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现在楚狂歌弹的并不是魔音了,而且已经达到专业级别的水准。

    但前车之鉴已经先入为主了,完全无法改变,以至于她一直拒绝来听楚狂歌的音乐会。

    只是现在再想起以前的事,江羡愉悦的扬起了嘴角,她微微偏向乔觅荷那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要开个会所啊?什么类型的?我开过几家会所比较有经验,可以给你支支招。”

    乔觅荷,“……”

    她本来就不待见江羡,偏偏这人还自来熟,让乔觅荷有些不悦的蹙起了眉头。

    “我说真的。”

    乔觅荷顿了顿,才冷然的道,“不用了,谢谢。”

    哦豁,被拒绝了。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事,江羡还是挺无奈的。

    要不是看在她是乔忘栖妹妹的份上,她才不管这事呢。

    所以江羡忍了忍,又道,“我是诚心想帮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乔觅荷有点烦了,觉得这人怎么这么事儿?

    都说了不用了,还上赶着说这些话。

    她连表面的样子都不想装了,直接说道,“江小姐,我跟你又不熟,已经拒绝你了,就不必一直说了吧?难道非要我把话说得很难听吗?”

    江羡啧了一声,“我跟你九哥熟啊,我是看在你九哥的面子上想帮你一把,如果你不需要那就算了。”

    反正她该说的都说了,自己不信有何办法?

    她不提乔忘栖还好,一提乔忘栖,乔觅荷就很是反感,“我不需要,谢谢!”

    说完又往那边挪了一下,好像江羡是什么病毒一样。

    该说的她都说了,乔觅荷不愿意接受就算了。

    江羡也不再提,继续听音乐会。

    第三单元的乐曲就显得比较磅礴,现场的气氛也达到了高潮,不少人陶醉在了楚狂歌的弹奏之中。

    还有的甚至闭上了眼睛,只用听觉去感受音符的魅力。

    本来心情不怎么好的乔觅荷,渐渐被这音乐声安抚下来,渐渐陶醉于其中。

    等到第三单元结束的时候,现场响起了阵阵的掌声,不少人都跑去给楚狂歌送礼物了。

    一旁的乔觅荷也起身了,江羡觉得这个时间点去送并不是什么好事,想劝说来着。

    可想起她刚才的态度就放弃了,随她去吧。

    没多会儿乔觅荷就回来了,脸上都是幸福的神色。

    江羡低着头在玩手机,似乎没注意到她的样子。

    等乔觅荷坐下之后,最后一个单元的表演也开始了。

    江羡却在这个时候站起身来离开了。

    乔觅荷看了一眼,暗暗的觉得江羡应该是听不懂这种高雅的音乐,所以全程都没什么情绪起伏。

    江羡直接到了后台,楚狂歌的小助理正在帮着处理那些礼物。

    因为粉丝送得太多,他还得分类一下。

    像花束这类的,基本都是派发给其他工作人员,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总不能叫楚狂歌全数带回家吧,那家里可能要比开花店的还热闹了。

    见到江羡来,小助理立马热络的打招呼,“女神来啦,有什么指示吗?”

    “我只是随便转转,你忙你的。”

    “好的,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我。”

    江羡微微的点了头,视线漫不经心的扫过那一片花束。

    向日葵类别的也挺多的,想要单独找乔觅荷那一束还真不容易。

    所以她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然后单独将那束花拿出来抱在怀里,这才去找楚狂歌的小助理。

    “女神喜欢向日葵?那我让人把这些都送您家去可以吗?”小助理看到她抱着花来,急忙说道。

    江羡摇了摇头,“你

    帮我把这束花交给楚狂歌。”

    “……好。”小助理虽然不太明白江羡的意思,但还是点了头。

    “记得,亲自交给他。”江羡还特别叮嘱了一下。

    小助理礼貌保证,“好的。”

    “那我先回位置去了。”江羡打了个招呼后就回到了位置上。

    乔觅荷没想到她还会回来,还以为她听不懂提前离场了呢。

    江羡落座后,她还傲慢的扬起了下巴,像是在展示自己的优越感。

    这样子,到是让江羡想起她们第一次在音乐盛典见面时候的画面。

    那次乔觅荷是拿了奖的,下台后也是这样,傲慢优越的从她面前走过,甚至故意的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奖杯。

    只不过那时江羡并不知道她是乔忘栖的妹妹,所以并没在意而已。

    好不容易等到音乐会结束之后,现场的人都激动的起身为楚狂歌鼓掌,感谢他今晚带来的精彩表演。

    楚狂歌拿了话筒,先是说了一些感恩的话之后,便准备隆重的介绍自己的女神。

    江羡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匆匆起身就准备走。

    结果被楚狂歌抓了个现形,他直接在台上大喊道,“江羡你站住!”

    江羡,“……”

    草,忘记这二货有多二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她的名字,她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啊。

    到是乔觅荷惊讶的看了看江羡,又看了看楚狂歌,似乎不太明白这两人怎么会认识。

    而楚狂歌更是激动的喊道,“江羡你要是跑了,我就把你老底都揭了!”

    江羡,“……”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行!

