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蓝语稍稍回过神来,急忙探出头去看了看。

    那盏金红色的灯笼,确确实实的挂在了A2包间上。

    这一看,盛景淮就看到了A9包间的人了。

    原来是秦蓝语!

    她回来了!

    盛景淮火急火燎的给乔忘栖打电话,“我看到A9的人了,是秦蓝语!”

    乔忘栖,“谁?”

    盛景淮,“……”

    感情人家喜欢你那么多年,都是假的哦。

    “秦蓝语啊,秦行长的女儿。”

    他这么一说,乔忘栖到是有点印象了,毕竟乔氏集团跟秦行长家的银行有合作。

    至于秦蓝语,他始终想不起是谁,长什么样子。

    他摸着下巴问,“我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秦蓝语小姐?她为什么害我?”

    盛景淮,“……”

    这到底是个什么脑回路?

    盛景淮差点没疯求,人家秦蓝语砸钱讨您老人家欢心呢,您却觉得她在害您,简直了……

    “若说得罪,可能……是她疯狂追求过你,却被你当空气了吧。”盛景淮只能委婉的转达了他的看法。

    “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乔忘栖下了结论。

    顿了半秒,又补充道,“我家江小羡除外。”

    盛景淮,“……”

    感情特别打了个电话就是为了来吃这一嘴狗粮的啊!

    气!

    盛景淮果断挂了电话,继续观望这场女人间的比拼。

    一开始秦蓝语还是占据上风的,耍的套路足够吸引人。

    可谁曾想江羡点了天灯呢?

    这祖宗可不好惹啊,秦小姐你自求多福吧。

    这会儿现场的人也都弄清楚了,点天灯的人是A2包间的小九爷乔忘栖。

    这是秦蓝语始料未及的,她柳眉都紧促起来。

    一旁的助理也跟着吃惊的道,“小九爷这是故意的吧,就为了阻止小姐你。”

    “他为了那个女人,居然点了天灯。”秦蓝语也十分不能理解乔忘栖的所作所为。

    乔家家风严谨,一致要求成熟稳重,万不可高调行事。

    乔忘栖更是受乔元山亲自教导,行事作风几乎是秉承了乔元山的做派,一向低调。

    可今日却因为江羡,一改往日的做派,点了这盏天灯。

    秦蓝语心中有点不是滋味,因为她从这件事中看明白了乔忘栖对江羡的在意。

    拍卖师也正是公布点天灯人的身份,“今晚点了这盏天灯的人就是……江羡江小姐!”

    “什么?”秦蓝语猛然站起身来,满脸的不敢置信。

    一旁的助理也惊呆了,“江羡点的?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洛星听到宣布名字之后,也放弃劝说江羡了,“行吧……我也阻止不了了,我能理解你受不了这个气,但也不至于跟自己的钱过不去啊,盛景淮说了,那可是烧钱的事,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要这样子撒。”

    江羡回,“我的钱本来就是大风刮来的。”

    洛星,“……”

    “这应该算是撒钱游戏,而不是烧钱游戏。”江羡还中肯的给了个形容词。

    毕竟烧钱还需要点时间燃烧,撒钱就很快了。

    洛星,“我谢谢你哦。”

    盛景淮在一旁笑得东倒西歪,“

    我可算知道江羡为什么能收服乔忘栖了,这俩人都一样,路子够野的。”

    因为江羡点了天灯,整个拍卖会突然就变得热闹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跟着竞价了,差点没忙坏拍卖师。

    江羡跟侍者耳语几句后,侍者出去了。

    乔忘栖问,“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虽然是询问,可语气和表情皆是宠溺。

    江羡半撩不撩的冲他笑了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没多会儿,第一件拍品就尘埃落定了,成交价,三千三百万。

    成交之后,拍卖师又宣布另外一件事,“这是江羡小姐赠予乔忘栖先生的第一件礼物。”

    这话,仿佛狠狠的打了秦蓝语的脸。

    她有些挂不住面子,冷着脸说道,“跟我玩是吧!行啊,一会你们疯狂叫价,叫到封顶为止!我看她江羡又多少钱来烧!”

    助理见状急忙劝道,“小姐,你冷静一点,虽然这么做是能解一些气,却叫人看了咱们笑话的。”

    秦蓝语也懂这个道理,她就是气不过啊。

    像这种点天灯之后,旁人都可以随意加价,但一般懂规矩的人都不敢太过放肆,毕竟能点得起天灯的人,地位自然不一般。

    谁都要给点面子的。

    哪怕有人不懂规矩乱叫了价,拍卖会的主办方也会派人来传达一下意思,好制止这种不良循环。

    秦蓝语在气头上,才会说出那番话,是助理比较冷静规劝了她。

    可秦蓝语就更气了,“她江羡就是算准了我不敢漫天叫价是吧!那我不白白吃了闷亏吗!”

