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四首曲子的时候,江羡已经快累成狗了。

    偏偏乔忘栖还没认出她来,她只能继续往下跳。

    洛星的手机又响了,她不用看也知道盛景淮打来的。

    她实在被烦到了,只能接起电话说,“盛景淮你是不是疯了?”

    “你再不接我电话我可能就真的疯了!你是不是在火色?”

    洛星惊吓得没抓稳手里的粉扑,“你,你怎么知道?”

    “你和江羡在一起吧!”

    “……你怎么知道?!”

    盛景淮没好气的道,“我跟踪你们到火色的,但我们一进来就被这里的服务员给绊住了,没找到你。”

    洛星,“!!!”

    她惊恐的看向江羡。

    这会儿盛景淮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跟你说,你快带江羡离开火色,我给你们打掩护,免得被乔忘栖发现了。”

    末了还不忘强调,“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江羡突然脑瓜疼,“可能已经晚了。”

    “什么晚了?”洛星又是懵逼的看向江羡。

    “乔忘栖应该早发现我了。”

    “那他怎么没开口?”

    江羡看向她,有点无辜。

    洛星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早猜到是你了?!”

    “应该是。”

    洛星喃喃的道,“这……算不算是你们夫妻之间的恶趣味?”

    虽然被抓包了,但江羡却觉得好受了一点,至少他没有真的点一堆舞娘啊。

    不过为了配合,江羡还是穿上了旗袍,慢悠悠的去见乔忘栖了。

    她走进去,手中的扇子挡着脸,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正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他还维持着刚刚的姿势,时不时的饮一口杯中的酒。

    那双眼睛,总会在她进入之后,就一直盯着她,不曾移开。

    江羡扭着腰慢慢的走了过去,走到了乔忘栖面前,居高临下对视了两秒后,她直接坐上了他的腿。

    男人没有推开,反而给了她一个舒服的姿势,一双墨眸想一个逐渐在扩大的黑色旋涡,随时随地都能让人深陷进去。

    江羡勉强维持着理智,伸手挑逗的抚摸他的喉结。

    喉结感应似的动了几下。

    男人的眼底像是淬了墨,幽暗深深的盯着眼前的女人,是下一刻就能将她直接生吞活剥一般。

    江羡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扇子后的脸开始发烫起来。

    “这位先生,你出来玩你老婆知道吗?”江羡缓缓开口,声音娇俏软腻,听得人酥到了骨子里。

    乔忘栖伸手捉住了女人玩火的手,慢慢的捏在手心摩挲着,“当然不知道,知道了就没的玩了,对吧?”

    “那你想玩什么?”

    “什么都可以,你要是不介意,我还可以带你回家玩。”乔忘栖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你放心,我老婆今天不回来,我们可以放开了玩。”

    “好啊!”江羡点头,“我最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了,现在就带我回去吧!”

    乔忘栖的手缓缓的划过她的细腰,“可是你还有两个节目没有表演呢。”

    江羡趴在他耳边说道,“到你家单独表演给你看不好吗?”

    “好主意,我喜欢。”乔忘栖捏了一下她的腰,惹来女人一声娇呼。

    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乔忘栖打横抱了起来。

    江羡惊呼一声,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脖子,以防摔倒在地。

    乔忘栖微微弯腰叮嘱道,“把外套拿起来盖住自己的腿。”

    他双手抱着她,是没有多余的手去拿的。

    等江羡把他的外套搭在自己的腿上后,男人才抱着她往外走,一边走一边交代,“遮好了,这可是属于我独享的美景。”

    出了火色,江羡也不装了,搂着男人的脖子问,“你怎么猜到是我的?”

    “之前去训练室接你的时候,见过你学的舞蹈,看到菜单的时候就明白了。”

    草率了!

    “那你还全都点?胃口真大!”江羡扶着腰控诉他,“我的腰都快累断了!”

    “是吗?我给你揉揉,现在就累断了可不合适。”

    江羡一巴掌拍开他的手。

    “难得我老婆不在家,我们可得抓住这个机会啊。”

    “你还演是吧!”江羡气到扑过去咬他。

    乔忘栖都照单全收了,“以后这种惊喜多安排一点,我还挺喜欢的。”

    回答他的是江羡更用力的撕咬,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一点都不可爱!

    两人一起回到瑞园,江羡看到了那辆停在院子里的车子。

    粉色的!

    “送我的?”江羡一眼就认出这辆车是她心仪了好久,却始终没找到渠道购买的超跑,欣喜得不行。

    关键这个颜色她也太爱了!

    还有车牌号也特别的用心,909X。

    “乔太太,一周年快乐。”乔忘栖将粉色的车钥匙递给她。

    江羡嗷了一声就打开了车门上去,左摸摸又摸摸,喜欢得狠,“我可以现在开出去兜一圈吗?”

    没办法,她太喜欢了。

    这阵子又一直在剧组拍戏,好久没听过跑车的引擎声了,特别来劲。

    “好。”

    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怎么可能拒绝她呢?

