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哪儿呢?有时间出来一趟吗?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一谈,关于投资会所的事。”段米亚在电话里说道。

    眼看着音乐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乔觅荷自然是没时间的,便拒绝了,“明天吧,今天我有事。”

    “哎呀很重要。”

    “我的事情也很重要。”乔觅荷还是态度坚决的婉拒了,“我先不跟你说了,挂了啊。”

    她也不等段米亚说话就直接挂了电话,并礼节性的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距离开场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助理一路小跑着找到了楚狂歌,“我的祖宗哎,马上就要开始了,您怎么还在这里啊!赶紧的啊,要做准备了呀!”

    “不要,我女神还没来。”楚狂歌眼睛都快望长了,还不见江羡的身影,心里也有些急切。

    助理说,“别不是你女神放你鸽子了吧?”

    “放屁!乌鸦嘴!”楚狂歌很不满的骂了回去。

    小助理摸摸鼻子,“我就说说,你那么凶做什么?”

    平日里楚狂歌对身边的人都像是朋友兄弟那样,挺好的,可唯独在提及他女神的时候,他就跟涨了刺一样,逮谁扎谁,谁也不敢惹。

    可眼下这情况,小助理也很急啊。

    对讲机里又传来了催促的声音,小助理开始头疼起来,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小祖宗的祖宗,也就是楚狂歌的女神赶紧现身吧!

    在开场三分钟的时候,江羡总算来了。

    她一出现,楚狂歌的眼睛就亮了,“这里这里!”

    “路上堵车了。”江羡解释道,“还好没迟到。”

    “快点快点入座,马上就要开始了。”楚狂歌急切的催促着她。

    “都快开始了你还在门口站着?你也太不敬业了吧!你爸知道了怕是要揍你了。”江羡调侃道。

    楚狂歌,“……”

    他这是为了谁在这门口等着的?

    为了谁!?

    小助理见江羡来了,也松了口气,赶紧劝着楚狂歌,“小祖宗赶紧的,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知道了知道了。”楚狂歌不耐烦的应了一句,又吩咐道,“把我女神照顾好啊,要是照顾不好,我就罢演我跟你说。”

    小助理,“……”

    小助理只差没跟江羡点头哈腰了,“江小姐这边请,位置已经给您预留好了,您请跟我来。”

    江羡这才跟小助理去了观众席,而楚狂歌几乎是一路飞奔去后台候场。

    他几乎是最后一秒钟站上的升降台,差点没把现场的工作人员给急死。

    江羡也在小助理的带领下来到了观众席为她预留的位置,她刚坐下就听见身边有人惊讶的出声,“江羡?”

    江羡一回头,“额……乔小姐。”

    要不是确定这就是在音乐会现场,乔觅荷都要以为自己又做噩梦了。

    怎么到哪儿都有江羡呢?

    她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江羡笑了笑跟她打招呼,“好巧,你也来听音乐会呀。”

    “……是的。”乔觅荷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

    看着她怀里抱着的花,江羡挑了挑眉。

    那二货居然还有乔觅荷这样的粉丝呢。

    不知为何,乔觅荷被看得有些心虚,只能不着痕迹的将花往旁边挪了挪。

    此时音乐会也正式开始了,台上的乐队已经准备完毕,而楚狂歌也随着升降台慢慢出现。

    现场观众开始鼓掌。

    音乐会跟歌手的演唱会是

    不同的,虽然楚狂歌也有粉丝,但粉丝们都还算自觉,没有喊口号或者吹口哨之类的,都是文明鼓掌。

    但从掌声上不难判断楚狂歌的受欢迎程度。

    江羡和乔觅荷也跟着鼓掌,只不过一个是机械式鼓掌,而另一个是出自真心的鼓掌。

    穿着燕尾服的楚狂歌,对着观众席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

    起身的时候,他的视线明显往江羡的位置看了看。

    乔觅荷的位置就挨着江羡的,所以她下意识的觉得楚狂歌是在看自己,心砰砰的跳了几下,手心都开始出汗了。

    随后楚狂歌坐下,等主持人报幕之后,开始演奏这场音乐会的第一首曲子。

    是楚狂歌的一首成名曲。

    不管在哪里,只要是他的个人演奏会,他的开场曲就一定是这一首曲子。

    有记者曾经好奇的采访过楚狂歌,问这首曲子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楚狂歌非常自豪的道,“这是我女神写给我的曲子。”

    只是这么多年来,始终没有人知道他女神到底是谁。

    甚至有人怀疑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可昨晚他在微博上喊话之后,楚狂歌的神秘女神又引起了粉丝们的注意,都在纷纷猜测这个人到底是谁。

    乔觅荷几乎每天都会听楚狂歌弹奏的曲子,这一首成名曲更是听了很多遍,每个旋律都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她仔细的临停着,眼眸里只能看到发光发热的楚狂歌,连一旁的江羡都被她忽略了。

