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肯定是相信江羡的。

    可江羡也有前车之鉴,毕竟他们之间就缘起于此。

    乔忘栖有点坐不住了,他先让席年把礼物叫回,等候吩咐。

    随后又给盛景淮打了个电话,“晚上约哪里?”

    “想通啦?一会我给你地址啊。”

    “速度些。”乔忘栖催促。

    盛景淮有些想笑,“刚才还不慌不忙的呢,现在知道着急上火了?急什么?家里还没着火呢,不急的。”

    要不是隔着电话,盛景淮准被揍了。

    盛景淮刚挂电话,就见洛星准备出门了。

    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你去哪儿啊?”

    “做头发。”洛星把早想好的借口说了出来,一点都不心虚的样子。

    做头?

    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啊。

    “和谁啊?”

    “和朋友啊,盛景淮你怎么那么多事?自己该干嘛干嘛去。”洛星有点不耐烦了。

    “好吧好吧,我去洗碗。”盛景淮赶紧退一步自保。

    洛星笑了,“你还会洗碗呢?”

    盛景淮听这话很不服气,隔着厨房的门说了一句,“我还会洗澡呢,你要不要看啊!”

    洛星,“……”

    就不能把他当个人!

    出了家门,洛星就赶往和江羡约定的地方了。

    她似乎并不知道盛景淮就悄悄的跟在她后面,当盛景淮看到会所名字的时候,第一时间给乔忘栖打了电话。

    “你可赶紧来吧!咱们两人家里都着火啦!”

    火色会所,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会所!

    要不是要等乔忘栖,盛景淮都已经冲进去找洛星算账了。

    好不容易等到乔忘栖赶过来,盛景淮已经箭弩拔张了,“一会儿咱们分工合作,你抓你女人,我抓我女人!”

    “先进去看看再说。”

    “都是你女人把我女人教坏的!”盛景淮愤愤不平的抱怨。

    这话乔忘栖就不喜欢听了,“我女人一直在剧组拍戏,要不是你女人勾搭,她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你别本末倒置了。”

    盛景淮,“……”

    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两人进去,立即有漂亮的服务员过来招呼二人。

    “两位贵客这是第一次来我们火色吧,需要我来给两位介绍一下我们这里的服务吗?”

    盛景淮故意问道,“好啊,不过我想知道,你们这里有什么特殊服务吗?”

    “我们这是正经会所。”服务员不慌不忙的解释。

    对于一个常年流连于花丛中的男人来说,这种话根本没有任何可信度。

    盛景淮三言两语就把服务员的话给套出来了,“那必须是正经会所啊,我们可都是正经人,美女你想哪里去了?”

    “是的是的,这是咱们会所的菜单,二位看看吧。”

    盛景淮拿过菜单看了一眼,好家伙,够特色的啊。

    比如第一个,特色魅力西域。

    “这个可以。”盛景淮给乔忘栖安利。

    乔忘栖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他看了一下手机,手机定位确确实实是在这里。

    不得已他给江羡发了个信息,“江小羡,吃饭了吗?”

    “吃了吃了。”江羡回复得很快,“吃的排骨汤。”

    “嗯,那你现在在做什么?”乔忘栖继续问道。

    “在拍戏呢。”

    回复完还给他发了个片场的照片。

    都这个节骨眼上了,她还跟自己撒谎么?

    乔忘栖点开片场的图扫了两眼后关掉,随后给江羡发了一条信息,“把你手机电池的详细使用情况截图发给我。”

    江羡,“???”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一点啊!

    这男人还能再奸诈一点吗!

    不得已,江羡只好说道,“今天的

    戏不是很赶,我等戏的时候就玩手机了,你看我电池截图做什么嘛。”

    “你是不是不在片场?”

    “我在啊!我真的在!不是都发照片给你了?”江羡矢口否认。

    乔忘栖收起手机,不再理会她,甚至还直接拿走了盛景淮手中的菜单开始点了起来。

    “特色魅力西域来一份,还有这个暴力萝莉也来一份,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来一份。”

    一旁的盛景淮都惊呆了。

    这……他确定能扛得住?

    以前怎么没发现乔忘栖好这口呢?!

    那个服务员也被他这种豪横的点单方式给吓到了,不确定的问,“真的都来一份?”

    “是的。”乔忘栖给了个笃定的答案。

    服务员表情有点微妙的点了个头,“好的,我这就去安排,二位贵客请稍等。”

    说完她出了包间,门一关上,盛景淮就说道,“我说乔爷,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难不成结婚之后,你打开了通往成人之路的大门就开始变得放浪形骸了?”

    乔忘栖并不想理会他。

    盛景淮摸着下巴猜测的问,“你这是被江羡打开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开关?全都来一份你能吃得下?”

    “要你管。”

    “……”

    要不是亲耳听见,盛景淮都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乔忘栖口中说出来的。

    另一边,当江羡拿到菜单的时候,差点没晕过去,“他还真敢点!看我怎么收拾他!”

