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暮云泽以为自己也要上的,毕竟他们是一个队的呀,当然要齐心协力才行。

    然而江羡却给他安排了另外的事,“你拿着手机直播,就直播我打游戏,收到的打赏也算咱们今天的收入!”

    “呀!这个可以有!”暮云泽再次钦佩江羡的头脑。

    赚双份的钱,快乐也就是双份的啦!

    暮云泽本身就有粉丝,加上江羡,直播间很快就热了起来。

    他宣布了打赏规则,未成年不许打赏,打赏金额不能超过三位数,一人仅可以打赏一次等等,总之各种限制。

    却还是抵不住粉丝们的热情啊,礼物蹭蹭的暴涨着。

    画面里,江羡游戏玩得飞起。

    让这些前来围观一百星大佬的人,全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人家玩的才是游戏啊!

    他们玩的啥?

    赛季皮肤吗!淦!

    因为阵仗过大,全镇的人都跑来围观了,整个餐馆被围得水泄不通的。

    其他组的人见不到人,也没办法继续挣钱,就跑来查看情况。

    见这里人山人海的,聪明的人就开始在这里做生意。

    有卖奶茶卖水的。

    还有跑腿的。

    楚狂歌那组这会儿依旧是停滞不前。

    连早餐都是蹭的别人组的,队友都快急死了,他还优哉游哉的,“我的手很贵的,不能干那些重活,观众会理解的。”

    导演组,“……”

    也是,人家那可是天才音乐家的手,要是伤到了节目组可赔不起,还是让他闲着吧。

    最后他队友也自暴自弃了,蹲在一旁看风景好了。

    掌管节目组收款码的工作人员帮着盯到账金额呢,楚狂歌好奇的过去看,“哟,这么多钱呐。”

    “对啊对啊,江爸爸也太牛了!”

    “她是挺厉害的。”楚狂歌也不得不服,“怎么还有人扫一分的?”

    “规则就是这样,价钱随便给的。”

    “也是。”

    即使有人这样,也依旧抵不住他们资金的累积啊。

    下午一点整,导演组宣布挣钱结束,所有人都得停下手里的项目,“现在请各位停止所有的挣钱方式,我们将会对每家继承人的金额进行统计,三十分钟后,所有的人到小广场集合,我们将宣布每个小组的收入情况,来抉择出最优秀的继承人!”

    有人亏损有人发达还有人身无分文。

    导演组派了工作人员分别统计各个小组的钱。

    由于江羡那一组的钱比较多,统计时间久了一些。

    楚狂歌好奇的询问江羡挣了多少,工作人员说,“差不多二十万。”

    “那是挺多的。”

    “可不吗!完全是压倒性的胜利啊!”

    楚狂歌微微一笑,“是啊,压倒性的胜利呢。”

    下一秒他直接抢走了工作人员手里的盒子,拔腿就跑。

    导演组,“???”

    江羡,“!!!”

    这二货……又开始撒野了!

    他腿长,又是盯好的路线,后面的人根本就追不上。

    跟拍的人都要疯了,因为实在是追不上这‘疯狗’。

    到一点半,进入到下一个环节的时候,他才抱着小金库回来了。

    江羡说,“你抢我的钱不算数!”

    “导演组可没说不能抢!”楚狂歌才不理会

    呢,还表示,“再说了,打劫也是一种营生啊,比如海盗什么的。”

    导演组,“……”

    我们可没说过这话!

    到时候一定得加字幕,以表自己的求生欲。

    结果楚狂歌这货还主动对镜头说道,“我这是为了节目效果啊,屏幕前的观众不要模仿,特别是小朋友!”

    导演组,“……”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哦!

    这一期的素材,完全是江羡跟楚狂歌这两人贡献的!

    由于节目组没有限制这个规则,所以楚狂歌抢到的钱就归他所有了。

    最后他得到了最优秀继承人奖,而江羡……得了个零。

    她是又好气又好笑,还得接受节目组的惩罚。

    一边健身一边回到节目组提出的各种问题。

    考虑到江羡是女生,节目组给她安排了比较简单的健身项目。

    谁知她主动挑了拳击,楚狂歌迅速躲得远远的,就怕江羡轮着拳头过来揍她。

    导演组还中肯的建议,“江羡,你确定要选拳击吗?会比较累的,可以选平板支撑什么的会比较省事。”

    然而江羡还是选了拳击。

    “你能行吗?”暮云泽担心的问。

    楚狂歌说,“她能行!她贼厉害!”

    其他嘉宾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小时候揍我都是一揍一整天的那种,体力贼好!”楚狂歌非常笃定的讲。

    众人,“……”

    这种丢人的事,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

    江羡打沙包的时候,真是一下比一下很啊。

    楚狂歌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要不是在镜头前,自己这张盛世容颜的脸就要保不住了。

    工作人员把准备好的问题逐一问了出来。

    “假如你被流放到荒岛,只能带一样东西你会带什么?”

