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千瑾一听到这声音,脑瓜子顿时嗡嗡的响。

    他摊上事了???

    “那个……羡姐,您有什么吩咐请直说。”蓝千瑾卑微的开口。

    “你给我假票!”

    蓝千瑾,“……”

    他现在觉得羡姐是在故意搞他。

    难不成是自己最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惹到羡姐了?

    可蓝千瑾仔细的想了想,不可能啊。

    他最近一年都在闭关画画,连江羡的面都没见上,怎么可能惹到她呢?

    想明白了这事儿,蓝千瑾底气稍稍足了一些,但还是很小心的问道,“羡姐,我给你的票千真万确是真的,这是我自己的画展,我怎么可能给假票啊,您别逗我开心了。”

    “既然票不是假的,那我为什么进不去?为什么还有人拦着我说我的票是假的?”江羡不咸不淡的反问。

    蓝千瑾心里一阵发毛。

    羡姐都来了!

    重点是,她还被拦在门外了!

    天!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傻逼啊!

    他火速往大门口赶去,只差没用飞奔。

    大门口,雷蔓菁见江羡还没走,就开始嘲讽起来,“怎么?江小姐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买了个假票吗?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找主办方了解了解就知道了,何必赖在这里不走呢?”

    华瑶瑶听到这话十分不悦,“雷小姐怎么说话的?”

    “华夫人,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她在这里挺影响人的,毕竟后续还有人等着进去呢。”雷蔓菁把双标的行为做到了极致,“华夫人若是想进去,随时都可以进去的,我并没有要针对你的意思。”

    “所以你就是在针对羡羡了?”华瑶瑶冷笑起来,“是雷家现在出息了,代理了几个画廊就开始端架子了?”

    雷蔓菁到底是有些怕华瑶瑶的,更忌惮于她背后的乔家,赶紧否认,“我没有这个意思,华夫人您别误会,你看,我这也是照规矩办事,江小姐拿了假票,我当然得制止啊,不然怎么维护我们雷家的声誉呢。”

    就雷蔓菁这幅嘴脸,华瑶瑶在太太圈里都见多了。

    实在看不惯,便不想多费口舌,直接拉着江羡说,“走了羡羡,不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阿姨,别着急啊,还有戏看呢。”江羡到是不疾不徐的安抚着华瑶瑶。

    华瑶瑶看了看她,瞧见了她眼底的一抹狡黠,大约是明白了什么,才镇定了下来。

    雷蔓菁听到江羡这话很是不满,忍不住说道,“看来你是不清楚现在的情况,那就对不起了。”

    说完,雷蔓菁直接拿过工作人员的对讲机说道,“保安,保安,麻烦到验票口来一下,赶走干扰秩序的人。”

    华瑶瑶听得直蹙眉头。

    江羡看了看手机时间,然后在心里倒计时。

    若是十秒内蓝千瑾再不出现,她就要‘大开杀戒’了。

    在她倒数到第五秒的时候,蓝千瑾总算出现了。

    而雷蔓菁叫的保安也在这个时候到了,她正颐气指使的指挥着保安,“就是她,赶紧把她给我轰走!”

    蓝千瑾听到这话,心态顿时就炸了,咋咋呼呼的喊道,“都给劳资住手!!!”

    保安听到训词声,一回头就看到了蓝千瑾,立马规矩的叫了一声,“蓝先生。”

    雷蔓菁见到蓝千瑾,也是一愣,随后恶人先告状的说道,“蓝先生,不好意思惊扰到您了,我马上就处理。”

    说完她就继续催促保安,“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赶人啊!”

    蓝千瑾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挖了这女人祖坟了,才让她给自己挖这么大的坑!

    他脾气本来就不好,当即就吼道,“来人,把这女人给我赶走!对,就是这个整容怪!”

    雷蔓菁不敢置信的看着蓝千瑾指着自己的手,傻眼了好几秒才问,“蓝先生,你……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搞错,就是你!就是你这个整容怪!”蓝千瑾十分恼怒的确认道,“把她给我赶走!就现在!”

    保安左右为难,都不知道该驱赶谁了。

    蓝千瑾气到叉腰,“都不动手是吧?行,我自己来!”

    还没碰上雷蔓菁呢,雷越麟就急匆匆的赶到了,“蓝先生,蓝先生,稍等一下。”

    雷越麟急得满头大汗的。

    偏偏雷蔓菁还跟他告状,“爸,他们要赶走我!”

    “不好意思啊蓝先生,这位是我女儿蔓菁,不知道她哪里没做好?”雷越麟态度很诚恳的询问着蓝千瑾。

    蓝千瑾满脸的不爽,“哪里都没做好!她拦着我的贵客不让进画展,你说我该不该生气?”

    “这……”雷越麟又看向雷蔓菁,冷着脸问,“怎么回事?”

    雷蔓菁心里也发虚,“我不知道谁是蓝先生的贵客啊,我只是拦住了拿了假票的人而已。”

    “假票?”蓝千瑾都快气笑了,“我自己送出去的票你跟我说是假的?雷先生,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雷越麟脸色一窒,赶紧询问情况,“什么假票?你是不是弄错了?”

