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瑶瑶刚想要反驳,一旁的江羡却突然笑了起来。

    她长得本来就好看,这样一笑,愈发明媚动人了。

    餐厅里的其他人都受吸引的看了过来。

    江羡笑出了声,张太太恼怒的瞪了过来,她却说道,“不好意思啊,笑出了声。”

    张太太的脸就更绿了,恼怒的骂道,“真好意思笑!还真当自己是卖笑的啊!”

    “我只是在笑张太太有点蛮横不讲道理。”江羡笑得无辜。

    “你……”张太太气到脸色涨红。

    “不是吗?”江羡反问,“是你们先不尊重人在前私开赌局,阿姨知道后没有责怪你们只是下了注,结果她赢了,你输了,却来怪她在恶心你,这恶心人的事不是你自己做出来的吗?所以张太太也是在恶心自己咯?”

    张太太,“……”

    乔觅荷听了好想给江羡鼓掌,怼得漂亮!

    像张太太这种蛮横跋扈的人,就需要点教训。

    “讲真的,是阿姨太善良了,念着以往的交情没跟你们计较私开赌局的事,这事儿若换做是我呀,那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江羡笑得十分无害,“你说我要是把这事跟乔忘栖说了,他会做什么?”

    原本还在气恼的张太太通道这话,脸色突然一窒。

    乔忘栖那可是不好惹的主,若他直接在生意场上下手,张家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张太太可不敢拿张家来做赌注,顿时没了刚才的气焰,“我也没有怪谁的意思,就是有点不服……”

    “等等,是我听错了吗?你怪谁?”江羡打断了张太太的话故意问道。

    张太太心里一紧,咬了咬牙才改口,“我是怕华夫人责怪,这事儿的确是我们做得不对,我跟华夫人道歉,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

    “算了,都过去了,不重要。”华瑶瑶淡淡的道。

    张太太脸色极为难看,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却还无力反击,只能咬牙都忍了,“那我先走了,华夫人你们慢慢享用。”

    随后她都没坐下又和朋友转身离开了。

    等到两人一走,乔觅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羡羡还是你厉害,怼得她哑口无言,明明是她自己的问题还来怪别人,真够奇葩的。”

    华瑶瑶也觉得挺解气的,不过她有些担心的问江羡,“可我拿明太太去做赌注,似乎也不太好。”

    “阿姨你想太多啦,我还想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让我也赢点钱拿来买买买它不香吗!”

    江羡巧妙的把华瑶瑶的担心给化解了。

    连乔觅荷都想称赞一句,江羡的情商太高了,三言两语就把可能会出现矛盾的问题给化解了。

    难怪华瑶瑶会喜欢她呢,连自己都有点被她的性格圈粉了。

    晚上江羡把华瑶瑶微博账号的事给乔忘栖说了。

    自家老婆吩咐,乔忘栖当然得照做。

    没两分钟,华瑶瑶的账号就恢复了,乔忘栖还亲自把账号和密码给华瑶瑶发了过去。

    华瑶瑶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担心的问,“如果我下次还被举报封号怎么办?”

    “还可以找我,或者我给你一些小号,你随便玩。”

    “好啊好啊!”华瑶瑶当即就索要,“我刚想说只有一个账号给羡羡投票什么的不方便,多几个号票数就多一些呀。”

    “好的!”

    这次乔忘栖给得很爽快,毕竟这是给自己老婆做数据,他非常乐意。

    没多会儿华瑶瑶就收到九个账号,和她自己的加起来刚好十个。

    她用平板登陆了第一个,当她看到用户名的时候,差点没笑死。

    江小羡最美不

    接受反驳??

    这种用户名……也亏他想得出来!

    华瑶瑶一边乐呵一边继续登陆,结果发现这九个账号基本都是一个系列的。

    乔正业回房就见到华瑶瑶抱着平板笑得东倒西歪的,忍不住好奇的问,“你笑什么呢?那么高兴。”

    “你快来看。”华瑶瑶立马招他过去。

    她把用户名给乔正业看。

    江小羡最优秀不接受反驳。

    “你知道这名字谁取的吗?”

    “谁?”

    “小九。”

    “……”

    几秒后,夫妻俩都笑出了声。

    乔正业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好奇的问,“这真是小九取的?”

    “对啊,这些账号都是他给我的。”

    “看来我们对他都不够了解啊。”乔正业感叹了一番,“他很小的时候就被老爷子带在身边了,鲜少有时间跟我们培养感情,每天要学的东西又太多,我那时都担心他达不到要求,连我都觉得那些考核要求太高做不到,可他却做到了,他真的很优秀,可也很辛苦。”

    这一点,华瑶瑶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的。

    乔忘栖被当做是乔家的继承人在培养,旁人只能看到他的荣耀,却不知这背后他付出了多少的汗水。

    华瑶瑶比乔正业更担心,她总害怕乔忘栖会绷不住崩溃,还找了心理医生给他开导来着。

    好在他很好的完成了所有的考核,并且成为乔家最优秀的继承人。

    才刚成年就开始接管乔氏财团的大量事务,他变得十分严谨。

    本就不怎么爱笑的人,变得更不苟言笑了。

    常年都是一张冷峻的脸,连性格都变得十分清冷,除了几个要好的发小之外,再没其他的人际关系。

    而现在的乔忘栖,在认识江羡之后,变得……有了人间烟火的模样。

    所以夫妻俩都稍稍放宽了心。

    乔正业更是说道,“你把账号分给我一点呗。”

    华瑶瑶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账号做什么?”

