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就有几个臭钱吗!有必要那么秀存在感吗?”翁宛儿也十分气恼的帮雷蔓菁骂着。

    段米亚阴阳怪气的嘲讽,“到底是南边来的,南蛮子一个,不懂规矩,自以为巴结上了明太太就可以高人一等,我呸!就是一个戏子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觅荷,你九哥是不是被人下降头了,怎么就眼瞎看上她了呢?”雷蔓菁特别不爽的问道。

    这问题叫乔觅荷如何回答,她很是无奈的说道,“算了,你们都说了她就是个没教养的人,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我就是气不过!也想不通为什么九爷会看上她,不就长得漂亮一点吗?估计都是整的!”雷蔓菁气哼哼的。

    乔忘栖没等到江羡的回复,又发消息来了,“江小羡,快看看你的手机好吗?你老公还在等你回复呢。”

    “江小羡,你是不是看别的男人去了?”

    “江小羡,你要是再不回复,我就直接来找你了哦。”

    江羡有些忍俊不禁,想着里面人的愤怒,她慢悠悠的回复乔忘栖,“没有看别的男人,毕竟别的男人都没你好看。”

    “不过我到是听到有人在说你被下降头了。”

    乔忘栖,“???”

    “就在刚刚呀,几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人说你被下降头了,还说你眼瞎了才看上了我。”

    乔忘栖是隔着屏幕都闻到了酸味,他迅速问道,“你在哪里?”

    “女人是非最多的地方。”

    她故意不说,但乔忘栖只需稍稍猜测一下就知道了地方,并叮嘱江羡,“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进来。”

    江羡收起手机,靠墙继续听她们的是非。

    “觅荷,不是我挑事,若是江羡真的进了你们乔家的门,你估计会更没地位的,你看江羡,只在短短的时间就搞定了小九爷和九爷,现在连你三婶婶都被她拿下了,心机肯定很深,你还是小心一些吧,别到时候什么都捞不着。”雷蔓菁故意说道。

    段米亚跟着附议,“就是,你出国留学,为的就是证明自己的能力,好做出成绩给你爷爷看的,若是江羡进了乔家门,我估计你没什么表现的机会了。”

    乔觅荷本就在担心这事,被两人一说,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好了,我们快出去吧,晚宴都快结束了。”乔觅荷心烦意乱的停止了话题,开门就要走。

    江羡,“……”

    别啊,这么快,让她一点防备都没有,真是的。

    江羡转身要走的,结果乔觅荷就出来了。

    难得听一次墙角就被人抓了个现形,江羡也很是无奈。

    她只能硬着头皮跟乔觅荷打招呼,“嗨,乔小姐。”

    乔觅荷见到江羡的时候,脸色一沉,“你怎么在这里?”

    江羡指指洗手间的标识,答案不言而喻。

    想着刚刚她们几个才在里面把江羡羞辱了一顿,没成想被当事人听了个正着,乔觅荷也有些尴尬.

    偏偏雷蔓菁还在那里骂,“这口气我是怎么也咽不下去了,我一定要找江羡的麻烦!让她知道我们原京的名媛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罪的!”

    乔觅荷蹙了蹙眉,不得不出声提醒她,“蔓菁,别说了。”

    雷蔓菁刚要说话,万芷琪走了出去,看到江羡的时候吓了一跳,咋呼了一声,“呀,江羡!”

    里面的三人脸色都是一窒,沉着脸陆续走了出来。

    乔觅荷佯装镇定的说道,“现在里面没人了,江小姐可以进去了。”

    “谢谢。”江羡始终保持着微笑。

    本应该心虚的雷蔓菁等人,似乎被江羡这笑容灼了眼,没忍住说道,“江羡,你怎么偷听人说话呢?这就是你的教养吗?”

    江羡无辜的指了指洗手间的门说道,“我只是补个妆的,谁知道你们会在里面说我坏话呢?说到教养,几位在背地里说人坏话,不是更没教养吗?”

    “你……”雷蔓菁被怼了个哑口无言。

    翁宛儿不满的道,“我们说你坏话也是因为你做得太过分了,你故意跟蔓菁抢拍,把价格提得那么高,最后又不买了,害得蔓菁多花了一倍的价格买下拍品,难道不是你的问题?你是没钱买了吧?难道你不应该道歉吗?”

    听到这番指责,江羡又笑了,“既然是拍卖,说明谁都有资格出价,至于我为何不买了,不是因为出不起价,而是看雷小姐那么喜欢就不夺人所好了,另外雷小姐所出的价格都会全数捐赠给慈善基金会,这可是雷小姐的荣誉,难道雷小姐并不想捐这些钱?要不你去跟主办方商量商量看能不能退好了。”

    “你……”乔蔓菁再次哑口无言。

    段米业见好友连连被怼,看不下去帮腔道,“蔓菁的事情先不说,那为什么你又抢了觅荷的风头呢?你不知道她也很想拍下那支手表吗?”

