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啊,乔爷魔怔了。

    席年火速逃跑,就怕跑得慢了,乔忘栖真叫他去办这事儿。

    乔忘栖没死心,既然自己想不明白这个问题,那就去问问兄弟群的人好了。

    他再次艾特了所有人,然后提出自己的疑问,“如何能让老婆花自己的钱?”

    许荡都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是乔忘栖被盗号了。

    也不怪他这么怀疑,主要这问题太弱智了。

    女人花钱,那是本性。

    只要卡一给对方,那不就刷刷刷的花掉了吗?

    所以许荡的答案是,“直接给卡不就行了?”

    “给了,不花。”乔忘栖如实回答。

    许荡,“???”

    世界上还有这种女人呢?

    自己从小到大,可都是被自家老妈耳目濡染的。

    她除了买买买,好像就没别的什么爱好了。

    盛景淮看到这问题也是笑出了声,“她不花你的钱,你自己给她花不就行了?”

    孟沂深表示,“我只想花女人的钱,不想女人花我的钱!”

    “你个软饭男!”许荡实在看不下去直接骂他。

    孟沂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表示,“你还是太年轻,太傻白甜了。”

    许荡,“???”

    又开始人身攻击了?!

    孟沂深感叹道,“年少不知软饭香啊。”

    许荡,“……”

    无言以对。

    乔忘栖不想理会这两个插科打诨的人,直接问过来人盛景淮,“你说说看,怎么带她花钱?”

    “我到是有一好主意。”盛景淮优越的开了可,“马上就到一年一度的绝世拍卖会了,你到时候带上你女人直接去拍卖会,主意观察她的眼神,在一个物件上停留超过三秒,你就可以买来送给她了,那个地方可是销金窟,你想为她花多少就可以花多少,不仅达到了你的目的,还能讨老婆欢心,两全其美的事,多好?”

    其他三人,“可。”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盛景淮阅女无数,的确有点门道。

    乔忘栖也觉得这个办法可以,当即就选用了。

    晚上,江羡和乔忘栖说了今天在画展遇上的事,“那个雷小姐,应该是你的爱慕者之一吧,所以才处处针对我,只是她不知道我人送外号江铁板吗?踢到了铁板,也不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如何?”

    “我这算不算飞来横祸?”乔忘栖似笑非笑的问道。

    “怎么就飞来横祸了?她喜欢你是事实,因为喜欢你而为难我也是事实。”

    盛景淮还说过什么来着?

    不要和女人讲道理。

    不划算。

    遇上这种时候只需要用最朴素的办法去对付就行。

    乔忘栖直接勾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说不过,吻赢总行吧?

    盛景淮还说过,如果吻赢都不行,那就只能使用终级绝招了。

    一炮名恩仇!

    ……

    绝世拍卖会是原京最盛大的一场拍卖会,一年只举办一次。

    在这个地方,只有你想不到的拍品,没有你没见过的拍品。

    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人,也是龙蛇混杂,形形色色应有尽有。

    当然来得最多的一类人,叫有钱人。

    毕竟拍卖会这种地方,玩的就是心跳,有钱才是王道。

    乔忘栖跟江羡说起拍卖会的事,她很感兴趣,当即就答应了。

    所以拍卖会当日,江羡和乔忘栖一起出发去了拍卖会现场。

    整个拍卖会现场布置跟寻常的不同,分为三层。

    三层

    楼成圆柱形围绕着中间的拍卖台。

    第一层人最多,不过都是一些打探风声,或者没什么财力的人,只是来蹭个热闹,保不齐能低价买到一些有钱人不要的玩意儿,指望一夜暴富,也是最混乱的一层。

    第二层多数稍稍整齐一些,多是一些有资历背景的财团或者组织等,他们的目的性很强,只买其中一样或者几样,多为投资行或者收藏之类所用。

    第三层就是权贵类别了。

    这一层的装潢和位置都极为考究,几乎可以说是雅间级别。

    每个雅间里有舒适的沙发,有茶艺精湛的服务员,还有为包间主人竞价的特殊服务人员。

    雅间前面有一道造型精美的屏风,评分能阻挡外面的视线,给足隐私,方便那些不愿意抛头露面的达官贵人。

    而每个雅间配备了三个高清显示器,上面会显示竞拍品的远中近景,供买家观看和挑选。

    乔忘栖的雅间就在三楼视野极佳的位置。

    江羡坐下后,随意翻阅着这次拍卖的目录。

    是挺让人意外的。

    有许多的珍品,甚至还有市面上可流通的文物古董等等。

    “你先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回头直接叫价就行。”乔忘栖时刻都不忘带江羡来这里的目的。

    江羡敷衍的点了点头,其实她真没什么想买的。

    她并不爱好收藏……

    车子珠宝除外……

    因为那对江羡来说不是收藏,是必需品。

    晚八点整,拍卖会正式开始。

    雅间里送来了上好的零食,江羡吃得正欢,还时不时的跟洛星聊着天,“你什么时候来原京啊,我在这边都快发霉了。”

    洛星心虚的回,“最近一直在拍戏……呢。”

    其实她现在就跟盛景淮在一起,盛景淮非要带她来见见世面,就直接将她从剧组捞走了。

    她现在也在拍卖会现场,只不过她不知道江羡也在。

    “姓盛的最近没为难你吧?”

