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狂歌当时就愤怒了,直接回复这条评论。

    【就你这种辣鸡还有三观呢?我看你才是公交车,你们全家都是公交车!】

    楚狂歌是名人,自带流量,被他这么一参与,骂战立马升级。

    江羡的黑粉战斗力本身就很强,可楚狂歌也不是好惹的,双方就那么一来二去的撕了起来。

    【哎哟喂,当事人出来骂人了,就说他们两个不纯洁吧,粉丝还不信。】

    【我骂的是人吗?我骂的是狗好吧!只有内心肮脏的人才觉得别人不纯洁!】

    【他急了他急了,肯定是被戳中痛处了,两人肯定有奸情!】

    【我是替你爸妈急养出个你这种玩意儿,没长眼睛也就算了还没长脑子!】

    他不靠粉丝吃饭,骂人的时候那叫一个狠。

    他自己的粉丝还在一旁围观,偶尔还给他加油鼓劲。

    【楚楚加油,你可以的,我们就喜欢看你舌战群儒!】

    楚狂歌还能抽出时间来问自家粉丝一句,“别的粉丝都帮着偶像撕逼,你们只知道围观都不帮我!算什么粉丝啊!”

    楚粉回,【楚狂歌,你不勇敢,谁替你坚强,我吗?我不行,我只是一个垂涎你美色和才华的爱哭鬼,我更坚强不起来呜呜呜,事已至此,我先逃,你加油!奥利给!】

    楚狂歌,“……”

    你们这些假粉丝!

    他没工夫理会,继续去跟江羡的黑粉们撕逼。

    战斗持续了大半个小时的时候,黑粉渐渐就少了,到最后似乎销声匿迹了。

    楚狂歌沾沾自喜的想,一群辣鸡,都被我骂跑了。

    这才不慌不忙的发了个未必。

    【楚狂歌V:我跟江羡认识快二十年,真要有绯闻早就有了,还能轮得其他人!】

    楚粉,“……”

    见过自恋的,但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这条微博发布不到五分钟,楚狂歌又暴走了。

    因为有营销号截图他微博说,【原来江羡没看上楚狂歌啊。】

    楚狂歌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造谣全凭一张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真没劲。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乔觅荷转发了他的微博。

    【乔觅荷V:明明我也在现场,为什么媒体就是不拍我呢?是我站得不够高吗?】

    这番话间接的帮江羡证了清白,她并没有和楚狂歌单独约会,当时在场的还有乔觅荷。

    人乔觅荷是乔忘栖的妹妹,一切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江羡也看到了她发的那条微博,还特别发微信感谢她的帮忙,还劝她,“以后这种事情你就别理会,免得把你也牵扯进来,黑粉们跳累了也就不跳了。”

    “我就是看不下去他们那样说你。”乔觅荷解释道。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已经在悄悄的转变了,下意识的站在了江羡这一边。

    并且还很为江羡担心,“原来你以前的那些绯闻都是假的,你怎么不解释呢?”

    “解释了没人听,就懒得解释了。”

    “害得我以为你真是那样的人……”乔觅荷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了,我九哥没生气吧?要不我去给他解释一下,免得他生气误会你,男人在这方面还是挺在意的。”

    谁知江羡却说,“没

    事,他没那么小气,而且他生气就跟病猫一样,没关系的,哄哄就好了。”

    乔觅荷,“???”

    她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九哥生气……跟病猫……一样?

    原京谁不知道乔家小九爷最不好惹,一句惹天惹地都别惹小九爷的话更是被人当做座右铭来遵守。

    而江羡居然说他生气就跟病猫一样……

    乔觅荷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事实上乔忘栖本来就没生气啊,还给她煮了鲜虾馄饨呢。

    晚上睡觉前江羡接到了华瑶瑶的电话,约她明天一起喝下午茶。

    江羡想着明天没事就答应了她,还问华瑶瑶可不可以叫上乔觅荷。

    华瑶瑶自然没意见,到是乔觅荷知道这事之后,有些担心的问,“三婶婶约你会不会是因为绯闻的事啊?你会不会被骂啊?”

    “应该……不会吧。”江羡心里没底,不过她到也不紧张,“等明天不就知道了吗?”

    乔觅荷担心了一晚上,早早的就起床去和华瑶瑶一起吃早饭。

    “三婶婶,你是想问新闻的事吧。”乔觅荷担忧的解释道,“我当时真的在场,他们并不是新闻报道的那种关系,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生气?”华瑶瑶有点摸不着头脑,“我是为了新闻的事去找江羡的,但我并没有生气啊。”

    乔觅荷,“……”

    她可能是有点想多了吧。

    华瑶瑶选的是自己平时最爱去的茶餐厅,这里风景和环境都很好,而且点心可口。

    因为是这里的常客,都不需要特别的预定位置,但她还是早一天给这边的经理打了电话让他们准备一些招牌的点心,好给江羡尝尝。

    两人刚坐下,江羡就到了。

    华瑶瑶赶紧让服务员把点心送来,看着满桌子的点心,江羡都不知道从何下口了,“我昨天才刚立志要减肥呢!”

