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情都没有个绝对,一次失利并不代表次次失利,办法总会比困难的多的。”

    秦蓝语很是赞许苏同恩这一点,比文允诺要沉得住气多了。

    她满意的点点头,“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合作愉快。”苏同恩轻轻的跟秦蓝语碰了个手便松开。

    因为她还要赶回去训练,并没在这边就留。

    把文允诺的事情解决之后,就飞回训练营了。

    没有了干扰,江羡能更全身心的投入到拍摄之中。

    每天忙得跟个陀螺一样,连轴转的,看得乔忘栖都心疼了。

    但江羡却从没叫一声苦,连一向不怎么夸人的宋导,都公开赞扬了江羡。

    八月下旬,江羡进组快两月的时候,她和乔忘栖迎来了两人之间的第一个七夕节。

    明月传的热播之后,江羡成为实打实的顶流,红姐那边接到了无数的邀约。

    为了能让江羡专心拍戏,红姐忍痛拒绝了这些邀约,只给她接了一个七夕的直播活动。

    这个直播活动是国内最大的视频软件发起的,邀请了不少的人气偶像参加。

    到了七夕那天,江羡特地早收工回到酒店直播。

    这应该是她的第一次直播吧,还觉得挺新奇的。

    因为不知道和粉丝聊什么,就发了个微博问。

    【江羡V:今晚的七夕直播,大家想聊点什么呀?提前和我说说,我好做点准备!】

    粉丝们疯狂留言,江羡扫了一下,大概分为三大类。

    第一种,叫江羡直播美妆教程的。

    第二种,叫江羡直播打游戏的。

    第三种,叫江羡晒衣帽间。

    江羡觉得这些都不太符合七夕的主题,就回了一句。

    【难道就不能秀恩爱吗?你们不想看我秀恩爱吗?】

    所有人一致回答,并不!

    直播前半小时,秦粤拿着装备来找江羡了。

    摆好装备,调整好角度后,时间一到就开始直播。

    江羡一出现在镜头里,粉丝就开始疯狂刷屏了。

    因为人数太多,直播间还卡顿聊一会儿。

    之前红姐说她人气很高,江羡还没当回事。

    现在才知道红姐没有开玩笑,人气是真的高,涌入直播间的人数在不停的增加。

    所有受邀参加的艺人直播间人气皆不如江羡,甚至还甩开第二名很远,人气断层第一。

    江羡跟直播间里的粉丝们打完招呼后说道,“我看了你们的建议啦,所以今天就轮着来好了,先直播一下美妆教程,各位男粉丝趁机可以去看一看其他漂亮的小姐姐,但一会记得回来,不能错过我直播玩游戏呀。”

    【江爸爸真是善良哈哈哈哈!】

    化妆的东西江羡都准备好了,一一的摆放在桌上,她拿着手机对着这些化妆品拍了拍,“我平时化妆用的都是这些,有些贵,没钱的别买啊,可以去网上扒平替就行,量力而行。”

    【江爸爸真是善解人意啊!】

    “好了我下面教大家怎么化妆吧,我一般会先护肤,护肤是基础,只有皮肤状态好了,化妆才更服帖,先这样……”

    江羡一边解说一边化妆,很快就完成了今晚的妆容,是一个超A的妆容,粉丝看了忍不住尖叫的那种。

    “好了,这个妆容大家学会了吗?”江羡对着镜头询问着粉丝。

    【嘤,学会了,可我缺一张江爸爸的脸。】

    【脑子:我会了。手:你放屁!心:江爸爸长得好看化什么妆都好看,你长得丑就算了吧!】

    【主要还是看脸啊。】

    江羡啼笑皆非,“好吧,那我们进行下一个项目吧,玩游戏!”

    她登陆了游戏,并不是那个一百星的账号,粉丝就忍不住在弹幕上问了。

    【为什么不登一百星的号呀?别不是真找人借的账号吧?】

    江羡看到这个问题,便回答了她,“那个账号段位太高,开匹配的话,基本匹配不到人,很浪费时间的。”

    这话也不假,游戏的规则就是这样,按照段位来匹配的。

    就江羡那TOP榜上的百星账号,开匹配的话,可能得半个小时才匹配一把。

    直播的时间就那么点,浪费了很可惜的。

    江羡登入游戏后,看了一下在线好友。

    众人又发现了茶总的账号,而且在线,全都惊叫起来。

    【啊啊啊是茶总!可以跟茶总一起玩吗!】

    江羡刚想说不可以,陈思茶就邀请了她。

    江羡,“……”

    【江爸爸快点确认啊!快点我们要看茶总玩游戏!】

    江羡假装生气,“你们这些假粉丝,到底是在看我直播还是看陈思茶直播啊?”

    【都看都看,我们都看!】

    无奈,江羡只能进了陈思茶队伍。

    陈思茶有些受宠若惊的,“开?”

    “开吧。”江羡回。

    直播间因为陈思茶的出现,疯狂涌入不少的电竞粉。

    【茶总小弟前来报道。】

    【茶总端茶小妹前来报道。】

    【茶总通房丫鬟前来报道。】

    【呸,楼上不要脸!你是个男的好吗!】

    江羡都被弹幕给逗笑了,她直接打开队伍语音喊话陈思茶,“你的茶总部队来我直播间刷屏了喂。”

    “直播?什么直播?”