    “冷静啊冷静,江爸爸!”洛星赶紧拉住了江羡,将她摁在椅子里。

    “他点一个就算了,点这么多,我咽不下这口恶气!”江羡气鼓鼓的道。

    洛星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玩不起了。”

    “……”江羡气到不想说话。

    洛星劝说了一番,“点都点了,你现在去收拾他也没用啊,万一人不承认怎么办?”

    “本来以为他不会点,是你说盛景淮会忍不住点,我才安排的菜单,谁知道盛景淮还没点呢,他到好,点了个满汉全席!”江羡真是越想越气。

    “好了好了,开始干活吧,你可别路出马脚啊。”洛星给她找来了衣服,“我估计你一出现他就能认出你。”

    “我不信。”江羡对自己的演技还是挺有信心的。

    “这就未必了。”

    江羡在洛星的帮助下换好衣服,化好了妆,再戴上面纱后,就出发去乔忘栖所在的包间了。

    按照两人原本的计划,江羡是打算用这种方式出现在乔忘栖面前,再给他一个惊喜的。

    可她怎么也没料到先下手点单的会是乔忘栖!

    江羡噔噔的过去敲门后便进去,房间里的灯光事先就设好的,有点昏暗,便于她的隐藏。

    盛景淮正和乔忘栖在喝酒,“乔爷你确定都要来一遍?这事儿嫂子要是知道了你可就完了啊。”

    “安静。”乔忘栖的视线直勾勾的看向刚进门的人。

    他微微眯了眯,眼底有一簇火焰在燃烧。

    这表情看在盛景淮眼里,吓得不轻。

    咋还上头了?!

    也没喝酒啊!

    完了完了,不好收场了啊。

    盛景淮都没心思去看那个什么西域舞娘了,拿着手机给洛星打电话。

    没人接。

    他又发信息,还是没人回。

    但他不死心,继续发,一直发,完全是炮轰的形式,总有一条能被洛星看到的吧。

    而乔忘栖却恰恰相反,看得眼睛都直了。

    江羡一边跳舞一边在心里骂他渣男。

    里面有个动作是下腰,江羡练了一段时间,小有成效的。

    身上的衣服配合着动作,要多勾人有多勾人,她一点点的弯下腰。

    动作妩媚又勾人,乔忘栖喝了一口酒,压下了心头的火,目光盯着跳舞的人儿,却对一旁正疯狂发消息的盛景淮说道,“你自己开个包间去玩吧。”

    盛景淮,“???”

    这就要把他支开了?

    “随便玩,放开了玩,我请客。”乔忘栖不疾不徐的开口。

    这要是放在以往,盛景淮肯定会不客气的,毕竟难得有这种好事。

    可今天他却觉得后背发凉,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乔爷,要不你直接给江羡打个电话吧。”盛景淮试图劝说。

    乔忘栖却没理会他,“别打扰我的兴致,出去吧。”

    认识乔忘栖这么多年,盛景淮哪里见过他这副状态啊。

    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在乔忘栖的催促之下离开了包间。

    一出那个包间,盛景淮就在想,这咋跟江羡交代呢?

    搞不好江羡知道了还得怪自己带乔忘栖来这种地方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盛景淮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再也顾不上其他,直接给洛星打电话。

    一直打,疯狂打,就不信她不接!

    洛星大概是被他烦死了,只能接起,“怎么了?”

    “你在哪里呢?”

    “和朋友一起的,有什么事吗?”

    “有!有大事!我可能命不久矣了!”

    洛星就不想理会这男人,直接挂了他电话。

    盛景淮就更不好了,他觉得自己在作孽。

    第一首曲子完毕,江羡就退了出去。

    回到休息室缓了口气赶紧换衣服。

    这次是暴力萝莉,跟刚才的西域舞娘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衣服也是很贴切的,全都是洛星帮着准备的。

    只是套上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洛星一边叫江羡收一收胸一边问道,“你是不是悄悄背着我去隆胸了!我明明是按照你的尺寸买的!”

    “呸!该隆胸的人是你不是我!”

    洛星,“……”

    好吧,她说的是事实。

    “那你是二次发育了?!你看看多紧!我一女人看了都受不了!快告诉我方法啊!”洛星羡慕嫉妒的道。

    江羡回她,“没什么方法,主要可能是盛景淮的技术不好。”

    洛星,“???”

    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我没证据!

    江羡深吸一口气之后,才走向了乔忘栖的包间。

    这次的音乐也欢快一些,江羡随着旋律跳动着,脸上佩戴着和服装同款的口罩,只露出一双化了夸张眼妆的眼睛。

    洛星保证过了,说乔忘栖肯定认不出来。

    效果好像很好,可江羡心里却很不爽。

    日日夜夜抱在怀里的女人,只不过是化了个妆换了身衣服而已,这就认不出来了?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乔忘栖又给自己到了酒,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着眼前的表演,时不时的还露出个赞许的表情,气得江羡牙痒痒的。

    好在他只是欣赏,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不然江羡肯定会用手里的道具锤爆他的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