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下吧,再次替小九爷谢过你们家小姐。”江羡一抬手吩咐侍者收下了礼物。

    乔忘栖全程都没机会开口。

    他到是想说,但江羡不让说。

    “有点意思,没花钱就白白收了两样礼物,你色相挺值钱的呀。”江羡看着那两样礼物调侃的道。

    乔忘栖再次无语中。

    总有刁民想害朕!

    别让他查到是谁!

    第三件拍品,江羡又让侍者出价,叫了四轮价格之后,又剩两家了,还是和A9包间的人竞价。

    江羡让服务员停止叫价,对方拍下古董花瓶。

    十分钟后,那位清秀的女侍者再次将拍平送了过来,“这是我家小姐赠与小九爷的第三个礼物,请小九爷收下。”

    乔忘栖,“……”

    “谢啦。”江羡爽快的让人收下。

    乔忘栖已经生无可恋了。

    侍者问江羡,“还要竞价吗?”

    “不,缓一缓。”江羡意有所指的道。

    第四件拍品江羡没出价,A9号雅间的人也没出价。

    第五件拍品也是一样。

    到第六件的时候,江羡让人叫价,A9包间果然跟着叫价了。

    江羡算是整明白了,对方是故意的。

    只要乔忘栖的A2包间出价,A9包间的人必然出价,而且不管价格,直接跟拍,最后一定会把东西买到手,然后再吩咐人送给乔忘栖。

    这都没奸情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有点意思,有点会玩。

    江羡也来了兴致,她叫来侍者,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侍者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您确定吗?”

    江羡点了点头,“当然。”

    “可……已经很久没人这样做了。”侍者有点惶恐的道。

    江羡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人这样做不代表没有这个规矩不是?你按照我吩咐的做就行了。”

    侍者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请示一下领导。

    江羡到也不急,慢悠悠的等他回复。

    乔忘栖侧过头来问江羡,“你说了什么,把人吓成那样?”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玩没意思,想玩一把大的。”江羡慢条斯理的道。

    乔忘栖挑挑眉看了看江羡。

    她没回答,但眼底的兴色已经昭然若揭了。

    “你不会是要……点天灯吧?”乔忘栖猜测的问。

    江羡挺诧异的,“你怎么知道?”

    “还真是点天灯啊?”

    在拍卖行是有这么一个规矩叫点天灯。

    点了天灯的人,等于包下全场,所有人出的价格,都由点天灯的人买单。

    这种行为放在其他小的拍卖行还可以玩玩,可像绝世这种大型拍卖会,可没几个人敢这样玩。

    烧钱得慌。

    从绝世集团创立拍卖行到现在,也只被人点过一次天灯。

    而且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这二十多年来,再没人这样做过,毕竟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江羡突然说要点天灯,才会把侍者吓了一跳。

    听乔忘栖这么问,江羡笑盈盈的反问,“怎么?怕花钱?”

    “怎么会。”乔忘栖往后懒散一躺,“随便花。”

    这时,侍者把经理叫了过来。

    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长得很精气神,到了包间后,恭恭敬敬的问道,“小九爷,是您要点天灯吗?”

    乔忘栖点了头,“嗯。”

    “这点天灯的规矩……”

    “点上就行,其他的不

    用管。”

    听乔忘栖这么一说,经理立马点了头,“好,我这就去吩咐人给小九爷点天灯。”

    说完他恭恭敬敬的退下了,江羡勾着眸子问乔忘栖,“真点啊?”

    “嗯,真点。”

    江羡笑了起来,“是啊,不点你的礼物都要堆成山了。”

    突然被她这么一噎,乔忘栖赶紧投降,“主要你玩开心就行。”

    在这沟通期间,已经过了四轮物品拍卖了,这期间A2包间没动静,A9包间也跟着没动静。

    那意思明显得很,就是故意在针对。

    这三楼的雅间啊,也是根据地位来安排的。

    A1包间是常年空置的,听闻是留给绝世集团老板的,毕竟人家是主人家。

    然后就是A2包间的乔家,以及后面的几个家族。

    以此类推,这A9包间的人,必然也来头不小。

    而且对方很清楚乔忘栖就在A2包间,目标很明确的让人把礼物直接送了过来。

    没准还知道江羡也在呢,才故意让人送那些礼物来的,其目的,怕是为了恶心江羡的吧。

    既然有人故意要踢她这块铁板,那她不做点反应也不合适。

    毕竟,礼尚往来嘛。

    这事儿也不知怎么的传到了盛景淮耳朵里,盛景淮兴匆匆的赶过来看戏。

    看到屋子里拜访的礼物,盛景淮经不住乐呵了起来,“乔爷,您这魅力还真是只增不减啊!即使公布了恋情,还是被人惦记呢。”

    “不是你干的?”

    盛景淮当即摇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见乔忘栖还持怀疑态度,他又干净解释,“真的,我哪里敢跟你过不去呢!”

    乔忘栖暂时相信了他的说法。

    “要不,我去帮你打听打听A9包间的人是谁?”盛景淮还狗腿的问道。

    乔忘栖拒绝,“不用了。”

    “那这口气你就咽得下去?”盛景淮有点不敢置信的问。

    乔忘栖看向江羡,并没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江羡嗑着瓜子,漫不经心的道,“当然咽不下去,所以我点了天灯。”

    盛景淮差点平地摔个狗吃屎。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点了啥?”