    回头看她怎么跟他秋后算账!

    见江羡回过头来,楚狂歌这才缓了缓语气说道,“下面我隆重给各位介绍一下我的女神,我偶像,江羡小姐!”

    什么?!

    什么什么?!

    楚狂歌的女神是江羡?!

    天啦这是什么神奇的交集啊!

    现场一片唏嘘。

    而乔觅荷更是出于深深的震惊之中!

    真的是江羡!

    那个梦……就这么真实的发生了!

    台上的楚狂歌还在喊着,可乔觅荷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打击了一样,怀疑人生。

    “女神上来一下!”

    江羡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走上台,楚狂歌却十分大方的拥抱了江羡,并无比自豪的跟现场的人介绍道,“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女神,著名女星江羡!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世纪第一美啊!”

    他这是在回应昨晚的说法。

    就江羡那张脸……还真的无可挑剔。

    众所周知,江羡并不只是一个名字,还是一个形容词。

    江羡被赶鸭子上架,只能说了一些祝贺楚狂歌的话,很官方。

    可楚狂歌却很高兴,甚至还大声的宣布,“了解我的人应该都知道,我每次开个人演奏会的时候,弹的第一手曲子一定是我的成名曲《狂歌》,而这首曲子,正是我女神江羡写给我的!”

    现场再起一片唏嘘。

    江羡会写歌,不少人都知情的。

    因为之前她写过一首《九思一生》,而且是自己作曲作词的那种,还很受欢迎呢。

    可谁也没想到,楚狂歌的成名曲《狂歌》也是她写的!

    这首曲子是楚狂歌十八岁的时候发行的一张纯音乐EP,算是他的成年礼物,只收录了这一首。

    尽管那时候他已经以天才钢琴家的身份成名了,可还是没有自己的代表作。

    直至《狂歌》

    的出现,那首纯音乐的EP,当年发行量惊人。

    甚至因为太红而被一家著名手机品牌买下,作为他们品牌手机的主旋律铃声。

    现在大街小巷都能听到这首曲子,影响度极高。

    可谁也没想到,这人人都耳熟能详的曲子,是江羡写的啊!

    这也太……惊奇了吧!

    江羡觉得差不多得了,再让楚狂歌抖下去,自己怕是老底真要被揭穿了。

    所以她暗中掐了一下楚狂歌,提示他可以了。

    楚狂歌不敢真得罪江羡,乖乖的谢了幕。

    台下的乔觅荷,脸色极为难看。

    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仿佛经历了一个很沉重的打击。

    她讨厌的人,居然是她暗恋的人的女神。

    而她平时最喜欢听的那首曲子,居然是她讨厌的人写的。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

    想着她刚才还嘲讽江羡听不懂这种高雅的音乐,故意摆高自己的姿态,乔觅荷就觉得无地自容。

    所以楚狂歌一谢幕,她当即就起身离开。

    这是她听了楚狂歌那么多场音乐会下来,第一次不等彻底结束就率先走人的。

    后台,江羡拧着楚狂歌的耳朵一顿臭骂,“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不是?”

    “哎呀轻点轻点,疼,女神,疼啊……”楚狂歌求着绕。

    江羡气得踹了他两脚,“要不是看在师父的份上,我真想拧断你的手,看你还怎么弹钢琴。”

    “你拧呀拧呀,拧废了我就等着你养我了。”楚狂歌丝毫不觉得那是威胁,甚至认为被她养着肯定很爽。

    江羡气到不想说话。

    “女神,你都好久没回去看我爸了,他都念叨好一阵了,你前阵子公开恋情的时候,差点没吓死他老人家。”楚狂歌絮絮叨叨的吐槽着,“你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的,我都看到老头子吃速效救心丸了。”

    “比起你气他的次数,我已经很省心了。”

    说的也是。

    楚狂歌无言以对。

    “晚上有庆功宴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叫上那谁。”楚狂歌不情不愿提乔忘栖的名字。

    他女神就这么被人给拉下了神坛,想想就来气。

    要不是看在女神的面子上,他都能去揍那姓乔的一顿解气了。

    “不去。”江羡一口拒绝。

    楚狂歌就求着她去,“去吧去吧,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

    “我去了怕你吃不下饭。”

    “为什么?”楚狂歌不解的问。

    江羡冷笑着道,“因为你吃狗粮都能吃撑了。”

    楚狂歌,“……”

    那还是算了。

    他不想吃狗粮,一点也不想!

    “行吧,下次再约吧,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了,我自己会开车。”江羡再次拒绝。

    楚狂歌都被拒绝习惯了,一点都不觉得受打击,“好,等我忙完就来找你玩啊。”

    “不行,不想跟你玩。”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江羡转身挥挥手,“走了。”

    “女神慢走。”楚狂歌双手放嘴边呈喇叭状喊了一声。

    江羡刚走没多会儿,楚狂歌的小助理抱着一束花过来给他。

    楚狂歌抬腿给了他屁股一下,“不是让你自行处理吗!”

    “这是你女神吩咐我交给你的。”

    “是吗?那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啊!”楚狂歌立马接了过去,态度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_

    乔觅荷:生无可恋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