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事实就摆在自己的眼前,乔觅荷并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她知道段米亚等人是有点小心机的,但她没想过这几人会做这么大一个局来欺骗自己。

    江羡仔细的问了一些细节,“从他们的对话中来看,你之前就已经在他们手里签过借贷协议了对吗?”

    “嗯。”

    “数额。”

    “……三千万。”

    江羡心里了然,便给了乔觅荷建议。

    在段米亚几次张望后,乔觅荷回到了包间内。

    她立马一副谄媚的表情热络的拉着乔觅荷入座,“怎么去这么久啊?车子怎么样了?”

    “没事,就是擦到了一点点,已经解决了。”乔觅荷语气淡然的解释。

    “没事就好,周经理已经等你好一会儿了,你赶紧签字吧。”段米业将协议放到了她面前,还亲自把笔递给了她。

    不知道内情以前,乔觅荷没觉得她有多狡诈。

    可在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之后,再面对段米亚的虚伪的笑容,她便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乔觅荷强忍着这种感觉拿过了笔,作势就要去签字。

    段米亚趁机和情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谁知乔觅荷忽然顿了一下,又抬起头来。

    “怎么了?”段米亚急忙问道。

    因为乔觅荷抬头得太快,她险些没来得及藏起自己狡诈的表情,表情略显慌乱。

    乔觅荷问,“对了米亚,上次的借贷协议,也是在这里签的吧?”

    她突然提起上一次的协议,段米亚还觉得挺奇怪的,但也没多想,如实的回答了她,“是的。”

    “是上午还是下午来着,太忙给忘记了。”

    “下午,下午三点,那天我还特别看了时间的。”

    “对,是下午,我想起来了。”乔觅荷点了点头,“贷的多少钱来着?”

    段米亚觉得她的问题也太奇怪了,自己贷了多少都不记得了吗?

    不至于记性这么不好吧?

    可她看乔觅荷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只好回答道,“三千万啊。”

    “利率呢?”

    段米亚警觉起来,“觅荷,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乔觅荷没回答她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记得利率超过银行正常借贷利率的四倍,这在法律上是属于高利贷性质了吧。”

    高利贷这个词,比较危险,段米亚急忙说道,“你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找人借钱肯定是要付出一点利息的啊,不然谁愿意借给你呢?”

    “周经理。”乔觅荷突然看向了一旁的男人。

    可能是太突然,还吓了男人一跳。

    乔觅荷问他,“这次的利率是多少?”

    周经理看了看段米亚。

    段米亚伸手亲热的挽住了乔觅荷说,“觅荷,咱们现在着急解决款项的事,而且数额不小,利率高一点也是情有可原的,要是利率低了,就没人愿意借给我们了。”

    闻言,乔觅荷放下了笔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段米亚正要松一口气,却听乔觅荷说道,“我呢也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让我一个人来扛这个风险我也确实不愿意,要不这样,今天这两千万的借贷协议由你来签,回头等我申请投资资金之后再给你,你看怎么样?”

    “这……不合适吧。”段米亚当即就要拒绝。

    “没什么

    不合适的,到时候会所的股份我们一分一半就好。”

    “我可没那个资本去开这种高端会所,我们是以你的名义开的啊,当然应该你来签字。”

    “可我到现在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要不这会所就不开了吧。”

    段米亚激动得站起身来,“不开了?装修都过半了,说不开就不开,那亏大了。”

    “哦对了,装修的事情一直是你在跟进,我都没时间去看,最近我有时间了,等我先去看看装修的事宜后再谈好了。”

    她突然的转变,让段米亚有些措手不及,“觅荷,你这是不相信我吗?我们那么多年的姐妹,你却说出这样的话……”

    “怎么会不相信你呢?你想多了。”乔觅荷轻笑起来,“这毕竟是公事,当然还是公办比较好,我们俩关系好是一码事,可我委托你帮忙装修会所又是一码事,两码事得分开算的,而且之前投资的三千万也是直接从借贷账户上划到你账户上的,我还得需要一份明细才行。“

    段米亚脸色完全黑了,她自然心虚得不能叫乔觅荷去确认装修事宜。

    因为根本就没有这码事,她摆明是为了坑钱的。

    乔觅荷突然的转变,让段米亚有些慌乱,只好放软了语气说道,“觅荷,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咱们今天是来借钱的呀,先把这件事情确认了比较合适,现在说这样的话,不是叫周经理看了笑话吗?”

    周经理也跟着板着脸说道,“这钱你们是借还是不借了?不借的话我就走了,哪有人这样玩弄人的。”

    “周经理你别生气,觅荷就是一时没想明白,我劝劝她。”

    两人装模作样的样子乔觅荷是真看不下去了,她该问的问题也都问了,也不愿意配合下去了,直接起身说道,“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钱我不借了,我现在就去看装修的事。”

    “我……我没空去啊。”

    “没关系,你把地址给我,我自己过去。”

    段米亚顿时慌了,“觅荷,你这到底怎么了啊?”

