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知道,一群年薪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高管们,会在公司的会议室里追剧呢!

    因为看电视耽误了时间,所以还得加班继续开会。

    晚上十一点,会议还在继续,一些有对象有家庭的人见迟迟没有回去,就打电话来询问情况。

    因为在开会,手机开了静音,但因为一直打,底下的人就会悄悄去看。

    这些小动作根本瞒不过乔忘栖的,他难得通情达理的允许他们去接电话。

    众人急急忙忙的去打电话了。

    席年被酸成了柠檬精,艳羡的说了一句,“有对象真好,都有人关心。”

    乔忘栖也这么觉得。

    结果下一秒席年就问他了,“夫人怎么没给您打电话呢乔爷?”

    乔忘栖,“……”

    他不开心了!

    很不开心!

    乔忘栖黑着脸说,“通知下去,会议继续!”

    席年也不知自己哪句话惹到乔爷了,紧张得赶紧通知会议继续。

    随后,乔忘栖的视线就总往手机上看。

    看得很频繁,可手机始终没有响起过。

    乔忘栖的脸就越来越沉了,以至于会议气氛变得越来越严峻,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着。

    好不容易煎熬到了会议结束,已经快十二点了,众人都等乔忘栖出去之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司机将乔忘栖送到了瑞园,他回到房间才发现江羡已经睡着了,睡得很安稳的样子。

    乔忘栖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他站在床前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默默的去洗漱了。

    第二天一早,红姐就兴奋的给江羡打电话,“爆了爆了!羡羡!收视率爆了!”

    早九点收视率一出来,红姐就激动得不行,火速给江羡打电话告知她这个好消息。

    江羡看了一下数据,的确很好,她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还是很清醒的,“才放两集,虽然收视率来了个开门红,可还是要看后续给不给力了。”

    “那是肯定的,各家都已经在营销了,我们这边也都安排上了。”红姐汇报着工作。

    结束电话,江羡洗漱的时候才意识到,乔忘栖今天早上走的时候没有抱她。

    以往他每次去上班的时候,如果她在睡觉,他还是会抱一抱她,吻一吻她。

    江羡迷迷糊糊都能感觉到的,但今天早上他什么也没做就走了。

    还有,昨晚回来也没有叫醒她。

    难道是看她睡着了就不忍心叫醒?

    一整天乔忘栖都不得劲,甚至频繁的看手机。

    但手机就是安安静静的,没人打进来。

    后来又打开电脑准备回复邮件的,却怎么也没有思绪,最后点开了搜索引擎,在里面打下了一行字。

    如何得到老婆的关心?

    虽然乔忘栖知道这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只是他并没有找到合适的答案,所以特别的郁闷。

    今晚本来不用加班的,可乔忘栖心情奇差,就留下加班了。

    他要看看江羡今晚会不会给他打电话!

    其实加班他也无心处理公事,一到八点就打开了电视直播看起了明月传。

    今天的明月依旧很惨,被亲姐姐陷害入狱,本指望着未婚夫来救自己,却被告知未婚夫公开悔婚。

    不得不说明月传的剪辑师很会剪片子,连江羡都被自己感动了。

    电视剧结束,已经十点了,乔忘栖还没有回来。

    她本来想打个电话问问的,可又怕打扰他的工作,毕竟他那个位置必然是日理万机的。

    江羡就给顾梦渔打了个电话,问问她现在的情况什么的。

    顾梦渔在电话里心疼的道,“羡羡,你有什么想吃的就吃,想买什么就买,千万不要亏待自己啊!”

    江羡听得一头雾水,她只当是孕妇情绪不稳定,就安慰了几句后给江知奕打了电话去,“爸,我妈咋了?是不是怀孕了压力大情绪不稳定啊?”

    “没有啊,她挺好的啊。”江知奕也挺茫然的,不知道江羡怎么突然这么说。

    “那为什么她刚刚说让我想吃什么就吃,想买什么就买,别亏待自己……”

    “哦,她那是心疼你,你不知道,她这两天在追你的剧呢,哭得稀里哗啦的,把剧中的角色当成了你,心疼得不行。”

    江羡,“……”

    她还能说什么呢?

    就当是夸自己演技好了!

    在挂电话前,江羡突然问了一句,“爸,以前你天天加班,我妈都不过问你,你会不会觉得她太冷漠了?”

    “不会啊。”江知奕笑着说道,“她是怕打扰我的工作,而且她信任我才没过问的,我心里知道她关心我就行。”

    对吧,江羡也这么觉得,所以她稍稍安了心。

    到是江知奕似乎察觉了什么问道,“你跟小乔闹别扭了?”

    “没有,他也忙得很。”

    “他肯定很忙,你就少打扰他,知道吧。”

    “知道了。”

    结束通话后,江羡就约了秦粤玩游戏。

    乔十一又回学校奋斗去了,不能玩,所以只有她俩组队准备双排的。

    见乔觅荷在线,就拉了她进队。

    乔觅荷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玩得不好,会坑你们的。”

    “没事没事,羡姐厉害着呢,你站泉水里喊666都行。”秦粤非常自豪的道。

    江羡想着乔觅荷都来了,要不也叫上楚狂歌那二货好了。

    当即就退出游戏给楚狂歌发信息,“开黑。”

    楚狂歌,“???”

