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粤语塞,她是真没看到。

    江羡说,“如果我刚刚拒绝,肯定会被人说我耍大牌,仗着家世好连名导的面子都不给。”

    “这些人也太坏了。”秦粤为江羡愤愤不平。

    在圈内见多了这种事,江羡到不怎么在意,只道,“回头让红姐联系一下温文亮吧。”

    红姐得知这事也挺不满的,“这分明是下套呢!太过分了,电影圈就是被这些搅屎棍弄得乌烟瘴气的!”

    “没事,反正我最近闲着,就去走个过场,到时会再找个理由推掉就行。”江羡到是没放在心上。

    有乔忘栖护着,红姐也不怕江羡会吃什么亏,便给了温文亮答复。

    对方很快就敲定了试镜的时间和地点,就在原京,还挺方便的。

    洛星那天正好有空,就陪江羡去试镜。

    到现在洛星也没敢坦白那次拍卖会她就在现场,怕被江羡给生吞了。

    不过她假借盛景淮的名义得知了点天灯的事,激动得不行不行的,“那天盛景淮跟我说了之后,我差点没激动坏了,本来还想阻止你的,结果没赶上。”

    “你最近跟盛景淮关系还挺好的啊。”江羡打趣的问道。

    洛星莫名心虚,莫名脸红,“也就还好吧。”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男人都是本性难移的。”

    “知道了,我心里有数。”洛星挽着她问今天试镜的事,好转移话题,“我们未来的江影后,你现在已经红透半边天了,都能得到名导的赏识了,哎,什么时候我才有这个运气呀。”

    说话间,一个熟悉的人影叫洛星怔了一下,蹙着眉说,“她怎么在这里?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了啊。”

    “谁?”

    “文允诺。”洛星指给江羡看。

    江羡当真看到了文允诺,还挺诧异的。

    司乘那时候告诉她,说文允诺住院了,不过情况不算严重,就是压力太大精神恍惚加上身体虚弱晕倒的。

    当然,司乘也透露文允诺有吸毒史的事。

    只不过在M国那边,吸毒是合法的,所以那边的人也都见怪不怪了。

    江羡也没那个心思去理会无关紧要的人,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大概是经历过太多打击了,这一次文允诺见到江羡后,下意识的回避了,没有像以往那样来冷嘲热讽。

    江羡也乐得个清净。

    看那样子,文允诺也是来试镜的。

    她跟温文亮合作过,邀请她来试镜也是情有可原的事。

    到是洛星莫名不爽,“这个温导是故意的吧?明知道你跟文允诺有矛盾,他还邀请了文允诺和你一起来试镜,哪怕不是同一天也行啊,也太不会做人了。”

    “也就是走个过场,何必当真。”江羡早就跟洛星说过,她不会真的出演温导的电影,只不过是应对一下而已。

    可洛星并不这么认为,“我怎么觉得温导是故意而为之呢?你想想看,你面试上了还好说,可你又不是成心来面试的,到时候温导透露给媒体,说你跟文允诺同时来试镜,结果文允诺面试上了,你却被刷了,又得引起舆论吧,指不定说你不如文允诺什么的……再把你们俩的旧闻牵扯出来炒一炒冷饭,这事就没玩没了了。”

    “说的也是,那你去替我面试吧。”江羡顺势说道。

    洛星,“???”

    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跳进江羡挖的坑呢?

    “难怪你要我陪你一起来面试,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呢!”洛星总算反应过来。

    江羡笑道,“你也没

    吃亏啊,到时候就放消息说你试镜名导大片了,抬一抬你咖位,多好。”

    “好主意。”洛星当即就同意了。

    于是轮到江羡去试镜的时候,洛星非常自信的走了进去。

    温文亮见不是江羡,有点不满,“江羡本人怎么没来?是看不起我吗?”

    “温导言重了,羡羡是觉得她把握不好这个角色,就推荐我来的,她说我很合适这个角色的。”洛星非常漂亮的回答了温文亮的质疑,还表示,“我这就表演给温导您看看。”

    温文亮这是自己吃了个哑巴亏,有苦说不出。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洛星没面试上。

    两人刚出大厦,网上的新闻就出来了。

    说江羡和文允诺同时试镜温文亮导演的新电影。

    因为两人的矛盾,很快就引起了舆论。

    不少人感叹,文允诺还没凉呢?

