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瑶瑶喜欢逛画展乔觅荷是知道的,所以段米业提及的时候,她有些心动,但没有马上点头。

    但经不住段米亚的游说,“蔓菁说了,这个Lan是个鬼才画家,在国际上都有很大的名气,他的画展一般都不对外开放,只能靠关系才能拿到入场券的,就蔓菁手里的三张门票,还是她好不容易才从她父亲那里讨来的,你不利用一下就可惜了。”

    “好。”乔觅荷还是点了头。

    她约了雷蔓菁见面拿票。

    这两天江羡又窝在瑞园看剧本了,红姐问她什么时候回江海,她也没给个答复。

    红姐忍不住感叹说,“女大不中留了,跟着乔先生到了原京就不愿意回江海了,要不把工作室也搬过去吧。”

    “好啊好啊,我给你找个最好的位置。”江羡立马同意。

    红姐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你还真打算搬过去呢?我也就说说,你当真做什么?”

    江羡小声嘀咕,“主要是觉得乔忘栖来回跑很累。”

    前阵子她为摇滚少女路演的时候,乔忘栖连着跑了十三个城市,那些辛苦江羡都看在眼里。

    尽管乔忘栖并不觉得辛苦,可江羡觉得他又不是铁做的,不会觉得累。

    所以这阵子,她都待在原京。

    反正对她来说在哪里看剧本都是一样的,还能避免乔忘栖奔波劳累,何乐而不为。

    “也行吧,正好公司有很多的业务需要在原京对接,回头我亲自过来挑选合适的办公室。”红姐只能妥协答应了。

    “不用,我这边也有楼的,回头发给你,你挑一个觉得合适的就行。”

    红姐,“……”

    气到不想说话。

    刚喝红姐聊完,又收到了一个许久没联系的朋友发来的信息。

    “羡姐,你最近在原京?”

    “对啊,怎么了?”江羡很快回复。

    对方急忙回复,“我在原京有个画展,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不要。”江羡直接拒绝,“你知道的,我只对钱感兴趣。”

    Lan,“……”

    江羡拒绝完就去看剧本了,看了大概十多分钟后,突然想起乔忘栖说过的话。

    他说华瑶瑶喜欢逛画展?

    江羡急忙拿起手机,重新给lan发去信息,“我要来看画展!给我留两张票!”

    Lan,“???”

    刚刚她还拒绝得干干脆脆来着,怎么突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

    “记得把票送到瑞园,我会光顾的。”

    Lan急忙着手去安排了。

    当天下午江羡就拿到了门票,她亲自给华瑶瑶打了电话,“阿姨,我有个朋友送了我两张画展的门票,我记得你喜欢逛画展,就想请你去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呀?”

    “有的有的,羡羡你有心了。”华瑶瑶自然是高兴的,还问了,“不知道是谁的画展呢?”

    “Lan的,阿姨有听过吗?”

    华瑶瑶声音突然高了几分,“谁的?”

    “Lan……”

    “就是哪个号称鬼才画家的Lan?”

    “应该是他吧。”江羡也没想到华瑶瑶会这么兴奋。

    华瑶瑶惊叹不已,“你是怎么弄到门票的?我听说Lan要来原京办画展,还托了关系想抢门票来着

    ,结果因为乔木晚宴的事给耽误了就没弄到,正觉得惋惜呢。”

    “这个……就是一朋友送的。”江羡也不好说是Lan本人送的,只能借口搪塞了过去。

    “太好了!我知道时间和地点的,到时候直接去画展碰面就可以了。”华瑶瑶难掩激动的情绪吩咐道。

    江羡当然是点头,“好。”

    晚上她和乔忘栖说了这事,乔忘栖却突然问了她一句,“你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是重点吗???

    ……

    乔觅荷从雷蔓菁那里拿到门票后,就信心满满的回到了乔家。

    华瑶瑶并不在家,乔觅荷跟管家了解过,知道她晚八点回来,还故意等了两小时。

    八点多的时候,华瑶瑶回来了,见乔觅荷在,还打了声招呼。

    “三婶婶,我弄到两张Lan画展的门票想请你去看,不知道你有没有空?”乔觅荷有些邀功的问道,“这门票很难弄的。”

    “你也弄到门票了?”华瑶瑶有点意外,“之前我叫人帮忙弄,全都说弄不到,怎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轻易就弄到了。”

    乔觅荷听着她这话里有话的意思,忍不住问,“还有谁弄到了?”

    “江羡呀。”华瑶瑶说出名字的时候,眼眸都跟着弯了弯,“不好意思啊觅荷,我已经答应江羡了,就不能和你一起去看画展了。”

    “……没事。”乔觅荷努力维持着表面的镇定,淡淡的笑了笑,“那我先回房了。”

    “嗯。”华瑶瑶拿着手机,自然而然的去刷微博了。

    乔觅荷走的时候低头扫了一眼,发现她正在浏览跟江羡有关的新闻。

    以前的华瑶瑶,是从不看这些娱乐八卦的。

    似乎是从认识江羡之后,她就变了个样。

    让乔觅荷觉得陌生,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因为门票没送出去,乔觅荷的心情很低落,不仅拒绝了闺蜜的下午茶,甚至都懒得去公司了。

    她在家闷了一天,最后决定去看看乔元山。

    车子才刚到乔元山的住所,就看到了乔忘栖的车。

    贴身照顾老爷子的老管家从外面回来,见到乔觅荷站在门口,就恭敬的询问,“十小姐来了?怎么不进去呢?”