    江羡居然约他打游戏?

    天啦,他得去看看太阳是不是从东边落下的!

    楚狂歌进了队,江羡点了开始,并语音通知楚狂歌,“你保护好觅荷啊,她不怎么会玩。”

    乔觅荷一阵羞涩,“不,不用的。”

    “要的要的,只有你需要保护!”

    江羡都下了命令,楚狂歌还能反抗不成,只能照做啊。

    乔觅荷全程都红着脸在玩游戏,哪怕只是在游戏里被楚狂歌保护,却也让她止不住心跳加速。

    快十一点的时候乔忘栖才回来,江羡在客厅玩游戏呢。

    进门的时候看到灯亮着,乔忘栖还期许了一下,结果进屋发现她是在玩游戏,心里顿时委屈得不行不行的。

    “江小羡我们谈谈。”乔忘栖忍不住说道。

    “等一下啊,马上到高地了。”江羡头也不抬的说道。

    乔忘栖,“……”

    他郁闷到不想说话,直接蹬蹬上楼去洗澡了。

    等江羡打完这一把,才退出游戏上楼去找乔忘栖。

    他在浴室洗澡,江羡就躺着等他。

    可今天乔忘栖洗得特别的久,江羡等着等着就等睡着了。

    等乔忘栖出来看到她睡着的样子,心情更凝重了。

    他头发也不擦就过去站在床前叫她,“江小羡。”

    “嗯……”江羡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拉了拉被子把他的位置空了出来,示意他睡觉。

    乔忘栖蹙了蹙眉,还是靠了过去。

    冰凉的触感让江羡醒了过来,她看到他头发还在滴水,急忙说道,“头发要弄干啊。”

    说着就去拿毛巾去了。

    她给他擦头发的时候,乔忘栖的心情好受了一点。

    头发弄干后江羡就催他睡觉了。

    乔忘栖像往常一样抱着她,低头在她脖子上吻了吻。

    江羡动了动,“别弄脖子,后天要去录综艺。”

    男人只能放弃脖子,手慢慢往下。

    “你这两天天天加班的,很累了,快睡吧,我也好困了。”

    “……”

    连着两盆凉水浇得乔忘栖很不是滋味。

    他放过了江羡,闭着眼睛睡觉了。

    第二天他没去公司,直接去找盛景淮了。

    虽然盛景淮也有点懵,为什么乔忘栖一大早就来找自己。

    两人一同去打网球。

    没过多久盛景淮就扛不住了,因为乔忘栖打得太猛了,他只坚持了半小时就累得不行不行的,偏偏乔忘栖还在那没命的打。

    “你先跟训练器打吧我不行了我坐会儿。”盛景淮满头大汗的去一旁瘫坐着了。

    乔忘栖就跟训练器打,一直打一直打都不带停息的。

    缓过来的盛景淮忍不住好奇的问,“我说乔爷,你这是跟你老婆吵架了?心情不好?”

    “没有。”

    “那就是了,口是心非并不只是女人的权利。”盛景淮喝了一口水,又好奇的问他,“说说呀,怎么回事?”

    “……”乔忘栖不想说的,可他憋得也难受,最终回到盛景淮身边坐下喝了半瓶水后,才擦着汗说道,“女人不黏人怎么办?”

    盛景淮,“???”

    他一脸震惊的看着乔忘栖,好半晌才大笑出声,“哈哈哈我从来没想过,迷倒万千名媛的乔爷居然会有这种困扰!”

    乔忘栖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盛景淮这才稍稍的收敛了一点,但眼底全是隐忍的笑意,“讲道理,多少男人羡慕这种情况啊!你居然还会因为女人不黏人而心情不好!说出去会被人打的好吗!”

    反正乔忘栖是不能理解这种说法。

    他觉得女人还是黏人点好。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她性格就不黏人,属于懂事类别的,第二种呢就是她不爱你。”

    “那她肯定是第一种!”乔忘栖想也不想的说道。

    盛景淮挑眉。

    气氛沉默。

    好几秒之后,乔忘栖有些没底气的强调,“应该是第一种。”

    “这个可以从平时的相处来判断的,比如她有没有关心你啊,你做了什么,去了哪里,她会不会过问?”

    “……”

    盛景淮觉得问题有点难了,“那她会吃醋吗?”

    “会。”这个问题乔忘栖到是很肯定,“那次在绝世拍卖会,她不就因为吃醋点了天灯吗?”

    “那次我觉得她也不是吃醋,就是争口气吧,毕竟都有人找上门了,总不能忍气吞声吧,江羡就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

    盛景淮原本还想说一番长篇大论的,却被乔忘栖那眼神给瞪了回去。

    他挠挠头,“当然,也有吃醋的意思。”

    “前几日我爷爷寿辰的时候,二哥把苏同恩带到了家里,她那时就没太大的反应。”乔忘栖闷闷的道。

    盛景淮,“……”

    还有这一处呢?

    早知道他那天也去凑热闹了!多好玩啊!

    “所以她是不爱我吗?”

    盛景淮吓了一个哆嗦,“也不是这么说,就可能她不太注重细节。”

    ——

    乔忘栖:你的不注重细节毁了我好多温柔。

    江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