    一些江羡的黑粉和披皮黑趁机作乱,在微博里各种跳脚,引起文粉们的羞辱。

    【人家文影后有影后桂冠加持,她江羡有什么资格去跟人争啊?好莱坞那部大片不过是以为她长得好看才赢了文允诺而已,这次我赌文允诺赢!】

    【就是就是,江羡除了会炒作,卖有钱人设还会干嘛?谁请她演戏谁瞎了眼了!】

    【论演技,文影后吊打江羡好吗!】

    江铁板们看到这些评价自然是要去反黑的,于是两方就这样争吵起来。

    【她家又开始犯贱了吗?】

    【带头撕逼第一名!】

    【九年义务教育也拯救不了了?】

    就在两边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江羡发了个微博。

    微博的配图是她和洛星的。

    【江羡V:今天天气不错,陪我女朋友来试镜。】

    微博一发出,很快就被粉丝占领了评论区。

    【啊啊啊前排!我蹲到江爸爸更新微博了!热门热门!】

    【水水CP发糖了!好甜好甜啊!】

    【江爸爸称洛姐姐是女朋友啊啊嗑到了嗑到了!】

    【我还以为江爸爸的号被盗了呢,这么久都不更新,都发寻人启事了!】

    【等等,原来江爸爸是陪洛星去试镜的啊,那网上那些子虚乌有的新闻是谁放出来的?故意黑江爸爸的吧!】

    【还能是谁?没看到谁跟着上了热搜吗?蹭得一手好热度啊真是!绿茶婊!】

    文粉们瞬间就不敢吭声了,因为这事儿的确有点刻意而为之。

    尽管最后温文亮发微博宣布文允诺试镜成功,也没能为她挽回多少面子。

    这让文允诺和温文亮两人都十分的不甘。

    最生气的莫过于布局这一切的秦蓝语了。

    她挖好了坑,就等着江羡跳呢,谁知这女人太狡猾了,临场避开了,还趁机抬了她闺蜜的咖位,反被利用了一把,能不生气吗?

    折腾了半天,为别人做了嫁衣!

    温文亮带着文允诺去见秦蓝语的时候,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好好的事情交给你去做都办不好,真是浪费我时间!”秦蓝语没好气的道。

    温文亮虽然颇有不满,可想到对方是投资商的女儿,也不敢说什么。

    “其实……我有个建议,秦小姐要不要听听?”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文允诺开了可。

    “说。”秦蓝语当然会听,因为她太想对付江羡,太想踩江羡一脚了。

    “江家根基深厚,想要对付自然是不容易,况且江羡现在还有乔家护着,只能用点巧妙的招数才行。”文允诺先说明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见秦蓝语没有反驳,这才继续开口,“圈内让艺人身败名裂的办法有很多,但最快最有效的,就是毒品,如果曝光江羡吸毒,你觉得她还能混得下去吗?乔家还会要她吗?”

    秦蓝语一怔,“必然不会要了。”

    “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秦蓝语问,“你的意思是,让我买几家媒体发江羡吸毒的新闻?”

    文允诺摇了头,“当然不是,有江家和乔家在,你能收买谁?况且这种抹黑的新闻虽然能起到一点效果,但只要江羡自证清白,就没什么影响力了。”

    她的这个说法,秦蓝语也认可。

    “关键是要让江羡真的碰毒品,才行。”文允诺压低了声音提醒。

    她看向秦蓝语,见她一副思忖的样子,就知道她在认真思考自己的建议,这才缓缓的道,“秦小姐家在原京还是有一定底蕴和势力的,要在乔家眼皮子底下动一个人应该是没问题。”

    “那是自然。”秦蓝语傲然起来。

    “所以要对付江羡,也是挺容易的事。”

    秦蓝语觉得这个办法可以,还赞许的夸了文允诺一句,“如果成功把江羡拉下水,我会给你个翻身的机会,甚至能超越你以前的地位。”

    “谢谢秦小姐抬爱。”文允诺覆下眼眸,遮住眼底的阴毒。

    ……

    江羡的采访播出后,引起了众人的围观。

    当节目里江羡说她什么类型都喜欢的时候,众人哈哈大笑。

    【不愧是江爸爸,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

    随后主持人问她乔忘栖是什么类型的,江羡说他都可以的时候,弹幕简直笑疯。

    【天呐撸,能征服江爸爸的男人果然不一般!也太会了吧!】

    【请问这种男朋友江爸爸在哪里领的,我也去领一个!】

    【那可是乔忘栖啊,顶级豪门中的战斗机,蓝血贵公子啊!突然开始嫉妒江爸爸了。】

    【我要是有钱,我给在坐的各位姐妹都整一个这款的,可惜我没钱,哭出了声……】

    【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挖不倒的墙角,各位等一等,我还有一铲子就埋掉我前男友了,我要去跟江爸爸抢乔爸爸!】

    【是哦,乔爸爸也超级有钱的说,爸爸们果然是薪薪相吸的!】

    【突然不知道该羡慕谁了……】

    江羡说自己什么都会一点点,粉丝也跟着乐呵。

    【是一点点?是亿点点吧!江爸爸你也太谦虚了!】

    【来自学神的打击,马上就要考研了,拜一拜江爸爸求过啊!】

    【拜江爸爸,求上岸……】

    也不知谁引起的节奏,很快弹幕都是在拜拜了。

    考研成功上岸的都是正常的,还有拜拜求明年找到女朋友的……

    粉丝调侃,江爸爸改行做月老了?

    乔忘栖一边开会一边看弹幕,看到这些的时候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一笑,会议室的人都吓坏了。

    是,是哪里不对吗?

    席年不得不咳嗽一声提醒有点忘形的乔爷,“还开着会呢,乔爷。”

    乔忘栖这才正色的继续开会。

    秘书敲门进来说,“乔总,秦行长来访。”

    ——

    乔忘栖:不好意思,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