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面?我今天没时间,明天到是有时间。”秦蓝语故意端着架子回答道。

    待苏同恩答应后,她才满意的勾了勾唇,“好的,那明天见。”

    挂了电话,苏同恩冷笑了一声,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文允诺发来了信息,是关于江羡的新闻。

    苏同恩扫了一眼,是一些他人拍的照片,虽然有点模糊,苏同恩还是能分辨出是乔忘栖和江羡。

    “网上都在说是这跑车是乔忘栖送江羡的礼物。”文允诺发来消息解释。

    苏同恩没有回信息,收起了手机带上墨镜进了酒店。

    昨天江羡和乔忘栖从火色会所离开的时候似乎被人拍了,网上都有两人的照片。

    也不知是哪里跑出来的风声,说这辆车是乔忘栖送江羡的。

    有闲着没事做的人去查了一下这辆车的价格并公布到了网上,随后网上就炸开了锅。

    【有钱人谈的才叫爱情!咱们那叫搭伙过日子!】

    【实名羡慕啊!】

    【男朋友要是送我这个,吵架我都扇自己!】

    【千万别让我女朋友看见!】

    【羡慕的话我已经说的口腔溃疡了。】

    江羡还不知道网上的事,就接到了一个好久没联系的朋友的电话。

    “宝贝,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江羡接起后有些诧异的问道。

    “所以昨天云山的记录是你刷新的?!”电话里,宁可声音都比平日要高上许多。

    江羡挠挠头,“嗐,就随便去转了一圈。”

    宁可气结,“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飞回来。”

    “别别别,我没车玩了。”江羡急忙劝道。

    “姐姐,网上都爆出来了好吗?”

    江羡叹了口气,“昨晚出了点事,那辆车现已经送到修理厂去了。”

    通话安静了好几秒之后,宁可才乐呵的问道,“不是吧?你阴沟里翻船了?”

    “不是,是车子刹车失灵了。”

    “不是新车吗?”

    江羡也很无奈,“可能运气吧好吧。”

    “你别不是骗我的吧?”宁可持着怀疑的态度。

    “真没有,等车子弄好了,我主动给你打电话好吧,这样可不可以?”

    宁可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那你别拖太久,我都好久没碰车了,一点劲都没有。”

    “好的好的,我尽快。”江羡哄着宁可。

    在挂电话前,宁可想起另外一件事来就跟江羡说了,“我过两天要参加csm的时尚盛典,听说你也出席了,是不是到时就能碰面了?”

    “是的!”

    “那到时见。”

    csm的时尚盛典算是圈内的一大盛事了,跟其他盛典不同,这个盛典是在九月中旬举办的。

    这个季节举办盛典对女明星来说太友好了,红姐想着她为了拍戏好久都没在公开场合露面了,所以给她接了这个盛典的邀约。

    秦粤说这次的盛典邀请了格外多的女艺人,届时必然有一番无形的厮杀。

    不过这方面秦粤到是很淡定的,毕竟江羡一出,谁与争锋呢。

    由于江羡今年出了两部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又出演了宋导的女一号,在圈内的咖位自然是无需多说的。

    所以盛典这边将她的出场顺序安排在了后面。

    宁可知道后就提醒她,“这次可来了不少的大牌艺人,特别是那些老牌艺人,你得留心啊。”

    “知道了。”江羡心里还是有数的。

    盛典当日,江羡做好造型穿上礼

    服出发去了活动现场,那里已经人山人海了。

    网络上更是对红毯现场进行了直播,引来很多粉丝的围观。

    不少提前走红毯的艺人造型都已经曝光,果然如秦粤所说的那般,全都在争奇斗艳。

    有的为了喜人眼球穿了奇装异服,也有的走性感路线,大秀事业线。

    比起女艺人这边的厮杀,男艺人那边就要轻松得多。

    江羡是带着自己公司的人一起出席活动的,有和她一起拍了明月传的暮云泽,还有友情出演了摇滚少女,却也是歌坛常青树的贺岁言,还有前不久刚生完孩子的岳成渝和今年在电影圈崭露头角的莫生。