    “九哥在里面吗?”乔觅荷打听道。

    乔管家点了头,“是的,小九爷和江小姐来看望老爷,早上就来的,这不,老爷吩咐让多准备的食材回去做晚饭呢,正好十小姐也来了,就一起吃个晚饭吧。”

    说着乔管家就打开了大门邀请乔觅荷进去,可她却摇了摇头,“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就不进去了,乔管家你去忙吧,对了,别跟爷爷说我来过。”

    “……好。”

    乔觅荷重新开车离开,心情格外的凝重。

    她实在没去处了,就给几个闺蜜打电话,得知她们正在酒吧喝酒,就要了地址过去了。

    其实乔觅荷是不怎么喜欢酒吧这种地方的,太乱,也太吵。

    可段米亚和翁宛儿喜欢,所以时常约在这里泡吧。

    据说是翁宛儿看上了这里一个酒保,才经常来这里捧场。

    她们几个都不差钱,来这里玩都很舍得砸钱的,久而久之就成了这里的贵客了。

    乔觅荷还没到的时候,翁宛儿正在跟那个酒保调情呢,“一会儿我那姐妹来了,你就开你们这里最贵的酒呗,好好赚一笔,她很有钱的。”

    “能有小姐姐你有钱么?”酒保顺势开玩笑的道。

    翁宛儿娇笑起来,“说真的,我还真没办法跟她比,人家可是乔家的十小姐,你知道乔家吧,原京乔家啊。”

    酒吧跟翁宛儿认识也有三四个月了,多少听她说起过什么四大家族和乔家的事。

    其实那是翁宛儿说出来装逼的,就想在这男人面前显摆自己家地位不俗什么的。

    “比起钱财,我更喜欢翁姐姐你的身材。”酒保男和她挑起情来。

    翁宛儿被他逗得开心,两人还搂在一起跳舞。

    那舞蹈,要多浪有多浪。

    用段米亚的话来说,这舞干脆叫·床·戏舞算了。

    没多会儿乔觅荷到了,酒保男见到乔觅荷的第一眼就被惊艳到了。

    很清丽的一个女人,跟翁宛儿这些女人是不同的。

    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都始终保持着自己的体态和礼仪,十分符合酒保男对豪门千金的想象。

    之翁宛儿吹嘘自己就是富家小姐的时候,酒保男觉得她跟酒吧里的陪酒女没什么区别。

    穿着暴露,说话粗俗,没有一点形象可言。

    而乔觅荷,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大概是酒保男多看了两眼乔觅荷,惹得翁宛儿有些不满,强行掰过他的脸就热吻了上去。

    段米亚忍不住吹起口哨来。

    连万芷琪都大笑起来,“你们也太会玩了!是舌吻吗?”

    乔觅荷突然有点后悔来这里了,跟雷蔓菁说了一句不舒服起身就要走。

    段米亚着急的拉住了她,“觅荷,你才刚来,走什么呀,一起玩呀。”

    “太吵了,我有点不习惯。”乔觅荷解释道。

    “我让他们换个音乐。”段米亚吩咐了服务员之后,包间里的音乐变得舒缓起来,乔觅荷才觉得舒适了一些。

    段米亚时不时的助兴叫一声,给翁宛儿鼓鼓掌,撇过头去问乔觅荷,“是不是不太习惯这里?”

    “嗯……”乔觅荷坦白的点头。

    “正常,你平日里去的都是云绕那种高端的会所,这种地方自然是没的比的,可我们没有云绕的会员,进不去也只能来这些地方玩了。”

    虽然这话听上去没其他意思,可还是叫乔觅荷听出了几分酸意,她只好解释,“云绕的门槛是有点高,我也是九哥给的会员,不然我也是进不去的。”

    “这个我们都知道,不过话说回来,云绕太高端了,不止要有钱,还得符合规定才能得到会员卡,这可把不少有钱人给拦在了外面,放着钱不挣,真是可惜了。”

    乔觅荷喝着酒没搭话。

    她知道段米亚肯定还有后话。

    果然,段米亚说了前提之后,就开始说后意了,“我先前的时候就有一个想法,想开一家可媲美于云绕会说的高端会所,但门槛要比云绕要低一点,这样一来就能把那些有钱却进不去云绕的人都拉拢到我们自己的会所里,这些人更舍得花钱,因为他们要用钱来找存在感,而咱们这个会所就等同于坐着收钱了。”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乔觅荷悻悻的解释。

    “我知道的,你更热衷于你的事业,可我们没有你的才华呀。”段米亚娇笑起来,“不过,你也没必要自负清高,有的时候,有钱才是硬道理,你努力经营自己的事业,不也是为了得到乔家的认可吗?可你的那个事业,挣钱速度太慢了,在乔家这座金山面前,你要猴年马月才能挣到让乔家认可的钱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