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太太打量了一下华瑶瑶,见她表情为露不悦,又稍稍收敛了一些,语重心长的劝道,“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秦家和乔家又合作了还这么多年,我自然是为你好的,乔家家大业大的,必然得找一个沉稳内敛的人,才陪得上小九爷呀,你作为小九爷的生母,肯定也希望他未来的日子能一帆风顺的吧。”

    华瑶瑶忍不住笑了,她也没有别的意思,就随口问秦太太,“你的意思是,我们家小九和江羡在一起,就不能一帆风顺了?这又是什么道理?”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秦太太自己心虚,肯定要否认这话,“我只是觉得,得有个沉稳又知根知底的人,才合适。”

    “比如?”

    秦太太就笑,也不接话。

    结果华瑶瑶不跟着那话继续说,只是说道,“我以前也是你这么想的,可在见过江羡之后啊,对她很是喜欢,她并不像外面所说的那样。”

    听到华夫人夸江羡,秦太太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华夫人,我也是看在你我相识多年的份上,才跟你说这些知心话的,如果你不领情,那就当我没说过这些吧。”

    “秦太太言重了,我只是觉得,不知全貌不予置评。”华瑶瑶委婉的提醒。

    这话却像是打了秦太太的脸,她想起自己女儿在家哭得要死不活的,就气不打一处来,“既然华夫人执意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华夫人一句,我们家就蓝语一个孩子,她回心转意了到还好说,如果她执意的话,我们做父母的也只能顺应她的意思了,到时万一做了什么非常手段,还请华夫人谅解了,我们也是为了孩子。”

    华瑶瑶保持着笑容没有回答。

    秦太太也不想再就留,直接起身道别离开了。

    等秦太太一走,华瑶瑶思忖再三,还是给远在国外的乔正业打了电话,“三哥,你可能得回来一趟了。”

    “刚才我跟秦行长的太太喝了下午茶,她太太的意思是希望秦家的女儿能跟小九联姻,小九现在有女朋友,我就婉拒了,可秦太太不高兴,说了一些话,那意思是如果我们不答应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两家的合作。”

    “问题就处在这,所以才请你回来一趟。”

    乔正业当即就改了航线回原京,不过最快也要第二天下午才到。

    华瑶瑶觉得应该找乔忘栖谈一谈,这事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

    ……

    适逢周末,乔忘栖好不容易抽出两天时间,打算好好陪陪江羡。

    问她想去哪里,她摇头。

    问她有什么想吃的,她也摇头。

    反正就是摇头,连尊口都不开一下,累兮兮的躺在床上不想动弹。

    “也不能这么一直躺着啊,得起来走走。”乔忘栖像哄孩子一样哄着江羡。

    江羡恨不得钻进被子里不出来,“我累。”

    “这一天才刚刚开始你就累。”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都怪你,夜里不做人!”江羡愤愤不平的控诉乔忘栖这个罪魁祸首。

    也不知道是谁,昨晚翻来覆去的折腾人,折腾得她今天都下不来床。

    他居然还好意思说她的不是!

    气人!

    乔忘栖被她瞪了一眼反而笑了,“辛苦你了。”

    “……”这话他怎么说出口的!

    可江羡没想到的是,这还不是乔忘栖的底线,他还凑近了补充了一句,“不做人还挺好的。”

    江羡,“!!!”

    江

    羡真怕他大白天的也不做人,所以还是强撑着起床了,“算了,我带你去看望看望我师父吧。”

    上次去师母家,师母就说了让她带乔忘栖去家里坐坐。

    乔忘栖一直在忙,她就没提这事。

    既然今天有空,那就去转转吧。

    她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穿了一身休闲的衣服,连妆都没化就带乔忘栖出门了。

    去的路上她也没说去见谁,只说去见自己的师父师母。

    可乔忘栖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师父师母会是明大师和明太太。

    站在明家门前,乔忘栖驻足不前,“我觉得我还是去买礼物吧。”

    “都说了不用了!你带着东西来,叫别人看见还以为你贿赂我师父呢!”江羡再次拒绝。

    刚才在来的路上,乔忘栖就说要去买礼物,江羡直说不用。

    这会儿都到门口了,他还是觉得空手来不合适。

    “江小羡,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让我有点准备。”乔忘栖挺无奈的说道。

    江羡不以为意,“见我师父师母要什么准备啊,你见我爸妈的时候也没这么紧张啊。”

    “谁说不紧张了?见他们的时候我也很紧张,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乔忘栖否认了她的说法。

    “是是是,快点跟我进来吧,我师父不吃人的。”江羡扯着乔忘栖就往里面走。

    明家的保姆见是江羡,顿时喜上眉梢,“江小姐来啦?我去告诉太太,她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师父在不在啊?”江羡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在的在的,先生今天休假,在后院晒太阳呢,太太在那做针线活儿。”保姆热络的邀请两人进去。

    穿过前院,到了会客厅,再从会客厅往里走一点,就是后院了。

    后院跟前院不同,后院的生活气息更浓厚一些。

    院子里零零散散的晒着一些蔬菜和果干,还有古书棋谱,以及衣服鞋袜之类的。

    保姆欣喜的叫了明太太,“太太,江小姐来了。”

    明太太带着老花镜仰起头,看到江羡后露出个明媚的笑容来,“呀,羡羡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

    原本还在打盹的明大师,被明太太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看到了江羡,“臭丫头还知道来看我啊,怎么空手来看师父?”

