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羡见她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既然你那么紧张,为什么还不表白呢?拖拖拉拉的,说不定她真的跟别人在一起了。”

    “我……”乔十一挠挠头,有些别扭,“我就是觉得我还配不上她。”

    “那你继续努力吧。”

    乔十一求着江羡,“嫂子,你得帮我啊,至少在我成功之前,先拖住她。”

    “我怎么拖?”

    “比如给她安排很多很多工作,让她没时间跟其他男人相处培养感情什么的。”

    江羡,“……”

    她估计秦粤听了想锤人。

    乔十一似乎也觉得这个办法不妥,又道,“也不能安排得太多,不能累着她。”

    “什么累着她?”乔忘栖回来了,只听见后面一句,就疑惑的问了一下。

    “没什么没什么。”乔十一做贼心虚的否认了,还给江羡使眼色,让她给自己保密。

    只是事实证明乔十一想多了,乔忘栖对他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

    他来沁园找江羡去见乔元山。

    “爷爷不是睡了吗?”江羡疑惑的问。

    “说是睡醒了,叫我们过去呢。”

    “好。”江羡和乔忘栖一起去见乔元山。

    就在澄园的二楼,乔元山卧室外的小客厅里。

    小睡了一会儿的乔元山精神头很好,满面红光的,见到两人来笑眯眯的说,“你们来啦,来来来坐。”

    二人也不知他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乖乖的坐着听他说话就对了。

    “上次我问过小九,他说你们认识已经挺久的啦,我觉得是时候把订婚仪式安排一下了。”乔元山乐呵呵的道。

    江羡也没料到是这事儿,听他说起,下意识的脸上发热,心虚的看了乔忘栖一眼。

    到是乔忘栖面不改色的附议着老爷子的话,“我和爷爷想到一块儿去了。”

    “就知道你小子急。”乔元山哈哈大笑,“羡羡呢?你是怎么看的?”

    突然被问,江羡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乔元山以为她还不想那么早订婚,就理解的道,“我知道你现在是上升期的女艺人,而且年岁又还小,订婚什么的对你是有些为时尚早,是我有点私心。”

    他看着江羡,很有诚意的说道,“我呢,年岁也高了,也不知道那天就撒手离开了,所以才想着早点让你们订婚,也算是了了我一桩心愿了。”

    江羡听着更加心虚了。

    “你放心,乔家会好好对你的,小九也会好好对你。”

    “……好。”江羡盛情难却,还是点了头。

    反正她跟乔忘栖已经领了证了,订婚什么的,就是走个过场而已,能满足老人家的心愿也是一件好事,虽然麻烦了一些。

    看到她点头,乔元山可算松了一口气,高兴得说道,“那我晚上就宣布这事,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当乔元山晚上宣布这事的时候,乔家的人神色各异。

    高兴的人很高兴,假装高兴的人在假装高兴。

    还有的甚至不高兴,但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不高兴。

    这顿晚宴变得各怀心思起来。

    大家早早的结束了用餐,乔十一就拉着江羡去开黑了。

    乔觅荷非要跟来,还强调自己下载了游戏注册了账号,必须要和他们一起玩。

    加上乔忘栖和秦粤,刚好一个队伍了。

    不过乔觅荷是新账号,段位太低,打的低端局,玩起来明显没什么意思,跟打人机一样。

    玩了两把乔十一就不干了,“十姐姐,你自己去玩好不好!这低端局玩着也太没体验感了。”

    乔觅荷,“……”

    被嫌弃的滋味……

    正好这时楚狂歌发了一条微博,她设置了特别提醒,直接在手机上横幅提醒。

    乔觅荷借势退了出来刷微博去了,乔十一是队长,就迅速点了开始。

    果然是高端局玩起来才刺激啊。

    乔十一跟个花孔雀一样,四处秀,就想换来秦粤的称赞。

    楚狂歌发了个微博故事,视频里他正在教导自己的侄女弹钢琴。

    可能是侄女太过笨拙,气得他跳脚,像极了给孩子辅导作业的家长那样,恨不得捶胸顿足。

    【如果我有罪,请用法律制裁我,而不是派楚萱萱这个恶魔来折磨我!!!】

    粉丝们在下面评论。

    【楚萱萱,使劲折磨你小叔叔,别客气!阿姨支持你!】

    【天不怕地不怕的楚魔王,也有克星啊哈哈哈。】

    乔觅荷用小号点了赞,跟风评论了两句,就下了微博看他们玩游戏。

    乍一看吧,他们玩的跟自己玩的好像真不是同一个游戏。

    人家操纵着角色游刃有余的在地图上行走着,而自己只会走直线不说,还到处撞墙,甚至还被人机蹲草丛了,你说气不气?