    “嗯?所以呢?我就得让着她吗?这是谁定的规矩?你们吗?如果是的话,那我也很想要那支手表,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让给我呢?双标吗?”江羡连问了一串问题。

    嘴巴一向很毒的段米亚这会儿也被怼得哑口无言了。

    乔觅荷刚想息事宁人,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这边走了过来。

    她心里一跳,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

    江羡背对着,自然不知乔忘栖来了。

    可站在她对面的几个女人都看见了。

    她们的表情瞬间都变了,速度之快,叫人咋舌。

    江羡还没整明白,刚刚还凶声恶煞的几人,怎么都变成矫揉造作的样子时,一只手臂突然就揽住了她的肩膀。

    熟悉的声音也随之在耳畔响起,“江小羡,我都找了你一圈了,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乔觅荷乖乖的叫了一声,“九哥。”

    其他几个女人也规矩的打了招呼,“小九爷。”

    乔忘栖只淡淡的点了个头,就和风细雨的对江羡说道,“晚宴差不多要结束了,我跟妈打过招呼了,我们可以先走的。”

    “好,那我去拿包。”江羡乖乖的点头。

    “嗯,我陪你。”

    两人转身就要走,雷蔓菁气不过,直接冲乔忘栖说道,“小九爷,江羡刚刚冒犯到我们还没道歉呢,你就这样带她走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冒犯?”乔忘栖重提了这次,长眉微微一挑,“怎么个冒犯法?我到是有些好奇了。”

    “她偷听我们说话,还言辞恶劣的指责了我们。”

    当着乔忘栖的面,雷蔓菁总不能把话说得太直白。

    “这就奇怪了。”乔忘栖看了看江羡,“我女朋友最是乖巧懂事了,从不惹事生非的,她怎么可能说出言辞恶劣的话来指责你们?”

    “我作证!她就是说了,一点礼貌都没有!”段米业附议道。

    翁宛儿也点了头。

    万芷琪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乔忘栖又扫了一眼没开口的乔觅荷。

    明明只是很短暂的一眼,却叫乔觅荷心里一凛,后背止不住的发凉。

    “她如果真说了,那肯定是你们说了更过分的话,她只是合理的维权而已,我猜

    的没错吧?”乔忘栖不疾不徐的反问。

    在扫视了一圈,无人敢回答之后,他才冷然的道,“我现在比较想知道,你们到底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不如你们复述一遍?”

    几人哪敢复述啊。

    就乔忘栖此时的表情,就足够吓人了。

    她们全都面色一白,不敢再言语。

    乔忘栖没等到回答,便冷笑了一声,“既然都不敢开口,只能说明你们做的更过分,理应你们道歉才对。”

    乔觅荷脸色一白,感觉自己被狠狠的打了脸。

    那个浑身哆嗦,胆子最小的万芷琪最先扛不住乔忘栖的威压,哆哆嗦嗦的道,“江,江小姐对不起,我,我什么都没说的。”

    “嗯。”乔忘栖视线又扫向其他三人。

    那三人皆是面无血色。

    可迫于乔忘栖的威慑,她们也不敢造次,只能低下头道歉。

    “对不起,江小姐。”

    “江小姐,对不起。”

    只有雷蔓菁颇有不甘的没有提及江羡的名字,只说了一句对不起。

    乔忘栖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看来并没有诚心道歉呢。”

    雷蔓菁心里一紧,赶紧补充,“江小姐对不起。”

    乔忘栖这才稍稍满意的看向江羡,“江小羡,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嗯。”

    “那走吧。”乔忘栖就拉着江羡走了。

    留下无人在原地安静了好久,乔觅荷才身子晃了晃的扶着墙靠了靠。

    万芷琪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吓死了,我以为我要被小九爷用眼神吓死了……太可怕了。”

    段米亚也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雷蔓菁自觉最丢人,咬着牙快步的走了,不想再做任何的停留。

    江羡送走了明太太,又和华瑶瑶道别后,才跟乔忘栖一起离开。

    回去的车上,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刚刚维护我的样子真够双标的,难怪她们说你被我下了降头,我都觉得有这个可能了。”

    “如果维护你也算下降头,那就是了吧。”乔忘栖并不在意这些东西。

    “没想到你在原京还有这么多爱慕者呢?”

    “爱慕不爱慕我不清楚,不过大多是奔着钱财和乔家而立来的我到是很清楚。”

    看吧,有钱人其实都挺清醒的。

    乔忘栖看得出来,江羡今天玩得挺高兴的。

    她还说了华瑶瑶对她有多友好的事,“对了,我们还约了一起去看电影呢。”

    “嗯,她对你好就好。”

    “都说婆媳关系是男人最头疼的事,现在看来你少了一件让你?头疼的事啊。”江羡故意挤兑他。

    “是啊,所以我松了好大一口气呢。”乔忘栖附议的道。

    女人在这种事情上格外的较真,所以她故意问道,“如果我和你妈不和,你帮谁?”

    果然,所有男人都会遇到这种世纪难题。

    “帮你。”

    “我不信。”江羡想也不想的答道,“你得给个理由说服我才行。”

    “我帮了你我妈肯定会生气,但她生气了有我爸哄着,可如果我帮了她,你生气了就没人哄了,所以我得把立场放在你这边。”

    ——

    乔忘栖:我太难了,还好早有准备。

    江小羡:嗯?准备?

    乔忘栖:老婆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