可以吧?像不像乖乖女形象啊?”

    “是挺乖的。”乖得他不想出门的那种。

    “那你觉得你妈会喜欢吗?”江羡又紧张的追问。

    乔忘栖打量了一番后说,“我妈喜不喜欢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挺喜欢的。”

    江羡,“……”

    偏偏乔忘栖还摸了摸那纱织的裙子说,“这玩意儿,应该挺好撕的吧。”

    “哎呀你正经点!”江羡气得跺脚。

    “我没有现在就撕,已经很正经了。”乔忘栖为自己辩解。

    江羡再次无语。

    最后她几乎是被乔忘栖拖着出门的,路上还不停的安抚她,才总算到了素芸餐厅。

    看到餐厅名字的时候,江羡都有点意外,“这是你选的地方吗?你怎么能选素芸呢?你得找个日料店什么的呀,你不能因为我喜欢吃素芸餐厅的饭菜,就把见面的地方定在这里,这样你妈会吃醋的。”

    她碎碎念了一堆,让乔忘栖无奈地解释,“不是我订的餐厅,是我妈订的。”

    “啊?真的?”江羡表示怀疑。

    但乔忘栖坚决否认,她也只能半信半疑了。

    两人进了餐厅,立马有服务员过来请他们去包间,说是华夫人已经在等着了。

    江羡紧张得手心都开始冒汗了,乔忘栖握住她的手,让她不至于太紧张。

    两人一起到了包间前,服务员亲自打开了房门。

    当乔忘栖第一眼看到华瑶瑶的时候,都愣了一下。

    一旁的江羡也紧张的看了看华瑶瑶,再看看乔忘栖,小脸上写着困惑二字。

    华瑶瑶有点紧张的起身说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进来啊。”

    今天的华瑶瑶,跟平时有些不一样。

    乔忘栖是第一次见她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脸上的妆容也跟平时不太一样,偏朝气。

    大概是被看得有

    点不好意思了,华瑶瑶拉了拉衣服说,“你不说羡羡喜欢休闲风格的衣服吗?我还特别穿得休闲一点的。”

    乔忘栖失笑起来,指了指江羡,“她以为你喜欢端庄的,就特别穿得端庄些来见你的。”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随后便相视一笑。

    华瑶瑶热络的说道,“羡羡坐这里吧,我们挨得近一点,让小九坐那边给我们端菜。”

    “好呀。”江羡甜甜的过去,“阿姨你好年轻啊!像乔忘栖的姐姐,一点都不像他妈妈。”

    这一顿迷魂汤灌得华瑶瑶心花怒放,两人的话题也就打开了。

    华瑶瑶让服务员直接上菜,说自己已经点好了菜。

    没多会儿菜一个个的上来,基本都是香辣口味的,是江羡喜欢的口味。

    她还跟江羡说,“我问过我的朋友们,她们都给我推荐这家餐厅,说是以素食为主,我想着你是艺人,肯定对身材的管理很严格,就特别选了这家的,你要多吃一点呀。”

    “好!谢谢阿姨!”江羡冲乔忘栖眨眨眼。

    乔忘栖看着和乐融融的二人,心里原本的担心也都消失了。

    他甘愿当个为二人服务,给她们端菜倒水的人。

    女人之间的话题总是很跳脱,一开始聊得还算对方的穿着,很快就到了护肤了。

    江羡说华瑶瑶的皮肤太好,是不是有什么秘诀。

    华瑶瑶就给她分享自己平日里的护肤小妙招,什么抗糖抗皱……

    按照他是听不懂,就老老实实的当个绿叶吧。

    后来又料到了江羡的那部电影,华瑶瑶说自己还没看呢,一直忙,都没时间去看。

    江羡说回头有空请她看。

    于是两人就约好下次一起看电影了。

    一顿饭吃得挺愉快的,华瑶瑶也把乔木慈善晚宴的邀请函给了江羡。

    江羡答应她自己一定会到。

    道别的时候,华瑶瑶还挺依依不舍的,“羡羡,你有空就来家里玩,不过来之前记得给我说一声,我好让家里的厨房准备一些你喜欢吃的菜。”

    “好的阿姨!”

    华瑶瑶看了看乔忘栖,“记得把小九也带回来,他都好久没回家了。”

    “好,我一定带他回来!”

    华瑶瑶这才满意的上车离开,回去的路上,心情还挺愉悦的。

    江羡等车子走之后,才扑过去抱住乔忘栖,一脸的高兴,“我现在能理解你上次去我家提亲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高兴了。”

    “所以今晚可以撕你裙子了吗?”乔忘栖凑过去在她耳边低语。

    气得江羡掐了他一把,“我这裙子很贵的!”

