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景淮到是不疾不徐的问洛星,“为什么你给江羡的备注是亲爱的宝贝?”

    “??”这是重点吗?

    重点是她放了江羡鸽子,死定了啊!

    盛景淮拿起她的手机,叫醒了siri问,“给老公打电话。”

    洛星,“……”

    siri回答说,“我在你的联系人中找不到这个人。”

    盛景淮挑了挑眉,继续试,“给宝贝打电话。”

    洛星,“…………”

    siri回答,“我在你的联系人中找不到这个人。”

    男人脸上已经颇有不悦了,猜测的试了最后一个可能,“给亲爱的打电话。”

    洛星已经宕机了。

    siri还是回答,“我在你的联系人中找不到这个人。”

    洛星试图去取回自己的手机,可盛景淮手一扬,避开了她的手,转身拿起自己的手机给洛星打电话。

    下一秒,洛星准备逃跑。

    而盛景淮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摁回了床上。

    洛星的手机应景的响起,上面的备注让他轻笑了一声。

    空气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

    他看向洛星,等她一个解释。

    洛星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我这么备注是有原因的。”

    “嗯,我洗耳恭听。”盛景淮到是想听一听,她能编出个什么花儿来。

    他就是要看看,她要怎么解释给他备注大傻逼三个字!

    洛星眼眸滴溜溜的转,“那个……我备注这个是觉得……是觉得……哦,对了,是觉得如果我被绑架的话,别人就不会找到你了!”

    这个理由,洛星听了都想给自己点个赞。

    自己怎么这么聪明呢!

    听上去是有点道理。

    可盛景淮却捏着她的下巴说道,“洛星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你被绑架了请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必须要第一时间联系我,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洛星点头如捣蒜,指望着快点敷衍过去。

    毕竟她又不是什么有钱人,谁绑架她啊真是。

    盛景淮知道她在敷衍,还强迫她看着自己说,“我认真的,你给我记住了!”

    男人的眼底都是认真,洛星还被震慑了一下。

    心底某处……渐渐漾动。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为盛景淮漾动了,上次她被宋继颜算计的时候,盛景淮为她出了头。

    那个时候她就深深的触动了。

    可那个时候她很害怕,就想着逃跑,所以丢下盛景淮跑路了。

    而这一次她根本跑不掉。

    有句话叫做,假如生活强J了你,你不妨躺下就当是一场享受吧。

    所以这一次,她甘愿的躺下了,就当是一次放纵吧。

    她知道自己最后肯定会受伤,但……她还是想试一试。

    ……

    洛星匆匆的感到了宴会现场,却被困门口了。

    她还苦逼的发现自己手机落盛景淮车里了……

    她耐着性子跟保安解释,“我真是被邀请来的,不是来蹭场子的,你们就相信我一次吧。”

    “不好意思,不能通行。”保安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丝毫没有说商量的余地。

    “是江羡邀请我来的,不信你去找她啊。”

    保安看都没看她一眼说,“刚刚还有个私生粉说是贺岁言邀请她来的呢,结果被警察带走了。”

    洛星,“……”

    难受,想哭。

    如果再不出现的话,她真有可能会被江羡弄死的!

    关键她也不知道江羡的电话号码,就算接了电话也不知道打给谁啊。

    毕竟这年头,大家都只记得备注名,谁还去背电话号码啊。

    而且江羡这个假富婆,也不把自己号码搞成那种一连串6或8的号码,一点排面都没有!

    正在洛星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讥诮的声音响起,“哟,这不是洛星吗?”

    这声音……有点耳熟啊。

    洛星回过头,看到了穿得花枝招展的金蕊。

    之前景瑟跟金蕊解了约,据说还付了一笔不小的赔偿金。

    那之后金蕊好像销声匿迹了一样,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

    当然,洛星情愿没碰上,因为她知道金蕊肯定会落井下石的。

    洛星转过身去想假装没看到金蕊,偏偏那人却上赶着来嘲笑金蕊,“装不认识我呢?怎么?怕被我看了笑话啊?哈哈哈,进不去宴会吗?盛景淮没帮你弄邀请函?”

    烦死了,洛星翻了个白眼。

    想找块地方清净清净好想办法进去。

    可那金蕊却是最不识趣的一个人,一直跟着她,“看来这是被盛景淮抛弃了压哈哈哈,风水轮流转呀,真是报应!当初你用手段把我赶出了景瑟,结果自己还不是一样被赶出来了,连个宴会都进不去,真是笑死我了,好歹我还能进这种场合呢。”

    “要不你跟我道个歉,我带你进去怎么样?”金蕊娇笑起来。

    洛星有点浮躁了,正想着要怎么赶走这聒噪的女人时,一个穿着银灰色西服的男人走了过来,“请问是洛星洛小姐吗?”

