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允诺曾跟秦蓝语说过,江羡是不能喝酒的,一杯倒。

    秦蓝语整场都关注过了,江羡真的没碰一滴酒。

    所以她才拿了酒去找江羡,当着众人的面对江羡说道,“江羡,我们之前可能闹了点误会,这杯酒我敬你,就当是我跟你道歉赔罪了。”

    秦蓝语顿了顿,笑得一脸无害,“你会接受我的道歉吧?”

    洛星知道江羡不能喝酒,所以要去替她挡了这杯酒。

    可手还没碰到酒杯,就被秦蓝语避开了,并强调道,“这杯酒是我敬江羡的,当然是要她本人喝了才算。”

    “她不能喝酒。”洛星解释道。

    可秦蓝语根本不理会她的解释,强人所难的逼江羡,“江小姐,我是诚心跟你道歉的,你是不给我这个面子吗?”

    洛星有点暴躁了,这女人怎么听不懂人话?

    都说了江羡不能喝酒了!!

    江羡用眼神安抚了洛星,才淡笑着说,“秦小姐是不是哪里弄错了?我并不记得我与你有什么误会啊。”

    “就之前在绝世拍卖会的事,那天我不知道你在,就做得过分了些。”秦蓝语故意重提旧事,就不信江羡还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江羡似乎还认真想了一下说,“哦,原来那次送我男朋友礼物的人是秦小姐呀。”

    秦蓝语,“……”

    一旁的洛星差点没笑死。

    谁说江羡演技不好的?!

    这演技简直炉火纯青了好吗!

    秦蓝语脸色不好起来,硬着头皮承认,“对,是我。”

    “这件事我并不觉得有什么误会,秦小姐到不用多想,我都没放在心上的。”

    言外之意,谁提谁输。

    秦蓝语为了逼江羡喝这杯酒,都顾不上被嘲笑了,“江小姐没放心上,可我却觉得过意不去,所以还是请江小姐喝下这杯酒吧,这样我也能稍稍安心。”

    洛星听了想翻白眼,这女人脸上就差没写我没安好心这几个字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好安心……

    江羡的手机适时的响起,稍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她依旧没接秦蓝语送到她面前的酒杯,而是晃了晃手机,把屏幕上的名字给秦蓝语看并解释说,“不好意思啊,我男朋友来接我了,我就先走了。”

    秦蓝语,“……”

    当着秦蓝语的面,江羡接起了电话,“你到了吗?我马上出来。”

    然后就叫上洛星,大摇大摆的走了。

    秦蓝语端着那杯酒,像一个笑话。

    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羡大摇大摆的离开。

    最后还是朋友怕她受不了,赶紧接下了酒劝她,“小九爷来了,咱们还是收敛收敛吧。”

    是啊,乔忘栖来了,秦蓝语自然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她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跟人聊天的宋导,心里一横就向宋导走了过去。

    在交际这方面,秦蓝语还是有点手腕的,毕竟作为秦行长的千金,很小就被父母带着参加各式各样的宴会。

    她落落大方的走过去跟宋导打招呼,“宋导,久仰大名,我是你粉丝,你的电影我都有看过,非常喜欢。”

    “谢谢。”宋导不卑不亢的点了个头。

    毕竟这种话他听多了,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甚至都没有多看秦蓝语一眼。

    自小秦蓝语就很受关注,毕竟自己是秦行长的独女,身边多的是人阿谀奉承。

    在她看来,这宋导不过就是给有钱人打工的人,没什么了不起。

    即使她主动来打招呼,可姿态却没放低,见宋导不怎么理会自己,心里已然有些不悦了,“宋导,我是秦安平的女儿,你应该认识我父亲吧,他也是你的粉丝呢。”

    “跟秦行长有过几面之缘。”

    “对呀,我父亲跟我提起过你,还说想投资你的新戏呢。”秦蓝语故意拉拢关系。

    宋导却笑道,“谢谢秦行长的抬爱了。”

    “那宋导方便单独谈谈吗?”秦蓝语趁机说道。

    “不好意思啊秦小姐,我最近手里没什么项目,可能没那个机会跟秦行长合作了。”宋导不卑不亢的解释道。

    秦蓝语立马一脸质疑,“可我刚刚听到你在跟人讨论你新戏的事啊?”

    “啊,那个啊,已经有人投资了。”

    秦蓝语轻笑了一声,“做电影很烧钱的,多点投资人也能多一些资金,便于宋导拍出更高质量的作品呀。”

    宋导还是维持着先前的笑说道,“秦小姐说的是,不过我这边资金已经足够了,所以暂时没有找新投资人的打算。”

    秦蓝语都没想到自己会接连碰壁。

    在江羡那里碰壁也就算了,怎么到宋导这里也碰壁?

    自己好歹是来给他送钱的,他怎么就这个态度呢?!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嫌钱多的?!

    秦蓝语勉强的跟宋导道别后,才冷着脸离开了。

    回到车上,她气呼呼的道,“他是看不起我吗?我给他投资他还不要!摆明了看不起我是吧!”

    秦蓝语越想越气,直接给秦安平打了个电话,“爸,你帮我个忙吧!”