    当然是力所能及的满足,毫无保留的宠着啊。

    乔忘栖坐上了副驾,江羡还亲自给他系了安全带。

    当然这期间乔忘栖也占了便宜的。

    江羡启动车子的时候,听着那引擎声顿时觉得浑身舒爽。

    “坐稳了。”她提醒一声后,车子就开了出去。

    从瑞园大门出来,往左开两公里就到了云山。

    上云山的路是一条弯弯绕绕的路,平日里没什么人来往,到了夜里却成了车手们的天堂。

    原京有不少赛车爱好者都会来。

    为了避免事故,当地ZF做了特批,晚八点到早六点,这个路段除了赛车的,其他车子均不可入内。

    两人过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一些车子已经跑过两轮了。

    当江羡驾着那辆粉色的车出现时,立刻成为全场的焦点。

    识货的人都会忍不住吹一声口哨!

    从这个颜色就不难判断出这辆车的主人是女人,一些男人更是蠢蠢欲动,想要勾搭这位粉跑的车主。

    胆子大的更是直接过来敲车窗了,车窗贴着车膜,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的人。

    江羡打开了车窗,搭讪的男人正要开口,就被副驾驶坐着的男人劝退了。

    人长得那么帅,他哪有机会啊!

    江羡带着口罩,车手到是没认出她来,讪讪的离开了。

    到是组织秩序的人过来登记。

    江羡问,“下一场开始还要多久?”

    “只有十分钟了,要不你参加下下场吧,好多准备准备。”

    “不用,就下一场。”

    对方有点诧异,而且见她是生面孔,有点顾虑,并试图劝说,“云山的公路不好开

    ,你确定马上参加下一场吗?”

    “嗯。”

    “好吧,我马上把你的车牌报上去,祝福你。”

    江羡将车子停在了出发区,等候指令。

    出发区已经有七八辆车在等候着了,江羡问乔忘栖,“你害怕女赛车手吗?”

    “你觉得我怕吗?”他笑着反问。

    “很好,希望你一会儿也能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江羡赞许的道,“上一个坐我车的人就是楚狂歌,据说他回去后躺了两天不敢下床,说一下床就站不稳感觉地面在往后退。”

    乔忘栖听后想了想答,“我心理素质还挺过硬的,应该不至于那么惨。”

    已经有指挥在前面举旗了,旗帜上有灯,灯光变成绿色后,这里的车子都会冲出去。

    江羡也踩下了油门,引擎声顺势而起,让江羡倍感亲切。

    真的好久没有听过这种声音了,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她盯着指示灯,神情专注起来。

    绿灯一亮,所有的车子都冲了出去,粉跑也冲了出去。

    乔忘栖只觉得整个人像是瞬移了一样,惯性的往后靠了靠,才慢慢坐直了身子。

    从出发去到上山的路线仅仅只有一公里,大家都要争先恐后的冲上去。

    所以每个车手都要算好车距,否则就会出现纰漏。

    粉跑到是没跟那些人争抢,倒数第二进入赛道。

    那些看热闹的人看到这情况,还惋惜的感叹了一句,“那么好的车,给女人开真是可惜了啊。”

    “开车的女人还挺漂亮的,长得有点像明星,可惜带着口罩没看清楚全貌。”那个先前去打过招呼的男人和其他同伴说道,“更可惜的是,她有男朋友了,长得很帅!像模特一样。”

    “中看不中用,都是绣花枕头,我来云山这边玩了快两年了,也见过不少玩车的女人,开得好的真没几个。”一个梳着脏辫的男人一边抽烟一边和同伴聊天。

    一旁的男人笑道,“你这话若是让小辣椒听到了怕是要被当场‘鞭尸’了。”

    一提小辣椒的名字,大家都不吭气了。

    连那个说话嚣张的脏辫男都得解释一句,“除了小辣椒,小辣椒开车技术是真的好!可惜她已经很久没来玩了,我就是闻她名而来的,结果就见过两次后就再也没见了,有人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啊,她可能觉得遇不上对手就没兴趣了吧。”

    现场沉默了几秒后,有人开口说,“以后别说这种打击人的话,怪没面子的。”

    众人哄笑。

    特别是那些输给小辣椒的人,都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小辣椒人如其名,玩车玩得巨好,碾压过这群自认为玩车玩得很好的男人们。

    以至于他们听到小辣椒的名字,都后背发凉。

    太猛了,惹不起。

    她没来之后,大家才敢出来玩,才渐渐热闹了起来。

    就在几人聊天时,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这粉跑可以啊!连超三辆车了喂,还是在上山的路超的。”

    这句话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大家都过去围观了。

    “有点东西啊。”脏辫男也一脸新奇。

    刚说完呢,粉跑又超了一辆车。

    “哦豁,这技术可以秒了我们现场一般的人呢。”有人感叹。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粉跑上了,不停的寻找着粉跑的画面。

    好在她这辆车太过炫酷,很容易找到。

    “这个转弯是最难的,目前最好的记录是小辣椒保持的,看看这和粉跑能抛出什么数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