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行露出一个苦笑,很是无奈的道,“债务关系。”

    这个解释,乔觅荷半信半疑。

    陆景行作为原京第一大状师,经手的案子至少过亿,不可能欠钱的。

    可陆景行说得信誓旦旦的,“而且我们之间的债务,不是用钱衡量的事儿。”

    好吧,乔觅荷承认自己弄不懂,只好问道,“算起来你比江羡要大,为什么你会叫她一声羡姐?”

    陆景行,“……”

    这丫头怎么没一个问题都带刀呢?

    一刀接着一刀的扎,很难受的好伐。

    “因为……愿赌服输。”

    说起来都是血泪,不提也罢。

    有陆景行参与这事,乔觅荷也算彻底放宽心了,她思来想去,还是给江羡发了个信息。

    没什么复杂的内容,就简单三个字,谢谢你。

    这次如果不是江羡,她可能真的要被段米亚坑得很深,理应跟她说一声谢谢的。

    而江羡也非常爽快的表示,“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跟我客气的,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没准我能帮你的。”

    “……好。”

    看着这个回复,江羡知道乔觅荷的心结打开了。

    她也舒了口气。

    之前她担心的两大难题,都解决了。

    所以高兴的给洛星发消息,“我搞定了婆婆和小姑子,厉不厉害!”

    洛星给她发了个牛逼的表情。

    “你那边工作什么时候结束?回头一起约个饭啊。”

    “后天就回来。”

    “好的,到时候见。”

    江羡刚放下手机没多会儿,洛星又叮咚叮咚的发消息来了,“快去看微博,你又上热门了。”

    “骂我的?”江羡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可能。

    “也不算骂吧,算嘲讽。”

    江羡表示不屑,“嘲讽算什么新闻。”

    “文允诺刚刚高调的宣布成为温文亮最新电影的女主角,好像扬眉吐气了一样,那语气,要多得意有多得意,她的粉丝正四处帮忙宣传呢,顺带贬低一下你,给自己涨了不少热度。”

    江羡,“……”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她登陆微博看了一下,果然自己上了热搜。

    虽然排名不算太靠前,但看着也挺不爽的,因为这是被人碰瓷上的热搜。

    江羡四处看了看,发现这些拉踩她的人,基本都是水军。

    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有人在故意引导的,江羡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文允诺搞的鬼。

    她点开文允诺的视频看了一下,是挺得意的。

    整张脸上写满了野心二字,就差没直接说她是冲着影后的宝座去的。

    当然最后还不忘贬低一下他人,哪怕没有点名,旁人也能听得出来她说的是江羡。

    文粉和江粉天生死对头,一直在争论不休。

    【就江羡那演技也好意思跟我们文影后相提并论,她连给文影后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我们女神拿过影后的奖,你们江白莲拿过奖吗?】

    【江羡除了会炒作还会啥?哦,还会玩,夜御数男的新闻大家都忘了啊?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好吗!】

    【就是,粉丝还在给她洗地呢,你们江爸爸给你多少钱啊这么卖力洗地!】

    江铁板们对文粉真是深通恶绝了。

    没玩没了的碰瓷,真是够够的了。

    她拿着手机就去找乔忘栖,“你老婆被人欺负了你管不管啊!”

    乔忘栖接住委屈巴巴的江羡低笑着说,“谁欺负你了?我弄死他

    。”

    “到也不用,就是被人碰瓷了,碰的次数多了就有点烦。”江羡闷闷的道。

    乔忘栖立马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了,毕竟自己可是江羡的头号私生粉。

    有关于江羡的任何新闻他都会第一时间知道,自然清楚文允诺这次的碰瓷行为。

    “老公这就帮你欺负回去。”乔忘栖单手打开了电脑,单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打着。

    江羡看得眼花缭乱,很快电脑就出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编程。

    乔忘栖一手抱着她一手敲着键盘,中途还分心亲了她一下。

    不到五分钟,电脑恢复如常,他却告知她说,“好了,肃清了。”

    “什么肃清了?”江羡一头雾水。

    “那些碰瓷的新闻都肃清了。”乔忘栖解释。

    江羡半信半疑的,觉得不太可能。

    可见乔忘栖并没有跟自己开玩笑的意思,她才重新打开了微博看了一下。

    热搜没了。

    文粉们的谩骂也没了。

    甚至连文允诺发的那条微博都没了。

    全网都找不到文允诺和温文亮新电影的新闻,就好像从这个世界销声匿迹了一样。

    江羡有点不可思议的看向乔忘栖,“你怎么做到的?”

    “这就是黑客的魅力。”

    江羡却摇头,“不,这是我老公的魅力!你太厉害了!”

