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助理一阵无语的看着楚狂歌满心欢喜的抱着那束花走了。

    花里放了卡片,上面有几句很有意境的词。

    楚狂歌拿出手机拍下卡片上的文字,点开微博发了上去,并配上文字。

    【楚狂歌v:最好的礼物。PS:就问你们,我女神是不是世界第一美吧?谁说不美我拉黑谁!】

    乔觅荷对楚狂歌的微博设置了特别关注,只要他一更新动态,自己手机就会收到提示信息。

    所以这条微博一发出来,她就看到动态了,急忙点进去一看。

    心瞬间漏跳了一拍。

    那是她的卡片!

    乔觅荷原本心情还很沉的,看到这消息突然就雀跃起来。

    满脑子想的都是,他看到自己的卡片了,他还拍照发了微博,他是不是注意到自己了……

    不对,卡片虽然是她的,可她没有落款啊,楚狂歌怎么可能知道是她。

    但是还是好高兴啊。

    乔觅荷抱着手机,像是抱着什么宝贝一样,耳根子都激动得红了。

    最好的礼物,他说自己送的花和卡片是最好的礼物呢。

    不过后面的小提示还是挺不顺眼的,但是可以忽略不计。

    乔觅荷心情格外的好,连段米亚约她明天去签约的事她都答应得十分爽快。

    ……

    晚上,江羡跟乔忘栖提起了乔觅荷的事,“你妹妹乔觅荷最近有没有跟你们家族信托基金申请资金啊?”

    “好像有,不过似乎被驳回了。”乔忘栖有一点印象。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他就没印象,甚至都不会在他面前提及。

    只因为是乔家的人,所以下面还是有呈报上来。

    “金额并不是很大,两三千万,据说是项目不符合。”乔忘栖解释了一下。

    江羡心里便有了数。

    乔忘栖到是不解,“你怎么突然问起她来了?”

    “今天去音乐会的时候碰上了,挺巧的,中途听她打电话说资金的事,就问一问你。”

    乔忘栖点了点头,“家族信托基金申请的流程是爷爷以前就制定好的,谁都不能特例,如果她真的缺钱,而且是急用的话,可以直接跟我说,并不一定要从信托基金里申请,但她没开这个口。”

    这个道理江羡还是懂的。

    每个家族对资金的管理都有自己的办法。

    她不参与,只是觉得乔觅荷好像遇上点麻烦了。

    因为不确定,她便没多说,只顺带的提了两句。

    第二天,江羡原本的安排是去见一位朋友的,可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看一看情况。

    她给朋友打电话推了约会,才驾车去了名图。

    因为到得早,乔觅荷人还没到,江羡找了个比较隐蔽的位置,点了咖啡就一直坐在沙发里看邮件。

    她现在出门基本都会乔装一下,比如戴帽子墨镜口罩什么的,总能省去一些麻烦的。

    而名图会所算是比较高档的会所,人相对比较少,没人会特意的来打探她。

    上午十点,段米亚来了。

    这个女人她认得的,是乔觅荷的闺蜜,江羡在乔木慈善晚宴的时候见过她。

    段米亚到是没注意到江羡,毕竟她那位置也不容易发现。

    而且她目标很强的直接走到一个男人的位置去了,两人交头接耳了一回,然

    后那个男人就出去了。

    没多久乔觅荷到了,段米亚挥挥手招呼她过去。

    两人直接往包间走了去,江羡也不便跟过去,微微思忖了一下,就给盛景淮打了个电话。

    盛景淮接到江羡的电话时还挺诧异,江羡和他说明了打电话来的用意。

    “名图啊,我一个朋友开的,这事好办,我一个电话的事,嫂子你稍等一下啊。”

    盛景淮挂了电话给他朋友打了电话,不到两分钟他又给江羡回了电话过来说,“嫂子,一会就有人来带你过去,你想要的他都能帮你弄到。”

    “好的,麻烦了。”江羡谢过盛景淮。

    盛景淮急忙说道,“嫂子客气了,不过嫂子,这种事情你直接找乔爷可比找我好使啊,他才是原京最粗的大腿,我们都得抱着的那种。”

    江羡被他的话逗笑了,“难道你不想要我这个人情?”

    “要的要的!如果我跟洛星闹矛盾的时候,还请嫂子帮忙说说话啊。”盛景淮意有所指的道。

    “这事我可帮亲不帮理儿。”

    “总能美言两句的。”

    “行吧,到时候再说,我先去了解情况去了。”

    名图的经理亲自过来的带她去了一间不对外开放的监控室。

    前面江羡就跟乔觅荷说了,她自己也是开会所的,对会所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

    像名图这种地方,每个包间都会暗藏监控的。

    这个监控到是不会用来监视谁,主要是用来防范的。

    比如包间发生什么问题的时候,会所需要用这个监控来自证清白,才会调用出来,一般情况下是没人会去看的。

    而江羡这会儿就坐在了监视器前查看监控里的情况。

    段米亚和乔觅荷已经聊了一会儿了,一开始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话。

    没多会儿段米亚先前见过的那个男人来了,他进来后,两人就起身跟他握手。

    段米亚给乔觅荷介绍道,“觅荷,这就是我给你介绍的那位周经理。”

