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蓝语在绝世拍卖会上吃了亏,回家发了一顿好大的脾气。

    秦太太都安抚不了,着急的给自己老公打了电话。

    没多会儿,秦安平秦行长回家了。

    秦太太结果他外套的时候,楼上还传来了一声砸东西的声音,“你看看你看看,又在发脾气了,你赶紧去劝劝吧。”

    “绝世拍卖会的事情我听说了,她受了气心里委屈,是得发泄发泄,你也别太着急,等她冷静下来我再跟她谈谈。”秦安平还是挺冷静的。

    秦太太叹了口气,“这孩子死心眼,就那么认定了乔家小九爷,当年因为追小九爷闹了笑话,觉得丢脸就出国留学了,这次回来估计也是冲着小九爷回来的,没想到吃了个亏。”

    “死心眼没什么不好,说明我女儿眼光好。”秦安平颇为得意的道。

    秦太太担心的是,“可现在问题是,小九爷有女朋友了,她回来晚了呀。”

    “有女朋友又怎么了?成不成还是两码事呢。”

    她看了看自己老公,大约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乔家是名门望族,豪门中的战斗机,多少名门千金想要嫁入乔家啊。

    而乔忘栖又是同辈中最出色的那一个,未来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继承乔家,嫁入乔家就等于是嫁了个聚宝盆。

    谁家不想呢?

    而且乔家小九爷还生得风度翩翩,不靠家世就能颠倒众生的人,哪个女人又不喜欢呢?

    就原京的这些个名媛,怕是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倾慕于乔忘栖的吧。

    秦安平看待事情的角度跟秦蓝语的自然不一样,他看重的是利益。

    与乔家联姻,对他来说是大大的益处。

    所以他很支持秦蓝语的做法,包括她今日在拍卖会上的豪横行为,也是他许可的。

    只是秦安平没想到的是,他们父女被江羡教做人了。

    没多久,楼上消停了,秦太太才上楼去请了秦蓝语下来。

    秦安平喝着茶说道,“今天的事情我都了解了,你发也发泄了,这事儿就别记在心里。”

    “我就是气不过。”秦蓝语不满的道。

    “我知道你气不过,但眼前这情况,不是你一昧的砸东西发脾气就能解决的。”

    被父亲这么一训斥,秦蓝语到底是不敢再作了,只能闷闷的问,“那我要怎么解决?”

    “那江羡之前不是跟那个高材影后文允诺有过节吗?文允诺在她手上吃了不少的亏吧?”

    秦蓝语有点没明白秦安平的意思,有点疑惑的看着他。

    秦安平放下茶杯,才慢条斯理的道,“我刚好认识一个业界有点名气的导演,回头我带你去见见。”

    虽然秦蓝语并不明白秦安平的这些安排,但她知道父亲是个有城府的人,肯定是在算计着什么,便点了头,“好。”

    “那你这两天稍稍缓一缓,到时候我通知你。”秦安平起身上楼去了。

    有了父亲的撑腰,秦蓝语的底气足了一些,气也就消了不少。

    ……

    江羡点了天灯一事,乔家的人也知道了。

    乔二爷还特别去找了乔元山告状,结果被乔元山骂了一通。

    乔二爷憋着一肚子气从乔元山那里回来,一到家就发了一通脾气。

    因为动静太大,乔觅荷在潭园都听见了。

    她了解到情况之后,也很是震惊。

    江羡居然在绝世拍卖会上点了天灯,这女人……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吗?

    肯定是花的九哥的钱!

    这让乔觅荷十分的不满,自己创业需要资金的时候,还必须按照流程去申

    请。

    可江羡随随便便点个天灯就能花十几亿……

    人和人是真的不能比。

    连段米业都听说了江羡点天灯的事,特地打电话来问乔觅荷呢。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段米亚忍不住酸了起来,“觅荷你可看到了吧?你九哥对江羡也太宠着惯着了,这还没进门呢,就给她烧钱玩,若是进了门,哪里还有你的地位哦。”

    乔觅荷被她说得心烦意乱的,只好转移话题,“会所的事进展得怎么样了?钱到位了吗?”

    “到了到了,已经看了好几个场地了,有两个特别合适,回头你有时间我带你去转转。”

    “行,不过我最近挺忙的,等我忙完再去转转吧。”

    段米亚笑道,“没问题的!”