    “减什么肥,你又不胖。”华瑶瑶把好吃的都推到她面前,“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还有这个……觅荷你也吃啊,愣着做什么?”

    江羡就拉着乔觅荷吃,“总不能让我一个人胖,你得陪我一起胖。”

    乔觅荷也很无奈。

    三人吃饱喝足之后,华瑶瑶才说起自己约她喝下午茶的原因,“昨天那个新闻我看到了,真是太过分了,这些媒体通篇造谣,我都看不下去了。”

    “没办法,现在的人不怎么关注社会新闻,就好奇这类八卦新闻,才滋生了这些靠造谣博人眼球的小媒体。”江羡还宽慰华瑶瑶。

    华瑶瑶担心的问,“难道就任由他们诬陷吗?”

    “刚出道的时候我也挺烦的,就找律师直接起诉,到头来发现写这些乱七八糟新闻的,都是小媒体和网民,他们没有别的访问量,只能靠写这类新闻挣点钱,告赢了对方顶多一句道歉,你也不能拿他怎么办,案子一结束下次他还这样,因为他靠这个求生存,不写就没钱。”

    “难怪。”华瑶瑶听了也觉得很无奈。

    “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懒得管了,因为你回应得越多,跟风黑的人就越多,倒不如不理会冷处理,时间久了也就没人好奇这些事了,他们也就不杜撰你的谣言了。”江羡解释道。

    这是乔觅荷第一次听江羡说起这些事情,以前她以为那些传闻都是真实发生的,所以江羡才没有反驳。

    到现在她才知道,不是

    江羡不反驳,而是她不屑反驳。

    不屑与这种靠造谣为生的人计较,高下立判。

    她开始佩服江羡,因为她活得通透。

    华瑶瑶通道她这么说,也稍稍宽了心,“本来我还担心你受影响,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对了,你给我注册那个微博啊,这两天出了点问题,你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给我看看。”江羡接过手机看了一下,发现她的账号被黑粉举报封号了。

    她问了一下缘由,华瑶瑶说看到绯闻的事,就帮着江羡说了些话,没想到就被黑粉给举报封号了。

    华瑶瑶的账号是新注册的,很容易被当做是小号,举报被封号的几率也很高。

    账号被封,华瑶瑶很着急,问江羡,“这个要怎么解封啊?”

    “这个好办,我找乔忘栖给你解决,他在这方面还挺厉害的。”

    华瑶瑶一听,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还想着如果被封了就再申请小号呢,想问你要怎么申请小号来着。”

    乔觅荷好奇的看了一眼,顿时被这个账号的名字给逗笑了,“三婶婶,你这护短也护得太明显了。”

    这话一说,三人都笑了起来。

    气氛本来很和谐,却被一个很突兀的声音给打断了。

    “哟,这不是华夫人吗?好久不见了啊。”张太太和朋友一起来吃下午茶,没想到遇见了华瑶瑶。

    上次晚宴之后,太太圈那几个暗中嘲笑华瑶瑶的人,都输了不少的钱,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满的。

    其中就包括张太太,因为她输的最多。

    特别是后来从别人那里知道,华瑶瑶也下了赌注,赢走了那些钱之后,怨气就更重了。

    这段时间她们太太圈都开始搞小团体了,以张太太为首的是一个小团体,这个小团体是抱团不喜欢华夫人的。

    还有支持华瑶瑶的小团体,以及保持中立,脑子清醒的小团体。

    见惯了这些,华瑶瑶觉得无趣,都减少了和太太圈的人往来。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张太太。

    对方跟自己打了招呼,她礼尚往来,也跟张太太打了招呼,“是啊张太太,好久不见了。”

    她看了一眼江羡,又看看华瑶瑶,忍不住不讥诮道,“华夫人这是在跟未来儿媳妇吃下午茶吗?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接纳了呀,你之前不是说不喜欢戏子当自己儿媳妇的么?态度变得这么快?”

    连乔觅荷都听得出来,这张太太是在挑拨离间,没安好心。

    她刚要出声反驳,却被江羡给按住了。

    张太太极尽嘲讽的说道,“也对,毕竟这江羡跟明太太关系好,连带着华夫人也跟明太太熟络起来,自然是瞧不起我们这些旧友了,现在想来那次的赌局,你下了那么大的赌注,是刻意为之的吧?”

    如果江羡没在这里,华瑶瑶打是可以大大方方的反驳了张太太的话。

    可因为江羡在,她多少有点顾虑,怕江羡误会,所以才冷然的道,“既然是赌局,也请张太太愿赌服输,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又何必拿出来这样说三道四,是输不起吗?”

    “笑话!我张家虽然没有乔家有钱也不至于输不起,我只是觉得华夫人这样做有点过分了,好歹我们也曾是姐妹,没想到被你这样利用!”张太太气急败坏的道。

    ——

    乔忘栖:听说你跟人说我生气跟病猫似的?

    江羡:有吗?

    有也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