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乔忘栖淡淡的点了个头,继续会议,并没有马上起身去会客。

    席年觉得不妥,试图提醒。

    毕竟人家是秦行长,跟乔氏又合作了很多年,这样晾着有些不妥。

    可他都来不及开口,就被乔忘栖安排去做别的事了。

    秦安平这次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还带了秦蓝语来。

    实际上是秦蓝语求着秦安平带她来见乔忘栖的,借口是聊一聊进来合作上面的事宜。

    秦蓝语回国之后,还没正式跟乔忘栖打过照面。

    本来想借着绝世拍卖会的事见一见的,结果出了岔子,她只能消停了几天。

    等那件事情的风波过去了,她就按捺不住想见乔忘栖的心了,催促着秦安平带他来了乔氏。

    秦行长是贵客,被邀请到贵宾会客室好生招待着。

    可就是不见乔忘栖来,秦蓝语的眼睛都快往长了。

    秦安平到是很镇定,还教育秦蓝语,“行了,别总是往门口看了,别人看了会笑话的。”

    被取笑的秦蓝语有些不依,“我们都等了快半小时了,小九爷怎么还没来呢?”

    “没听到秘书说吗?他在开会。”秦安平回答她。

    “可也太久了,他是不是不知道你在等他啊……”

    “就你那点耐心。”秦安平放下茶杯,才说道,“乔氏这么大一个集团,相关事宜都需要乔忘栖处理,他很忙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若真的跟乔家联姻了,他可能顾不上家庭的。”

    这话叫秦蓝语红了脸,害羞的低下了头说,“我会理解他的,男人本来就要以事业为重的。”

    “所以啊,多点耐心吧。”

    秦蓝语也就乖巧了下来,继续耐心的等待乔忘栖开会。

    在他们等了快一个小时的时候,乔忘栖终于出现在了会客室门口。

    秦蓝语一看到他,眼睛都亮了。

    秦安平起身跟乔忘栖打招呼,自然而然的热络,“不好意思啊乔总,你这么忙还来打扰你。”

    “秦行长客气了,是我招待不周。”乔忘栖也跟着客气。

    “没有没有,反正我找你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先忙你的事也是应该的。”秦安平乐呵呵的道,“这是小女秦蓝语,你们以前认识的,不知道乔总还记不记得?”

    乔忘栖茫然的摇了摇头,“我记性不大好。”

    秦安平脸上的笑僵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很快就恢复了,他笑盈盈的道,“你工作忙记不得也是正常的,来,蓝语,见过乔总。”

    “乔总好。”秦蓝语乖乖巧巧的打了招呼,脸蛋红扑扑的,有着女儿家才有的羞涩感。

    乔忘栖只是淡淡的点了个头,视线都没在她身上停留一下。

    而秦安平却笑着道,“算起来,其实蓝语应该叫你一声九哥的,我跟你父亲是世交,还一起留过学,平日里我们也是称兄道弟的,所以蓝语叫你一声九哥很合适,蓝语,还愣着做什么,叫人呀。”

    “九哥。”秦蓝语又乖乖巧巧的叫了。

    乔忘栖不疾不徐的道,“不知秦行长来乔氏,是有什么事情吗?”

    “哦,没什么大事,下个季度的合作已经提上日程了,等流程走完就可以签约了。”

    这事儿双方对接的人早就沟通过,根本不需要秦行长本人来确认的。

    他不过是找了这个借口,带秦蓝语来见乔忘栖而已。

    乔忘栖自然懂他的醉翁之意,他只是淡然的点了个头,“嗯,到时候会有专人跟贵行签约的。”

    “这个点也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乔总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秦安平顺势提出了邀约。

    乔忘栖却有些为难的道,“不好意思啊,我比较忙,还有会议要开,回头有时间再亲自请秦行长吃饭赔罪。”

    “没事没事,不用那么客气的。”秦安平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对了,我女儿在国外读的就是金融,虽说还没毕业,我这个做父亲的有点私心,想让她熟悉熟悉市场,所以才带她来转转的,我们与乔氏的合作很牢固,她想了解一下合作的事宜,还劳烦乔总安排人跟她介绍介绍。”

    “这个找对接的人即可。”

    “我也是忙,没来得及提前打招呼,还劳烦乔总帮忙安排一下了,这不,我下午就有个应酬呢,我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跟乔总好好聊聊。”秦安平起身就要走。

    那意思很明显,要把秦蓝语丢给乔忘栖。

    乔忘栖面色微冷的看着秦安平离开,到也没阻止。

    秦安平常年跟人打交道,人精一个,乔忘栖心里很清楚,自己拒绝这个理由,他还能想出下一个借口来。

    自己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他打太极,就索性接了这一招。

    毕竟,对付一个小白秦蓝语,可比对付人精秦行长要容易得多。

    秦安平一走,秦蓝语的心脏就砰砰跳得很快,脸颊更红了,羞涩的叫了一声,“九哥,我虽然念的是金融,但对这方面还是有些模糊,还得麻烦九哥多多指点了。”

    “不麻烦。”乔忘栖礼貌的道。

    秦蓝语心里一喜,觉得自己和他更进一步了,刚要开口问秦安平给她准备的几个专业问题。

    就听乔忘栖说道,“反正也不是我指点你,会有专门的人来带你的,你在这里等一下吧。”

    秦蓝语被这话打击得脸色一愣,差点没反应过来,“九哥不亲自带我吗?”