    “没……”

    “那就行,他要是为难你你直接跟我说啊,我弄死他!”

    此时正搂着洛星的盛景淮很不舒服的打了个喷嚏,“哎……这香水味太重了,换个服务员!”

    洛星,“……”

    刚才进雅间的时候,她随口说了一句,“这泡茶的小姑娘挺漂亮的。”

    然后,盛景淮就看人不顺眼了,可算找到个理由把人换了。

    自打两人的关系得到进展之后,盛景淮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对洛星那叫一个好……

    有时候黏得让人觉得烦。

    盛景淮却我行我素,持续性的粘着洛星。

    洛星就总在想,他的这种热度能维持多久?

    按照以往他换女人的速度来看,最多一个月吧。

    可到现在,他粘自己的时间已经超过一个月了,并没有厌倦的意思。

    洛星又觉得,大概两个月,等两个月之后再看看好了。

    “江羡今天也在这里。”盛景淮想起了江羡后和洛星说了。

    洛星,“???”

    她压低了声音说,“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刚还和她说我在拍戏的,一会儿她要是发现了我,我就死定了!”

    “没事,我帮你打掩护。”

    洛星,“……”

    这是人干的事吗?

    江羡对此丝毫不知情,正和乔忘栖说着第一件拍卖品。

    “这个可以啊,黑市都吵到六百万了,这里起拍价才三百万。”

    乔忘栖一听她说可以,当即就开口,“买。”

    然后叫价的侍者就开始举牌了。

    “我也没说要买啊,你竞价做什么?”江

    羡有点无奈的问乔忘栖。

    “你刚说可以,当然要买了。”乔忘栖的理由很正当。

    叫江羡竟一时无法反驳。

    一开始叫价的人还挺多的,价格高于六百万之后,就只有两三个人在竞价了。

    侍者回头看乔忘栖,见他没有叫停的意思,就继续竞价。

    到八百万的时候,就只有两人在互相竞价了。

    都是第三层的贵客,拍卖师妙语连珠的介绍着拍品的特性和价值。

    江羡叫停了,“就是一对耳坠而已,没必要竞了。”

    “你不是喜欢?”

    “我不喜欢,太老气了,又不适合我。”

    乔忘栖见她真没有太热衷的意思,就叫停了竞价。

    随后那对耳坠被另外一方拿下,也正式为今天的拍卖会拉开了序幕。

    江羡正在看第二个拍品的预告,忽然就有人来敲门。

    服务员打开了门,门口站着另外一位服务员,手里正举着托盘,上面放着才被拍下的翡翠耳坠。

    女子长得有几分秀气,细声细气的开口,“这是我家小姐赠给小九爷的礼物,请收下。”

    小姐?

    送乔忘栖?

    江羡身子往后一靠,慢条斯理的挑了挑眉。

    那眉挑得,叫乔忘栖心头跟着一跳,下意识的拒绝,“不好意思,我不收礼。”

    女服务员依旧恭恭敬敬的重复着刚才那句话,连语气都一模一样,“这是我家小姐赠给小九爷的礼物,请收下。”

    哟,爱慕者啊?

    可以呀,来拍卖会也能遇上呢。

    江羡来了兴致,在乔忘栖又要拒绝的时候,开了口,“放下吧,记得跟你们家小姐说小九爷谢谢她的礼物。”

    “是。”女子将托盘递交进来后,微微颔首后便退下了。

    雅间的门重新关上,江羡正饶有兴致的看着那翡翠耳坠,“你好像没耳洞啊。”

    “嗯,所以就不应该收下这礼物的。”乔忘栖求生欲极强的说道。

    “没事,没有耳洞可以打的。”

    乔忘栖,“???”

    “总不能辜负了人家姑娘的一片心意不是?”江羡露出玩味的笑容。

    乔忘栖,“……”

    他……可以拒绝吗?

    这是谁跟他过意不去呢?

    盛景淮?

    还是许荡?

    更或者是孟沂深?

    千万别让他逮着是谁!!

    好在江羡并没有再提及耳坠的事,而是吩咐侍者,“出价。”

    她指的是第二件拍品。

    一副名家的画。

    “你喜欢?那就买。”乔忘栖当即就补充道。

    江羡却说,“从现在开始,你别说话,安静的坐着就行,出不出价我说了算。”

    “……好。”

    名画的竞价从三十万叫到了一百八十万,到最后又是两人在竞价了,江羡突然叫停竞价。

    那幅名画再次被A9号贵客拍下。

    江羡覆下眸,有一搭没一搭的翻到第三个竞拍品。

    一个古董花瓶,价格不菲。

    不到十分钟,雅间的门再次被敲响,侍者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正是刚才给乔忘栖送翡翠耳坠的女子。

    她和方才一样,细声细气的说道,“这是我家小姐赠给小九爷的第二件礼物,请收下。”

    乔忘栖,“???”

    江羡玩味的笑了起来,那笑容看得乔忘栖心里直发毛。

    ——

    乔忘栖:我也摊上事了?谁要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