    “我……”雷蔓菁怯怯的看了蓝千瑾一眼,又愤愤的瞪了江羡一眼,才继续为自己辩解,“之前在准备门票的时候我有看过了,我并没在名单里看到江羡的名字,所以才以为她拿的是假票。”

    “以为?不确定的事就可以这么血口喷人?”蓝千瑾真想跳起来锤死她,“门票我自己留了十张,我想送给谁就送给谁,羡姐是我邀请来的贵客,你居然说她拿的是假票,你这不是打我脸吗?你们画廊就是这么办事的?真是奇葩!”

    “蓝先生别生气,我女儿是做错了,我会好好教育她的,您别生气啊。”

    可蓝千瑾哪里会作罢,他非常强硬的说道,“看来咱们的合作也可以到此结束了,雷先生,稍后我会将解约函送到你手上的。”

    雷家父女听到解约两字,都是脸色一变。

    要知道Lan的代理可是雷家花了很大的心血才拿到的,代理的这两年里,为他们画廊挣了不少的钱。

    现如今蓝千瑾说解约,往小了说是血亏,往大了说可能直接影响到画廊的声誉,再往后还有谁还敢来雷家的画廊办画展啊?

    雷蔓菁也没想到自己会闯这么大祸,她如果知道江羡是蓝千瑾的好友,哪里还敢那样为难啊……

    只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蓝千瑾没再理会雷家父女,而是恭恭敬敬的对江羡说道,“羡姐,这个处理您可还满意啊?”

    江羡白了一眼狗腿的蓝千瑾,这才亲热的挽住华瑶瑶,“阿姨,我们进去看画展吧。”

    “羡姐这边请。”蓝千瑾还给她弯腰带路。

    等到几人一起进了画廊之后,雷越麟狠狠的晃悠了一下。

    还好雷蔓菁扶住了他,不然他就摔在地上了。

    “爸,你怎么了?”雷蔓菁担心的问道。

    雷越麟指了指雷蔓菁,“你啊你啊……我是护不住你了……”

    蓝千瑾不跟雷家合作了也就罢了,就她今天故意得罪江羡和华夫人的事,就够她吃不了兜着走了。‘

    雷越麟真是悔不当初啊,怎么就没能看住自己女儿呢!

    ……

    画廊里,江羡和华瑶瑶四处看着画。

    蓝千瑾一直陪同着,还热情的兼职解说,和她们说每一幅画的创作过程和故事。

    华瑶瑶听得到是很满意,可江羡全程没怎么对他笑过。

    这让蓝千瑾心里一阵阵的发毛。

    最后华瑶瑶选了三幅画,江羡刷的卡。

    当时华瑶瑶要拒绝的,被江羡一句话给说服了,“阿姨,你不是说了吗,让我花他的钱,让他有一点存在感。”

    “好,你付钱,我不跟你抢。”

    江羡问蓝千瑾,“这三幅画多少钱?”

    一旁的经纪人就要开口,被蓝千瑾捷足先登说了个价格。

    华瑶瑶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白送吧!

    偏偏江羡听了还挺不满的,“这么贵,坑人呢?”

    蓝千瑾,“……”

    他一幅画只要了一百块还贵……

    也就江羡敢这么说了。

    一旁的经纪人听得差点没吐血。

    就蓝千瑾现在的身价,随便一幅画也能值个六七位数的好吗……

    “这样吧,打个对折,一百五拿去好了。”蓝千瑾含泪打折。

    经纪人再次吐血,这哪里是对折,这分明是打骨折,打粉碎性骨折吧!

    华瑶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江羡这次很大方的刷了卡,并说道,“下次有好看的画,记得悠闲照顾我阿姨。”

    “好的好的。”蓝千瑾点头如捣蒜。

    只要羡姐不生气了,什么都好说。

    华瑶瑶就这样花了一百五十块钱,买了价值千万的画。

    这可能是她收藏生涯中,最离谱的一次了。

    另一边,乔忘栖今天开会的时候,总频繁的看手机。

    一开始还是间隔十多分钟看一次,到后来间隔五分钟,三分钟就要看一次。

    席年终究是忍不住了,询问道,“乔爷,是有什么重要电话吗?”

    “不是。”乔忘栖否认了,只淡淡的说了一句,“等个短信。”

    短信?

    什么年代了,还等短信?

    难道夫人跟乔爷现在不完微信,开始玩短信了?

    这是什么夫妻情趣?

    他是搞不懂。

    过了好一会儿,乔忘栖的手机响了一下。

    他顿时喜上眉梢,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机看了看。

    这一看吧,表情有点悲喜交加的意思。

    席年就没看明白乔忘栖的表情,又忍不住问道,“怎么?不是夫人的短信?”

    “她怎么会给我发短信?”乔忘栖反问。

    席年,“……”

    不是你说在等短信的吗?

    “我昨晚给她包里塞了长卡,指望着她花一花我的钱。”乔忘栖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她是花了,可……”

    “花太多?”席年再次猜测。

    毕竟夫人平日里买的东西都挺贵的,所以席年才这么推测。

    不过乔爷又不是没钱,不至于因为花了一点钱就这幅表情啊?

    谁知乔忘栖很是忧心的说道,“花得太少,就刷了一百五十块,一百五十块!”

    席年,“……”

    那……那是有点少哦。

    所以乔忘栖当即就问了,“今天还有招聘吗?”

    席年,“……”

    “再帮我出一份调查报告吧,问问来面试的人,如何才能让老婆多花你的钱!”

    ——

    席年:救命啊,乔爷魔怔了!

    三更,今天也是卡文的一天,哭了……

    晚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