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忘栖怕江羡觉得无聊,还约了许荡和孟沂深一起打高尔夫。

    本来还约了盛景淮的,盛景淮说在出差,就缺席了这个局。

    结果到了现场乔忘栖才知道自己的安排多余了,因为江羡本意根本不是来打球的,而是来补眠的。

    坐哪儿都能睡。

    孟沂深见这情况就说乔忘栖,“你也太禽兽了吧,看把嫂子累得。”

    许荡正吭哧吭哧的打球呢,宅男的体力自然是不能跟另两人相提并论的。

    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问,“乔爷怎么累着嫂子了?难道你们晚上也来打高尔夫不成?”

    孟沂深,“……”

    怪不得盛景淮说许荡是个傻白甜!

    真是够傻够白也够甜的!

    许荡感受到孟沂深鄙夷的眼神,很是费解的挠挠头,“什么眼神啊?”

    孟沂深使坏的问许荡,“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相遇,女的问男的你叫什么,你怎么回答?”

    这种问题一听就是坑。

    许荡没少在孟沂深和盛景淮这里跳坑,立即觉得事情不简单,自己还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这个问题,“我没叫。”

    “果然……哈哈哈哈,你是凭本事叫丢的桃花!”孟沂深笑了起来,一副我最知情的样子。

    许荡差点没跳脚,“你逗我玩呢!”

    “没有,哥哥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在这么想去你就要当一辈子老处男了!”孟沂深调侃的笑了起来。

    许荡,“……”

    他气了一会儿,又屁颠屁颠的跑去问孟沂深,“你怎么知道我还是处男的?”

    “你忘了我是医生了?”

    许荡觉得他说得也太神奇了,医生就能看出人是不是处?

    他不信,就故意问道,“那你怎么辨别女人是不是处?”

    孟沂深轻笑,“还不简单,听说过眉心未散吗?雏儿的眉毛是轻柔地平贴在眉骨附近的皮肤上,眉根不乱,而且不会竖立起来,而开了荤的女人嘛,眉毛则是离开了眉骨的皮肤,向空中怒放着,就像雨露滋润过的花草一样,多柔多媚的,就比如那边那个服务员,她就不是雏儿了。”

    许荡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还有这种说法?”

    这问题换来了孟沂深更放肆的大笑,果然是傻白甜,真好骗。

    江羡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自己,她迷迷瞪瞪的以为是乔忘栖,眼睛都没睁一下的说,“别烦我,打你的球去,我要睡觉。”

    谁知那人却没离开,继续拍了拍她。

    不得已,她只能睁开眼睛看了看。

    面前站了一个大约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虽说有点年纪,但却十分有气质。

    穿着方面也很讲究,一看就是富贵人家那种。

    不过能出现在这种球场的人,想来身份也不会太简单。

    “大叔,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江羡揉了揉眼睛说道。

    “你是江羡对吧。”对方很准确的叫住了她的名字。

    江羡心里还咯噔了一下。

    难道自己被认出来了?

    不对,认出来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她应该惊讶的是,自己居然会有五十多岁的男粉丝?

    看来红姐要乐开花了,自己可是实红了呢。

    江羡立马坐正姿态,顺了一下已经及肩的头发说,“我是,大叔你是来要签名的吧,笔给我吧,我给你签。”

    中年男人怔了怔,还是拿出了笔和纸递给她。

    江羡很是爽快的在上面签了字,写祝福的时候还问了一句,“大叔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写上去。”

    男人颇为困惑的看了看她的字,似乎不知道她要写什么。

    江羡就耐心的解释了一下,“我准备些祝谁谁谁健康快乐,所以得问一下你的名字。”

    “哦。”男人明白过来后,跟她说了自己的名字,“我叫乔正业。”

    江羡刷刷的写上了对方的名字,并笑盈盈的将笔记本还给他,“要拍照吗?”

    “好啊。”男人收下笔记本后,又自然而然的过来拍照。

    “你手机拿出来呀。”江羡见他只是靠过来却没拿手机,就提醒了他。

    “哦,好。”乔正业又把手机拿了出来解了锁举起手机拍照。

    江羡双手分别比了个耶的姿势放在自己的脸颊两边,笑得甜甜的。

    乔正业点了拍照按钮,一张合照就拍完啦。

    江羡也没看,不过还是叮嘱了一句,“大叔,你如果要发网上的话,记得帮我P个图,把我P得漂亮一点,不然会影响到我的商业价值。”

    “已经很漂亮了。”乔正业表示。

    江羡被他的话给都笑了,“大叔你真有意思,你也姓乔呢,我老公也姓乔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觉得不合适,又赶紧解释,“就是男朋友的意思。”

    “我知道。”乔正业笑容满面的点了点头。

    乔忘栖这会儿赶了过来,本来是来看江羡醒没醒的,却没想到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而且自己父亲还和江羡有说有笑的样子。

    他惊讶的叫了一声,“爸,你怎么来了?”

