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秦蓝语都懂,但就是很不爽,“我不想听这些废话,你只需要给我个我想要的结果!钱不是问题!”

    “知道了。”

    秦蓝语不满的挂了电话。

    自己找的,可是成功率很高的人,给的价钱也很高。

    对方却无法对江羡下手,肯定是因为乔忘栖的保护。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层关系,秦蓝语才愈发的觉得不能再等了。

    再等,就夜长梦多了。

    ……

    乔元山的寿辰在七月,这是乔家一年一度的大事了。

    除了春节,这也是唯一能让乔家全家团聚的日子了。

    乔元山早早的给江羡打了电话,邀请她来陪自己过寿,江羡当然是满口答应啦。

    可在送礼这件事上,江羡却犯难了。

    她不知道送什么好,纠结了两天后就去问乔忘栖。

    “我到是知道他喜欢什么礼物,绝对能投其所好,你要不要听听我的建议?”乔忘栖将江羡搂在怀里后,才浅笑着说道。

    江羡猛点头,“当然!你应该早点和我说的啊,害我纠结了这么多天,赶紧说赶紧说,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乔元山这次过的虽然不是大寿,却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寿辰。

    乔家上下必然要绞尽脑汁的去讨乔元山欢心。

    江羡想送一份能让乔元山高兴,但又不要太常见的礼物。

    看她这么用心,乔忘栖自然应该出出主意的,他靠近江羡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

    下一秒,江羡气到掐他脖子,“你这什么馊主意!”

    “难道我的建议不好吗?不够特别吗?我保证绝对能让爷爷高兴的,而且能秒杀其他人的礼物。”乔忘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笑道。

    江羡白了他一眼,“你这分明是中饱私囊!”

    “难道不是两全其美吗?”

    “闭嘴把你!”

    她不想跟他废话了。

    哪有人送礼送个曾孙的!

    他们虽然悄悄领了证,但还没有正式公开关系呢,这就弄出个孩子来……还不得吓死双方的长辈啊!

    再说了,她还没玩够,不想那么早生孩子。

    乔忘栖当然也不想这么早要孩子,只是看她一直纠结,才故意逗她的。

    最后江羡选了个中规中矩的礼物,一套茶具。

    因为乔忘栖说乔元山喜欢喝茶。

    那套茶具是江羡从一个朋友那里坑来的,乔忘栖帮忙包装的,看到上面题字时,诧异了一下。

    这茶具……百万起步啊。

    而且还极难求得,爷爷怕是要高兴坏了。

    寿辰当日,江羡精心的打扮了一番,再三问乔忘栖妥不妥当之后,才总算跟着他出发去乔家了。

    这是江羡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来乔家做客,春节的时候她也只是在门口小小的路过了一下。

    而且那时候还是晚上,跟现在自然是不同的。

    人还在路上的时候,华瑶瑶跟乔觅荷就已经轮流打电话来问道哪里了。

    乔觅荷还说,爷爷已经问起江羡好几次了。

    两人刚到,乔觅荷就迎了出来。

    她担心江羡怕生不自在,就主动来带她,顺带帮忙介绍介绍。

    与段米亚的官司进展得很顺利,乔觅荷跟江羡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

    两人还会时不时的互相分享互相八卦。

    “你可算来了,爷爷都快坐

    不住想亲自来门口接你了。”乔觅荷亲昵的挽着江羡笑着说道。

    “我没迟到吧?”江羡担心的问。

    乔觅荷被她那紧张的样子给逗笑了,“没有没有,是爷爷想早点见到你。”

    江羡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稍稍提醒你一下哦,乔家的人都在,你一会儿不要太紧张,就当是去参加颁奖晚会那样,镇定一点。”乔觅荷友情提示了她。

    乔忘栖先前就跟江羡打过预防针了,说乔家的人基本都会在。

    但真听乔觅荷提起,她还是有些紧张的。

    “你也别太紧张,自然一点就好。”乔觅荷又安慰她。

    三人穿过前面的小广场就到了澄园,里面果然有不少的人。

    原本大家还在聊天什么的,江羡出现之后,全都看了过来。

    乔元山坐在正位上,江羡一进去率先看到的就是他。

    两边分别坐着其他的人,其中有江羡见过的乔正业夫妻。

    另外的,她就不认识了。

    他们也都在好奇的看江羡,看得江羡有些紧张,脚步微顿之际,乔忘栖握住了她的手,牵着她进了澄园的大厅。

    “羡羡来啦?快来快来,坐这里。”乔元山热络的叫着江羡,脸上都是喜欢的笑容。

    江羡甜甜的叫了一声,“爷爷。”

    “诶。”

    “生日快乐,这是送你的礼物。”江羡将自己准备的礼物送了过去。

    一旁的管家就要去接过礼物,毕竟其他人送的礼物,都是管家收着的。

    谁知乔元山却主动接了下来,高兴的打开礼物看,一边看一边说,“来就来,还准备什么礼物啊。”

    “我也想表达一下心意嘛。”

    乔元山乐呵了起来。

    乔忘栖还帮衬着解释,“她挑了好几天了,你要是不收,我怕她回去会哭的。”

    “什么呀……”江羡被乔忘栖说的满脸通红。

    乔元山大笑起来,“那我收下了,茶具呀,我很喜欢呢!”