    “我赔给你呀。”

    江羡,“……”

    有个有钱的男朋友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

    华瑶瑶心情愉悦的回到家,碰到了刚要出门的乔觅荷。

    乔觅荷见华瑶瑶穿的一身休闲,挺诧异的,“三婶婶这是去……打球了?”

    她以为华瑶瑶是去打高尔夫了。

    华瑶瑶却摇头,“不是,去见了个人。”

    “见人?”乔觅荷更疑惑了。

    华瑶瑶是个很在意形象的人,穿得这么休闲去见人……见谁啊?

    但她不好多问,只能把疑惑放在肚子里了。

    而华瑶瑶也没多说,心情愉悦的进了园子。

    乔觅荷开车去了姐妹的局,也就是那几位要出席慈善晚宴的塑料闺蜜。

    “觅荷你来啦,

    我们都等你好久了。”

    率先打招呼的,是翁宛儿,家里是做医药类生意的。

    最近医药板块很旺,连带着翁宛儿也神气了很多。

    可乔觅荷不喜欢她,在她看来,翁宛儿就是个胸大无脑的人。

    “觅荷,你自打回国之后就变得很忙,都好久没来参加我们姐妹的聚会了。”一旁穿粉色衣服的段米亚也开了口。

    段米亚出生书香世家,父母都是京大的知名教授。

    跟翁宛儿不同,段米亚这人是个人精,说话很爱讽刺人,还叫人听不出来的那种。

    “觅荷现在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本就很忙,你以为像你们几个那样游手好闲啊?”

    这次开口的叫雷蔓菁,一个性格比较傲气的人,眼光比较高。

    可能跟她父亲是知名画家有关。

    只有最后开口的万芷琪打了圆场,“好了好了,我们都好久没见觅荷了,坐下好好说话呀,我听了觅荷最近的歌,很好听呢!”

    相比其他四人,万芷琪就比较老实一点,家中是经营连锁超市的。

    可能因为长得比较一般,所以大家都觉得她有点土。

    无奈她家又比较殷实,所以勉强成为了他们的闺蜜团成员之一。

    “我最近的确是挺忙的,刚去了音乐节,好不容易有点时间,都用来跟你们聚会了,还说我不够义气呢?”乔觅荷笑着解释。

    乔家在原京,自然是高人一等的存在。

    所以乔觅荷说话,她们大多是迎合,哪里会真的有什么意见?

    说到底,谁也没有什么真正的傲气和高人一等。

    最主要的还是谁有钱,谁说的话就是真理。

    “音乐节我也去了,贺岁言好帅!”万芷琪立马附议的道,“我还看到江羡了,她人气也挺厉害的,唱歌还不错呢。”

    “我到现在都搞不懂,你九哥怎么就看上她了?”雷蔓菁十分不满的问道。

    乔觅荷无辜的笑了笑,“这个我也不清楚呢。”

    “你们是一家人,怎么会不清楚呢?”段米亚故意说道。

    “哎,可能是因为江羡长得比较好看吧。”乔觅荷半真半假的感叹。

    段米亚讽刺的笑了笑,“江羡那张脸是好看,可谁知道是不是纯天然的?指不定都动了多少刀了,还对外宣称自己纯天然,我是不屑,我要是愿意,能比她还漂亮。”

    这事儿雷蔓菁也认可,“娱乐圈的女明星,哪个不动刀?也就骗骗那些无知的脑残粉而已。”

    万芷琪噘噘嘴,“不知道江羡是在哪里做的,能不能介绍给我呀,我想便漂亮。”

    “你少吃点就漂亮了。”段米亚白了她一眼。

    乔觅荷听着她们打趣,时不时的附议一下,后来才说了正事,“对了,我这次来是给你们送乔木慈善晚宴的邀请函的。”

    一听到是乔木晚宴,四人都惊喜的看向乔觅荷,“我们也可以去吗?”

    “当然,我问我三婶婶要的名额。”乔觅荷将邀请函一一递给了几人。

    翁宛儿拿着邀请函兴奋不已,“我早就想去了,可华夫人都不邀请我们家的,还是觅荷你最好了。”

    “我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这个晚宴的。”段米亚也挺高兴的。

    只有雷蔓菁问了一句,“江羡跟乔忘栖都公开恋情了,你说江羡会不会去慈善晚宴啊?”

    其他三人也一脸急切的看向乔觅荷。

    乔觅荷慢条斯理的道,“我是看到了江羡的邀请函,她应该会去的吧。”

    ——

    江小羡:情敌有点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