    “我看你最近总用微博看新闻,我也看看啊。”

    “那你拿一个就好了啊,分给你一点是什么意思?”华瑶瑶一脸戒备的防着他。

    乔正业很是无奈,“我也可以给羡羡投个票什么的嘛,没事还能发发朋友圈让其他人也帮忙投一下票啊。”

    “这个可以有。”华瑶瑶大方的分了五个账号给他,还安排了任务,“我跟你说啊,每个号都得去羡羡的超话签到,不能漏了,漏了的话得充钱开会员补签,而且只能补签一个月以内的漏签,还有要发帖,格式也不能出错……”

    乔正业戴着老花镜按照华瑶瑶所说的步骤一个一个的去做,很是认真的样子。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在谈什么上百亿的合作案呢。

    ……

    洛星刚到原京,就收到江羡发来的信息,让她打扮打扮去赴约。

    她觉得奇怪,就问江羡,“什么时候我们见面还要洗头打扮了?”

    “介绍投资商给你认识啊!”

    “啊啊啊啊江爸爸我爱你!”洛星立马狗腿起来。

    狗腿得江羡都不想理会。

    洛星急匆匆的回到她在原京的住处,准确的说是盛景淮的住处。

    两人的关系缓和之后,盛景淮就非要她住在他的房子里。

    她不去,他就强行把她东西都搬了去。

    洛星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这次回来的时候,她特别打听过,盛

    景淮还在江海分公司呢,并不知道她来原京了。

    洛星回到住处,第一时间去洗澡洗头,因为赶时间,有点乱,都忘记拿换洗的衣服了。

    她想着也没其他的人在,就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打算去衣柜里找衣服的。

    结果一出来,见到盛景淮正站在她行李箱前,吓了叫了一声。

    盛景淮也没想到自己临时回来取个文件,会见到这么一副美人出浴的画面。

    很值。

    他双眸带着欣赏打量着女人的一双大长腿,眼底的温度开始渐渐升温。

    洛星反应过来后,急忙去扯浴巾。

    结果顾得了下面顾不了上面,胸部险些曝光。

    “你,你转过去!”洛星情绪激动的说道。

    “不行,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了。”

    洛星,“……”

    换洛星准备跑会浴室,却被盛景淮先一步拦住了。

    “你做什么……”

    “洛星,我们是合法夫妻,你知道的吧?”盛景淮借着身高的优势打量着眼前的美景,眸底已一片炙热。

    “是合约夫妻吧!”洛星好心的提醒他。

    这女人有点不解风情,盛景淮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她能这么不解风情。

    不过没关系,他不在乎,铆足了劲去撩她,“反正是夫妻就对了,你说夫妻之间是不是应该坦诚相见呢?”

    “你别耍流氓啊!”

    “恕我直言,我早就想耍流氓了……”

    男人直接低下头噙·住了她的唇,将她所有的不解风情都堵了回去。

    原本还能保持理智的洛星,在沾染上男人的气息后,就渐渐涣散了。

    盛景淮本就是个情场老手,征服洛星这种新手简直易如反掌。

    他霸道的占据了她的口腔,手也慢慢开始游走起来。

    到她优美的脖颈,流连忘返。

    洛星脑子一片茫然,眼前像是有一片白雾一样,却能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的温度。

    那种温度,让她有些着迷。

    仅存的理智一直在提醒她,不能在沉沦了。

    可心却跟着不受控制,一点点的被他占据。

    江羡频繁的看着时间,却迟迟不见洛星出现,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得不在此给她打电话过去。

    电话是盛景淮接的,听那语气很慵懒,“嫂子,你找洛星有事?”

    “她人呢?”

    乍一听,这话像是从牙缝里寄出来的一样。

    盛景淮如实说道,“在睡觉呢。”

    “叫她接电话!”

    这一次盛景淮听得很清楚,就是咬紧牙关说的。

    看上去有点不好惹的样子,盛景淮只好叫醒了洛星将手机递给她。

    洛星懵懵懂懂的接起,“羡羡,怎么了?”

    江羡咬牙切齿的问,“姐妹,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义气啊。”洛星下意识的回答道。

    江羡气到吐血,“出来混最重要的是出来啊!我TM等你快两小时了,你却在家跟野男人睡觉?!”

    洛星,“!!!!”

    草。

    忘了!

    被盛景淮一压,就什么都忘了!

    果然是色令智昏啊,洛星屁滚尿流的下了床,一边找衣服一边说道,“盛景淮你害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