    先前乔二爷送了乔元山一套价值不菲的古画,还是他费心收罗来的,结果送到老爷子面前,他看都没看一眼,就让管家收着了。

    正郁结呢,见江羡只不过是送了一套茶具,就把乔元山高兴成这个样子,心里很是不服。

    老爷子这心,走歪到太平洋去了。

    从小就宠着老九也就算了,现在连带着老九的女朋友也那样宠着……

    乔二爷一肚子气,直接起身说道,“我出去抽支烟。”

    乔元山看都没看他一眼,俨然当他不存在。

    “这就是小九的女朋友啊,你好你好,我是小九的六嫂嫂,你也可以这样叫我。”张霖汐热络的上前跟江羡打招呼。

    “六嫂嫂好。”江羡礼貌的打着招呼。

    张霖汐端详的看了看,感叹道,“长得真好看,比电视上好看一百倍!”

    “谢谢夸奖。”江羡都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六嫂嫂也好看。”

    “你皮肤这么好,用的是什么护肤品啊,介绍介绍。”

    女人之间打开话题的方式总是能以护肤开始,乔觅荷给乔忘栖使了个眼色,让他放心把江羡叫给她,乔忘栖这才去跟乔元山说话去了。

    像这种家宴,一般都是男人一堆,女人一堆。

    男人们聊公事,女人们聊家常。

    连乔家五小姐乔嘉禾和丈夫盛景佑都从国外回来赴宴了。

    没多会儿,乔嘉禾也加入了女人们的聊天之中。

    虽然对

    江羡来说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但她客服了这种不自在,能和她们聊到一起。

    “不是吧,那个人是假唱啊!我说她唱跳的时候,怎么都不喘气呢,她的歌听上去还不错啊,为什么要假唱呢?”张霖汐听到这个八卦笑了起来。

    乔觅荷跟江羡都一致表示,“因为有百万修音师啊,其实现场惨不忍睹,全靠修音。”

    “是的,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笑话罢了。”

    乔二爷迟迟没回来,乔三爷也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在澄园旁的亭子找到了正在抽烟的乔二爷。

    见到乔三爷来,乔二爷懒懒的掀了一下眼皮又闭上了。

    “别躺着了,回去吧,这样爷爷会有意见的。”乔三爷劝着乔二爷。

    乔二爷听了更生气了,“就算我做得再好,他也有意见啊,我还不如什么都不做。”

    “这种话说说就算了。”

    “我就是气不过,你刚看到没,就小九的女人送了个茶具而已,老爷子就高兴成那个样子,我送他的名画,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弄到手的,他看都没看一眼!你说我能不生气吗?我不指望老爷子能一碗水端平,但也不要这样倾斜啊!让我怎么甘心呢?”乔二爷发了一通脾气,把心里的额窝火都发泄了出来。

    乔二爷笑了起来,“你知道什么叫盛极必衰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很生气!”

    “慢慢来,不着急。”

    这话乔二爷都听得生茧子了,实在不耐烦,“不行,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那你打算怎么办?”乔三爷好奇的问。

    乔二爷摸着下巴,眯着眼睛动着坏心思,“小九这个人,从小就洁身自好,还真难找到能恶心他的事。”

    “也不是没有。”乔三爷若有所指的提了一句。

    乔二爷看了看他,“你是说……”

    “我前阵子意外的看了一场电竞比赛,你猜我看到了谁?”

    乔三爷故意卖了个关子,乔二爷就急了,“谁啊,你到是说啊!”

    “苏同恩。”

    可能因为这个名字太久了,乔二爷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后来想起来是谁后,一拍脑门说道,“对,苏同恩,我想起来了,她以前来过乔家的,长得还不错,各方面都挺优秀的,当时我们都以为她会成为小九的联姻对象来着。”

    “嗯。”乔三爷点了点头,眼底闪过兴味。

    乔二爷一脸犯难的道,“可我现在去哪里找人啊?她又不在原京。”

    乔三爷听了这话笑了起来,笑得乔二爷一脸莫名。

    随后乔二爷给了他一个电话,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她人就在外面没多远,你一个电话她就能进来了。”

    “老三,还是你聪明,早早的做了准备!”乔二爷喜上眉梢的接过电话。

    “我先进去了,你也别耽搁太久,知道吧?”

    乔三爷交代了两句后就返回澄园了。

    乔二爷兴匆匆的给苏同恩打电话,确认她人真的在外面之后,就叫了人去接她进来。

    此时澄园的大厅里一片热闹。

    乔元山正在跟他们说着最近股市的事,乔忘栖时不时的插一句。

    乔三爷坐下的时候,视线往江羡那边看了看。

    这女人……长得过分好看了。

    他乔三爷也算是阅人无数,没少包养艺人明星的,却也是第一次见到像江羡这样的绝色。

    难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九,也深陷进去。

    乔三爷想,有点意思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