    “周经理好。”乔觅荷跟对方握了握手。

    周经理笑着道,“早就久仰乔小姐的大名了,幸会幸会。”

    “周经理客气了。”

    三人寒暄了一番后,就开始切入主题。

    “我跟觅荷投资开了一个会所,目前还在装修阶段,原本以为三千万能进展到开业的阶段,谁知装修预算上超支了不少,所以想跟周经理贷个款,你看……”

    乔觅荷附议的点了点头。

    周经理推了推眼镜,一副挺为难的样子,“按理说贷款这种事情得根据流程来的……可我跟段小姐是好友……”

    “所以就麻烦你帮个忙啦。”段米亚顺势说道。

    周经理挺无奈的,“行业有行业的规矩,我不能破坏了规矩啊。”

    “你就帮帮忙吧,她可是乔觅荷,乔家的十小姐,你还怕跑了不成?”

    “说的也是。”周经理顺势说道,“今天就看在乔小姐的面子上,给个便利吧,不过你们千万不要对外声张啊,会影响到没问呢公司声誉的。”

    “会的会的。”段米亚急忙说道,“我们连资料都带来了。”

    周经理也像模像样的从包里拿出了文件递给二人填写,乔觅荷还是仔细的看了文件的。

    不过这种东西,看得懂的人才懂,看不懂的人就跟看天书一样。

    就比如乔觅荷,她更偏向于风花雪月,对

    这种东西没什么概念。

    “填上资料就可以了,其他我都看过了。”段米亚解释道。

    乔觅荷信得过段米亚,便填上了自己的资料,正准备盖手印的时候,房门突然响了。

    段米亚奇怪的叫了一声,“进来。”

    见进来的人是服务员,便冷着脸说,“我们又没叫东西,你是不是弄错了?”

    服务员无辜的说道,“请问0946是乔觅荷小姐的车吗?”

    “是的。”

    “你的车子被剐蹭了,情况还挺严重的,麻烦你赶紧去看看吧。”

    乔觅荷一听是车子的事,急忙起身就要去查看。

    段米亚拉着她说,“你签了字再去呀,总不能叫周经理等着吧。”

    乔觅荷正犹豫,服务员又着急的道,“乔小姐,你还是赶紧去看看吧,情况很严重的。”

    “米亚,我去看一下就来,你们等我一下,不会太久的。”乔觅荷歉意的道。

    段米亚也不好表现得太急切,只能点了头,“行吧行吧,你赶紧去,别耽误太久啊。”

    “好,周经理麻烦你稍等片刻。”乔觅荷交代了一声就匆匆的跟着服务员走了。

    门一关上,段米亚的表情就变了,“就差一点点了。”

    “没事亲爱的,她不是说了一会就来的吗,等一等就好了,反正这笔钱马上就要到账了。”周经理一改刚才的表情,亲昵的过去揽住了段米亚,“拿到这笔钱,咱们就去旅游吧,出国旅游,大游艇,大派对,奢侈品,应有尽有的。”

    听到他这么说,段米亚觉得舒服了一点,“说的也是,等钱到手了,你就先去等着我,我把她糊弄过去再说。”

    “好的,不过你确定乔家会出手帮她吗?万一乔家不帮她,把事情闹大了,认真查起来就麻烦了。”

    段米亚露出阴笑,“乔家最看重声誉了,肯定不会把事情闹大的,再说了,这点钱对乔家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说的也是,你看那个江羡,随便逛个拍卖会,就烧了十几个亿,这几千万还真是个小钱。”男人摸着下巴,有些嫉妒的道,“有钱人的钱,还真是多啊。”

    另一边,乔觅荷一出了包间,就被服务员带到了监控室。

    当她看到江羡的时候,瞬间就愤怒了,“你跟踪我?江羡,你什么意思?”

    “别说话,看监控。”

    乔觅荷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监视器里传来了两人的对话。

    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特别是两人把欺骗她的过程都说出来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自己被人当做肥肉给宰了。

    而且这人还是自己的闺蜜。

    那个什么周经理也并不是什么周经理,而是段米亚的姘头。

    乔觅荷顿时觉得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很是难堪。

    江羡好心的提醒她,“这两人的真面目你应该看清楚了吧,你那个手印盖下去,就等于给他们贷了两千万,到时候他们一走了之,款项就落在你一个人头上了,而他们却拿着这笔钱去逍遥法外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在骗我的?”乔觅荷困惑的问。

    “昨天你在音乐会接电话的时候,我就觉得挺不妥的,原本想提醒你的,但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好意,所以我就没说,后来想了想,还是帮你一把吧,毕竟你是乔忘栖的妹妹,也算是我的妹妹,我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妹妹被别人给骗了。”江羡说得云淡风轻的,并不想给乔觅荷太大的压力。

    ——

    三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