    “我记得九哥以前玩游戏玩得很好的,还跟苏……”

    乔觅荷本来是回忆了一下往事,不知怎么的就说到了这里。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乔十一幸灾乐祸的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不玩了,你们玩吧,我晚上吃得有点多,得出去走走消消食。”江羡直接放下了手机。

    乔十一嚷嚷道,“别啊嫂子!这可是粤粤的晋级赛,别这样撒……”

    可江羡已经起身离开了。

    眼看着乔忘栖也要追出去,乔十一一把抱住了乔忘栖,“九哥九哥,你不能走,打完再去。”

    乔忘栖,“……”

    “反正你现在追出去也是撞枪口上,还不如等嫂子冷静冷静后再去哄。”

    “我去陪她吧,你们玩。”乔觅荷急忙追了出去。

    毕竟是自己说错话了,她得解释解释的。

    江羡对这里并不熟悉,出了沁园后就只凭着感觉在遛弯。

    乔觅荷刚好与她走错了防线,所以迟迟没有见到她。

    沁园旁边就是清阁,乔觅荷之前介绍过,这是乔正业和华瑶瑶的住所。

    这会儿里面是亮着灯的,估计有人在。

    江羡到是没有进去打扰,直接绕了过去,打算继续往前转转的。

    夜风里,响起了女人的抽泣声。

    那声音很熟悉,是江羡认识的人。

    “这些年我都按照您的要求在做,并没有违反我们之间的约定,好不容易期限到了,我才刚回来,您就要我离开,这对我来说不公平!”

    说话的,正是刚刚才惹得江羡心烦的苏同恩。

    “我出面你还能有个体面,你也可以不听,但后果就得你自己承担了。”

    隔着一段距离,江羡看不清说话人的表情,但却多少有些惊讶。

    乔正业和苏同恩?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关系?

    后续一段沉默之后,乔正业便离开了。

    留下苏同恩在风里独自站了好一会儿,才往回走。

    她的方向是往江羡这边来的,江羡不想被发现,变打算离开的,谁知转身的时候,碰到了一旁的花盆,弄出了声响,在夜色里格外的清晰。

    江羡一阵懊恼,只好硬着头皮去面对了。

    苏同恩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江羡。

    也对,她现在是乔家的座上宾,比自己更有理由出现在乔家。

    到是她自己,厚着脸皮进来了乔家,还厚着脸皮不走。

    该羞愧的人是她。

    两人打了照面,苏同恩抿了抿唇,终究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江羡,你别以为乔爷爷认可了你,你就能和乔忘栖在一起,没到最后一步,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知道苏小姐所说的最后一步又是哪一步?”江羡禁不住好奇的问,言语里带着几分调侃的意思。

    “只要你们还没结婚,我都还有机会的!”

    “哦……”

    江羡很想说,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跟乔忘栖已经领证了。

    合理又合法。

    但她没说,怕太打击人。

    毕竟她跟苏同恩不是一个段位的,就像乔十一刚才所说的那样,杀低段位的人没意思。

    而且有点以强欺弱了。

    苏同恩被江羡脸上的笑容给刺到,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

    但走的时候还是放下狠话,“我们走着瞧吧。”

    江羡都不得不佩服苏同恩这不服输的精神,难怪她能成为YG站队的MVP队员。

    当年YG在一堆职业战队里并不显眼,可因为苏同恩的加入之后,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最开始是因为苏同恩的颜值,电竞圈美女到是有不少,可技术好又长得美的就少之又少了。

    苏同恩两者戒备,很快就迅速蹿红,连带着YG站队也得到了不少的关注。

    很快就成立了俱乐部,还因为热度拉到了不少的赞助商。

    苏同恩带着队友一路晋级,第一年就拿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她没有懈怠,第二年又拿到了亚军的好成绩。

    YG战队和苏同恩一起火了。

    但火了的背后,也有不少的牺牲。

    但这其中应该也少不了苏同恩这不服输的精神吧。

    江羡觉得这人有点意思,忽然间心情就开阔了。

    心不闷腿不疼腰杆也直了,打算回沁园去继续玩游戏的时候,遇见了那个并不太礼貌,甚至有点自以为是的乔二爷。

    “刚刚你跟苏同恩的对话我都听见了。”乔二爷语带调侃的走了过来,玩味的看着江羡,“都怪我九弟太受欢迎了压,你说是吧?江小姐。”

    “是的。”这一点,江羡不可否认。

    乔二爷冷笑一声,“你的心态还真好,难道你都不吃醋的吗?还是你根本就不在乎九弟,只不过是贪图这乔家的荣华富贵啊?”

    他看江羡一直都是带有歧义的,问出这种问题江羡也能理解。

    她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给了个凌磨两可的答案,“我跟乔忘栖在一起,肯定是有所图谋的,就像乔二爷刻意现身跟我打招呼,也是有所图谋一样,说吧,你要告诉我什么?”

    “你到是聪明伶俐,难怪老爷子会喜欢你。”乔二爷乐了起来。

    他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江羡说,“这里显然不适合聊天,这上面是我的联系方式,回头我们单独见一面,我可以好好的跟你说一下苏同恩跟我九弟的前尘往事。”

    ——

    乔忘栖:我可谢谢您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