    一行五人,江羡走在最中间,非常气势的走上了红毯。

    江铁板们看到之后都开始疯狂尖叫起来。

    再加上贺岁言和暮云泽的粉丝,几乎把主持人的声音都盖了过去。

    直播间里也是热热闹闹,各家粉丝都在刷屏。

    【天呐,江爸爸这是带着自家的艺人来炸街了吗!爱了爱了!】

    【这是一个自带千军万马的女人啊!太有气势了!】

    【好想去江爸爸的公司打工哦,这样就能见到我偶像贺岁言了!】

    【谁说不是呢!我墙头暮云泽也在江爸爸的公司呀!】

    【这简直是梦想中的公司啊,江爸爸妥妥的人生赢家!】

    签完名拍照的时候,江羡微微侧了侧身,将镂空的后背露了出来。

    现场哇的一声,闪光灯咔咔的拍个不停。

    贺岁言和暮云泽下意识的去给她整了整裙子。

    【这美背我可以!!】

    【这么好看的背不拔几个火罐真的可惜了!】

    【我现在好羡慕江羡的男朋友啊,他能独享这一片美景!幸福死了!】

    坐在电脑前的乔忘栖没错过这条弹幕,他还特别倒回去点赞了这条弹幕。

    本次盛典压轴出场的是秦诗涵。

    金视奖影后,是位在圈内非常有地位又有名气的女艺人。

    曾经在圈内有句话叫,再红红不过秦诗涵。

    这句话足以说明秦诗涵的地位。

    国内大大小小的奖项,她几乎都拿了一遍,是第一个拿到大满贯的女演员。

    年龄已经三十八了,却保养得非常的好,一点也不像奔四的人。

    明星本就比寻常人要注意包养,显年轻,这一点在秦诗涵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她更是csm盛典的老客人了,前前后后一共出席了八次盛典。

    跟csm杂志的主编也是非常要好的关系,所以两人是最后一起出场的。

    在以往的csm盛典上,秦诗涵总能一枝独秀,成为当季盛典的最佳着装的人。

    然而这一次的秦诗涵,穿的却不怎么出彩,而且表情也有些不大好。

    还是张主编拉着她走的红毯,她甚至没多停留,就匆匆的走了,都没接受采访。

    到是张主编说了几句话之后,红毯的活动才结束了。

    不少人都在好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多会儿就有人爆小道消息,说秦诗涵本来和往年一样,盛装出席了这次的时尚盛典。

    谁知在现场与江羡撞衫了,她又是后面压轴出场,不能失了脸面,就换了备用的礼服。

    可这件备用的礼服,是H家的过季礼服,跟江羡那件完全没的比,所以秦诗涵才全程黑脸的走完红毯。

    要不是跟张主编关系好,秦诗涵可能当场就走人了。

    秦诗涵算是江羡的前辈了,又是个好面子的人,出了这事儿,是挺闹心的。

    宁可找

    机会过来挨着江羡坐了一会儿,把刚吃到的瓜跟江羡说了,“这个秦诗涵可不是省油的灯啊,我之前跟她有过几次摩擦,虽然我们都没讨到好,但还挺烦的,你可小心些吧。”

    “我也不知道我们会撞衫啊。”江羡还挺无奈的。

    “刚刚张主编都亲自去哄了,听说是拿十月封面才把她哄好的。”宁可咯咯的笑了起来。

    江羡耸耸肩没当回事。

    盛典活动一结束,江羡就离开了。

    车子离开盛典没多久,司机突然改了道路,江羡不解的问了一句,司机解释说,“好像有狗仔跟踪我们,得绕道才行。”

    江羡往会看了一下,后面是跟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她只好给乔忘栖打电话说自己可能要晚点才能到,还跟他解释了原因。

    乔忘栖让她注意安全。

    司机绕着内环快速转了两个圈,等后面的面包车看不见之后,才重新绕回瑞园。

    车子都还没停稳呢,秦粤突然大叫了一声,“握草!这是谁在造谣啊!”

    “怎么了?”江羡好奇的问了一句。

    秦粤急切的说道,“有人爆料说你礼服是通过非法渠道借来的!还说品牌方根本不知道是借给你,要发什么声明。”

    江羡,“???”

    还有这种谣言?

    真是活久见啊!

    她也登陆微博看了一下,网上对于礼服的事情正争论不休呢。

    秦粤说,“这一看就是有人在故意黑你啊,也太过分了!”

    “先别理会。”江羡收起手机下了车,并没被这事影响到心情。

    乔忘栖见她回来,放下电脑起身去厨房把温好的汤端了出来。

    江羡喝着汤,幸福感满满,满意像只慵懒的小猫咪。

    乔十一发来游戏邀请,江羡便打开了游戏,还问乔忘栖要不要一起玩。

    “你先玩,我处理几个邮件。”

    她就和乔十一,秦粤,还有乔觅荷开了一把。

    一局结束后,楚狂歌飞快的点了进来。

    等乔忘栖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了。

    “要不你看我玩好了。”

    乔忘栖到是没意见,就搂着她看她玩游戏。

    这一局选角色的时候,秦粤选了个法师,乔十一飞快的选了个和法师是情侣的游戏角色。

    楚狂歌选了射手,乔觅荷犹豫的选了个和射手是情侣的辅助。

    被留下的江羡,“???”

    江羡,“演我?”

    乔十一哈哈大笑,“平时都是吃你和九哥的狗粮,今天换你吃吃我们的狗粮,你说是吧粤粤。”

    秦粤,“谁跟你是一对啊!胡说八道!”

    “我们的角色是一对啊,我不管。”乔十一厚着脸皮的说道。

    秦粤懒得理他。

    江羡说,“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说完她选了一个法师角色。

    四人一看,全都静默几秒。

    “秀!”

    “非常秀!”

    江羡得意洋洋,“我这可是自带老婆的,让你们演我。”

    其他两对都是角色·情侣,而江羡的就不一样了,夫妻同体的那种,比他们四人更秀。

    乔十一哭唧唧的喊,“九哥你可管管吧!”

    乔忘栖在那头回答,“管着的。”

    乔十一,“??”

    “我抱着的,算不算管?”

    “……”