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跑疾驰而过,看上去明明很艰险的弯道,她却开得像是大道一样,流畅得让人咋舌。

    下一瞬,显示器上出现一组数据。

    “刷新了!刷新记录了!粉跑刷新了小辣椒的记录!”反应快的人已经惊呼起来。

    所有人都被这记录给刺激得热血沸腾。

    脏辫男手里的烟都被吓得掉在了地上,随后才反应过来赶紧踩熄后说道,“这到底是哪路神仙?有谁知道这个粉跑的信息吗?”

    登记那边的人表示,“新车,第一次见。”

    在几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始返程了。

    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更难走,然而对粉跑来说却没任何区别,她已经冲在了最前面,并远远的将那些车甩在了后面。

    所有安装着记录仪的地方,所有数据全被刷新。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牛逼啊!!这他妈是职业选手吧!”

    人群都往终点涌去,都想第一时间一睹大佬的真面目。

    不远处已经传来车子的引擎声,大家全神贯注的盯着车子即将出现的地方,紧张得都屏住了呼吸。

    随着粉色魅影的出现,人群开始欢呼起来。

    粉跑一骑绝尘,直接冲过终点。

    哨声随即想起,虽有人的视线都随着粉色跑车在移动着,本以为她会停下来,谁知粉跑直接离开了停车区,沿着来时的路绝尘而去。

    “怎么还跑了啊!”脏辫男意识过来后喊道。

    “啊啊啊我还没看到大佬的真面目呢!怎么就跑了呢!”

    “都拔了头筹了,连奖励都不要了吗?”

    “人家开得起这种跑车还差你那点奖励吗?”

    “说的也是!”

    “已经两年没刷新过的记录,终于刷新了,今晚来得太值了!”

    粉色跑车来得快走得也快,要不是那刷新了一圈的记录真实存在,估计还有人以为是在做梦了。

    “怎么样?我的技术还可以吧。”江羡得意的问乔忘栖。

    关于这个,乔忘栖不得不服,“嗯,的确不错。”

    “你也很厉害。”

    “怎么说?”

    江羡笑着解释,“你是第一个坐我车还能让如此镇定的人,心理素质果然够强。”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我本来就在夸你。”江羡心情很好,眼睛总弯弯的,眸子里晶亮亮的,特别的吸引人。

    乔忘栖单手拖着下巴看着她说,“看来这个礼物送的很值得。”

    “这车可不好买,你费了不少心思吧。”

    “还好,我就出了点钱而已。”

    “……”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

    哦,她自己也说过这话。

    “你要不要试试?其实开车很解压的。”江羡试探的问道。

    “好。”乔忘栖大概是被她感染了,也来了兴致。

    两人换了位置,乔忘栖驾驶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往前开。

    车速很平稳,江羡懒懒的靠在椅背里,舒服得有些犯困。

    外面的月色很美,她的心情也很美。

    回顾这一年来和他的点点滴滴,就像是做了一场美丽的梦。

    不同的是,这个梦照进了现实,从未停止。

    乔忘栖开始返程,在快到瑞园的时候开始减速,可他发现车子并没有减速。

    这让他意识到情况不对,只好试着刹车。

    然而车子的刹车功能毫无

    反应,刹车失灵了!

    他愣了一下,随后不得不叫醒了一旁的江羡,“江小羡。”

    “嗯?”江羡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如果我弄坏了你的一周年礼物,你会不会生我的气?”乔忘栖轻描淡写的问道。

    “你说车子吗?”

    乔忘栖重重的点了个头,江羡看向他。

    车子也在这个时候路过了瑞园,而乔忘栖并没有减速进去。

    江羡这才意识到不对,然后问道,“是不是车子有问题?”

    “这都被你看出来啦?”

    “……刹车失灵?”江羡再次问道。

    乔忘栖依旧平缓的驾着车,“我们家江小羡这么厉害啊,不仅车子开得好,对车子也很了解的嘛。”

    “别拍马屁了!赶紧想办法停下来,前面就是一段下坡路!”江羡不得不提醒道。

    “你坐稳了,抓着扶手,安全带再系紧一点。”乔忘栖逐一的提醒着她。

    江羡一步步按照他说的去做,并告诫他,“长下坡后靠左有一片沙地,是附近一个工地的建材堆积处,你找细沙撞!”

    “好的。”乔忘栖都记下了,“你注意保护好自己。”

    “放心吧,我有经验,到是你,要小心才行!”江羡担心的说道。

    乔忘栖握了握她的手,“我不会有事的。”

    车子已经到了长下坡的地方,车速明显变得快了起来,乔忘栖不得不松开了江羡的手,全神贯注的抓着方向盘。

    江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死死的盯着前方,在扫到左边那片建材堆放区的时候立马提醒乔忘栖,“就前面,往左偏一点就进入堆放区了,要注意避开其他建材。”

    “好。”

    话音刚落,车子往左边转了个方向,进入另外的路段。

    这段路不太平稳,车子也颠簸得厉害,到是降低了不少的车子冲击力。

    前方开始出现一小堆一小堆的建筑材料,有碎石,细沙,也有砖头等。

    乔忘栖必须得小心的避开那些不能撞击的材料,总算找到一处细沙。

    他对准了那个方向开去,江羡已经蜷缩开始保护自己的身体了。

    在车子即将撞上那堆沙的时候,乔忘栖飞快的说了一句,“江羡!我爱你!”