    第一首曲子落下,现场一片热烈的掌声。

    乔觅荷也跟着鼓掌,喜悦之情不言于表。

    而江羡则象征性的鼓了鼓掌,依旧觉得挺无聊的。

    音乐会分为四个单元,每个单元三首曲子,楚狂歌随即开始第二首的表演。

    乔觅荷听得入了神,前排有人走过,不小心弄倒了她的花,她都没注意。

    还是江羡弯腰给她扶了起来,捡起卡片的时候,便看到了上面的内容。

    这词,一看就是暗恋的意思。

    “你做什么!”乔觅荷突然发现她在看自己的卡,急忙出声喝止。

    可能因为声音有些大,换来了其他人的不满眼神。

    她只能压低了声音说道,“还给我。”

    江羡便还给了她,乔觅荷还小心点擦了擦,才继续放到花束里。

    她甚至还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这才继续听音乐会。

    第一个单元表演结束后,楚狂歌会去后台休息十分钟。

    一些粉丝会趁机把礼物或者花送过去,那边会有专门的人接收这些礼物。

    但江羡清楚,楚狂歌基本不看这些礼物和花,都是让工作人员收了之后自行处理。

    所以乔觅荷的花,以及花束里的贺卡,是不会落到楚狂歌手里的。

    那几句词其实写得挺好的,只是可惜了……

    江羡打量了乔觅荷一眼,她有点不自然的扭了头,看了一眼手机。

    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段米亚打来的。

    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

    趁着这点时间,乔觅荷给段米亚回拨了电话,“米亚怎么了?我在听音乐会,没看见你的电话。”

    “资金不够?不是拨了三千多万怎么还不够?只是开一个会所而已,哪里需要那么多钱?”乔觅荷蹙着眉头问。

    段米亚解释了一番,“我们开的是高端会所,很烧钱的,必须得高端大气上档次才行,比如挂画啊摆件啊,这些都是很费钱的。”

    “那大概还要多少?”

    “两千万左右。”

    “两千万?!我这边没有那么多资金呀。”乔觅荷为难的道。

    段米亚便说道,“这个好说,你可以去你们乔家的基金会申请啊,就两千万肯定申请得下来吧?”

    “主要是这个项目肯定不符合申请标准,到不是钱的事。”乔觅荷解释着。

    可段米亚却不这么认为,她还说道,“江羡点个天灯点了十几个亿,你只要两千万而已怎么就不行了?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

    可能因为江羡就在旁边,乔觅荷也不好解释什么,只是强调,“走申请流程肯定不行的,而且还需要很长的审批时间。”

    “要不就继续招人借贷?”

    乔觅荷已经在旁人那里借贷了三千万了,这次又借贷,她还挺为难的。

    段米亚也说了,“咱们都投了那么多钱进去了,总不能中途放弃吧。”

    “我只是觉得超预算太多了,当初不是说好三千万就足够的吗?”

    “现在市场就这样,没办法的事啊。”

    “那……就借吧,明天我有时间,还是去老地方名图会馆,我来签协议。”乔觅荷妥协的道。

    段米亚答应了。

    乔觅荷这才结束通话,回头见江羡正托着下巴看着台上,好像并没注意她这边的情况。

    她暗暗的松了口气,端正了坐姿,继续听音乐会。

    第二单元的乐曲基本都偏活跃类型,节奏极快。

    但这对楚狂歌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他的双手像是在跳舞一样,翻飞在黑白键上。

    流畅的乐曲总能声入人心。

    但江羡还是觉得……好无聊。

    她不禁想起小时候和楚狂歌一起练琴的日子,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屁孩,屁颠屁颠的跟在自己后面,一口一个羡姐的叫着。

    江羡那会儿是真不喜欢小屁孩啊,可能是被贺岁言给搞怕了。

    后来为了阻止楚狂歌对自己的神奇热情,她就给楚狂歌下了个军令状,“你要是钢琴能超过我,我就跟你一起玩。”

    要知道那时候的楚狂歌还只是个小屁孩,尽管出生在音乐世家,但还没启蒙呢。

    江羡这样做摆明是故意为难的,就为了甩开楚狂歌。

    结果楚狂歌当真回去跟他老爸楚玉山说,“我要练钢琴!我要超过羡姐!”

    楚玉山当时就觉得他疯求了。

    学钢琴没什么问题。

    问题是想要超过江羡,那就是不自量力了。

    江羡极具天赋,是楚玉山千求万求才求来的徒弟。

    就楚狂歌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还想超越她……太天真了。

    楚玉山嘴上答应,心里却没当回事,以为这孩子三分钟热度,过阵子就放弃了。

    但他没想到自己儿子还真有毅力,每天都在认真的弹。

    他甚感欣慰的同时问了楚狂歌缘由,楚狂歌这才说了和江羡的约定。

    楚玉山都乐了,小屁孩年纪很小想法很成熟嘛。

    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是不是也应该推波助澜一把。

    所以楚玉山就把两人放一起练琴,好给他们相处的机会。

    楚狂歌是高兴了,可却苦了江羡了。

    每天都被楚狂歌的魔音折磨着……最后迅速缩短了学习的时间,早早的达到了出师的水准,火速的逃离了楚狂歌的折磨。

    ——

    楚狂歌:少男心破碎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