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米亚说得话糙理不糙。

    个中滋味,乔觅荷最是清楚。

    乔家出了个乔忘栖之后,其他的人仿佛都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这一年的时间里,乔觅荷尝尽了那种滋味。

    每次出去谈合作,或者在宴会上遇到熟人,他们率先提起的人,一定是小九爷。

    虽然作为乔家的十小姐,她也有无限荣光,可这些荣光都是在乔忘栖之下的。

    说白点,她是沾了小九爷的光,才被那些人奉承着的。

    所以段米亚这番话,简直说到了乔觅荷的心窝子里去。

    段米亚这人最擅长的就是攻心了,她见乔觅荷没反驳,就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了,便继续道,“做人不能太墨守成规,多少人发家致富是按部就班来的?还是得有点小聪明。”

    “你是想让我投资你的会所吗?”乔觅荷开门见山的问道。

    段米亚微笑着摇了摇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开全股开一家会所,我可以帮你管,你完全不用出面的,没人知道你开了个会所,也就不怕人非议你了。”

    段米亚这话,确实让乔觅荷心动。

    但开一家高端会所,是一件很烧钱的事。

    她现在并没有太多闲钱,也不可能用自己的名号去家族信托基金借钱,因为在家族基金里借的钱,每一笔都要写得明明白白才行。

    若是让九哥和爷爷知道自己要开会所,肯定会拒绝的。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并没有那么多钱来投资开会所。”乔觅荷遗憾的道。

    “你是担心你没办法从家族基金里借出钱来吧?”段米亚又一次猜中了乔觅荷的心思。

    她灰心的点了点头,“虽然我享有家族信托基金的使用权,但得有合理的理由才能使用。”

    “这个我早就帮你想好了,你可以找别人借钱啊,以你乔家十小姐的身份,要借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不行!”乔觅荷当即就拒绝,“这个不妥,外面借贷风险很高。”

    “这是我熟人,我开了两家美容院都是在他们那里借的钱,你就放心吧。”

    乔觅荷看了看段米亚,总觉得有点不合适。

    可经不住段米亚的游说呀,“不信你问她们几个好了,翁宛儿的潮牌,雷蔓菁的画廊,还有万芷琪的游乐园,哪个不是缺钱了就找我朋友借的。”

    “是啊觅荷,我们资金周转不灵的时候,都是从米亚朋友那里借的,有钱了就还了,利息还不高,非常方便的,你就不要担心那么多了。”翁宛儿搂着酒保男笑盈盈的开口。

    其他两人也跟着点头,认可了段米亚的说法。

    乔觅荷就更加心动了,但她还有那么一点理智在阻拦着,没有马上点头。

    翁宛儿掐了一把酒保男的大腿,他立马起身过去给乔觅荷倒酒,“小姐姐,我觉得你适合这种甜甜的酒。”

    “为什么?”乔觅荷不解。

    “因为小姐姐看起来就很甜。”酒保男还给了乔觅荷一个媚眼。

    虽说不至于引诱到乔觅荷吧,却还是让她面红耳赤了一把。

    段米亚趁机怂恿,乔觅荷就点头了,“好。”

    在酒保男亲自喂乔觅荷喝酒的时候,其他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大概是因为心情不好,乔觅荷喝了不少的酒,到后半场的时候,已经醉

    醺醺的躺在沙发上了。

    翁宛儿刚刚搂着酒保男去了洗手间,说是难受要吐。

    可却却了很久,雷蔓菁骂骂咧咧的说肯定有猫腻,还怂恿万芷琪去打探。

    万芷琪摇头拒绝,“我才不去呢。”

    雷蔓菁嬉笑怒骂了几句后,就问乔觅荷,“你今天好像很不开心啊,是有什么心事吗?”

    本就觉得憋屈的乔觅荷,终于没忍住把华瑶瑶拒绝和自己去看画展,而是答应和江羡去看画展的事和雷蔓菁说了。

    雷蔓菁一听就觉得不对,“江羡怎么可能弄得到门票!就我那三张门票,还是缠着我爸好不容易才弄来的,她那个肯定是假的!”

    “万一她砸大价钱买呢?”乔觅荷猜测的道,“你知道的,她不差钱。”

    “这不是差不差钱的事。”雷蔓菁给乔觅荷解释了一番,“这个鬼才画家Lan,之所以被人叫鬼才画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画很鬼才,很传神,还因为他本人的性格而出名的,他是最痛恨被人拿钱说事的人。”

    “何以见得?”

    “据说是和他的经历有关,反正后来有人砸钱买门票或者是买画,他都十分的厌恶,而且很不给人面子的,直接把人赶出去的事都有。”

    乔觅荷觉得这话的可信度很高,因为华瑶瑶都没能弄到门票。

    “你的意思是,江羡那门票是假的?”乔觅荷疑惑的问。

    雷蔓菁肯定了她的猜测,“绝对是假的!门票总共不到一百张,全都是有数的,邀请名单我都看过了,根本就没有江羡,我估计江羡是听说华夫人喜欢看画展,为了讨好华夫人,才打听到了这个画展,花了钱托人买门票,结果被人坑了,她毕竟是外行,不懂这个,除了我,你不是也不懂吗?”

