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在吹!像你这种正能量的人不多了!】

    【一个野鸡奖杯都能把人吹上天了!】

    【当初文粉吹她高材影后的人设,结果呢哈哈哈哈,高材影后每天在学校拜的学神就是江爸爸,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被自己恶心到哈哈哈!】

    在与江羡的几次交锋中,文允诺把自己的路人盘给玩崩了。

    哪怕江铁板们不跟她计较,路人看见了也要踩一下。

    【u1s1,明月传很好看!我爸妈每天准点守在电视前,一开始我也不看好江羡的,结果被打脸了,这部剧真的不错,给你们安利一下!】

    【某个影后拿奖的那部片子我当年看到睡着好吗?真不知道是评委是怎么想的居然把奖颁给了她。】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部片子算是扑街的,票房还赶不上摇滚少女三分之一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好吗?】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吹,看能吹出一朵花来不!】

    【天天碰瓷江羡,我一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文粉们被怼得完全无力回击,谁叫文允诺自己不争气呢。

    而且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江羡的披皮黑,根本不是文允诺的粉。

    最后只能干叫一句。

    【不管怎么样,江羡是电视剧咖是事实,人家文允诺至少是电影咖,她江羡就接了个小成本的摇滚少女而已,连大制作的边都没摸到,有什么好骄傲的!】

    黑粉们逮着这句话咬住不松口,也是无趣。

    然而……

    第二天一早,江羡传媒工作室以及宋导联合官宣,江羡将加盟宋导的新作《一世芳华》,出演本片女一号。

    全网哗然。

    那可是宋导啊!

    宋导出品,必是精品。

    当今电影圈里非常有影响力的大咖,有一半都是宋导捧红的。

    更有媒体封宋导为电影教父,因为出演他的电影,必然会拿奖,也必然会走红,一路的星途坦荡。

    相比起来,温文亮根本不值一提。

    因为宋导不止是在国内有名,在国际上也非常有名。

    昨晚还在酸江羡的黑粉和文粉,这会儿集体的失声了。

    就很气。

    气到不行的那种。

    每次嘲讽江羡,总能被她迅速打脸,而且来得很快根本无法反应。

    文允诺怎么也没想到,昨天她还在酸江羡,今天江羡就给了她这么一个打击。

    整个人都傻眼了。

    那可是宋城的电影啊!

    她做梦都不敢想的资源!

    江羡就这么轻易的拿到了!

    她心情奇差,被化妆师不小心碰到了眼睛,气得破口大骂,“到底会不会化妆?!你是想弄瞎我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化妆师紧张的道歉。

    可文允诺根本不接受,狠狠的骂了一通,“你是嫉妒我比你长得好看就像害我是吗?还是你也在看我笑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就算我再不如江羡也比你们这些人强!不会化就滚!”

    化妆师见过不少艺人,却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委屈的哭着跑出了房间。

    文允诺气得摔了一地的东西,却依旧改变不了目前的局面。

    她连去剧组上工的心情都没有,直接拿起手机找到秦蓝语的电话拨了过去,“秦小姐,有时间见一面吗?”

    秦蓝语自然是见不得江羡崛起的,也一直在想办法抹黑江羡。

    包括昨晚文允诺发的那条微博,秦蓝语也是找了人黑江羡的,没成想江羡的人缘越来越好。

    哪怕她请了不少的水军来抹黑,依旧压不住那些支持江羡的声音,最后全军覆没。

    就算文允诺不来找自己,秦蓝语也准备去找她的。

    两人一拍即合,约在了咖啡厅见面。

    她们的心情都很不好,而使她们心情不好的人都是同一个人。

    文允诺带着墨镜,遮住了眼底的焦虑,只露出那张涂抹着显眼大红色的唇。

    “秦小姐,你那边还没突破防线吗?”文允诺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秦蓝语放下咖啡杯,不冷不淡的道,“你以为乔忘栖是吃素的?他那么护着江羡,哪有那么容易突破!”

    “那就从江羡身边的人下手!”文允诺冷冷的道。

    秦蓝语看了她一眼。

    文允诺靠在椅背上不疾不徐的道,“江羡有一个助理叫秦粤,两人关系不错,而江羡又是个护短的人,如果找人对她的小助理下手,她肯定会出手的。”

    “说得详细一点。”

    文允诺就把自己的计划说给了秦蓝语听。

    虽然计划有些漏洞,但也是目前两人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我知道这个计划不完美,但至少能挫一挫江羡的锐气,免得她得意忘形。”文允诺扬起红唇,挑了挑眉补充道,“而且现在下手还来得及,再晚一些,江羡战得更高了,就更不好下手了。”

    秦蓝语最终同意了文允诺的做法,并安排人手去协助她。

    ……

    江羡在《一世芳华》官宣一周之后·进入剧组,拍摄地点就在H市的影视城,距离原京有两百公里。

    乔忘栖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在江羡进组之后,每天开车往返。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干这事了,江羡也拿他没办法。