    “忍一忍吧。”助理只能这么说了。

    秦蓝语愤愤的瞪了一眼那盏刺眼的灯,这才不甘不愿的回到位置上坐下,脸色很不好看。

    助理也知道她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

    可这情况,也不能失了身份。

    闹得太难看,反而会影响两家的关系,所以秦蓝语只能忍。

    第二件拍品,四千万成交,拍卖师依旧高调的宣布,“这是江羡小姐赠予乔忘栖先生的第二件礼物。”

    第三件,六千万,拍卖师再次宣布,“这是江羡小姐赠予乔忘栖先生的第三件礼物。”

    “……”

    到后面,跟着叫价的人少了一些,可价格也是不菲的。

    洛星听得肝疼,“这可能是史上最贵的泡仔方法了,富婆的快乐我是没那个命体会了。”

    “也不是那么绝对,你可以刷我的卡点天灯来泡我,也是一样的。”

    洛星听了盛景淮的建议并不想理会还塞了他一嘴的肉干,“吃你的东西吧!”

    按照拍卖行的规定,这盏天灯将持续九十分钟。

    洛星仔细的算了一下,江羡这盏灯,花了十六亿多。

    当真是……有钱人的撒钱游戏啊。

    而A9包间,自江羡点了天灯之后,就悄无声息了,再没竞价过。

    直至拍卖会结束,大门打开,秦蓝语才匆匆的和助理离开了会场。

    乔忘栖本以为江羡会刷自己的卡,结果她压根就没动他的卡。

    这完全违背了他带江羡来拍卖会的初衷!

    “不是说好刷我的卡吗?”乔忘栖小声的为自己争取权益。

    “我送你礼物,刷你卡,合适吗?”

    “合适啊,怎么不合适了?”

    “行,那下次就刷你的卡给你买礼物。”

    乔忘栖,“…

    …”

    又是下次。

    永远是下次。

    见乔忘栖沉默不语,好像并不开心的样子,江羡挺无奈的摊手,“哎,世道变了,我花了十几个亿也没买来小九爷的一个笑容,就那个什么秦小姐,只花了几千万还想买你开心,她也太草率了。”

    乔忘栖,“……”

    这是一回事吗?

    江羡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并解释,“这怎么不是一回事了?她砸钱当我面送你礼物,这不是故意的吗?不蒸馒头争口气我也要比下去,只是低估了小九爷的价格了。”

    乔忘栖,“……”

    其实让他高兴很简单的……

    能干,就行。

    晚上江羡接到了母上大人顾梦渔女士的电话。

    她在电话里十分兴奋的问江羡,“听说你在绝世拍卖会上点了天灯?”

    “是的。”江羡坦白的承认。

    顾梦渔听了大加赞赏,“可以啊,有为娘当年的风范了!”

    “可不吗,都是跟您学的。”

    顾梦渔得意起来,“当年我点了天灯之后,就一举成名了,还成功引起了你父亲的注意,这才有了这段美满的姻缘呐。”

    “……”看吧,她可是得了顾梦渔女士的真传呢。

    顾梦渔顺势问道,“所以你讨得小乔欢心了吗?”

    “为什么一定是讨他欢心呢?”

    “那不然你还能?讨谁欢心?”

    江羡被反问得语塞,“这世上又不止他一个男人。”

    “可能入你眼的也就他一个啊。”

    “……”

    得,在自个儿老娘这里,她是占不了上风的。

    用顾梦渔女士的话来说,“你都是我肚子里掉下的一块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啊?”

    所以江羡也不反驳了,有些无奈的道,“我功力没有您老人家深厚,没能讨得了小乔乔的欢心。”

    “是吗?没关系,为娘还有绝招没教你。”顾梦渔看了看门外,没见着江知奕的身影,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小情侣之间的事还不好说吗?一炮抿恩仇,我就不信他能招架得住。”

    江羡嘴角抽了抽,“妈,注意胎教啊!”

    “咳咳……知道了。“顾梦渔又正经起来,还怂恿着江羡,“我的办法绝对管用的,不信你就试一试。”

    江羡不想理会,催促着挂了电话,这才慢条斯理的出了浴室。

    乔忘栖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平日里都是他后上床的,今日却先躺在床上了,看来是真不高兴啊。

    江羡走过去想开口叫一叫他,却听乔忘栖说道,“把灯关了。”

    “……哦。”江羡只好去关灯,这才摸索着上床。

    她掀开被子刚准备躺下,却感觉不对劲。

    黑暗中她瞪大了眼睛,伸手探了探,随后惊呼……

    没呼出来,被乔忘栖给吻住了。

    男人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并抵着她唇说道,“为了报答你送我那十几亿的礼物,我也礼尚往来一下,送你十几个亿好了。”

    “……”

    当然,他送的不是钱。

    江羡也不差钱。

    他送的是江羡没有的东西……

    ——

    许久之后,乔忘栖在兄弟群里跟几个人吹嘘:给女人花十几个亿算什么,我直接送她‘十几个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