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席时间在中午十二点,大家都提前的入座准备开席。

    乔元山问管家,“十一不是说马上就到吗?怎么还没到?”

    “刚跟十一少打过电话了,他人已经到门口了。”管家如实回答道。

    乔元山点了点头,“那就好,等他到了就开席吧。”

    乔家的座位安排也有点意思,乔元山之下的两个儿子各座一边。

    再往下就是乔家的男丁们。

    按理说乔忘栖排行第九,应该在后面一点的。

    可他的位置却被安排在了乔正业的旁边,与乔二爷并排着。

    乔家老大生病在外地养病,这次本来是要回来给老爷子祝寿的,听说快出发的前两天又感染了风寒卧病不起了,所以没能来,只托人把礼物带了过来。

    所以乔二爷就是同辈中位置最高的那个,但并没有显现出来。

    而乔三爷更是排在了乔忘栖之后,他是个比较安静的人,不怎么说话,甚至都没有像乔二爷那样,对乔忘栖的位置有什么意见。

    一般这种人,心思都挺深的。

    乔家四爷是个双腿有残疾的人,需要佣人贴身伺候。

    他是在快开席的时候才过来的,长得有些清秀,但脸色过于苍白,看上去没什么血色。

    除此之外,还有六爷和七爷。

    六爷有些微胖,笑起来一脸的无害。

    而七爷却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瘦瘦弱弱的,全程都没怎么说过话,始终微微的低着头,玩着手指。

    至于八爷,到是个风流倜傥的人,脸上始终有着自带风流的笑容,还留着及肩长发。

    可能是为了出席老爷子的宴会,又怕被老爷子唠叨,所以把头发扎了起来,颇有种大叔的沧桑气质。

    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眼神也很深邃。

    乔觅荷悄悄在她耳边说,“我八哥是个画家,很有艺术家的气质吧。”

    “嗯。”

    “可惜……他的画不出名,没人买。”乔觅荷悄悄的笑了笑,大意是在笑乔八。

    却被八爷看出来了,笑盈盈的问,“十妹妹在说我坏话呢?”

    “没有啊八哥,你怎么把我想得那么坏呢!”乔觅荷当然不承认。

    八爷大笑起来,“别跟弟妹说我坏话啊!别损坏我的高大伟岸的形象!”

    乔觅荷作了一个呕吐的动作来回击八爷。

    八爷对江羡笑了笑,又低头看手机去了。

    眼看着就要十二点了,乔元山正准备问乔十一到了没有的时候,外面匆匆走进来了一个人。

    正是乔十一。

    “十一,你可算来了,赶紧坐下吃饭了。”乔八热络的招呼他。

    乔十一紧张的看了一眼江羡,又看向乔忘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表情,江羡到是有些熟悉。

    当时在M国的时候,他遇上了麻烦,也是这幅样子的。

    乔觅荷不知情,忍不住问他,“你干嘛?坐下啊,难道读书读傻了?”

    “不是……”乔十一咳嗽了一声,“那个……我在门口遇到一人。”

    “谁啊,来给爷爷祝寿的亲戚吗?”乔觅荷随口一问。

    乔十一都不知如何回答了,到是外面的人这会儿走了进来。

    他挠挠头,看了看江羡,最后乖乖入座了。

    “乔爷爷好。”苏同恩进来之后乖乖的跟乔元山打了招呼。

    乔元山隔着距离有点远,看得不是很清楚,就问身侧的乔正业,“这是谁啊?”

    “苏同恩,苏培生的女儿。”乔正业回答了乔元山的话。

    ?”乔正业直接问道,表情颇为严肃。

    “你是说他跟二哥走得近的事情?”

    听到乔忘栖这么问,乔正业到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本来他还很担心这事的,没想到乔忘栖都知情。

    那就更好办了,乔正业问他,“你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爸,你跟秦行长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乔忘栖十分从容,“你匆匆从国外赶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是的。”乔正业点头承认。

    “秦行长这样做无非是在警醒我,但他没有真要和二哥合作的意思,毕竟他一向是利益为大。”乔忘栖和他分析着眼前的局势,“再则,就算秦行长真的不与我合作,也不会完全影响到我。”

    听他这么说,乔正业稍稍安心了,“你心里有数就好,这秦行长借此威胁你,不过是想跟乔家联姻,我是瞧不上他这种卑劣的手段的,自然不可能跟他这种心术不正的人成为亲家。”

    “爸,我眼里只有江羡,你大可以放心。”乔忘栖回答的十分笃定。

    乔正业突然不知说什么好。

    当然,他也喜欢江羡,觉得这孩子挺好的,或许还能改变乔忘栖。

    可另一方面他又有些担心,觉得乔忘栖太过在意江羡,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那苏同恩的事……”

    “我会解决的。”

    乔正业顿了顿说道,“交给我来处理吧,你就别出面了。”

    乔忘栖似乎不解他的这种安排。

    乔正业不得不多解释了一番,“你现在跟江羡在一起,她再出现必然不合适,我怕她会影响到你们的感情,所以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你别插手。”

    “……是。”虽然乔忘栖还挺迟疑的,但父亲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反驳,便点了头。

    “行了,你去陪江羡吧。”

    江羡这会让正在沁园转呢,乔忘栖住的地方都是中规中矩的。

    整个园子她见得最多的,就是各类书籍了。

    “还好你九哥没成为书呆子。”江羡看着那些书咋舌的道。

    乔觅荷说,“我小时候也觉得九哥可能会成为书呆子。”

    “可不吗!我也以为呢,不过我九哥看书老厉害了,各种都有涉猎,反正我是看不懂,像看天书一样。”乔十一也附议道。

    “就你那脑子能看懂就怪了。”乔觅荷取笑他。

    “十姐姐,你跟嫂子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乔十一好奇的问,“怎么我上个学回来,家里都变天了?”

    乔觅荷瞪他,“要你管,小屁孩!”

    乔十一,“……”

    什么嘛,也就比她小了一岁,至于被叫小屁孩吗?

    他不想理乔觅荷,就跟江羡打听秦粤的情况,“粤粤最近在忙些什么啊?”

    “她大多时间在江海,因为我最近没什么工作,她就回去帮忙了。”

    “那她最近还好吧?”

    “好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她最近交了什么朋友了没有?”

    江羡奇怪的看着她,“你是想问她叫了男性朋友了没有吧?”

    “……”乔十一嘿嘿一笑,“什么都满不过嫂子。”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毕竟粤粤也到了年纪了,长得又漂亮,性格又讨喜,多的是男生喜欢她呢,上次我在国外剧组的时候,还有个金发碧眼的男演员对她有好感呢……”

    乔十一顿时危机重重。

    ——

    啊啊啊啊啊三更好难。

    写得好慢是因为双十一把手指都剁了打字就很慢了,大家懂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