    “是的。”洛星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您请跟我来。”男人恭恭敬敬的邀请洛星进入宴会。

    金蕊愣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

    眼前这男人她刚才见过,就跟在那几个大佬后面,应该是某位大佬的助手或者儿子之类的。

    可他对洛星的态度却这么恭敬……

    金蕊有些嫉妒了,酸酸的看着旅行跟着那人进了宴会。

    偏偏洛星还回头看了一眼金蕊,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行为,气得金蕊想跺脚。

    看到金蕊气歪的脸,洛星特别的爽,笑眯眯的去找江羡了。

    江羡正和一群看上去有点上了年纪的成功人士们谈笑风生,明明她是最年轻的那个,可那些人在和她说话时却微微低着头,反而显得江羡气场二米八。

    看得洛星真想高喊一声江爸爸!

    因为心虚,她主动过去跟江羡说话,“羡羡。”

    “你来啦,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宋导,你应该看过他的电影吧?”江羡拉着洛星给她介绍人脉。

    看过!

    怎么可能没看过!

    宋导啊!

    名导啊!

    江羡居然认识这种资方爸爸!

    简直了!

    洛星真想嗷呜一声,好好的抱紧江羡的大腿。

    “这个是徐总,星辉娱乐的老总,还有这位是华友传媒的老板娘,很漂亮吧?她的投资眼光很厉害的……”江羡逐一介绍着。

    那些人因为江羡的缘故,对洛星也是十分客气。

    洛星有点施施然的,认识这么多资方爸爸也太幸福了吧!

    “我对洛小姐有印象,她和羡羡拍过一部广告来着,那个广告拍得非常好!”华友传媒的老板娘当即就热络的拉着洛星聊天了,言语中还把洛星恭维了一番,一听

    就是经常搞社交的好手。

    “宋导,我记得那个本子里有个闺蜜的角色,很适合她吧。”江羡笑着跟宋导聊天。

    洛星耳尖,听到了本子二字,好奇的看了宋导一眼。

    宋导正打量着她呢,随后肯定的点点头,“的确很合适。”

    “如果宋导感兴趣,回头就可以定下来的。”

    “这个可以有。”宋导也笑盈盈的点头,“洛小姐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

    洛星猛点头,“方便,非常方便!”

    天塌下来了她也方便!

    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又寒暄了几番之后,洛星才找到单独和江羡相处的机会。

    她激动的拽着江羡的手说,“江爸爸我爱死你了!”

    “你的爱是把我晾两小时,去和你男人滚床单?”江羡没好气的问道。

    洛星,“……”

    我错鸟。

    洛星只差没写万字检讨了。

    默默在心里祈祷来个天使拯救一下可怜的她吧。

    结果真有人来拯救了。

    “原来江小姐并非如网上传言的那样一无是处呢,至少很会交际吗?”

    洛星抬眉望去,哎呀,不是天使,是搅屎……棍!

    秦蓝语脸上写满了对江羡的嘲讽,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刚刚见你周旋于一群男人之中如鱼得水的样子,还挺佩服江小姐手腕的,换做是我,就做不到了。”

    这话一听就很不友好,洛星当场就想冲上去撕烂她的嘴。

    江羡抬手拉住了她,漫不经心的笑道,“你这么关注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秦蓝语,“???”

    这女人是不是有病?!

    洛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秦蓝语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她无辜的道,“不好意思,笑出了声。”

    “你是听不懂人话是吧?我是在嘲笑你是个交际花!”秦蓝语没好气的道。

    “自然是不能跟秦小姐比的,我见秦小姐端庄静雅,闲花淡淡春,很有意境呢。”江羡还是那不愠不火的模样,听着是像在夸秦蓝语的样子。

    可其他人却低着头在笑,叫秦蓝语觉得不对劲,又不好意思问江羡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能气恼的走人。

    等到了没人关注的地,她才问友人,“江羡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啊?”

    同样,洛星也问江羡,她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江羡噙着笑解释了一下,“就是说她朱粉不深均,闲花淡淡春,像宴会上的烟花女子。”

    “噗……”洛星这下是真忍不住啦。

    论起骂人的本领,江羡是真的强!

    三观倒了她都不服就服江羡这江海第一嘴炮怼人的嘴上功夫!

    骂起人来像是在吟诗作对一样,够劲。

    秦蓝语自讨了个没趣,找人问清楚江羡那句话之后,气得脸色铁青,“她居然骂我是妓·女!太过分了!”

    要不是有人拦着,她可能真的冲过来找江羡麻烦了。

    “别冲动啊秦小姐,这种场合来的都是些名流,丢了颜面是小,失了身份是大啊。”朋友劝说着秦蓝语。

    她也努力的控制自己冷静下来,可脸色已经很是难堪。

    那些个听到江羡说那话的人,这会儿还时不时的看她这边了,看到她之后,又低头跟朋友笑了起来。

    不用想也知道是在嘲笑她!

    秦蓝语就更气了!

    她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想着要讨回来,就直接拿了两杯酒冲江羡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