    两人又聊到了雷蔓菁的事,段米亚说雷蔓菁这阵子非常消沉。

    雷家因为Lan取消合作之后,导致形象受损,以至于其他很多跟雷家合作的画家都陆续取消合作。

    雷家现在是雪上加霜,寸步难行。

    乔觅荷听得还挺担忧的,“要不我们找时间去看看她吧。”

    段米亚却一口回绝了,“她现在肯定不愿意见人,还是等过一阵再说吧,我最近跟婉儿聊起出国游玩的事,你要不要一起啊,万芷琪也要去呢。”

    “不了,你们玩吧。”

    段米亚也没强求,说了两句后就挂了电话。

    只留乔觅荷心浮气躁的继续写词。

    红姐打电话给江羡说给她接了个采访,维持一下曝光度。

    为了江羡,红姐也是操碎了心。

    别的艺人为了挣钱,恨不得天天营业。

    江羡不差钱,对事业也就不那么上心了。

    有合适的剧本才会接,没拍戏的时候就跟消失了一样。

    粉丝们都在微博发寻人启事了,所以红姐才给她接了个采访。

    江羡到也没意见。

    像这种采访都是提前准备好问题的,所以红姐将脚本发给了江羡,包括一些官方回答等等。

    其中一些问题是留给江羡自己去回答的,比如江羡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江羡想都不想的直接写上答案。

    乔忘栖那个类型的。

    还有问她如何才能成学神。

    江羡有点无语,没个十年脑血栓是问不出这种问题的。

    不过她还是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她的答案。

    问题三:考试前要认真复习吗?

    江羡答:我每次都没复习,特别担心,结果一考试,满分,哎。

    问题四:问江羡又会写歌又会唱歌还会演戏还是学神,问她还有什么隐藏技能。

    江羡答:都会一点点啦。

    红姐看到这些答案差点没吐血。

    她直接给江羡打电话,耳提面命的叮嘱,“你认真回答一下行不行?”

    “我好认真回答的。”江羡无辜的道。

    红姐再次无语,“就比如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这里你不能回答乔忘栖。”

    江羡听了不服,“这是事实啊,我就是喜欢他那个类型的啊。”

    “我指的是,类型!不是他本人!比如你喜欢的是禁欲系,还是小狼狗,或者是小奶狗,或者食草性,食肉性什么的。”

    江羡一脑门问好,还有这种类别?

    可她看到问题的时候,唯一能想起来的男人就只有乔忘栖啊。

    这个问题算是难住她了,她不得不去问问乔忘栖。

    “到底什么是禁欲系,小狼狗,小奶狗,食草性,食肉性啊?”

    乔忘栖有点忍俊不禁,抱着她耐心的给她解释,“禁欲系指的是不让,小狼狗就是我来,小奶狗就是你来,食草性就是偶尔,食肉性就是经常,懂了吗?”

    江羡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形容这么深奥的啊。

    “那你是什么类型的啊?”江羡眨巴眼睛盯着他问。

    乔忘栖眸色一荡,直接凑了过去,贴着她耳朵说,“我都可以。”

    江羡,“!!!”

    这男人也太……会了吧!!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则骚啊!

    就问谁扛得住吧!

    就说她喜欢的是乔忘栖这个类型嘛……

    乔忘栖将她压在沙发里,舔着唇说,“今晚试试小狼狗吧?”

    江羡,“……唔……不要……嗯……”

    于是采访那天,主持人问了这个问题。

    江羡脸微红的说,“我都挺喜欢的。”

    主持人,“……”

    这……就很野了。

    主持人忍不住追问了一句,“那你男朋友是什么类型的?”

    江羡的脸就更红了,“他……都可以。”

    主持人,“……”

    忽然有点羡慕江羡是怎么一回事!

    采访结束后,江羡等秦粤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圈内的一个导演。

    这个导演在圈内小有名气,有两部电影曾获过奖。

    其中一部就是让文允诺一举拿下影后桂冠的文艺片。

    他似乎是特别来找江羡的,热情的来跟江羡打招呼,“江羡,你好你好,我是温元亮,久仰久仰。”

    “温先生好。”江羡也礼貌的点了点头。

    温元亮颇为欣赏的打量了江羡,然后说道,“是这样的,我有部电影很适合你,不知道江小姐要不要去试一下镜,看看有没有机会合作。”

    “承蒙温先生看得起,我最近有点忙,空不出来档期,要让温先生失望了。”

    “别啊,你就去试试嘛,我们愿意等你档期的。”

    为了敷衍过去,江羡只好点了个头,“那好吧,温先生留个联系方式吧。”

    温元亮急忙将名片递了过去,江羡礼貌收下后,才和他道别。

    走的时候温元亮还在叮嘱呢,“你一定要去啊江羡,我很看好你的!我那部片子可以冲奖的!你需要奖项加持来证明自己地位的。”

    “好。”

    出了演播室,秦粤还挺兴奋的说,“羡姐,这温导在圈子里还挺有名气的,他的影片拿奖的几率挺高的,你这可是走运了。”

    江羡听了不置可否,“你觉得是走运?”

    “难道羡姐有别的看法?”秦粤十分不解。

    圈子里但凡有点名气的导演,很多艺人都争相想搞好关系的。

    特别是电影圈的,很需要奖项来为自己保驾护航。

    就比如文允诺当年一举拿下了影后桂冠,靠着这个头衔,在娱乐圈也吃了不少的红利。

    江羡现在发展是挺好,势头也很猛,但也确实缺奖项来证明自己的地位。

    所以秦粤才觉得温导的橄榄枝是运气加持。

    “这温导,可不是什么好人呐。”

    秦粤顿了顿,问,“那羡姐怎么还答应他了呢?”

    “你没看到后面有人在偷拍啊?”江羡无奈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