    江羡和她说了,陈思茶就打开了平板登入了直播间,果然看到了江羡。

    以及弹幕上茶总部队的刷屏,她表示很无奈,“兄弟们都安静点,别给羡姐惹麻烦。”

    随后就有人不解了,问,【江羡不是茶总的徒弟吗?怎么茶总还叫江羡羡姐呢?这个奇怪的称呼哦。】

    【可能关系好吧,叫羡姐也合情合理的啊。】

    陈思茶点了开始后,正好抬头瞄了一眼直播间。

    这一瞄,手狠狠的抖了一下,手机都掉到了地上。

    因为她在跟江羡连线,江羡那边都能清楚的听到她这边摔手机的声音。

    连江羡都问她,“怎么了?”

    陈思茶颤颤巍巍的捡起手机,并恭恭敬敬的说道,“那啥……你们搞错了,羡姐是我师父。”

    茶总部队以及江铁板都懵逼了。

    之前看综艺的时候,不是说茶总是江羡的师父吗?

    那会儿还有不少人羡慕来着,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江羡是茶总的师父了?

    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但这话是从陈思茶嘴里说出来的,根本无需置疑啊。

    所以江羡到底有多强?!

    这下,连茶总部队都跟着江铁板刷江羡牛逼弹幕了。

    粉丝太过热情,让江羡属实有些无奈,她用食指放在唇边嘘了几声,让大家安静,“好好看我玩游戏,我教你们玩游戏。”

    江羡和陈思茶开黑,本就是一场游戏盛宴,连微博那边都在热议此事。

    最后电竞圈都被惊动了,来了不少人围观。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这是江羡在炒作,毕竟陈思茶可是世界排名前五的职业选手,江羡怎么可能是她的师父。

    可到了直播间后,看江羡玩游戏才发现,她是真有两把刷子的。

    也不知是谁起的哄,在直播间里叫两人打SOLO。

    陈思茶一阵哀嚎,“

    你们这是逼我大逆不道啊!”

    到是江羡非常热衷的道,“来吧来吧,让我看看你最近有没有好好训练。”

    陈思茶,“……”

    哭了,又要被虐了,还是当着全国粉丝的面被虐。

    她不要面子的吗!

    单人solo,是最能看出两人实力的。

    陈思茶就无需多说了,毕竟人家的排名和战绩都摆在那里,实至名归。

    而江羡……大家心里多少是没底的。

    所以众人都想知道,这solo局,到底会是谁赢。

    很多人都觉得肯定是陈思茶赢,毕竟陈思茶天天训练,而江羡一直在拍戏呢,肯定比不上陈思茶的。

    然而……事实却狠狠的打了他们一耳光。

    solo的时候,江羡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陈思茶那是处处下狠手啊。

    第一局陈思茶就1V13,死得透透的。

    那一个人头还是江羡自己送的!

    观众都惊呆了。

    这尼玛玩得是游戏?或者说这游戏改名叫虐人游戏了?

    陈思茶在语音里哭唧唧,“羡姐,给我留点面子,留点面子啊,我粉丝都在看呢。”

    茶粉们笑Cry。

    “刚刚虐你的时候,我直播间人气涨了一千多万,看来大家都喜欢看你被虐,来吧,再来一局。”江羡笑盈盈的道。

    陈思茶一阵哀嚎,“完了,今晚过后,我的粉丝可能要大面积脱粉了。”

    她一边哭一边打,心态都崩了。

    这次好一点,2V11,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江羡说,“再来!”

    陈思茶惊恐的道,“啊我想起来了,我之所以输给你是因为我的魔女斗篷洗了没干,急速战靴开胶了。”

    粉丝,????

    这说的是人话?

    “那第二局呢?”

    “呜……可能是痛苦面具被偷了,电刀在充电吧。”

    “行了行了,别找这种借口了,再来一局!”江羡打断她的话。

    陈思茶匆匆说道,“啊羡姐我手机没电了下次再玩啊拜拜。”

    然后她就火速退了游戏。

    江羡无奈,“人都溜了,还怎么玩啊?”

    粉丝争相报名,要江羡带他们玩。

    江羡趁机说道,“这样吧,为了符合今天的主题,我找我男朋友一起玩好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粉丝:不怎么样!】

    【拒绝狗粮,从我做起!】

    江羡却俏皮的道,“你们难道就不想看我被虐?”

    【啥?你男朋友虐你?他也会玩游戏?】

    【假的吧,江爸爸技术这么好,连茶总都打不过你呀,你男朋友这么厉害的吗?】

    “我还没跟他solo过,要不试试?”江羡继续怂恿着。

    粉丝果然上当了,纷纷要求江羡跟她男朋友双排。

    江羡就直接发了个游戏邀请给乔忘栖,很快乔忘栖就上线了,直接进了队伍。

    江羡打开了语音说,“我在直播呢,粉丝想看我跟你在游戏里solo,你有没有时间呀?”

    “稍等一下。”游戏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啊啊啊好好听的声音啊。】

    【要是能看脸就好了!】

    江羡把这句话复述出来了,然后咯咯地笑,“这个可能没办法满足各位了,他不在这里呢。”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镜头前传来了男人的声音,“现在不就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