    她凑过去吧唧了好几口,乔忘栖摸着下巴说,“早知道这样能让你主动亲我,我就不藏着掖着这项技能了。”

    江羡都被他逗笑了。

    她估计文允诺看到这情况怕是要被气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文允诺宣布出演温导新片,是为自己复出造势。

    另外还花钱买了不少热度,包括碰瓷拉踩江羡等等。

    这可是大手笔,却因为乔忘栖动了动手指就打了水漂了。

    想一想还真是解气啊。

    她心情大好的决定下厨给乔忘栖做晚饭。

    男人听到她的奖励是晚饭时,表情有一点点的皲裂。

    但很快就恢复如初,并开心的接受了这个奖励。

    等江羡热情澎湃的去厨房做完饭的时候,乔忘栖给席年打了个电话,“那个……给我准备点肠胃的药吧。”

    “乔爷您生病了?”席年担心的问道。

    “没有。”

    谁知席年声音又高了几分,“是夫人生病了?!严重吗?要不要看医生?”

    乔忘栖正要解释呢,就听席年嘀咕道,“不行啊,夫人是明星,去医院不方便,要不请孟医生过来给夫人看看吧,如果很严重的话,还是得送医院的。”

    乔忘栖,“……”

    江羡是你老婆还是我老婆啊你这么关心!

    “席年,你最近话挺多的。”乔忘栖最终说了这么一句。

    席年一头雾水,“有……吗?”

    “F洲的那个项目最近遇上了瓶颈,正适合你去,毕竟你口才好。”

    “……”

    江羡做好晚饭后,心情愉悦的拍了个照片发到了微博。

    粉丝立马跑来评论。

    【江爸爸,你别再做饭啦!咱们都被人嘲讽了!】

    【这就是你不拍戏的理由?赶紧拍部大片来闪瞎那些人的狗眼吧!】

    【逮着一只羊薅,谁扛得住啊!】

    江羡给拍部大片的评论点了个赞,一下子就引起了热议。

    【难道江爸爸真在准备一部大片?好期待啊!】

    江羡没再回应,而是叫乔忘栖吃饭了。

    文允诺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热度掉下来的,几个合作的营销号都发来信息诉苦说号被封了。

    要知道运作一个账号得花不少的钱,只因为接了文允诺这个单子就被封,实在不划算。

    还有的想找她要赔偿,气到文允诺想骂人。

    偏偏还不能骂,因为运作这些营销号的团队都是见钱眼开的人,不然也不会想到挣这种钱。

    如果她得罪了对方,被对方反咬一口公布她找人黑江羡,就得不偿失了。

    没办法,文允诺只能找了秦蓝语,让她给自己一些钱去灭这些火。

    秦蓝语不悦的骂了她几句,才不怎么爽快的给了钱。

    而文允诺只能默默接受,连一句怨言都不敢有。

    她原本计划好趁这次复出好好的炒作一波,拉踩江羡借此找回自己的商业价值,没想到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心里就越发的气恼了。

    “这事一看就是乔忘栖在帮她。”一旁的苏同恩慢悠悠的道。

    “我知道是他在帮江羡。”文允诺脸色很不好。

    苏同恩低低的笑了一声,“所以你气什么呢?慢慢来不着急,之前就是我们太着急了,才处处被江羡压制,这一次要慢慢的计划,耐心一点。”

    “知道了。”

    苏同恩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起身拿包说道,“好了,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我先去打比赛了,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嗯。”

    ……

    因为江羡帮了自己忙,乔觅荷一直在想着请她吃个饭感谢她的帮忙,却有点难以启齿。

    一直在纠结着呢,没想到江羡先打电话来了。

    “周六有空吗?一起去玩呀。”江羡的语气非常轻快,就像是和朋友聊天一样。

    “应该……没时间。”乔觅荷鬼使神差的说道。

    她有点怕见到江羡。

    “这样啊,那可惜了。”

    乔觅荷顿了顿才问道,“怎么可惜了?”

    “周末楚狂歌约我去骑马呀,我想着他是你偶像,就想叫上你的,如果你没时间的话,我去推掉邀约。”

    “不……”乔觅荷有点不自在的制止道,“其实……其实也不是很忙的。”

    “那你要去吗?去的话我就回复他了。”

    “……”乔觅荷攥紧手机,心一横,“我去!”

    “好的,那周六见。”

    挂了电话,乔觅荷的心思已经激动起来。

    周六就能见到楚狂歌了……

    她是不是得赶紧做准备了?!

    乔觅荷当天就去做了美容和头发,还买了衣服首饰,就为了能完美的出现在楚狂歌面前。

    可当周六真的出发的时候才想起,他们是去骑马啊,自己这些衣服不是白准备了吗!

    她赶到马场的时候,江羡和楚狂歌已经到了。

    想着一会儿就要见到楚狂歌了,乔觅荷激动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脸也肉眼可见的红了。

    找到他们所在的马场后,就看到江羡和楚狂歌正在比赛骑马。

    按理说马术这类运动一般都是男士比较厉害些,毕竟体能上占优势。

    没想到江羡马术很好,直接甩开了楚狂歌,率先抵达终点。

    对于这种结果楚狂歌已经见怪不怪了,下了马喘着气问江羡,“你不是说你很久没骑马了吗?怎么还这么厉害?”

    “是你太弱。”江羡丢下一句就往乔觅荷走了来。

    楚狂歌急忙将马丢给工作人员追了过去,“羡姐你等等我啊。”

    “觅荷你来啦。”

    还没走近,江羡就热情的跟乔觅荷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