    江羡却摇头,“我才不是空手来的,我带了我最喜欢的人一起来的。”

    明大师,“……”

    一把年纪还要吃狗粮,夭寿哦!

    乔忘栖礼貌的跟两位长辈打招呼,“明大师,明太太好。”

    “你现在是羡羡的男朋友了,就不用那么客气了,跟着叫一声师父师母就行。”明太太乐呵呵的道。

    明大师颇有意见,“那也等结了婚再叫啊,哪能现在就叫,不合适。”

    “我说合适就合适。”明太太句话把明大师给堵住了。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江羡亲昵的挽着明太太说,“师母,你上次给我的果干我都吃完了,还有不?”

    “有的有的。”

    “想吃果干啊?来跟我下两局吧。”明大师趁机说道。

    江羡想都不想的说道,“我不要。”

    明大师气到吹胡子瞪眼,“你不知道那人手段吃人嘴软啊?赶紧的别啰嗦,春香,把我棋盘和棋子拿来。”

    江羡小脸都快垮

    了,回头问乔忘栖,“会下围棋吗?”

    “会一点……”

    江羡立马把他往明大师面前一推,“那你陪我师父下棋,我陪师母唠嗑去。”

    于是,乔忘栖就被这么赶鸭子上架了。

    虽然不是江羡,明大师还颇有意见。

    不过下了几回合之后,他来了兴致,“你这叫会一点?”

    “可能会得都一点吧。”乔忘栖谦虚的道。

    毕竟坐在他对面的是明大师,当今国内围棋第一人,他可不得谦虚吗。

    明大师对乔忘栖还是赞许有加的,兴致勃勃的和他下起棋来。

    而江羡则和明太太唠嗑去了。

    过了一会儿,乔忘栖才明白江羡为何不愿意跟明大师下围棋了。

    明大师显然对围棋有着痴迷的热爱,下起棋来完全到了忘我的境界,一直下一直下……

    他期间想去一下洗手间都不行,只能憋着。

    乔忘栖想着老人家可能肾功能没年轻人好,没准他先憋不住呢?

    实际上……明大师很能憋的。

    最后乔忘栖只能把求救的眼神投向了江羡,用眼神告诉她自己继续去纾解一下。

    江羡都被他那表情给逗笑了,最后心疼他跟明太太说,“师母,你不是说师父腰不好吗?他坐这么久一会肯定要腰疼了,得起来活动活动啊。”

    “对啊!”明太太这才冲明大师喊道,“老头子差不多就行了!该起来活动了,别一直缠着人家小乔下棋!”

    “……知道了。”明大师有点不情愿,可奈何不了自己夫人,只能作罢。

    得到解救的乔忘栖第一时间冲向了洗手间,他是真的快憋坏了。

    江羡有些忍俊不禁,明大师却精神抖擞的跟她说道,“没看出来,乔忘栖的实力还挺强的,我们下了三局,他还赢了一局。”

    江羡也挺惊讶的,能赢得了明大师,那的确是很强了。

    “我也不知道他下围棋这么厉害的。”江羡解释道。

    “下次有机会再对弈吧。”明大师显然一改刚才的态度,对乔忘栖热情起来,“回头你跟小乔说,让他多来家里走走知道不?”

    “……知道了。”江羡有种自己把乔忘栖推到火坑的错觉。

    两人在明家吃了晚饭才回去的,走的时候江羡又拿了一大包东西。

    有果干,还有一些蔬菜干等等。

    明太太还叮嘱两人有空就过来。

    上了车,江羡就把东西分成了三分,并吩咐乔忘栖,“这两份一份给阿姨,一份给爷爷,你记得给他们送去。”

    “好。”乔忘栖记下了。

    虽说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却是有心意在里面的。

    明太太方才都说了,那些是她自己收拾的,很健康,没污染。

    “明天有想去的地方吗?”乔忘栖问她。

    “没有。”

    “那行,咱们就在家呆一整天。”

    江羡忽然觉得待在家里并不安全,急忙说道,“我想打高尔夫了,好久没打了。”

    “行,那明天去打高尔夫球。“乔忘栖看了她一眼。

    江羡赶紧藏起自己的小心思。

    她哪里是想打高尔夫,她只是觉得高尔夫休息室好睡觉而已。

    总之待在哪里都比待在家里要‘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