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议论声越来越大,都在惊讶于明太太的出现。

    而乔觅荷也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和明太太一同出现在宴会现场的江羡,更叫乔觅荷想不到的是,江羡是挽着明太太的手一起来的。

    这气势,全场最佳。

    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中,华瑶瑶上前去亲自迎接了明太太,“明太太来啦,这边请。”

    “羡羡接我耽误了一会,你可别怪她呀。”明太太也热络的跟华瑶瑶聊天。

    “怎么会怪她呢,再说了,宴会也还没正式开始呀。”

    两人有说有笑的去了主桌。

    其他人看得一愣一愣的,明太太跟华夫人的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江羡怎么会跟明太太一起来?

    原本那些还想要嘲笑华瑶瑶的太太们,这会儿脸色都有点不太好。

    而乔觅荷的闺蜜团脸色也不太好。

    江羡来也就算了,还是和明太太一起来的。

    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而且江羡还坐在主桌,相比起江羡,她们这个位置,简直拿不上台面,还怎么在江羡面前秀优越感呢?

    翁宛儿十分不悦的问乔觅荷,“你不说可能都不邀请江羡的吗?”

    “这个……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乔觅荷稍稍冷静后回答道。

    “来也就算了,还在主桌,还跟明太太关系那么好,谁还能跟她比啊?”翁宛儿真是越想越觉得憋屈。

    连一向喜欢怼人的段米亚也气到无话可说。

    乔觅荷只能尽力安抚几人,“或许是我三婶婶给她面子吧,抬举她到主桌,毕竟她也是我九哥公开的女朋友。”

    她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雷蔓菁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借口去洗手间就起身去透气了,其他几人也都闷闷的低头玩手机。

    宴会开始前夕,江羡也去了一趟洗手间。

    洗手的时候,和雷蔓菁正面碰上了。

    不过江羡并不认识雷蔓菁,只微微的点了个头。

    到是雷蔓菁盯着江羡看了好几眼,最后故意夸大动作甩了手上的水珠。

    江羡下意识的避开,但难免还是被甩上了一些。

    雷蔓菁见状,很不走心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啊,没注意。”

    那语气怎么听怎么欠揍。

    江羡并不记得自己跟这女子有什么仇怨,便没往坏处想,只淡然的说了一句,“没事。”

    说完她直接离开,没多做停留。

    雷蔓菁在她背后轻蔑的冷哼了一声,“装什么清高,就是一戏子而已。”

    晚宴和以往一样,每个来参加的人都会送上自己的东西进行拍卖。

    拍卖所得的款项便是今晚的慈善款项,会纳入乔木慈善基金。

    明太太送出的是她平日里佩戴的玉镯子,成色极好,是当年嫁给明先生时,婆婆送的礼物。

    而江羡则把今日佩戴的项链拿了出来,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了。

    华夫人作为当家人,所捐赠的东西就更多了,不仅有乔元山的字画,还有首饰等。

    除去这些,还有包包,挂画等等。

    雷蔓菁非常傲慢的上台,把自己父亲的一幅画作捐赠出来。

    她还介绍了这幅画,“这是家父所画的一副珍品,本来想留给我做嫁妆的,难得今日来参加晚宴,我就把它捐赠出来,希望大家会喜欢。”

    华瑶瑶还跟明太太说了这幅画,“这幅画我在画展上看过,的确很不错,一会我要竞拍这个。”

    “

    雷先生的画还是不错的,华夫人有眼光。”

    华瑶瑶被夸了一句,还挺高兴的,就问明太太,“明太太可有喜欢的物件?一会儿我拍了送给你呀。”

    “华夫人客气了,我对这些身外物并没多大兴趣,不过你的心意我还是领了。”

    华瑶瑶知道明太太是个清高的人,是不可能收谁的礼物的,拒绝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她也就没多提了。

    到是明太太侧头问江羡,“羡羡可有喜欢的呀?我买给你。”

    “师母,我都自己挣钱了怎么还能收你的礼物呢,应该为孝敬你才对。”江羡跟明太太撒娇。

    这是华瑶瑶第一次听到江羡对明太太的称呼。

    师母?

    也就是说,她的师父是明大师?!

    这……着实让华瑶瑶惊讶了。

    明大师作为围棋协会的会长,多的是权贵们想拜他为师。

    可他要求很高,很多人都望而却步,没能真正拜在他门下。

    而且明大师也从没对外公开过他有没有收徒弟的事,江羡又是如何做到的?

    大概是察觉到了华瑶瑶打探的视线吧,明太太漫不经心的提了一句,“来之前你师父可跟我说了,只要是羡羡喜欢的,多贵都买。”

    “师父这么大方呀,难得呢。”江羡娇笑起来,“那我要那个镯子,就是师母的那个镯子。”

    “好,买。”明太太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在一片谈笑声中,拍卖也正式开始。

    像这种拍卖晚宴,本就是富人之间的游戏而已。

    其实东西不是重点,重点是谁家肯舍得砸钱。

    这是证明各家实力的时候,所以竞争也挺激烈的。

    期初拍卖的那些东西,江羡都不是怎么感兴趣。

    到雷先生的那副画时,她才开始叫价。

    这画华瑶瑶本来也喜欢的,见江羡在叫价,也就不好出价了。

    而且江羡出的价格也挺高的,没办法,她钱多。

    谁知坐在最后的雷蔓菁突然举起了竞价牌,“八十万。”

    江羡回头看了一眼,明太太也注意到了,“是雷先生的女儿雷蔓菁,画也是她带来的。”

    在这里,自己买自己捐出来的东西是合情合理的,所以雷蔓菁此举没有任何的不妥。

    江羡便重新举牌,“一百万。”

    后面,雷蔓菁咬咬牙,继续举牌,“一百二十万。”

    江羡面色淡然举牌,“两百万。”

    乔觅荷急忙劝雷蔓菁,“蔓菁你冷静点。”

    可雷蔓菁哪里听得进去,继续叫价,‘两百三十万。”

    华瑶瑶说,“这画,最多就值这个价了。”

    “三百万。”江羡继续出价。

    两人摆明是杠上了,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两人身上。

    这个时候,雷蔓菁已经没有台阶下了,只能硬着头皮举牌,“三百三十万。”

    “五百万。”

    明太太也惊讶的看向江羡,“你很喜欢这画?”

    “并没有,本来是想买来送给阿姨的,我看她挺喜欢的。”

    华瑶瑶急忙说道,“何必这么浪费,五百万可以买其他名家的画了,这画不值的。”

    雷蔓菁那边已经被五百万给气着了,很上头。

    其他几人也相劝起来,“蔓菁,算了算了,别跟她争,她钱多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不服。”雷蔓菁咬着牙,“江羡就是在针对我,如果我不赢过她,肯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