    他一直表现得很平静,可在这最后一秒的时候,还是害怕了。

    害怕没机会再说这句话,所以他把真心脱口而出。

    撞击力让车子剧烈的震动着,江羡紧张的看向乔忘栖,可他并没有看清楚,车子的安全气囊就弹了出来,一瞬间地动山摇……

    好久好久后,江羡才挣扎着动了动,推开了挡在面前的气囊,着急的喊着乔忘栖,“乔忘栖,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

    江羡突然就害怕起来,“乔忘栖!你别吓我!”

    她试图扯破气囊,却没有那个力气,只能被顶着动弹不得。

    江羡的眼眶一下就红了,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乔忘栖?乔忘栖!你回答我啊!”

    她往他的方向伸出手,摸索到他的身体,“乔忘栖?”

    “别哭。”

    男人总算出了声,他安抚着江羡,“我没事。”

    “你吓死我了!”江羡崩溃的哭出声,“刚刚你怎么不回答我!”

    “晕了一下下。”乔忘栖如实的说道,“但只是一下下,现在好了,没事了。”

    他打开了车门,整个人陷了出去,缓了两秒后便踩着泥沙过来给江羡开门。

    她这边

    的车门深陷在了泥沙里,很不好打开,乔忘栖就弯腰去刨压着门的泥沙。

    用了一点时间后,才打开了车门,把江羡从车子里拉了出来。

    两人就这样躺在沙丘上喘着气。

    江羡脸上还有眼泪呢,都是被他吓的,“你刚刚吓死我了!”

    “没事了没事了。”乔忘栖抱着她哄着,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别哭了,留着眼泪一会床上用还差不多,用在这里浪费了。”

    江羡,“……”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能说出这种骚话来!

    真是能把人活活气死!

    江羡气的掐了他一下,乔忘栖笑了起来,“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哄好了女人,乔忘栖才看着车子有些惋惜的道,“这可是我送你的一周年礼物呢,可惜了。”

    “人没事就好!”江羡安慰他。

    “嗯。”

    江羡去车子里找出手机给管家打电话让他开车过来接他们,乔忘栖也给席年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处理这里的事。

    等两人回到瑞园,江羡去洗漱的时候,乔忘栖才给席年发了一条信息。

    “你去细查一下,所有经手过这辆车的人都不能遗漏。”

    席年看到这条信息,心里一凛。

    不敢有怠慢,当夜就去调查了。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江羡感叹着,“今天还真是起起伏伏的一天呢,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要不是亲身经历,我都不敢相信。”

    “好了,别想那些事了,我看在晚上的经历免去了你最后两个节目的表演,但今晚的压轴节目却是不能遗漏的。”

    江羡,“……”

    “美好的一天总要有个美好的结果不是吗?”

    他真的是精!力!旺!盛!

    ……

    一整晚的折腾,乔忘栖神清气爽的去公司了,留下江羡睡得昏天暗地。

    席年忙活了一整晚,把所有经手过车子的人都罗列了出来,并亲自将名单交到了乔忘栖的手里。

    单单从名单上显然看不出什么来,乔忘栖又吩咐席年去细查名单上每一个人的人际关系。

    这是一项大工程,费时费力。

    但乔忘栖坚持要这么做,席年就试探的问,“乔爷是怀疑有人对车子动了手脚?”

    “我也希望我的怀疑的多余的,可那是一辆新车,突然就出事,让我不能不多疑。”乔忘栖英俊的五官阴气沉沉,嗓音低沉的透着零下的温度,叫人不寒而栗。

    席年好久都没看到他露出这种森冷的表情了,心里一凛,立马保证,“我一定会仔细的调查这件事,给乔爷一个交代的!”

    另一边,秦蓝语接到电话后,颇为失望的叹了口气,“可惜了,那江羡还真是福大命大啊。”

    “听说当时开车的人是小九爷,这要是真出事,小九爷也就出事了,那事情就闹大了。”

    秦蓝语猛然从沙发里坐了起来,“为什么是他在开车?这辆车不是他送给江羡的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秦蓝语蹙了蹙眉,“行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谁也不要提起,你们可都把嘴巴给我管紧了,知道吧?”

    “知道的。”

    秦蓝语这才扫兴的挂了电话。

    没多会儿苏同恩就打电话来了。

    两人那次见面之后就一直没联系过,秦蓝语自然是端着架子,觉得这种事情理应她巴结着自己的,所以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

    这不,苏同恩自己就打电话来了,她傲慢的接了起来,“苏小姐,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