    “我去看一看现场不为过吧,你为什么一直觉得是我的问题呢?难道不是你的问题吗?”乔觅荷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段米亚心里咯噔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就是想看你还要演戏到何时而已。”

    乔觅荷脸色已彻底冷然下来,段米亚仔细的打量着她,渐渐读懂了她的表情,心里顿时一惊,“你……”

    “你想问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对吧?我告诉你,我全知道了,包括你骗我钱的事。”

    段米亚心里一紧,下意识的说道,“你可别诬陷我,我哪里有骗你的钱。”

    “刚才我盘问的那些,你都已经如实交代了,那就是我的证据。”乔觅荷指了指监控的地方并补充道,“当然,我的证据并只是这些,你们俩趁我不在时做的事,说的话,都是我的证据。”

    这下段米亚彻底慌了,她急忙叫道,“觅荷,别这样,我们好歹是多年的姐妹,有什么话好好说……”

    乔觅荷直接甩开了她的手,冷笑着问道,“在你坑我的时候,你可有想过我们是多年姐妹?”

    “我……”

    “没有吧,如果我没发现你的阴谋,等你拿着以我名义借来的钱拿去逍遥自在了,而我却只能背负巨额债务,且不说五千万的本金,单是那些利息,就足够让我喝一壶的,那个时候你有想起我们是多年姐妹吗?”

    看着段米亚惨白的脸,乔觅荷只觉得可笑。

    她不想跟这种人浪费时间,转身就出了包间。

    外面,江羡已经在等着她了。

    知道她心情低落,

    江羡还带她去吃饭。

    乔觅荷原本不想去的,但江羡好说歹说拉着她去餐厅,“我经常来这里吃的,这里的菜很好吃,没什么事是吃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吃两顿!”

    大概是因为她说话很都去,乔觅荷心情好了不少。

    看样子江羡的确是这里的常客,点菜很专业了,点的都是这里的招牌菜。

    “这家素菜馆的厨师手艺很好的,好吃又不长胖,简直是我们这种又要保持身材又贪吃的人的福利。”江羡热络的给她夹菜。

    “谢谢。”乔觅荷多少还有点不自在。

    特别是想起自己和江羡的那些芥蒂,就更加不自在了。

    其实她现在能感觉得出来,江羡没什么坏心思。

    况且她还帮了自己,她完全应该心怀感激的。

    可……

    乔家,楚狂歌……似乎都成了她们之间的隔阂。

    “是不是怕官司不好打?”江羡见她没吃几口,心情低落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有一点吧。”

    “这事好办,我给你介绍个律师,保证百分之百打赢官司。”江羡拿起手机对她说道,“来,加个好友,我把他微信推给你,回头你找他的时候就说是我让你找他的。”

    乔觅荷想拒绝的,可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跟她互相加了微信好友。

    下一秒江羡就把律师的微信名牌推过来了,乔觅荷一看,陆景行……

    陆景行啊!

    原京第一大状师陆景行啊!

    难怪江羡说百分之百能打赢官司,别的人还不好说,可如果是陆景行的话,那就完全没有夸大其词了。

    只不过……像她这种小案子,陆景行不会接的吧?

    反正乔觅荷是没报什么希望。

    但她挺诧异的,江羡居然还认识陆景行。

    虽然好奇,可她还是忍住没有去细问。

    还在江羡的劝说下吃了不少的东西,结束饭局后,两人才互相道别离开。

    回去的路上,乔觅荷心事重重的。

    没多会儿收到了陆景行通过好友的信息,她犹豫着要怎么开口说自己的事,结果陆景行先发来消息说,“请问是乔觅荷小姐吗?羡姐已经将你的案子简单的跟我说了,不过不太详细,得跟你亲自沟通一下,你看方便的话见一面吧。”

    乔觅荷尴尬的删除了自己打的一大段打招呼的话,急忙回了个信息,“好。”

    两人约了见面的地点,陆景行见到了乔觅荷,态度非常好的接了这个案子,并跟她了解了事情的详细经过。

    乔觅荷都一一跟陆景行说了,他记录了下来,并给她分析了这个案子的利弊。

    当然,胜诉是必然的,陆景行让她放心。

    她也确实安心了不少,可心里还是有一点疑惑,不是关于案子的,而是关于陆景行跟江羡的关系。

    最终乔觅荷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陆律师,你跟江羡很熟是吗?”

    “算是吧。”

    “我知道我这么问可能有点不合适,但还是很好奇的问一下,你们是朋友吗?不然按照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不会接我这种小案子的。”

    陆景行点了点头,“是的,我本身就比较忙,如果不是羡姐,我也的确不会接这个案子,至于我跟她的关系……”

    ——

    周末的确是个魔咒,因为家里有个学渣……

    一到周末就一边吃速效救心丸一边辅导作业……

    先一更,晚上再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