    “我对合作也不熟悉。”

    “那……”秦蓝语不安的拧着手里的皮包提手,“九哥,你是不是真的不记得我了?”

    乔忘栖人都走到门口了,还听她演这么一出,实属有点烦,就回头问秦蓝语,“我的确没什么印象,不好意思。”

    秦蓝语都快哭了,她几步走了过去一把就抱住了乔忘栖,“难道你对我就没一点感觉吗?”

    她这一出,到是让乔忘栖始料未及。

    因为他见过的名媛,基本都是有礼数,很克制的,并不会做出什么狂浪的行为来。

    而这秦蓝语,显然超出了这个范围。

    秦蓝语紧紧的抱着他,还故意拿胸蹭着他,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乔忘栖双眸渐冷,视线冰冷得像是掺了水,“也不是没有一点感觉。”

    闻言,秦蓝语又是心里一喜。

    原来乔忘栖吃这一套啊,早知道她就不故作矜持了。

    这一招是秦蓝语妈妈叫她的,说男人其实把持不住的,只要稍稍勾引就能上钩。

    按前提是,别让秦安平知道。

    因为当年秦太太也是这么勾搭秦行长的,所以才把这个招数传给了秦蓝语。

    这不就有效果了吗?

    秦蓝语希冀的看向乔忘栖,双眼更是含情脉脉,恨不得掏出真心来给他看。

    谁知乔忘栖却无比冷然的说,“有恶心想吐的感觉。”

    这下,秦蓝语被打击得脸色煞白。

    乔忘栖却很不客气的推开了她,嫌弃得好像她是什么病毒一样,直接离开,没半点停留。

    在他走之后,秦蓝语也没脸留在乔氏,低着头狼狈的逃跑了。

    席年正找乔忘栖呢,却见他神色匆匆的从贵宾室出来,直接去了办公室的休息间,拿了毛巾就去洗澡。

    跟着进来的席年一脸莫名,大白天的,乔爷洗澡做什么?

    很奇怪啊……

    而秦蓝语几乎是一路哭着回家,见到秦太太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秦太太急忙询问,“怎么了这是……”

    “乔忘栖他,他说我恶心。”秦蓝语哭着说出自己的委屈。

    秦太太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她脸色顿时一沉,“这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说出这么过分的话呢!一点都不绅士!真当我女儿没人要了是吗?”

    “妈……我丢脸死了。”秦蓝语捂着脸觉得自己以后再也没脸见乔忘栖了。

    秦太太咽不下这口气,自己捧着宠着长大的女儿,凭什么叫别人羞辱了去。

    “你先别难过,这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去见一见华夫人。”

    “你可别把关系闹得太僵啊,我还想跟乔忘栖在一起的。”秦蓝语急忙劝道。

    秦太太安抚的拍拍她,“我心里有数,你也快别哭了,哭得眼睛肿了又要难受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秦蓝语,秦太太才给华夫人打了个电话,约她一起吃下午茶。

    华瑶瑶自然不知秦蓝语和乔忘栖之间的事,只以为是单纯的吃下午茶,就答应了。

    毕竟两家合作多年,交情匪浅。

    到了会所,秦太太聪明的没有摆架子,而是客客气气的和华瑶瑶打着招呼。

    华瑶瑶在这方面应对自如,也是有礼有节的。

    然后秦太太就找准机会说起了自己女儿的事,“我家蓝语是独生女,往后秦家都是要交给她的,所以格外看重对她的培养,她也很争气,在国外念了个很好的大学,成绩也不错,将来继承家业是没问题了。”

    她一提起秦蓝语,华瑶瑶就心里有数了。

    这些年来,多的是人打着乔忘栖的注意呢。

    可他们在乔忘栖那边无从下手,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华瑶瑶这边。

    华瑶瑶前前后后不知道拒绝了多少人的好意,要么是不合适,要么乔忘栖那边不点头,所以就悬到了现在。

    好在他遇上了江羡,华瑶瑶也能松了口气。

    自打乔忘栖公布恋情之后,找她的人少了一半。

    但也有不死心的,比如秦太太。

    华瑶瑶顺势说道,“秦小姐很优秀,长得也好看,估计要不了多久,求亲的人就能踏破你们家门槛了。”

    秦太太略有不悦,“我们家蓝语是个长情的人,当年她年少轻狂的时候,就喜欢乔忘栖,我想着那会儿还太小不合适,就把她送出国,以为能断了她的念头,谁知这次回来,她还是跟我说她喜欢你们家小九爷,我这个当妈的,也很无奈啊。”

    “这个……还得秦太太多劝说了,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的。”华瑶瑶就是不接招。

    秦太太只能把话说明白了,“我说华夫人,在这件事情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那江羡……可不是什么纯良之人啊。”

    ——

    江羡:掐指一算,有人在说我坏话呀。

    三更,今天结束啦,明天见,请多多留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