    “天灯啊。”江羡无比轻松的道。

    盛景淮一脸惊恐的看向乔忘栖,“乔爷,我没听没错吧,嫂子点了天灯?”

    “嗯。”乔忘栖也笃定的点了头。

    盛景淮,“?????”

    这个世界……太TM玄幻了!

    盛景淮好不容易回过魂来,凑过去刻意压低了声音跟乔忘栖说,“乔爷,你就不管一管?那可是天灯啊,点不得的。”

    “管?”乔忘栖觉得这个词太陌生了,并坚定的表示,“她高兴就好。”

    盛景淮,“……”

    他……他还是回自己雅间去吐吐血吧。

    这俩人,点个天灯跟点着玩似的,简直了……

    不行,扛不住。

    他还是赶紧逃离现场吧,免得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盛景淮火速的回到自己的包间,直接抱着茶壶喝了一壶的水压压惊。

    洛星见状一脸莫名,“你这是见到绝世美女了吓成这样?”

    “比绝世美女还可怕!”盛景淮坐在椅子上都是飘的,“你知道我刚才听到了什么吗?”

    “什么?”洛星不觉得有什么消息能把人吓成这样。

    “你那好闺蜜,就是江羡,她点了天灯!”

    洛星又不懂拍卖行的规矩,自然不明白点天灯是什么意思,只是茫然的问盛景淮,“所以呢?”

    不就点个灯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又不是金子做的。

    再说了,就算是金子做的,江羡也点得起啊。

    江爸爸不差钱!

    盛景淮就知道她不了解内情,急忙科普,“我跟你说啊,这个点天灯可不是闹着玩的事,非常吓人的!今晚的拍卖会你也看见了吧,拍卖到现在十几个东西,都已经价值过亿了对吧?”

    “嗯,是挺烧钱的。”洛星认可的点头。

    随便一个花瓶也能卖到几千万,真不知道那花瓶有什么好看的。

    或者那些人花的就不是钱,是纸!

    “这点了天灯的人,等于是包下全场,在场所有的人都可以随便出价,虽然有封顶的价格,可那价格也是非常惊人的。”

    “啊?包下全场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一个拍品,不管价格叫到多高,都由点天灯的人买单。”

    “……”

    下一秒,洛星拿起手机就要给江羡打电话,她要制止江羡这个疯狂的行为。

    江爸爸使不得,使不得啊!

    ……

    A9雅间的主位上坐着一位身材窈窕,妆容精致温婉的年轻女子。

    一旁的侍者将茶奉到她面前,她接过浅浅的品了一口,才放下茶杯,慢条斯理的问一旁的助理,“小九爷那边怎么样了?还是没动静吗?”

    助理答,“是的,秦小姐。”

    秦蓝语嘴角微微的扬了一下,似有嘲笑的意思,“那个江羡,也不过尔尔。”

    助理顺应的拍着马屁说,“江家在南边是有点地位,可到了咱们原京,顶多算是有钱的商贾而已,没什么底蕴的,哪里见过这世面呢。”

    “继续盯着吧,只要小九爷那边出价,就跟拍,不用看价格,直接跟就行,拍到物件直接送过去。”

    “是,秦小姐。”助理点了头。

    这时拍卖师突然叫停了拍卖,宣布了一件重大的事情,“今晚大家算是开了眼界了,我做拍卖师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等大事,今晚有人点天灯了。”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震惊。

    不懂的在问懂的人,点天灯是什么意思。

    而懂行的人,这会儿已经傻眼了。

    点天灯啊!

    谁家点了天灯啊?

    连正在喝茶的秦蓝语听了这话,也是一愣,“点天灯?谁点的?”

    助理也跟着去张望了,“不知道,还没挂灯呢,可能是谁不懂行规的吧,这可是绝世的拍卖会,又是在原京,这种天灯也敢点。”

    秦蓝语这会儿也没心思喝茶了,她放下茶杯起身往屏风方向走了去,想查看现场的情况。

    拍卖师正在解说点天灯的意思,明白过来的人都跟着唏嘘。

    与秦蓝语一样,现场所有的人都好奇,到底是谁点了这盏天灯。

    拍卖师在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之后,才郑重宣布,“下面请本次绝世拍卖会的负责人宋先生为客人点灯。”

    宋先生持着红金色的灯笼绕场走了一圈后,才开始上楼。

    点天灯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一楼的。

    到了二楼,宋先生又绕着走了一圈,继续上楼。

    二楼虽然有可能会点,但几率很小。

    到了三楼之后,宋先生继续绕着走了一圈。

    当走过A9雅间的时候,秦蓝语的眉头蹙了蹙,隐隐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走完一圈的宋先生,最终走向了A2包间。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当他停在A2雅间前时,秦蓝语直接倒退了好几部。

    小九爷……点了天灯。

    ——

    乔忘栖:我没有,不是我,别瞎说!

    还有一更,不过可能会很晚,别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