    “爸?!”江羡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乔正业应了一声,“诶。”

    江羡,“……”

    这……是……啥……剧情??

    乔忘栖见江羡傻眼,就估计她并没认出乔正业来,急忙介绍道,“羡羡,这是我爸,爸,这是江羡,我女朋友。”

    “我知道的。”乔正业满意的点着头。

    “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乔正业笑着解释,“刚到,听你妈说你在打高尔夫,我就直接过来了,羡羡是吧?虽然天气暖和了,可睡在户外还是会有些冷的,要注意保暖,别感冒了。”

    “谢……谢谢叔叔。”江羡脸颊一片酡红,恨不得躲到乔忘栖的身后。

    因为太丢人了。

    她居然把乔忘栖的爸爸当成是自己的粉丝了,还给人签了名合了影……

    啊,来一道雷劈死她算了,太丢人了!

    乔忘栖大约知道她的窘迫,就给她找了个借口,“羡羡,我有些口渴了,你去给我买一下水吧。”

    “啊……好。”江羡立马抓住了这个机会,不过还是有礼貌的跟乔正业打了个招呼,“叔叔,您喝点什么,我去买。”

    “咖啡吧,谢谢了。”

    “叔叔客气了,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江羡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乔正业背着手跟乔忘栖走往回走了走,“这姑娘有点意思啊。”

    听到乔正业夸江羡,乔忘栖还挺自豪的。

    “听你妈妈说,你爷爷已经去江家提过亲了?”

    “是的。”

    “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乔正业交代着,“等合适的时候,我和你妈也得去拜访拜访才合适。”

    这代表着乔正业的认可,乔忘栖很是愉悦。

    他家江小羡的人格魅力还真是可以,只不过见了一面而已,就得到乔

    正业的认可了。

    事情顺利得让他都觉得惊奇。

    “对了爸,你怎么突然回来了?F洲的项目不是很忙吗?”乔忘栖想起这事便询问了乔正业。

    乔正业看来看远处正在打球的许荡二人,才说道,“听说前两天秦行长去找过你?”

    “是的。”

    “这个秦安平可不是省油的灯啊,他找了你之后,他太太又去找了你妈,说了一些话,我觉得不妥,就赶了回来。”

    乔正业点到即止,乔忘栖自然明白。

    不过他觉得这事儿也不用那么紧张,“虽然乔氏和秦行长合作了很多年,但不代表他是唯一可以合作的人。”

    “理是这个理,我和你妈担心的是,秦安平从中作梗,跳了马就会影响大局了。”

    乔正业看了看他,问道,“你应该知道,老二和老三那边一直在拉帮结派的,保不齐这秦安平就跳到他们那条船上去了,这会给你增加难度的。”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我觉得,爷爷不可能看不明白这些局。”

    “你爷爷自然看得懂,我和你妈只是怕万一……”

    乔正业的话就卡在了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乔忘栖安抚他,“我心里有数的,你且安心。”

    这会儿江羡也回来了,买了水喝咖啡过来。

    她可能是跑着过来的,额头上都是汗珠。

    乔忘栖拿着自己的毛巾就去给她擦,一点也没有要避嫌的意思,和平日里相处的状态一样。

    可江羡不好意思啊,她推了推乔忘栖,并把咖啡双手递给了乔正业。

    乔正业接过灌装咖啡说道,“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打球了,坐了一天的飞机也累了,就先回去了,羡羡,有时间的话,我叫上你阿姨,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

    他说的是我们一家人,这个我们,把江羡也包含了进去。

    也就是在告诉江羡,他已经认可了她。

    江羡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她立马点头,“好的。”

    乔正业这才挥挥手离开,江羡还甜甜的喊了一声,“叔叔慢走。”

    乔正业回头挥了挥手,“其实叫大叔还挺好听的。”

    江羡又红了脸。

    她刚刚叫的就是大叔。

    等乔正业走之后,江羡才扑进乔忘栖怀里说道,“哎呀我刚都丢死人了,还好叔叔没笑话我。”

    “怎么了?”乔忘栖好奇的问道。

    “我把叔叔当成是我的粉丝了,还给他签了名,合了影,你说丢不丢人?”江羡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乔忘栖都被她给逗乐了,“难怪你刚刚一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的样子。”

    “别说了你……谁叫你一直打球的。”

    盛景淮说过,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

    乔忘栖自然不会在这种话题上与她争论,“是是是,都怪我,害你丢脸了。”

    “就是。”江羡撅着嘴,想着乔正业刚刚对自己的态度,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为什么你爸爸妈妈对我都这么好呢?”

    “这就好了?”她还真是容易满足。

    江羡却很认可的点了头,“对啊,我还以为我要很努力才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呢,所以第一次要见你妈妈的时候,我才会临阵脱逃,因为紧张啊。”

    乔忘栖不禁笑了起来,“其实问题很简单。”

    “嗯?”

    “你长了一张男方父母都同意的脸啊。”

    ——

    席年听了泪流满面:乔爷真!他!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