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二爷把名片塞到江羡手里后,还刻意问道,“你会来的吧?等你电话哦。”

    说完便笑笑的退开了。

    江羡脸上一直维持着浅浅淡淡的笑,没说打,也没说不打。

    但乔二爷觉得她必然会打,他阅女无数,多少还是知道女人的性子的。

    所以他大摇大摆的走了。

    身后,江羡随手就将那名片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乔忘栖也在这会儿找到她了,神色有些着急的样子,“刚刚十一拉着不让我走。”

    “乔忘栖。”江羡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嗯?”男人已经走近,伸手拉住了她,微微用力的握着,生怕她跑掉一样。

    一双深眸正深深的盯着她,眉眼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

    江羡微微仰头,将男人精致绝伦的容颜看了个真切,特别是那眼底的温暖。

    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轻轻的说了一句,“我想吃鲜虾馄饨了。”

    “啊……”乔忘栖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好,我给你做。”

    没多会儿乔忘栖就带着江羡去到了乔家的厨房,这里有各种各样的食材,堪比小型超市。

    乔忘栖找齐了食材后,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而江羡则在一旁等吃,她也想过要帮忙的,被乔忘栖拒绝了。

    “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请不要剥夺我的荣幸好嘛,江小姐。”

    江羡到也没争执,大大方方的坐在一旁等吃,双手托着下巴看着他熟练的清理着鲜虾。

    想吃味道鲜美的鲜虾馄饨,是比较麻烦的。

    单单是处理鲜虾就需要一点时间,乔忘栖仔仔细细的把虾仁取出来,又清洗干净后开始剁馅。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有魅力,江羡见过他工作时候认真的样子,却还是觉得他做饭时候认真的样子最有魅力。

    怎么看都看不厌。

    她时常在想,就乔忘栖这张脸,肯定能迷倒无数女人吧!

    所以有像苏同恩这样疯狂的爱慕者也很正常。

    也不知他老了以后,会不会也这么好看呢?

    更不知……他的孩子是不是也长得这么好看呢?

    想到这里,江羡下意识的反应过来。

    他的孩子,不就是自己的孩子吗……

    好像想得有一点点多,害她忍不住脸红起来。

    乔忘栖抬眸的那一瞬间,将女人娇羞的模样都尽收眼底。

    他心里一荡,险些切到自己的手。

    “江小羡,你再勾引我,可能就吃不上险些馄饨了。”乔忘栖不得不提醒。

    江羡,“……”

    哪有……勾引他啊!

    一小时后,江羡吃上了美味可口的鲜虾馄饨,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还是乔忘栖做的鲜虾馄饨好吃啊,一口一个,超级满足的。

    乔忘栖没吃,只是坐在她对面看她吃。

    就像她刚刚看自己做馄饨一样,只不过他是单手托着下巴。

    一开始江羡还没注意,毕竟注意力都被美味可口的鲜虾馄饨给吸引了。

    直至感觉到两道灼热的视线后,才抬起头来看他。

    这一看,直接被他的眼神给电到。

    “你……你要吃吗?”

    “好啊。”乔忘栖紧锁着她的眸,点头回答了她。

    他没有伸手,摆明是在等她喂的样子,江羡才用勺子舀起一个馄饨喂了过去。

    男人将馄饨吃入口中,一双视线还紧紧的盯着江羡。

    看得江羡心里有些发憷。

    他这哪里是吃馄饨,他这分明是吃人啊!

    要不是现在身处乔家,怕是早被他生吞活剥到骨头都不剩了。

    江羡耳根子都跟着红了起来,也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神了。

    乔忘栖轻轻叹息了一声,略有怨气的说,“早知道就不答应爷爷今晚住在乔家了,真不方便。”

    江羡,“……”

    看吧看吧,她就知道,这男人没安好心!

    乔二爷回到园子,苏同恩跟乔三爷都还在。

    见到他回来,苏同恩立马起身,乖乖的点了个头,“二爷。”

    “嗯,时间也不早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乔二爷心情极好的说道。

    “好。”苏同恩顺从了他的安排,跟两人道别。

    佣人带着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乔二爷突然问了一句,“苏小姐,恕我直言,在江羡面前,你根本没胜算,为什么还那么固执呢?”

    苏同恩脸色一白,没说话。

    乔二爷笑着道,“说真的,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选江羡的吧。”

    这些话就像是一记耳光,狠狠的打在了苏同恩的脸上。

    她承认,江羡的确很优秀,优秀到能轻而易举的得到乔忘栖的心。

    但……那又怎么样?

    “所以我很好奇,你还有什么绝招没有使出来。”乔二爷勾着唇笑了起来。

    “时间不早了,二爷,三爷早些休息吧,我告辞了。”苏同恩微微颔首后,大步离开。

    乔二爷也不是真想知道苏同恩的盘算,毕竟他压根不觉得苏同恩能翻起什么浪花来。

    他找苏同恩来,也不过是为了恶心一下乔忘栖而已。

    等苏同恩一走,乔二爷才坐下得意的道,“你猜我刚才碰到谁了?”

    “江羡。”

    “你怎么知道?”乔二爷有点差异。

    乔三爷端起茶杯浅浅的尝了一口,“难不成你遇见乔家的其他人,还会有这样新奇的表情?”

    “说的也是。”乔二爷哈哈大笑,“我意外撞见苏同恩跟江羡叫板呢,说她不会放弃小九的,说只要小九一天没结婚,她就还有一天的希望。”

    到是像苏同恩的做派了。

    “你猜江羡怎么回答的?”乔二爷又卖着关子说道。

    乔三爷脑海不禁想起了江羡的脸,以及她说话时浅浅淡淡的表情。

    他看人挺准的,能看得出来江羡是个很通透的人。

    所以她的回答应该很淡然吧。

    就苏同恩的那种叫嚣,在她眼里就像是跳梁小丑罢了。

    “她应该没什么反应,或者淡淡的来了一个,哦。”乔三爷说到这里,自己都笑了起来。

    乔二爷很是惊讶,“你怎么知道?”

    “不难猜。”

    乔二爷拍了一下大腿说,“完全是你说的那样,我还真没见过她这样的女人呢,很有意思,所以我把我名片给她了,说她如果想知道苏同恩跟小九的前尘往事就给我打电话,我愿意告知一二的。”

    “她应该不会给你打电话了。”

    “怎么可能!”乔二爷立马否认,“她如果在乎小九的话,肯定会好奇的啊,人都有好奇心的。”

    但乔三爷却十分的笃定,“你要是不信,现在就可以去那附近的垃圾桶找找,没准还能找到你的名片。”

    乔二爷,“……”

    “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二哥你也早些休息吧。”乔三爷起身道别离开。

    乔二爷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思来想去,最后当真去了与江羡见面的附近垃圾桶里找了找。

    果然找到了他的名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