    拍摄的时间很紧,江羡白天拍戏晚上还得训练。

    因为在一世芳华里,她饰演的女主角芳华是个舞姬,不仅有高超的医术,更是靠着一骑绝尘的舞姿而名扬天下。

    江羡只在很小的时候学过舞蹈,还是学了一个星期就不去的那种。

    嫌练舞蹈太累,所以没啥基本功。

    虽说有些高难度的动作可以用替身,但为了拍出更好的画面,江羡还是力所能及的学习着。

    所以哪怕乔忘栖都从原京开车到了影视城,她也还没回酒店休息。

    他会直接去训练室接她,次数多了,整个剧组的人都知道了这事。

    之前看过新闻的人都知道江羡有个男朋友,是个富家公子哥。

    还以为这个富家公子哥和其他那些个喜欢和明星谈恋爱的富二代没区别,嚣张跋扈脾气不好什么的。

    可偏偏乔忘栖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人不仅有钱还长得帅,不仅长得帅还温柔体贴专情。

    江羡这是什么神仙运气遇见了这么个极品好男人呐。

    大家一传十十传百的,连八卦记者都知道江羡的男朋友有多温柔体贴了。

    这些传言很快就传到了同在剧组拍戏的文允诺,她又是气得心态崩了,连拍戏的时候都受影响一直NG,导致整个剧组的人加班加点的拍,怨气冲天。

    好不容易拍摄结束,文允诺上车之后烦躁的抽了两根烟,然后吩咐司机开车去隔壁剧组转转。

    司机按照她的吩咐去了,转了两圈果然看到了原京车牌号的豪车进入剧组。

    隔着车窗,文允诺看到了驾驶室的乔忘栖。

    她紧张得下意识的躲在了帘子后面,随后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

    乔忘栖怎么可能会看到她。

    就算她站在他面前,他也不可能看她的。

    文允诺抽完最后一支烟之后才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回酒店。

    第二天乔忘栖来接江羡回酒店之后,秦粤就出发去参加朋友的局了。

    这朋友是前几天才认识的,两人聊得挺投机的。

    还经常一起玩游戏什么的,久而久之就混熟了。

    对方是个群演,叫彭小娜,长得还挺水灵的,经常能出演宫女舞女什么的,而一世芳华需要大量的舞女,所以她最近都在拍一世芳华。

    两人打游戏认识的,江羡拍戏的时候,秦粤会在片场安静的等。

    有时候太无聊就会拿起手机玩一局,彭小娜路过看见,就邀请她一起开黑。

    她的技术不错,秦粤便经常跟她一起玩,玩久了关系自然就好了。

    早上彭小娜说今天是她生日,邀请她晚上去唱歌,秦粤便答应了,反正晚上乔忘栖一来,江羡那边就不需要她了,自己在房间里闲着也是闲着的,就赴约了。

    地点就在影视城附近的一个会所,还挺奢华的。

    到了包间,里面已经来了不少的人,大多是和彭小娜一个工会的群演,有的在唱歌,有的在吃东西,还有的在聊天,很是热闹。

    彭小娜担心秦粤怕生,就主动拉着她跟朋友介绍。

    秦粤的性格比较开朗,很快就打成一片。

    一群人一直玩到凌晨一点多才慢慢散场,寿星本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秦粤这边也差不多了,有男士在安排送各位女士回住处。

    到秦粤的时候,那人问她住哪里,秦粤如实说了,对方便安排了人送她去。

    一路上秦粤都昏昏沉沉的,总感觉没走两步就到了房间。

    她被人往床上一放后,那人就离开了,房间陷入一片漆黑。

    凌晨两点,江羡接到了秦粤打来的电话。

    准确的说,是会所服务员打来的电话,“你好,你的朋友喝醉了在诗风会所,麻烦你来接一下她,谢谢。”

    秦粤喝醉了?

    江羡看了看时间,两点,这丫头真行!

    下班了不休息还跑去喝酒了!

    江羡看了看乔忘栖,他睡得挺沉的。

    没办法,最近他来回的跑,所以起得很早,人也很疲惫。

    她不忍心叫醒乔忘栖,就自己拿着车钥匙出发去接秦粤了。

    到了诗风会所,江羡说明来意后,就有服务员带着她去见秦粤了。

    秦粤躺在一房间里,睡得不省人事。

    江羡叫了好几声,她才迷迷糊糊的应了声,然后又睡着了。

    无奈,江羡只能找服务员帮忙扶秦粤去车子,可才出包间还没到会所大堂的时候,会所突然闯进来一群警察。

    “都别动!双手抱头蹲地!我们接到举报,说这家会所有人聚众吸毒!请所有人接受检查!”

    我去……

    这么巧的吗?

    江羡有点疑惑,怎么会遇上这种事情?

    警方来了不少的人,还有工作人员拿着执法记录仪在拍摄现场的情况。

    江羡拿出手机准备给乔忘栖打个电话的,却被一个警察给喝止了,“别动!把手机放下!现在不可以打电话。”

    好吧,那就老实接受检查吧。

    反正跟她无关,一会就能走了,何须去吵醒乔忘栖,让他担心呢。

    ——

    今天先一更,明天补上,我讨厌周末,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