    江羡答,“男朋友!”

    工作人员问,“为什么?”

    江羡,“因为带上男朋友就什么都有了!”

    众人有感觉被秀到。

    工作人员问,“你是怎么看待楚狂歌刚刚的行为的?”

    江羡,“就像M国七十年代的经济一样。”

    工作人员,“???”

    江羡,“滞涨。”

    智障。

    楚狂歌,“??”

    我怀疑你在内涵我,但我没有证据!

    工作人员问,“假如你男朋友过生日,你却忘了,反而还生气的问他你那个前女友过生日记得这么清楚,你男朋友说是我的生日,这个时候你要怎么办?”

    江羡,“反手就是一巴掌问他,你连你生日都瞒着我?!”

    楚狂歌忍不住鼓掌,“高手,这是高手!”

    ……

    节目录制结束,导演组准备好了饭局请各位用餐的。

    江羡借口说有事就先走了,毕竟她不想跟文允诺同桌吃饭。

    提前到家的她,发现家里没人。

    今天是周六,乔忘栖应该不加班的。

    江羡想了想,主动给乔忘栖打了个电话。

    此时的乔忘栖正在和盛景淮他们打牌呢。

    是他组的局,其他几人来赴约而已。

    先前盛景淮还问他,“你跟嫂子沟通好了吗?”

    “算

    沟通好了吧。”乔忘栖甩出一对三。

    盛景淮一看这语气觉得不对劲,矛盾肯定还没解决,本想给个建议的。

    可乔忘栖一副不想谈的样子,就识相的闭嘴了。

    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们打完牌晚上肯定会去云绕喝酒的。

    谁知中途乔忘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眼眸都亮了起来。

    嘴角更是止不住的上扬,直接把手里的一把好牌丢在了桌上说道,“不好意思,我老婆找我了,我得回家了。”

    盛景淮,“???”

    怎么听出一股秀恩爱的意思?

    被老婆管着是值得炫耀的事吗?

    乔忘栖一走,这个牌局自然就算了。

    其他两个没有女朋友的,到也没觉得怎么,依旧打算去喝酒的。

    到是盛景淮,闷闷的看了一眼自己安静如鸡的手机,突然间不是滋味起来。

    他承认,他羡慕了。

    难怪乔忘栖之前不高兴呢,他现在也不高兴了!

    江羡提前回来,乔忘栖也火速结束牌局回来陪她。

    这是他们第一次坐在一起看地明月传,这一集的时候,女主被流放。

    而且在流放的中途,还被人暗算,是男主悄悄在路上帮了她。

    这场戏就是那天被导演为难的那场戏,江羡还记得那天乔忘栖去看她了。

    “我那晚感觉到有人在照顾我,我还以为是做梦呢,没想到你真的去了,后来我听说导演和剧组的工作人员被罚了,盛景淮坐在现场监督他们受罚呢,那会儿不知道你跟盛景淮的关系,现在到是弄明白了,是你在背后施压啊。”

    “嗯。”乔忘栖到也不掩饰,坦白的承认了,“我的老婆,我当然得护着。”

    江羡的回答是直接主动吻了他。

    今晚的第二集,就是明月翻身的日子,可江羡却没有看到这重要的一集。

    因为忙活去了。

    到是网上因为这一集明月的崛起而热议着,连着少了好几个热搜。

    如红姐所料,这部剧爆了。

    不管是剧本故事流畅性,还是节目制作的细节性,更或者是演员的演技。

    都是可圈可点的,会爆也是预料之中!

    红姐看着那些热议,高兴坏了。

    但让她高兴的事远不止这一件,宋导那边打电话来确认了合作事宜,并打算明天就宣布江羡加盟宋导新片的新闻,让工作室这边做好准备。

    红姐立马让人准备稿子,打算明天和项目组一起发的。

    然而他们的稿子还没准备好,网上就出现了一波新的拉踩。

    起因是文允诺发了个微博,微博的内容是她在片场的照片。

    然后就有粉丝在她下面留言问,“女神你一直在拍电影,怎么都不拍电视剧呢?”

    文允诺回复这条评论说,“我对电视剧不感兴趣,我只喜欢电影,而且我不太适合小荧幕。”

    然后她的粉丝就跟风评论说。

    【我们女神可是电影咖,可不是那些什么电视咖能比的!某些人的粉丝就别再出来刷存在感了好吗?!】

    【就一部电视剧而已,至于那么欢呼吗?我是没看出来什么演技,也没见某人拿个奖杯什么的啊!】

    【电视剧那种小制作,哪能跟女神这部新片比,这部新片可是冲着拿奖去的!电视剧……算了吧。】

    诸如此类的议论很多。

    两家粉丝本就是死对头,哪能见的这种冷嘲热讽啊,当即就撕了起来。

    ——)

    啊我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