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米亚轻蔑的冷哼了一声,“不过是个暴发户而已,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敢参加这种局。”

    “网上不是曝了吗?说她可是MS大学的荣誉教授。”雷蔓菁提了一句。

    “这个荣誉教授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段米亚表示不屑。

    雷蔓菁也噙着嘲讽的笑容,似在附议她的这句话。

    万芷琪有点困惑的道,“可是……小九爷喜欢她呀。”

    “你闭嘴吧!”三人一致扫了过去。

    乔觅荷说,“我估计她会去吧,就算我三婶婶不请她,她肯定也会缠着九哥要到邀请函的,到时候你们不就能看到她本人了吗?”

    “那我到是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货色。”翁宛儿眯了眯眸,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段米亚轻笑道,“要不,咱们给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发户来个下马威吧,让她知道我们原京名媛可不是她这种随随便便的暴发户女儿就能比的。”

    “我赞成。”雷蔓菁附议。

    翁宛儿也点了头。

    三人一致看向万芷琪,万芷琪迫于三人的压力,只好参与进去。

    “觅荷,你可别去告状啊。”段米亚带了一句。

    乔觅荷笑了起来,“你们就放心吧,我不会说的,我跟她也不熟。”

    她抿了一口酒,嘴角微微上扬,泄露了她的小心思。

    “对了觅荷,这次华夫人能不能把明太太请来啊?”段米亚喝着酒故意提了这事儿。

    “这个……我不清楚。”

    段米亚笑了起来,“说起来,华夫人也是个有毅力的人,连续邀请了明太太九年,明太太都没来,她也不恼,我要是她啊,怕是早就被气死了。”

    雷蔓菁漫不经心的道,“明太太可不是那些个富家太太,她太清高了,华夫人请不来也是情有可原,上次我跟我父亲一起去拜访过明太太,她全程都没说几句话,高冷得很。”

    这一点,段米亚到是认可,“明太太本就出生书香门第,最是清流,以前就不喜欢那种场合,后来明大师做了围棋协会会长,就更是不愿结交权贵了,不然明大师还怎么坐稳围棋协会会长一职?”

    “说的也是,明太太一向洁身自好的,坐到她那个位置,不洁身自好都不行。”

    万芷琪听了她们的讨论,只感叹了一句,“我什么时候也能见到这位明太太啊,听你们说起,好像很高贵的样子。”

    其他三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暴发户就是暴发户,什么都不懂。

    围棋协会会长那个职位,可不能用高贵来形容。

    毕竟人家平日里打交道的人,都是大人物。

    是最接近权利顶层的人,不是一般权贵能比的。

    “我敢打赌,这次华夫人也请不来明太太的。”翁宛儿笃定的道。

    段米亚看向乔觅荷,“觅荷,你不是一直想得到你爷爷的认可吗?我觉得你可以去试一试,说不定你可以把明太太请来,那你爷爷就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你可别为难我了。”乔觅荷满脸的拒绝,“我三婶婶都请不来,我怎么可能请得来。”

    雷蔓菁也觉得她请不来,“先前几个太太去我家画廊看画展的时候,就听她们在讨论这事,背地里没少嘲笑华夫人,这些人当面是人背面是鬼的,我是真瞧不起。”

    “何止嘲笑啊,我还听说她们还打赌了呢,赌这次华夫人能不能把明太太给请来,听说赌注下得都挺大的。”翁宛儿笑嘻嘻的道。

    乔觅荷听了有点不满,“这也太过分了吧!”

    翁宛儿赶紧解释,“我也只是听说,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你可别去跟你三婶婶说,她会觉得没

    面子的。”

    事实是这样,可听着还是挺让人生气的。

    结束聚会后,乔觅荷回到潭园,想起了几人说的话。

    如果自己能把明太太请来,没准真的会叫人刮目相看。

    不止是爷爷会对她刮目相看,整个乔家怕都要对她另眼相待了吧?

    可是……

    乔觅荷又想起华瑶瑶连续九年都没能把人请来,自己又算哪根葱呢?

    算了,还是不要去丢整个脸了。

    乔觅荷打消了那个念头。

    ……

    乔木慈善晚宴是原京最隆重的一场慈善晚宴了,这是华瑶瑶主理晚宴的第十年。

    一早她就到了现场去查看准备情况,见各处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才稍稍安了心。

    乔觅荷是中午过来的,帮着华瑶瑶分担了一些工作量。

    华瑶瑶还称赞她懂事。

    整场宴会最重要的安排就是座位,谁家跟谁家不和,谁家有点矛盾,谁的关系又比较好,谁的地位要高一些,全都得考虑进去了。

    所以这个流程,得华瑶瑶亲自去办,交给谁她都不放心。

    乔觅荷陪着华瑶瑶去办的这事儿,当她看到明太太的名字时,还愣了一下。

    忍不住问了一句,“三婶婶,今年也请了明太太吗?”

    “是的。”华瑶瑶点了头。

    乔觅荷想起闺蜜们说的那些事,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跟华瑶瑶说一下,“三婶婶,你连续九年邀请了明太太都没请来,要不这次就算了吧,免得叫人看了笑话。”

    华瑶瑶顿了顿,看向乔觅荷,“看笑话?”

    “你还不知道吗?就那些太太们啊,她们表面上对你是阿谀奉承百般讨好的,可私底下却开了赌局,说你这次也请不来明太太呢,真的是太过分了。”乔觅荷很是不满的为华瑶瑶打抱不平。

    没成想华瑶瑶听了并没有很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是吗?原来还开了赌局呀?真是嘀咕了那群人。”

    “三婶婶你别生气,别跟这些人一般见识。”乔觅荷急忙安抚。

    可华瑶瑶却否认,“我没生气,我就是觉得挺好笑的。”

    “那……明太太这次若还不来呢?”

    “觅荷,你知道是哪些人开的赌局吗?”华瑶瑶答非所问的问道。

    “我不清楚。”

    华瑶瑶笑了笑,“也是,她们不会让你知道的,没事,我自己查就行。”

    说完她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找的是平日里比较信得过的一个太太,“听闻你们开了个赌局,说我今年依旧请不来明太太是吧?”

    “你别紧张,我知道你不会参加这种无聊的赌局,我就是想让你帮个忙,帮我也去下个赌注。”

    “我没开玩笑,认真的呢,钱我一会就转给你,你去帮我押一下。”

    “她们押什么,我就跟她们反着来,赌注要比比她们总和还多一倍才有意思。”

    “麻烦你了。”

    乔觅荷听得一愣一愣的,“三婶婶,你也要去参加这个赌局?”

    “嗯,挣点零花钱呗。”

    华瑶瑶说得一脸轻松的样子,让乔觅荷愈发摸不着头脑了。

    可接下来的发现,让她更震惊!

    因为她看到了江羡的名字。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江羡的位置就在明太太的旁边。

    这是主桌!

    主桌啊!

    华瑶瑶这是什么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