    秦安平就这一个独生女儿,平日里就溺爱得很,对她的要求也是有求必应。

    更何况秦蓝语这样做都是为了争取乔忘栖,秦安平最是看重跟乔家联姻的事了,听到秦蓝语的要求,当即就点头了,“这事我会解决的,你就别气了,那个宋导我见过几面,是个颇为清高的人,肯定是你沟通上有问题,人家才没理会你的,我亲自见一见他,保证让他接受我的投资。”

    “那就好,等你做了投资人,第一件事就是换掉江羡,绝对不能让江羡出演宋导的电影!”秦蓝语气恼的道。

    “这是必然的,而且我已经跟一些混娱乐圈的熟人打过招呼了,他们都不会请江羡的。”秦安平安抚着秦蓝语。

    这才让秦蓝语好受了一点。

    另一边,江羡和洛星离开宴会之后,洛星就笑得东倒西歪的说,“你那个理由也太强了,我真怕那秦小姐会当场哭出声!很秀!”

    江羡挑眉微微一笑,目光落在了那个站在车前的男人,“我也觉得那是个很完美的理由。”

    洛星,“……”

    我怎么闻出一股进口狗粮的味道?

    江羡和乔忘栖先把洛星送到了住处,道别的时候江羡还叮嘱她要好好跟宋导沟通。

    其实这事儿洛星还挺好奇的,“你到底是怎么拿到宋导这资源的?”

    “你猜?”

    她不想猜。

    江羡敲了她额头一下解释道,“我做了一个富婆应该做的事。”

    “啥事?”

    包养宋导?

    不应该吧!

    毕竟见过乔忘栖这种极品男人只会,哪还能看得上其他人呢。

    江羡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又想歪了,没好气的说道,“带资进组!”

    “……哦。”洛星还挺失望的。

    没八卦听没意思。

    江羡一个眼刀子飞来,她才赶紧笑着附庸道,“带资进组好啊!你早就该带资进组了,富婆就应该做一些富婆该做的事!”

    江羡,“……你真是个机灵鬼。”

    ……

    秦蓝语本来以为秦安平能搞定宋导这个人呢,谁知第二天秦安平脸色不好的回家告知她,“那个宋导,冥顽不灵。”

    “怎么了?”

    “他不接受我的投资也就算了,还说什么他要用谁是他的自由,哪怕真是投资方也左右不了,软硬不吃!”

    秦蓝语也没想到自己父亲出面也没能搞定那个宋导。

    “难道他真的要用江羡做女主角?”秦蓝语的声音都高了好几分。

    那不等于给江羡抬咖了吗?

    秦蓝语一直都想毁掉江羡,好让乔家放弃江羡,自己才有机会跟乔忘栖走到一起。

    可如果江羡真的出演了宋导的片子,那江羡在娱乐圈的地位就不一般了。

    万一拿个影后奖杯什么的,就更难打击了。

    秦安平脸色不好,秦蓝语就知道答案了,“不行,决不能让江羡出演宋导的片子,必须得狙了她这个资源。”

    “你也别太急于求成,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秦安平安抚着秦蓝语,“再则,乔忘栖对江羡也有可能只是一时的迷恋,男人嘛,总归是难过美人关的,等他新鲜劲过了,说不定都不用我们出手,就把江羡甩了,情侣之间分手很正常的。”

    话是这么说,可秦蓝语始终不放心。

    她必须要把这个可能都扼杀在摇篮里才行。

    “江家是没有苏家好对付,但也不是绝对的事。”秦蓝语冷然的道。

    秦安平及时打断了她的话,“蓝语,有些话不该说就别说。”

    “……我知道了。”秦蓝语心里凛然了一下。

    当年苏家出事,世人都以为是经营不善导致的。

    可只有秦安平自己心里清楚,那是他做的一个局,把苏培生引入了局,才害得苏家破产的。

    没别的原因,只因为秦蓝语喜欢乔忘栖。

    而当时的苏同恩又太优秀,秦安平怕苏同恩真的跟乔忘栖走到一起,才先下手为强,直接断了苏家的根脉,让苏同恩从高处跌落,再也没机会接近乔忘栖。

    苏家衰败之后,苏同恩果然销声匿迹,再也构不成对秦蓝语的威胁。

    这一切,除了秦家的人,无人知晓。

    包括苏同恩。

    而现在,秦蓝语要面对的是江羡。

    一开始她并没把江羡放在眼里的,以为她像传言的那样,空有其表败絮其中,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很好对付。

    谁知道那江羡有几把刷子,至少到现在她都没能解决这个碍眼的人。

    回到房间,秦蓝语想了一会儿后,给自己的人打电话询问情况,“你们都跟了这么久了,还没找到机会对江羡下手吗?”

    “江羡身边一直有人在保护着,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不想听这些没用的解释,你只需要告诉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完成任务,是不是钱给的不够?我再出十倍的价钱!”秦蓝语追加筹码。

    对方十分无奈,“真不是钱的是,主要是江羡跟乔家扯着关系,这原京又是乔家的地盘,应付起来真的很难,还需要点时间才行。”

    ——

    白天有事耽误了,现在才开始写,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