    见她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乔觅荷也信了。

    雷蔓菁还提了个意见,“我觉得你现在先不要去揭穿江羡,留到她带华夫人去画展门口进不去的时候,再出现去羞辱她才解气呢。”

    “你说得有道理。”乔觅荷开始动摇了。

    雷蔓菁还说,“到时候我也会去的,画廊是我家的,我认识那里的人,我可以帮你,万一江羡的门票是真的,我也给她说成是假的!”

    她还记着江羡给她的难堪呢,当然是要讨回来的。

    这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听到雷蔓菁这么说,乔觅荷就更有底了,当即就同意了她的安排。

    两人甚至还为此举杯庆祝了一番。

    ……

    画展当天,江羡起了个大早,由乔忘栖亲自开车送到了画廊。

    华瑶瑶早到了几分钟,见到乔忘栖亲自送江羡过来,还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我就跟你借用羡羡一天,你可别催呀。”

    “不催,你们玩得开心点。”乔忘栖叮嘱道,“遇到喜欢的画就买下来,刷我的卡,卡在你包里。”

    江羡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将卡放到自己包里的,还没来得及细问呢,他已经开出走了。

    她在包里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乔忘栖说的那张卡。

    “我又不是没钱,放卡在我包里做什么?”江羡嘀咕着。

    华瑶瑶听了忍不住想笑,还好意的提醒她,“羡羡啊,你是不是没花过小九的钱啊?”

    “……是啊。”江羡坦白承认,“我妈从小就教导我说不能花别人的钱。”

    “你妈妈说的话也有道理,但

    是吧,你这样就等于把小九归类于别人了,他会不高兴的。”华瑶瑶耐心的说道。

    “还好吧。”

    华瑶瑶不得不以身作则的给她讲一讲道理了,“其实男人是单细胞动物,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你花他的钱,他才会认为你把她当成是自己人,你的每一笔消费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成就感。”

    “真是这样?”江羡表示怀疑。

    华瑶瑶肯定的点头,“是的,所以你要随便花,使劲花,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江羡觉得有道理,就点了头,“好!”

    两人兴匆匆的去了门口,正要检票的时候,雷蔓菁出现了。

    她先是跟华瑶瑶打了个招呼,“华夫人好。”

    华瑶瑶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雷蔓菁又把视线落在了江羡身上,皮笑肉不笑的打招呼,“江小姐,好久不见呢。”

    江羡觉得我跟你又不熟,我才懒得理你,便把票递给了检票的人。

    谁知雷蔓菁却拿了过去说道,“这门票是哪里来的?”

    她的举动有些突兀,华瑶瑶不解,江羡更觉得疑惑,“朋友送的。”

    “是吗?”雷蔓菁轻蔑的笑了笑,“那江小姐的朋友怕是被骗了,这门票是假的。”

    “假的?”江羡觉得这解释很可笑。

    偏偏雷蔓菁还说得信誓旦旦的,“是的,Lan的画展只对内开放,门票也只是送给一些重要人士,那份名单我看过,江小姐并不在受邀之列,其他那些受邀的人,也都尽数来了,所以江小姐应该是被骗了。”

    华瑶瑶也知道一点门票的事,担心的问江羡,“羡羡,你那朋友是谁啊?他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江羡却摇头,“门票不会有假,到是雷小姐的话……我信不过。”

    她特别有针对性,让雷蔓菁脸色一变,“怎么?你觉得是我在公报私仇?”

    “我可还没提这件事。”江羡轻笑着反驳。

    那种轻笑,让雷蔓菁有点不打自招的意思。

    的确,江羡并没提过两人的恩怨,到是雷蔓菁自己先说出来了,反而叫人怀疑她的用心。

    雷蔓菁忍着尴尬,佯装镇定的道,“不管你信不信,你这门票就是假的,你还是赶紧走吧,别在这里挡着其他人了。”

    说完她又讨好的看向华瑶瑶,“华夫人,我知道您很喜欢画展,我前两天刚送了觅荷两张门票,如若您要看的话,我叫她来接您进去。”

    华瑶瑶却摇头,“不用了。”

    她没多理会雷蔓菁,而是对江羡说道,“羡羡,既然逛不成画展,咱们就去逛街吧,刚好我想买点夏天的衣服。”

    雷蔓菁没想到华瑶瑶会偏向于江羡这边,她以为自己揭穿了江羡,华瑶瑶会觉得丢脸不再理会江羡的。

    是自己失算了。

    “华夫人,这可是Lan的画展,你确定不看么?过了今天,下次是多久就不知道了,他很少举办画展的。”雷蔓菁试着劝说华瑶瑶。

    可华瑶瑶态度很坚定,“不了,谢谢。”

    说完她就要去拉江羡走,可江羡却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阿姨,我先打个电话。”

    说完她拿出手机,找到了那个许久都没有联系的号码拨了出去,“蓝千瑾,你最好给个合理的解释!”

    ————

    蓝千瑾:???我摊上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